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南希仁:武学修为远超五绝系统的神秘之人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南山樵子南希仁很少受到一般人注意。一个是他的日常装扮是樵夫模样,颇似乡巴佬(梅超风观感),经常受到敌人轻视。另一个是他说话极少(其余六怪眼中印象),通常在与江南七怪其余兄弟中说话对答的篇幅之间,并不占有主要的语言叙述描写,和特殊的情感表述。偶尔还会因为前后故事情节的转换,前后角色之间的互动关系,且把南希仁的有关细节轻易忽略。南希仁的多数叙述都在情节转换的非关键非紧要之处,所以让人觉得南希仁属于小说中可有可无,并不出众的人物。但是经过从原文各处细节的整理中,便会发现南希仁这个人实际上颇不简单,不仅应是江南七怪之中武功修为之最高者,亦是西毒欧阳锋平生仅见之唯一高深莫测之劲敌。

「那挑柴担的乡下佬排行第四,名叫南山樵子南希仁。」南希仁惯常的打扮就是个乡巴佬的装束,其余六怪平时也有些惯常的装束装扮用以行走江湖,柯镇恶像个要饭花子,朱聪像个读书人,韩宝驹像是个马夫,南希仁像个砍柴的樵夫乡下人,张阿生像个屠夫,全金发像是个作买卖的小商贩,韩小莹平时就是个打渔女的装扮。南希仁「那挑柴的汉子从头到脚完全是个乡下老的模样,年纪三十岁上下,一身粗布衣,腰里束了一条草绳,脚下一双草鞋,粗手大脚,神情木讷。」平时打扮就是这样一副毫不起眼的模样,所以在任何场合都未必能引起人的注意。

南山樵子南希仁装束太普通,在任何一处人群都毫不起眼。大理国「渔樵耕读」之「樵」,是武三通,也是小说《神雕侠侣》中武修文、武敦儒的父亲。武三通是大理国大将军,又是段智兴的家臣,继承「渔樵耕读」家臣传续之名也即是樵夫。武三通做过大将,故此相貌威武,即使是作为樵夫,也会显示出远超常人之气魄。南希仁也是樵夫,恰恰与武三通不一样,身上无半点威武气息,只是一副毫不让人注意的相貌,这就犹如是一般山中樵夫一样,并无一点江湖中人气息。

南希仁行事低调神情普通,与一般乡下人朴实生活的状态没什么区别。看起来南希仁这种朴实的装束好似并不受人瞩目,实际上面对一些江湖高手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对南希仁倍加小心,比如丘处机、梅超风、沙通天、欧阳克都在与南希仁的交手当中,用上了一些手段,相比较对待其他六怪而言,他们击打在南希仁身上的力道更为强劲,也远比其他六怪用的杀伤力气势更足。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到南希仁多次在重要危机时刻用他的扁担救了其他六怪的性命,这比其他六怪照顾他的时候多很多,每当这个时候,敌人对南希仁的注意力就更加强烈,对南希仁交手之时用的气力也就更大。

南希仁的武器是一把扁担。「南希仁木讷寡言,脸上不示喜怒之色,待酒缸飞到,举起扁担在空中一拦,他这扁担是用钨砂、乌金及纯钢打成,坚重异常,又是当的一声,酒缸在空中受阻,落了下来。」南希仁的武器是七怪之中最可称为是世间至宝的武器。这把扁担在多次对敌交手中从未损坏,在使用功效上,可以抵抗一般刀剑的劈砍。至少在小说故事后期,在桃花岛江南六怪事件中,所谓南希仁被欧阳锋所伤,身中蛇毒的时候,这把神秘扁担也未受到任何损害。

可知南希仁这把扁担应该有大来历,一个是这扁担含有钨砂,钨砂熔点极高,大约在四千摄氏度左右,铁的熔点才一千五百多摄氏度,乌金是什么?乌金是一种极硬的金属。自然界不存在,只存在于一般武侠小说中。金属加工业只存在钨金,是地球上合金中极度坚硬的一种,加上纯钢的软度,几种合金一起锻造,这应是能与小说《神雕侠侣》中叙述独孤求败所传下之玄铁重剑相媲美的天下第一兵器。

重要一点是小说《射雕英雄传》这个年代,没有如《倚天屠龙记》记载之郭靖、黄蓉集巧匠之力打造倚天剑、屠龙刀,便以普通人力状态下打造,这种合金也无法创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牛家村的打铁匠粗糙技术根本造不出这种需要大型冶炼炉才能锻造的金属合金。而小说《神雕侠侣》中,蒙古严令控制的蒙古铁匠能工们也炼不出来,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精工也未必能一时之间锻造出来。所以这个扁担形状的武器,来源让人起疑,锻造过程让人起疑。干将莫邪相形见绌,巨阙鱼肠望之惊叹。

「他放下担子,把扁担往桌旁一靠,叽叽数声,一张八仙桌竟被扁担推动了数寸。」从这条原文叙述的细节当中,可以判断这扁担到底有多重?可能比丘处机托举之装满美酒的大铜缸相比也不逊色。考虑到醉仙楼楼板的木质结构的摩擦力,大概有人能计算出扁担到底有多重,那么至少也能看出这把扁担又远超一般兵器之重量。此处最令人疑惑的,就是这把重量惊人的扁担究竟出自何处,为了这个扁担,我翻遍了金庸所有小说,也未有答案。然而从南希仁的扁担重量来看,又从平日举重若轻之状来比较,南希仁的力量至少是江南七怪之首。柯镇恶的武器铁杖,只是铁杖而已,并不显得多重。而之后柯镇恶拿的是嘉兴铁枪庙的铁枪,才三十多斤。显而易见,南希仁扁担可超杨过所持玄铁重剑八八六十四斤之重。

韩宝驹只感颈中一股凉气,用力往前一挺,同时树下南希仁的透骨锥与全金发的袖箭双双向敌人打到。」南希仁另一件武器是他的透骨锥,书中曾有解释说江南七怪每个人都有暗器,但细节描述中,唯有柯镇恶、朱聪、南希仁、全金发有暗器名目记录。南希仁用的是透骨锥,应该与书中梁子翁、欧阳克用的一种暗器,透骨锥应该是透骨钉、透骨针,叫法不同但确是一种武器。梁子翁的透骨钉曾被叫做「子午透骨针」,应该是上边有剧毒。但根据小说叙述,朱聪也用柯镇恶的毒菱镖,可能江南七怪每一个人用的暗器都用着柯镇恶的毒药,毕竟柯镇恶是星宿派的传人,每个人用同一种毒药,也方便以后救治的方便。除了柯镇恶,其余六怪暗器都较少使用。南希仁明确记载使用透骨锥,只有这一次,也是用在梅超风的身上,梅超风也未用多大的手段便把这暗器破解。「梅超风左掌犹铁扇一般,将两件兵器一一拨落」看梅超风从容不迫的情势,南希仁应是为了使得梅超风注意力转移,好救下危及的韩宝驹,并不是想以暗器制敌。

小说中南希仁的武功表现效果较柯镇恶、朱聪而言,好似差很多,因为柯镇恶与朱聪书中描写篇幅更多,比重又大。在表现上更为精彩与神奇,往往这种描写会影响读者对现场实际情况的判断,南希仁就是非常受影响的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武功有多高,不仅有在场各人的旁述描写,更有背景参考,又要有当事人自己心中的活动状态。有些人的心理状态很难让人相信,所以又要一分为二,有些人的心理活动虽然不细致,却因为观察角度得当,恰恰真实可靠,要仔细来区分这其中之区别。

在嘉兴醉仙楼上,全真派长春子丘处机与江南七怪飞缸斗酒,这份功力与气势都颇为惊人。都有谁真心佩服了?「这时南希仁、韩宝驹等也都看见了,见这个道士有如此精深的内功,心中都是暗自佩服。」从文字看好像是说江南七怪都佩服了,实际上是说是南希仁与韩宝驹佩服丘处机的精深内功,为什么要这样讲?韩宝驹是少林苦慧的弟子,内功有一定修为,而且韩宝驹修炼的武功对内力的要求也更为重要,所以见到丘处机的精深内功,便可以看出门道。

南希仁为什么会这样佩服丘处机?首先是因为他拿得起这重量惊人的扁担。其次,能拿得起这扁担并不完全因为有力量,也是因为南希仁的内力也颇为精深,达到举重若轻之地步,不然早被这沉重的扁担所伤。要凭借小说叙述重要之逻辑分析这扁担,实际可以和小说《神雕侠侣》中杨过所持的玄铁剑相媲美。杨过拿起玄铁重剑随意挥舞,那都是在大海中修炼,内力大涨之后才能适应使用。南希仁的内功到底达到什么程度?未必多么惊世骇俗,但至少这份功力可以使得他拿着扁担随意活动,较杨过而言又更为顺畅无碍。那么南希仁看到丘处机可以与江南七怪这份飞缸斗酒的气势,在心底自然有些敬佩之情绪。

长春子丘处机对南希仁也是十分敬重,出掌也不留余力。「丘处机左掌一推,南希仁双掌当胸,奋力挡住。丘处机赞了一句道:『南四爷好功夫!』」丘处机为何会赞赏南希仁,自然是从南希仁掌力中感受到了精湛的内功。行家出手之间,从一招一式的进攻中可以看出修为深浅,从掌力劲道上可以分辨出内功层次。所以在他们一来一往之间,南希仁了解丘处机武功有何等特点,丘处机自然也相应明白南希仁的内功到底在何种层次。丘处机脱口称赞,应该是心中真实可信的赞扬。

按照丘处机的脾气,最是直来直去,说出来的话有一定的可信度。至少可以明白,丘处机对南希仁的内功有一定的试探,一掌对双掌,其实丘处机武力上并不占有优势,所以丘处机会说这句话。那么说,南希仁的内功,至少在江南七怪之中是强者。与丘处机的武功较量,并不是你死我活,大家使用三四分力与六七分力,大致上并不能看出深浅。醉仙楼之战,并不是你死我活之斗,所以丘处机对南希仁武功高低有所掌握,能看到南希仁的高处,但究竟高在什么地步,丘处机未必尽能知晓。也正是因为丘处机试不出南希仁修为深浅,所以丘处机道出这句话,充分说明了南希仁的内功必然较强。南希仁内功修为之变化,可以在书中多处细节中找到证明。

之后江南七怪与丘处机在法华寺中大战,「南山樵子南希仁和笑弥陀张阿生一个手持扁担,一个握著屠牛的尖刀,加入战团。南希仁一语不发,把扁担使得虎虎生风,张阿生却是吼叫连连,满口的江南的市井俗语。」这处描写有实际的细节描写之处,南希仁把沉重的扁担用的很灵活,能形成破风之声,但南希仁却是故意如此作,并不是用全力在进行攻击,这实际上是一种虚张声势。作为张阿生而言,是用谩骂吼叫的行为来攻击丘处机,正是对比南希仁这处用扁担在虚张声势的行为,南希仁并不想以自己的真功夫来使得事情复杂化,他这样作应该是抱有一定目的。第一,是尽量不让自己的真实武功显现。第二,不想使得这种不必要的争端出现其他不可控制的局面。第三,也是为了说明南希仁做事情非常沉稳,讲求一定的稳定事态发展的作用。

「丘处机中了一菱,初时并不在意,酣战中忽听见柯镇恶叫『别跑!』心念一动,只觉伤口隐隐发麻,不觉大惊,知道暗器上有毒,心里一惊,不敢再行恋战,奋起神威,一拳往南希仁面门直击过去。

南希仁见来势猛恶,立定马步,乌金扁担一横,一招『铁锁横江』,拦在面前。丘处机并不收掌,扬声吐气,吓的一声,一拳打在扁担正中。南希仁身子一震,双手虎口迸裂,鲜血直流,当啷一声,扁担掉在地下。

丘处机情急拼命,这一拳用了全身之力,南希仁已受内伤,脚步虚浮,突然眼中金星乱冒,喉头发甜,哇的一声,口中鲜血直喷。」

丘处机已经中柯镇恶的毒,南希仁此处受伤应该不是真伤,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倒是丘处机此时因为中毒而拼命,用了全力攻击,所谓南希仁受了内伤,实则有一定问题。后文中梅超风对敌南希仁,南希仁也未受内伤,何况梅超风武功高于丘处机许多。小说《神雕侠侣》中的玄铁重剑可以阻挡一定的内力,南希仁这沉重无比的扁担,是不是可以阻挡丘处机的内功拳击之力?此处南希仁的内伤,倒是非常像是一种假象。

南希仁是江南七怪中,武力明显变化最大的一个人,后文可以看到与欧阳锋比斗遭受蛇毒数天而死,却没有遭到其他重伤,这是要考虑的问题。如果按照书中超一流水平的欧阳锋与人对敌,南希仁至少该在身上有重大的伤患之处,但可惜却只有蛇毒,出现这样的情况必然有一定的问题存在。「随即想起他临终时神情十分奇特,不知到底受了什么伤致命,于是解开他的衣服,全身检视了一遍。说也奇怪,除了昨晚拳击黄蓉而手上刺伤之外,自顶至踵,竟然一无伤痕,前胸后心,也无受了内功击伤的痕迹」,即南希仁对自己的武功修为必然有隐藏之处。

「各人中以朱聪与南希仁两人受伤最重,张阿生虽然胳臂折断,一时痛晕过去,但醒转之后,却是不碍。当下众人在寺内养伤。」朱聪的功力有夸大其实的问题,他的武功一般以巧招为主,且在蒙古大漠十年苦练,才创造分筋错骨手。书中有详细部分说七怪之中,以南希仁、韩宝驹内力最为精深的侧面描述,虽然未必尽信,但至少可以知道南希仁的内功应该是强于朱聪,并且还在柯镇恶之上。南希仁有隐藏实力,故意受伤的可能性,朱聪应该是真的受伤,南希仁此处受伤,应该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出他不想打这一场仗,特别是不想让朱聪与柯镇恶知道。

「他招了招手,各人一齐过来,张阿生、南希仁、韩宝驹俯身用力,叽叽数声,四人合力把石板抬了起来。月光中只见石板之下果然是一口棺材模样的石匣,匣中放著两具尸首。」

在与梅超风荒山大战这一节,书中反映南希仁基础功夫很深,所以经常重活都要下手去做,比如抬棺材板。但是这处金庸忘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南希仁的重扁担显然可能要比棺材板还要重,这样的石板,也许南希仁一个人的力量就可以翻起来。另外按南希仁身高极其高大,张阿生也不矮,两人相比较抬起来之后,韩宝驹根本用不上力。韩宝驹个子极其矮小,不足一米高,南希仁、张阿生一用力便已经超过韩宝驹的头顶。

「韩宝驹只感一阵剧痛,敌人十指犹如十把铁锥般嵌入了自己肉里,他又惊又怒,飞起一脚,正踢在敌人小腹之上。那知不踢倒也罢了,这一脚就如踢在石板之上,喀的一声,大趾竟尔折断,急痛攻心,险险晕倒,但他究是江湖上成名之士,临危不乱,著地滚开。

梅超风飞起一脚往他臀部踢去,忽地边上一条黑黝黝的扁担闪出,猛往她足踝上砸下,那正是南山樵子南希仁。」

南希仁在最恰当的时机,抓住梅超风的间隙袭击,应该是一种武学经验,能在别人无法判断的间隙去化解危机。在小说叙述过程中,南希仁与丘处机、梅超风、沙通天、欧阳克等人的交手记录中,已经多次出现这种在相应时机上,只有南希仁会善于化解敌方的武力。按照小说表现,南希仁都是在这种看似毫不起眼的情势中让对方的武功毫无用处,应该是武学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上的判断之力。

金庸这些时候的描写,多数是以平凡之角色表现不平凡之背景,或高人之平凡装扮显示其不凡之事件,也就是说,南希仁在处理这些时机的时候,存在一定游刃有余的真实意义。不如简单来说,南希仁在遇到桃花岛中临终一战的欧阳锋之前,任何一个对手,都不能算是他的敌手,南希仁可以随时机来掌控局面,可以根据不同场面来处理自己在其中的作用。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心机不仅深,而且还有许多让人不可猜测之处。

「只见张阿生、韩宝驹、全金发都已气喘连连,额头见汗,只有南希仁功力较深,韩小莹身形轻盈,尚未见累,敌人却是愈战愈勇。」

书中已经暗示南希仁的功力是江南七怪中最深者,不仔细阅读不会发现此处描写的含义。韩小莹的武功可能比张阿生等人还要强吗?韩小莹的武功实际是七怪中最弱的,她的武功最是花哨,怎么可能不累?只能是韩小莹在之前受到其他人的保护,且较少出手。此处又一次说,南希仁的功力较深,可以与韩小莹在身旁同梅超风缠斗,其实重要的是在保护韩小莹不受梅超风伤害。

「正在这双方性命相关之际,天空忽然打了一个霹雳,乌云掩月,荒山上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见喀喀两响,接著又是噗的一声,陈玄风以力碰力,已震断了南希仁的左臂,同时左手手肘在朱聪胸口一挡,朱聪只觉前胸剧痛,不由自主的放松了扼在敌人颈中的手臂,向后直跌出去。」

此处有关天象描写更有用处,无法察觉南希仁是被陈玄风功力硬震断,还是自己故意不运功而故意之所为,写法玄妙,读者应该判断真假。这处描写是以什么角度来描写,以什么角度来说明其根本意义。

「全金发等三人急忙救助四个受伤的兄弟。南希仁折臂断腰,幸而未受内伤。柯镇恶和朱聪两人内功都极深湛,虽然中了铜尸的猛击,但以力抗力,内脏也未受到重大损伤。只张阿生连中两下『九阴白骨爪』,性命已是垂危。」

南希仁并未受到内伤,其他几人全都有内伤在身。南希仁根本也没有达到什么断腰之程度,这是一种从陈玄风角度与柯镇恶、朱聪角度作的判断。内功精深者柯镇恶、朱聪二人出现了内伤状况,而实际上书中多处描写南希仁内功最深。此处南希仁并未受到内伤,只是手臂有骨折的情况,这其实是一种小伤。然而与陈玄风这么强横的人比较,南希仁竟然只是受了小伤。不仔细的人看不出这其中的问题,南希仁其实是在一定程度上让自己受到最小伤害。荒山大战中,除去受到保护的韩小莹,南希仁受伤最轻,张阿生最重导致死亡。

「虽然朱聪、全金发、韩小莹的小巧腾挪之技他领悟甚少,但韩宝驹与南希仁教他扎根基的功夫,他一板一眼的照做,竟然练得十分坚实。」南希仁的根基功夫非常深,郭靖的武功成就大部分其实都受到南希仁的影响,韩宝驹还在其次,因为南希仁和郭靖关系极深,南希仁也最重视郭靖,二人情同父子。

「这时见他在张阿生坟前叩拜后站起来时,无意间踏在一粒浑圆的小石子上,脚下一滑,但立即收住,上盘稳然不动,心中甚喜,知他功夫练得甚为扎实,与全金发相视一笑,纵身出去,道:『来!』左掌护身,右掌向郭靖肩头斜劈下去。郭靖一楞,顺著本能举手一挡,但手到肩头,立即垂下。

南希仁见他不敢招架,微微一笑,收掌换拳,呼的一声,一拳往他胸口打到。韩小莹道:『显功夫与四师父过招,让五师父瞧瞧你练得怎样了。』郭靖这才明白。南希仁这一拳仍只打到半路即收回,左手又快又准,往他腰间抓来。

郭靖向后一跃那知南希仁身法好快,不等他双脚落地,右抓又已搭到他的肩头。郭靖沉肩化掌,好容易才逃开这抓。

韩宝驹叫道:『还手啊!傻小子!一味挨打么?』郭靖当下拆招还拳,他先用韩宝驹所授的罗汉拳对付南希仁的开山掌法,斗到分际,也用开山掌法一掌相还一掌。

南布仁有心逗他尽量将功夫显将出来,一连拆了七八十招,忽地左掌向外一撒,翻身一招『苍鹰搏兔』,向郭靖后心击去。

郭靖立即身形一矮,『秋风扫落叶』左腿盘旋,横扫师父下盘。南希仁『铁牛耕地』,掌锋戳将下来。

郭靖正要收腿变招,南希仁叫道:『记住这招!』手一沉,变掌为抓,已抓住了他的左胫。

郭靖左足被抓,左掌立即递出,往师父面门捺到,这一掌也算快捷异常,南希仁左掌飞出,拍的一声,双掌相交,同时右手向外一送,虽然只用了五成力,郭靖已是身不由主的向外跌出。

他双手在地下一撑,立即跃起,满脸愧色。南希仁正要指点他这招的弊病所在,树丛中突然『噗哧、嗤』,发出两下笑声。朱聪、全金发脸色顿变,喝道:『什么人?』」

南希仁这一段与郭靖的试招描写,一是点出南希仁武功精巧,二是说南希仁武功境界高,可以随意变化武功招式对敌,其实为人机警,且智慧高超。这种情形在小说《天龙八部》中描写萧峰与人对敌时候,用的普通武功对敌致胜,情形差不多。第三,南希仁并未就华筝的到来感到意外,可能在教授武功的同时已经发觉华筝的到来,此处可知南希仁内功与耳力均超过朱聪、全金发。

只有在武功达到一定境界,才会对一些事情处变不惊,甚至随机应变。这一点上,号称武功很高的朱聪达不到这种境界,朱聪虽然机警,是处事上的机灵,并不是对时局掌控能力有多高。在江南七怪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南希仁表现出来的处事特色与掌控能力都是其他几个人有所欠缺的。有些时候,南希仁反倒更像是一个城府极深之人,处事得当,画龙点睛,言之有物,并不拖泥带水。

郭靖这一剑本可取他性命,终因经验不足,未能得手,心中暗呼:『可惜,可惜。』忙俯身把敌人的单刀抢在手里,只听背后风响,哲别叫道:『小心后面!』郭靖也不回身,后腿向后一脚,踢开刺来的枪杆,乘势一刀,撩向敌手,这一招正是南希仁所授内家『南山刀法』中的『燕子入巢』。这一腿踢出时,眼睛不见,只要部位稍有不准,一枪早已插入背心。」

南希仁的武功南山刀法竟然是内家武功,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南希仁同时还会南山拳法与开山拳法,按名称比较类推,这两套拳法之中显然是南山拳法是一种内家拳法,开山拳法是一种外门刚猛武功。这样看来,南希仁的武学还是内外兼修。

「郭靖把『南山刀法』使发了,已不用顾盼拟合,信手而应,纵横前后,悉逢肯綮。只见他刀光闪闪,劈刺截扫、斩削砍剁,越打越是凌厉。四人中的大师兄本是单刀名家,在旁也看得暗暗心惊。」

这南山刀法令刀法名家看着也心惊,想来这刀法的来历大有讲究。以南希仁的绰号以及名字而言,南山樵子南希仁,会用南山拳法和南山刀法,这南字未免太多了。这让人产生疑惑,南希仁的武功至少应该有自创的成分,那么带有南山字样的武功就该是南山樵子南希仁自创的武功。就像是说陈氏太极拳,是陈王廷自己创造的武功,与张三丰太极拳没有大关系一样。南希仁创造了三种武功,南山拳法,南山刀法以及扁担棍法,开山拳法未必是南希仁自己所创,也或是南希仁更求区别,另外创一个拳法名字。「南希仁在传郭靖刀法时,『单刀破枪』之术,习练得滚瓜烂熟。想不到这套刀法未在嘉兴显威,已先在漠北立功。」南希仁的刀法中含有破枪之术。记得小说《笑傲江湖》中描述的独孤九剑之中曾有以剑法来破枪法的技术。在《射雕英雄传》中,南希仁也创造了一路破枪的招式。

「沙通天大踏步上前,他见柯镇恶足跛眼瞎、韩小莹是个女子、全金发身材削瘦、韩宝驹臃肿矮胖、朱聪却又文绉绉的不似武林人物,只有南山樵子南希仁气慨轩昂,他不屑与余人动手,呼的一掌,迎面迳向南希仁颈中劈到。南希仁把扁担往地下一插,一声不响的接了过来。他的南山掌法虽然精绝,但数招一过,立知不是鬼门龙王的敌手。」

沙通天是黄河帮帮主,武功高强,在原著中应该算得上是书中一流高手。所谓南希仁在绝对实力上自觉不是沙通天的对手,应该是对自己有所保留,南希仁确知晓沙通天武功颇高,更是证明南希仁不愿用真正实力比拼,只是在平日基础上与之交手。这至少早与其余六怪等拉开很多距离,这是南希仁自己主观的意识,不是其他人眼中印象,应该可以说明南希仁的武功修为极深,如果用于真正实力,沙通天必然还在南希仁之下。一般江湖争斗,未必一定要你死我活,要看情势作判断,南希仁不想拼死争斗,一个是性格原因,另一个也是因为有内情,不愿无谓与人交手。

「郭靖提起精神,使开南希仁所授的南山掌法。双掌虎虎生风,这套掌法本极奥妙,他服了蛇血之后,功力大进,掌上威力增了几倍。」喝过宝蛇血的郭靖,南山拳法的威力要比之前威力大增了几倍,如果与降龙十八掌威力相比,可能已经十足抗衡。南山拳法应该是一种内家拳法,经过洪七公以武学精义传授的郭靖,在武学修养上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层次,所以南山拳法用起来,已经非同小可。与黄蓉的小比试虽然稍落下风,其实还是因爱惜黄蓉,便未尽全力。「打了数刻,黄蓉拳法一变,使出父亲黄药师自创的『落英掌』来,只见她双臂飞舞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一起,万花齐落一般。郭靖眼花缭乱,那里还守得住门户,拍拍拍拍,左肩右肩,前胸后背,接连中了四掌。黄蓉一笑跃开,郭靖赞道:『蓉儿,真好掌法!』」郭靖并不是傻,他也是十分懂得在一定的时机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此处受黄蓉四掌,也是因为心中特有的那份情感,不让黄蓉受到委屈。

「南希仁一语不发,反手就是一掌。郭靖未曾防备,不由自主的低头避开。南希仁一掌不中,左手跟著一拳,这一次郭靖想到是师父在责打自己,心中反而喜欢,一动不动的让他打了一拳。那知南希仁这一拳力道大得出奇,砰的一声,把郭靖打了一个筋斗。郭靖自幼与他过招练拳,也不知有过几千百次,他的拳力掌劲,自己没一点不明明白白,岂知这一拳竟然功力陡增,不由得大是惊疑。他刚站定身子,南希仁跟著又是一拳,郭靖仍不闪避。这一拳劲力更大,郭靖只觉眼前金星直冒,险险就要晕去。」

南希仁死前令人诡异的武功陡增,这其实正是南希仁隐藏功力的表现。南希仁可以把内功大进的郭靖差点打晕过去,足以说明南希仁武功之深。经过与欧阳锋的比斗,南希仁并未受到重伤,这事情已经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有关这场比斗,书中记载并未详尽,又未全面。完全可以这样理解,南希仁武功的高度已经达到西毒欧阳锋的水准,也就是说南希仁的武功至少已经是二次华山论剑五绝之境界。只是南希仁素来不显自己武功,电光火石之间其修为如此暴增,郭靖没有仔细去想为什么南希仁武功会这样强大。之后南希仁很快死去,郭靖无法也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实在是南希仁在表现中毒极深的状态下,显露的一手高超的内功修为,让郭靖差点受到重伤,也是为表现南希仁功力之强,根本在郭靖理解之外。

而在桃花岛事件当中,南希仁遭遇欧阳锋的时候,按照常理必然须经过一定交手过程。南希仁在交手过程中并未受伤,这其实是相当违背逻辑的事实。南希仁遭毒蛇所害,也许是经过某种巧合或故意之行为。欧阳锋的蛇杖毒蛇经过精心培育,非同一般蛇毒可比,就是北丐洪七公也不能敌,南希仁能经过中毒而不死去,反而可以支撑许多天,这反而更证明其功力之深厚可以与洪七公比较。在事实逻辑证据之下,南希仁的武学修为至少应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五绝修为之间。

另外,小说《射雕英雄传》的世界,五绝修为并不是最高点,五绝称谓不是江湖中别人所赠,而是第一次华山论剑中几人自封。江湖何其广大,实际上没有正面出场的高手还有很多。比如当时天下第一大教正一教以及其他道教门派,还有未出场的苦慧等,还有隐藏的诸位逍遥派高手,还有独孤九剑的传承者等等等等。南希仁的死是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死亡事件,南希仁是否真的死了也很难说。郭靖把南希仁草草葬在桃树旁就走了,没有深入调查南希仁。

「南希仁向郭靖望了一眼,似乎忽然认出是他,张口要待说话,嘴边肌肉牵动,化了极大力气,仍是说不出话,脸上虽然仍是带著笑容,眼神之中却流露出极度失望之色。」这段描写,其实充满着极大的隐情,倒像是一个人在努力想去说一些事情,最终又想一想又放弃了所想所为的过程。后边南希仁看起来费劲地去写什么「杀……我……者……乃……」会有什么逻辑上的错误?有的人认为南希仁为什么不直接写名字,另外南希仁多日受伤,为什么不提早写名字,他们认为这处逻辑存在错误。其实如果按照我的方式解读这段问题,所有事情迎刃而解。

这其实还是南希仁自己设的一个局。还记得在郭靖刚出道的时候,南希仁简洁的四字真言是如何说的?打不过逃。实际上之前之后一系列大战,南希仁运用的就是这一办法,在可控的状态下基本不受重伤,在任何一个场合,自己都在用可控的范围内逃脱任何危机,这其中还有故意受伤以及假装受伤的情况。因为南希仁的功力很高,远超其他六怪,所以他的有些作为,别人很难看出来深浅。就像是柯镇恶完全看不出黄药师的深浅。

通常情况下,柯镇恶他们以为南希仁的武功高低,就是自己想到的那样在某个程度,实际上南希仁远超他们几个想象之外。他们看不出很正常,因为他们之间的武功不是通用的,书上记载江南六怪在蒙古大漠十年,各自的武功还是各自在修炼,这很能说明问题。也就是说,其他人也不知道南希仁的武功境界究竟在什么高度,大约只能通过一些江湖大战才判断。

欧阳锋武力上没能杀死南希仁,可能凭借与偷袭洪七公一样用蛇杖偷袭南希仁得到成功,这其实无形中承认了南希仁的武功之高,大出欧阳锋意外。只是此时欧阳锋痛下杀手是因为有其他的原因,痛下杀手不为比武争强。以南希仁的内力,抵抗蛇毒,会不会逃脱死亡?应该有逃脱死亡的能力。第一,柯镇恶是书中用毒高手中是超一流不弱于欧阳锋的存在,柯镇恶也疑似是星宿派后裔,柯镇恶应该有对付蛇毒的良方,南希仁也应该有柯镇恶对付蛇毒的一些解药,至少可以自救。另外,根据南希仁所能表现出来未曾与欧阳锋大战而受伤,如此南希仁的来历则显得高深莫测。以他的实际表现而言,是否可以通过其他自救办法来逃脱蛇毒的伤害?郭靖在情急的时候,根本不去细查,他对南希仁的中毒状态判断有可能失误。以后江南五怪的入殓都是多时之后,也许当郭靖埋葬南希仁之后,后来墓中南希仁的尸体并不是南希仁,而是桃花岛上的某个被欧阳锋杀死的黄药师的仆人。

有关南希仁武功,更有一种有力的记载是小说《倚天屠龙记》记录,除此之外别的小说再无记载。

「无忌翻开一看,只见每一页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小楷,穴道部位、药材份量,下针的时刻深浅,无一不是极难记忆。他心念一动:『这十二卷医经,便是从头至尾看一遍,也非三四日可毕,如何能在一时三刻内记得住?我且查阅一下,且看有无医治常大哥身上伤势的法门?』于是翻到了第九卷『武学篇』中的『掌伤治法』,但见红沙掌、铁沙掌、毒沙掌、绵掌、开山掌、破碑掌——各种各样的掌力伤人的征状、急救、治法,无不备载,待看到一百八十余种掌力之后,赫然出现了『截心掌』。」

所有金庸小说中只有《倚天屠龙记》在此处记载了开山掌法,可知开山掌应该也是一种出名的掌法,很难说这种掌法是不是南希仁所创。但根据南希仁所表现出来的武功境界,开山掌法是南希仁所创的可能性更高。宗师性的高手中,大多都会创造一些惊奇的武学招式,书中透露过五绝均大量创制一些惊奇的武功招式来相互比拼。甚至在小说《神雕侠侣》中,欧阳锋曾破解了丐帮的打狗棒法,令洪七公称赞不已。

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能创造武学的人,自然包括江南七怪几人,但也应有所区别。柯镇恶的伏魔杖法是前人所创,他仅是传承,在蒙古大漠方开始刻苦修炼,修为因此增进。朱聪的分筋错骨手,实际上是擒拿手,威力有限。韩宝驹的拳法和鞭法都是少年时即会,在大漠也是苦练增进。张阿生死得太早,没机会深造。全金发的枪法也是苦练以前就会的,韩小莹的越女剑是自己增加了灵活度,但威力未必比从前高强。

南希仁创建的南山拳法与开山拳法是内家拳法与外家拳法,南山刀法则是内家刀法,这种外门与内家的区别,在江南七怪中其他人并未体现,竟然在南希仁身上分得这样细致,有关外门内家之分别只有周伯通、洪七公等数位一流名家才会提及,说明南希仁大有来历。江南七怪中的武功传到后世者,只有南希仁的开山掌法,柯镇恶的伏魔杖法不是自创武功。朱聪的分筋错骨手,郭靖根本没有流传下去,也没显示教过自己的徒弟。南希仁的武功为什么能传到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胡青牛的《医经》上去,很可能是因为南希仁在桃花岛上没有死,之后离岛而而再传后世。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江南七怪之中,与郭靖情感最深者唯有南希仁,多次救助郭靖出险境。

「柯镇恶急道:『这两人武功不可测,现在又练了九阴白骨爪,虽然还没练成,但也已成功了十之八九,咱们合七人之力,也决不是他的对手。何苦在这里白送性命?』六人知他平素心高气傲,从来不肯推许别人的功力,以长春子丘处机如此威名,他也敢与之拚斗,对这两人却如此忌惮,想来所说的话不假。全金发道:『那么咱们一起走。』柯镇恶冷然道:『他们害了我一生受苦,那也罢了,我兄长之仇却不能不报。』南希仁道:『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他言简意赅,但说了出来之后,誓死不改。」

言下之意,众人走他也走,众人留他也不反对,有一定的武功底子才好撑下去。柯镇恶对郭靖的守护问题上并不坚决,遇到梅超风不知道根据实力而隐藏,反倒要生出事端硬要与闻名四海、无敌于世的黑风双煞为敌,过于狂妄自大,简直不知生死为何物。南希仁保持中立,这符合他一贯的态度。南希仁不想对柯镇恶表现出反对之情势,七个人以柯镇恶年纪最大,柯镇恶却最不通事理,一次次让众人进入险境。若没有南希仁从中多次相助,很多事情的结局都是极其悲惨。这一点上,南希仁教导郭靖的稳重性格最为尽力,在江南七怪中,对郭靖性情培养上,反倒是南希仁有很深的经验。

「南山樵子南希仁见郭靖凝重沉静,勉力以勤补拙,与自己幼时练武的苦况很为相似,所以对他特别钟爱。」南希仁至少少年的时候的武功也若郭靖这般勤学苦练,所以南希仁可以看出郭靖的境界会达到什么程度。只有最相似的人,才会看到另一个人的优点与缺点。南希仁是知道郭靖的境界日后会达到什么程度,他应该是最会教导郭靖的一个人。

「他们见郭靖技艺大进,昔日沮丧的心情已一扫而空,再想到即可回归江南故乡,更是喜悦无已。这一天一早,南希仁道:『靖儿,这几个月来你尽使兵器,拳术上只怕生了一点,咱们今儿多练练掌法。』郭靖点头答应。」

南希仁最喜欢郭靖,所以对郭靖的基础修养与临敌变通最为看重,郭靖日后临敌交手,南希仁所教的基础根基最为受用。通过对郭靖的拆招比试,也有利于郭靖武功境界的提高与见识,这样一来反而对郭靖日后武功迅速成长有利。可想而知,郭靖的修为增长也是有一定的幸运成分,南希仁是当世超一流高手,有这样一个高手不断引导行为,郭靖则很快会踏步进入武学高手的范围之内。

之后马钰的说法是有力的说明,马钰曾说过郭靖基本的功夫最为扎实,这确实不是虚言。正是南希仁所授扎实基本功夫,郭靖后来的武功才能飞速成长,任何功夫都能运用到一定境界。小说《天龙八部》中的萧峰之经历与此颇为相似,萧峰少年时期用少林派玄苦学习基本武功,亦不过是少林派外门入门之学,在十余岁才入丐帮同汪剑通学习丐帮武学。郭靖的成长也是如此,正是根基稳固,后来的发展才事半功倍。

郭靖在与马钰学习全真派内功心法之后,江南七怪发现了郭靖武学修为增长的事实,又以为郭靖误入歧途,是铁尸梅超风所授武功,众人对此发表意见。

「韩小莹惊道:『把靖儿废了?那么比武之约怎样?』柯镇恶道:『咱们性命要紧呢,还是比武要紧?』众人默然不语。南希仁忽道:『不能!』韩宝驹道:『不能什么?』

南希仁道:『不能废了。』韩宝驹道:『不能将靖儿废了?』南希仁点了点头。」

南希仁对郭靖的保护远胜其他人。在这种情势下,南希仁考虑的是郭靖不可能是坏人,他对郭靖的了解远超柯镇恶与朱聪。韩宝驹为首,以下所有人观点都不同于柯镇恶、朱聪,以此我认为江南七怪是两个阵营,柯镇恶与朱聪是一个阵营,韩宝驹以下是另一个阵营。南希仁对郭靖的爱护远胜韩宝驹与韩小莹,自然远胜柯镇恶与朱聪。柯镇恶此时想杀郭靖,是暴露了柯镇恶根本不了解郭靖,也对郭靖疏于管理,根本不明白郭靖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南希仁在一些时候与郭靖交流,才会理解郭靖是如何性情,如何一种精神状态。江南七怪之中,南希仁与郭靖的交流最为详细叙述,这是有理由的。

郭靖遭到黄河四鬼等人的围攻精疲力尽,「南希仁将郭靖抱在怀里,众人且战且走,奔出数里,只见尘头起处,铁木真的第四子拖雷领兵赶到,追兵见有援军,纷纷勒马回转。」南希仁总是首先保护郭靖不受到伤害。此处单是抱着郭靖跑出数里,这份情感是可以想见的。别人从未有过抱郭靖或与郭靖产生生类似这种亲情的举动,只有南希仁会这样作,韩小莹对郭靖的爱护其实比南希仁要逊色很多,非是如一般人所想,韩小莹对郭靖有一种母爱,其实韩小莹对郭靖之教育不如南希仁深入。

「南希仁忽道:『靖儿先去!』

韩小莹道:『四哥说要靖儿独自先到嘉兴,咱们探查这事之后再行赶去?』南希仁点了点头。朱聪道:『不错,靖儿也该一人到道上历练历练了。』郭靖听说要与师父们分手,很有点依依不舍。」南希仁在众人各有为难的情况下,提出让郭靖先远离危险,又在郭靖自己能掌握的状态下独自历练,南希仁对事态的掌控与判断能力非常强,也是对郭靖当前武功非常放心。

「各人临别时又都嘱咐了几句,南希仁最后说,却只说了四个字:『打不过,逃!』原来他见郭靖与黄河四鬼相斗时一味狠战,这种打法要是遇上高手非送命不可,所以教了他这看来简单、却是意味深长的四字诀。」

南希仁这四字真言,包含人生经验,也暗示南希仁后来命运如何。实际上南希仁最终真的是如金蝉脱壳般逃离这个危险,郭靖也因为在晚年的时候想起了这四字真言,才对这所谓侠之大者之类的话有了新的认识。往往世界上的最大的道理,都在一句极其简要的话语中,南希仁正是这其中不可小看的智慧人物。

「南希仁道:『你这义弟出身富贵之家,你要小心了。」南希仁总是在别人未能照顾到的时候,提醒郭靖安全。南希仁虽然让人觉得木讷,但实际上心细如发。别人均未看出杨康是怎样的一种处事心态,只有南希仁能从这句看似简单寻常的话语中透露出高超的智慧。其实杨康不仅仅出身富贵之家,还是金章宗的皇孙,想的自然是天下,不可能是江湖一般之行为,而书中也不止一次叙述杨康胸怀的是天下,与其父完颜洪烈一样是有争夺天下的野心,这种人生理想下,与目前的郭靖是不相容的。郭靖肯定要被杨康绕进去,南希仁看透了这一点。

「这边七怪还在议论,南山樵子南希仁却始终一言不发。柯镇恶道:『四弟,你看怎样?』南希仁道:『很好。』朱聪道:『什么很好?』南希仁道:『孩子很好。』韩小莹急道:『四哥总是这样,难得开一下金口,也不肯多说一个字。』南希仁微微一笑道:『我小时候也很笨。』

南希仁生性沉默寡言,每一句话都是经过详细考虑再说出来,所以不言则已,言必有中,七怪向来极尊重他的意见,听他这样说,登时犹如见到一线光明。」

南希仁对郭靖看得最透彻,在柯镇恶、朱聪每次否定郭靖的时候,南希仁最后都能说出对郭靖肯定的道理,对他们提出反对意见,每一次都能令柯镇恶他们觉得有理,从而改变之前的想法。南希仁经常一锤定音,在适合的时候为很多事情作决定。

「韩宝驹道:『小道士无礼,大哥教训得好。』柯镇恶默然不语,过了良久,长长叹了一口气,余人心中都是同样的感触,俱觉黯然。南希仁忽道:『知其不可而为之。』韩小莹道:『四哥说的是,咱们七人结义,同闯江湖以来,不知经过多少艰险,江南七怪从来没有退缩过。』」

南希仁说的话出自《论语》,南希仁通晓《论语》,显然不是粗人。小说《神雕侠侣》中黄蓉教杨过读《论语》,黄蓉以为朱聪通论语,实际上黄蓉没见朱聪读过《论语》,只见过朱子柳读过《论语》,江南七怪中实际只有南山樵子南希仁在原文中好似读过《论语》。这样一乡巴佬随随便便谈论起《论语》来,应该并不符合一介樵夫之行为举止。

从大量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南希仁的武功高超,远超江南七怪,远超丘处机,远超梅超风、陈玄风,凌驾沙通天之上,在射雕后期至少可以比肩黄药师、欧阳锋等二次华山论剑的超一流高手,他是宗师型的大高手,可创制武功南山刀法、南山拳法、开山掌法。还精通多路或一路扁担棍法,乌金合金扁担是远超当时一般江湖门派可以制造的神秘武器。

从南希仁本身武功来路与擅长的内家武功而言,怀疑南希仁来自北宋时期还传承的逍遥派,南山拳法、开山掌法等可能化自天山缥缈峰灵鹫宫石壁上的武学心法,以拳法武功精妙而言,以书中叙述也多次化险为夷,化解过很多高手临场交手之武功招式,应该是号称包罗万有的天山折梅手的某一些变化,开山掌法可能与天山六阳掌和白虹掌力的某些原理相通,不然以南希仁的武功如何能与欧阳锋等高手抗衡?

南希仁的外号十分可疑,什么叫南山樵子?是否是以北冥相对南山而言,创造的一种南北相对之伪装名号?以南北相对,反其道而行,颇与一些小说章法相类似。不然有关南山樵子的「南」字,有些过于多,过于令人费解。南山樵子以伪装来说明自己的来自何处。武功来自北冥,即他的武学路数是来自不现世已久的逍遥派。他的内功之强,令敌人摸不到深浅,欧阳锋见之惊奇,不免用蛇杖之毒来痛下杀手。这本身就足够证明,南希仁是该得到重视并让人记住,这个人来历不简单,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强者,南希仁自是其中一位。

南希仁在少年时期与众人走的就是不同的道路,是跟随逍遥派传人习武。南希仁资质极佳,进境极快,并创立自己的武学招式。他创造的开山掌是武学之中又一精粹,后世逍遥派传人、医学名家,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蝶谷医仙胡青牛曾深入研究此掌法,胡青牛也相应地开发出治疗这种掌力伤害的解救之法。南希仁拜别师傅游历江湖,碰到了柯镇恶与朱聪,他们二人正想组织团队成就事业,韩宝驹也邀请南希仁加入,南希仁则接受了他们的意见,但实际上南希仁隐藏了自己的武功。他隐藏武功的原因,一是性格不喜欢张扬。第二也是师门规则的一类问题。第三还有因为师门教给他的一些任务的原因。所以,南希仁把自己武功盖世的事实隐藏。随着故事不断进行,逍遥派师门的任务完成,南希仁最终也就在郭靖等人视野中离开。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可乎?南希仁实际上是郭靖成长路上,最应该记住的灵魂导师。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南希仁:武学修为远超五绝系统的神秘之人》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03.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