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全金发显赫的身世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关于全金发的出场,连载版小说《射雕英雄传》记载「后面那人五短身材,戴小帽,白净面皮,手里提了一杆秤一个竹篓,似乎是一个小商贩。」所谓五短身材,应该是形容此人身材极其矮小。而他完全是一副市井小贩一样的打扮,才与「闹市侠隐」的绰号十分相称。小说中虽未说明全金发主要在闹市中卖什么货品,但他提着一个竹篓,有拿着秤,应该离不开鱼与菜,甚至卖鱼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也配合江南七怪之中越女剑韩小莹打鱼人的装扮身份。当然,江南七怪这些独特的打扮都是临时乔装性质,实际他们并不会出去搞这种小本买卖,也不会打什么柴。彭连虎在耻笑全金发的奇怪武器的时候,全金发也回以颜色。「(彭连虎)喝道:『这是什么东西?市侩用的调调儿也当得兵器!』全金发道:『我这杆秤,正是要称你这口不到三斤重的瘦猪!』(新修版)」

 

「那小贩模样的后生是姓全名金发,绰号闹市侠隐。」全金发属于江南七怪中年龄第二小者,出场年纪也应该在二十余岁,比越女剑韩小莹还是要大上四五岁。全金发的出场,是和张阿生一起出现在完颜洪烈眼前,张阿生高大,全金发矮小,一高一矮,正好形成视觉上的冲击,不仅显示更为高大肥胖,而全金发也更显得瘦弱矮小。

 

在醉仙楼斗铜缸之战中,最初是丘处机、韩宝驹、南希仁等人的表现,之后才轮到全金发。

 

「闹市侠隐全金发笑道:『兄弟做小生意,爱占便宜,就不费力的讨口酒吧。』走到南希仁身边,待铜缸再次落下时,也抄一口酒吃了,忽地跃起,双足抵住缸边,空中用力,双脚一挺,他身子如箭般向后射出,那铜缸也被双脚蹬了出去。全金发和那铜缸随相反方向飞出,铜缸迳往丘处机飞来,全金发的身子激射到板壁之上,轻轻的滑了下来。」

 

全金发善于使用巧力,这不是说他爱占便宜,只是说他善于巧妙利用形势,善于分析战场局势,这次利用南希仁飞缸的机会,也顺势喝一口,说明他不勉强去硬碰硬,也十分慎重保持自身的实力,能尽量去借助外力保全自己。从这一点看,全金发的临场判断的智慧,也是属于与朱聪不相上下的人物。朱聪更善于与人狡辩,全金发则十分注重掌握局势,能利用形势,不被形势利用,至少能在恰当的时候不让自己受到损害。从表面上看,趋利避害这也算是寻常商贩的自家本色,只要对自己有利,便会下功夫得到,如果对自己无利,便不会更下功夫去作无益之事。全金发之性情,不在于勇,而在于谋,属于内敛之中见韧性之人。

 

全金发的酒量与韩小莹差不多。江南七怪与丘处机在醉仙楼比拼酒力的时候,全金发紧接着韩小莹,次一轮比拼就败下来。「全金发为人精明强干,机警异常,心想已方还剩下五人然而五人个个酒量兼人,每人再喝三四碗还可支持,难道他的肚子还装得下二十多碗酒?正以为胜算在握,无意中在楼板上一瞥,不觉吃了一惊,只见丘处机双足之旁,湿了好大一滩。」虽然说全金发好似不胜酒力而败阵,倒不如说是因为自己有所保留,更留有较大之余地。正是这有所保留之闲,使得全金发头脑清醒,机变灵活,紧接着便发现了长春子丘处机喝酒之后并不会醉倒的秘密。这是在小说叙述当中,江南七怪里唯一时常保持清醒,更发现问题关键的人,这比妙手书生朱聪要显得更机警三分。

 

而随后他能「心念一动」地对朱聪说这个问题,而不是自己去说这个事情,证明全金发这个人非常有心机,并不想表露自己的心意,把他心中所想的,由朱聪去表达去出面解决,一个是因为朱聪是二哥,又号称江南七怪中的智囊。其次,又不需要显得自己多么能表现,把这种表现的事情教给别人,正是说全金发会掌握局势,可以在举手之间掌控别人于自己的算计之中,有时看似这种操控并不显得多么让人深思,但如果仔细想来,就能发现,全金发这「心念一动」是带有一定的目的,又因为这种目的而顺势出现的方法。

 

朱聪表明发现丘处机喝酒善于用内力把酒迫出体外,全金发是如何说的?「不错,想不到他内功这样厉害,咱们怎办?」朱聪的说法,全金发心中是早已有数的,只不过把这种问题推给了朱聪去做。之后便引出朱聪用木桶装酒的魔术手法与丘处机斗起酒来,全金发知晓朱聪善于玩这种鸡鸣狗盗的把戏,所以把这种事直接推给朱聪去作,全金发是胸有成竹。正是全金发能知道朱聪有这样的能力,自己也能在这种事态危及的时刻,能控制队伍之中最适合之人解开迷局,这是因为全金发有着统筹全局的能力。全金发运筹帷幄的能力至少在小说中并不明显描述,但通过各个细节却说出全金发在江南七怪中的重大作用,约等同于军中实际首脑的位置。这种调兵遣将的本事,全金发特别得心应手。

 

在朱聪与丘处机木桶斗酒之后,丘处机与朱聪比试武功,朱聪抵挡不住,是全金发第一个招呼人来群殴。「全金发叫道:『道长,莫怪咱们无礼了。他向南希仁、韩小莹一招手,三人都扑了上去。』丘处机道:『你们八个人一齐来。』」这种第一时间调兵遣将的本事,只有全金发能做得出,作为江南七怪的老大柯镇恶,在整个小说《射雕英雄传》故事情节之中,从来没有这种调兵遣将,甚至运筹帷幄的故事情节过程,多数属于看客旁听者,全金发这个伺机而动且立即给出策略的机智连朱聪都比不上。

 

全金发善于抓住江南七怪几个人之中,哪几个人配合最能达到最好效果,南希仁来历最为可疑,武功高得惊人,在江南七怪历次大战中最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能救人水火,最终还能与欧阳锋比拼高下,按南希仁最终的功力水准,达到超一流水准毫无问题。对这样深不可测的人物,全金发有非常准确的判断能力,全金发首先让南希仁支撑,肯定不会立即输,只要不输,事情还有回旋余地。

 

全金发想法自然与柯镇恶不一样,可以说柯镇恶与朱聪的想法,并不代表韩宝驹以下诸人的想法,这是从一开始就显示出的江南七怪的阵营派别问题。柯镇恶与朱聪是江南民间派,自韩宝驹以下所有人,则有着浓重的大宋朝廷军队背景特征,韩宝驹、张阿生、全金发、韩小莹四人我称为南宋军队派。当然,形成这样的派别区分,有其深层次的原因,以后会进一步叙述。总之在这期间,在江南七怪所遇见的真正在大战中,能影响战况的人,一种是能调兵遣将的人,另一种是能齐心合力的人。

 

所谓齐心合力的人,就是韩宝驹、韩小莹、张阿生、南希仁、全金发这五个人。能调兵遣将的人不是朱聪,朱聪的小聪明在历次险情中仅仅充当斗嘴与临场斗智角色,承担大战调兵遣将,处置关键问题的智囊首脑,只有全金发一个人。在紧要的时机可以做得到临危不惧,并迅速地作出局势判断。全金发招手南希仁、韩小莹与自己一起上,但实际上动上手的只有南希仁这个隐藏实力的绝顶高手,南希仁在隐藏高超武学修为与丘处机若有其势地交手,而这之后金兵就开始围困醉仙楼,事情又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又引出下文约去法华寺一战。如果不出现金兵围困的局面,南希仁抵挡丘处机,一时也不至于假装落败,其余人还可根据形势准备好与丘处机一战。全金发应该清楚南希仁功力足以暂时应对丘处机,也能给众人时间把握机会应对。

 

江南七怪来到法华寺,见到了焦木大师,焦木认为丘处机误会了枯木藏段天德。素来性急的韩小莹问怎么回事,焦木则说起了枯木之事。并说枯木写信送两个汉子来,说有恶人为难,之后枯木说那两人来了才一天,丘处机便找上门。这之后是全金发率先发表意见。「我瞧他刚才神气,必定还会再来生事,咱们不可不防。」这句话由全金发来说最适合,因为全金发在这场事件之中的表现,最冷静最有全局观,分析局势判断局势都极其自信,事实也能看到全金发的这些判断都是正确的,下文便引出丘处机上法华寺大闹事件。

 

丘处机一路追击段天德到法华寺。焦木说起枯木来信的具体意思,分析两边有误会。又是全金发说「还是把令兄荐来的那两个人请来,仔细问一问他们。」这种冷静的处置态度,是最能解决事情的根本,只有查明那两个人(实际是段天德与李萍),才能化解这段误会,这是基本的根源,是解决争端的最基本问题。从这种思考上,也能看出全金发对事情观察得细致入微,而柯镇恶、朱聪全未如此判断。

 

柯镇恶随即还在往丘处机要寻仇方向考虑,这就容易造成更大的误会。从这两人比较的细节可以看出,柯镇恶不善于化解仇怨,反而常误会人,这种误会伴随他终生。全金发对事件的思索颇为周全,能一直考虑解决问题,而不是加重事件的恶劣发展程度。全金发话虽然不多,但几乎每句话都带有剖析事件走向的积极意义,多数分析是解决事件本身较重要的线索和参考点。

 

在这之后,柯镇恶发表了以武对武的言论,朱聪随声附和要一拥齐上。韩宝驹对一拥齐上的看法不满意。此处写法最鲜明,直接把江南七怪两个阵营划分出来,一方是柯镇恶、朱聪。另一方是韩宝驹、南希仁、张阿生、全金发、韩小莹。「柯镇恶道:『要是说明不了,不得不用武力决胜,一对一的与他动手,谁也挡他不住。他是善则不来,来则不善……』朱聪道:『咱们跟他来个一拥齐上!』韩宝驹道:『八人打他一人,那未免不大光明磊落。』」

 

要知道江南七怪被请来是要化解仇怨的,不是增加怨恨。柯镇恶、朱聪全未从解决事件的根本考虑,反而一再想以武力征服,这等于说他们心中对妥善解决问题的部分考虑得极少。柯镇恶、朱聪只顾情绪脸面,想搬回醉仙楼一战的胜负。韩宝驹坚决否定了柯镇恶与朱聪的这些险恶且不道义的行为,紧接着韩宝驹的不满,全金发随即说了一句「咱们又不是要伤他性命,不过叫他平心静气的听焦木大师说说清楚。」这句话一方面妥帖地对焦木大师说明,江南七怪到法华寺来是帮助焦木大师妥善化解误会,不是来多生枝节。另一方面,又深层地表现出全金发对韩宝驹的肯定,这代表阵营中的支持肯定。

 

其后,这一阵营的韩小莹也说「江湖上传言出去,说焦木大师和江南七怪以多欺少,岂不坏了咱们名头?」看起来像是说大家一起上是损害了名头,实际上也有着对阵营中两种不同论调的一种分析。这一翻对答把两方人的善良与否,对事件发展有什么目的与否,都有深刻的表述。江南七怪虽然是一个团体,但团体中毕竟还是有不同的阵营。柯镇恶、朱聪总是在恶的方向上表现,韩宝驹等则多在善的方向上多作行动。一般来说,小说中对话描写是最能体现一个角色的性格特征以及正邪之分。不同场合的对话,体现出来的具体性格特征,最能影响事情的最终发展。

 

之后丘处机突然到来,柯镇恶首先便要迎战,韩宝驹才与韩小莹先抢了出去。之后是南希仁与张阿生也上去。这之后朱聪站一旁见他们落于下风,就招全金发也一起上。书上没有写全金发愿意与否,但这已经缠斗在一起的危及时刻,全金发也是不得已冲上去,不久就遭丘处机所擒,差点丧命。

 

法华寺一战,以众人大伤,段天德终于逃亡结束。丘处机提出各寻郭杨二家后人,十八年后比试,其实意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柯镇恶看不透这一层,应下丘处机的话,不由分说地要赌,这是点出了柯镇恶赌徒的本性,凡事都要赌上一局。此外什么正义,他是不顾的。全金发能考虑到这一节「要是咱们相救不及,这时那李氏已被段天德害死,那怎么办」不过是想要让柯镇恶能适机说一说软话,让两边和好,大事化小,解决争端,作为老大的柯镇恶则没有接下话把事情缓和。

 

丘处机说「这就是赌一赌运气了,天老爷要我得胜,有什么可说的?」这也不过是一种苦笑,丘处机应该是有苦说不出,碰到执拗之人,说道理怎样说也说不通。柯镇恶就是这样说不通道理的人,偏偏要执拗而上,硬头皮耍无赖。确实是嘉兴地头上的无赖之人,小说描写最为形象之处,便是这些语言对话,把人物心中活动写得极其透彻。接着全金发与丘处机,柯镇恶没说话,朱聪也没说话,又是另一阵营的韩宝驹说了该说的有道义之言,「好,救孤恤寡,本是侠义道该做之事,就算比你不过,咱们总也是做了一件美事。」

 

韩宝驹在适合的时候说出有道义的话,也能让丘处机有台阶下,之后丘处机便称赞韩宝驹。这也其实是全金发打下的底子,同阵营的韩宝驹也能表明己方意愿,并不是寻衅滋事,这让丘处机能佩服韩宝驹等人,这自然很难说丘处机佩服柯镇恶、朱聪。丘处机是什么人物,会看不出一个团体中什么人什么货色吗?这之后朱聪便开始拆台:「你这法子未免过于狡诈。凭这样几句话,就要咱们七兄弟为你费心一十八年。」丘处机前边的话本是给众人台阶下,也给自己台阶下,这都是为了化解怨恨,可是朱聪这一拆台,就把全金发与韩宝驹的努力直接废掉。

 

随即丘处机脸上就变色,终于气得发笑,他是看出了这江南七怪中有人本性确实不良。就这样,本该妥善解决事情的局面,被朱聪硬是拆台。朱聪作为柯镇恶的好跟班,做到了到处拆台,处处留恨的地步,这也给后来的桃花岛杀机留下了很大的祸端。全金发在法华寺之战中,起到了很好沟通的作用,由韩宝驹扶持正义,处处在缓和与丘处机的误会,但事与愿违,最后能得到的好局面总是被朱聪与柯镇恶破坏。

 

八年后在蒙古大漠,朱聪夺得少年郭靖的匕首。全金发从匕首上刻字「杨康」,判断出这个少年与杨铁心可能有关联,由此江南七怪终于寻找到了郭靖,没有全金发的细心精明,众人恐怕要彻底与郭靖失之交臂。然而这事的起头,却是朱聪抢夺少年的不义行为,江湖中人对强盗自是不齿,而强盗中最无耻的行为是抢夺妇孺,朱聪抢夺小孩,该是小说中最鲜明的坏人形象描写。多数人不会注意朱聪的这种坏处,还以为盗亦有道,这样认识是错误的。

 

之后朱聪教给拖雷武功,拖雷学得甚快,郭靖学不会。众人显得失望。全金发说了句「我瞧不必多费心啦,好好将他们母子接到江南,交给丘道长,比武之事,咱们认输算了。」全金发本来就不愿意作打赌输赢的事情,早点认输恐怕还更好些。就是认输也未必是坏事,也还可以继续教郭靖武功。全金发对柯镇恶、朱聪当年硬撑比武的事情,应该颇有不满,但他对郭靖与李萍的寻找应该是发自真心所为。

 

经过南希仁的尽力挽回,众人还是思考一番决定留下继续看看,约定晚间让郭靖上山教武功。全金发跟着郭靖拖雷,知道了郭靖的住处,这细心之处,颇可敬服。之后便是众人发现骷髅堆,柯镇恶诉说骷髅堆的由来,柯镇恶想要报兄长被杀之仇,全金发想要保存众人实力,伺机行动,「那么咱们一起走。」柯镇恶表达了不满,决定一定要报仇。这其实又是一场不要命的赌局,因为柯镇恶没有这种致胜能力,别人自然也明白。南希仁打圆场,应下来这场战斗,是强调了自己保护众人的决心。下文便要引出荒山大战梅超风、陈玄风。

 

全金发武力有限,在与梅超风大战中,起到的作用也较小,多需要与众人配合。比如「张阿生、韩宝驹、全金发都已气喘连连,额头见汗」,又如「南希仁、全金发、韩小莹三人拼力挡住。」,也曾惊叫提醒柯镇恶,使柯镇恶逃开梅超风的致命进攻。在战局中,全金发更多表现出辅助与从中提醒的作用,因实力太有限,多次受到危险。然而,在这危及关头,全金发依然能保持清醒,不失时机地提醒柯镇恶战场情况。比如「现在漆黑一团,谁也瞧不见谁。」,这对柯镇恶这个瞎子有利。大战已过,张阿生身死。陈玄风被郭靖意外刺死,梅超风逃走。全金发与韩宝驹下山查看梅超风踪迹,充分地意识到了梅超风或许会再次转回报仇的可能性。

 

之后众人救了华筝,众人见到铁木真,铁木真欲留下众人教拖雷武功。是铁木真问全金发:「你们留在我这里教我儿子武艺,要多少金子?」铁木真倒是能看出这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的人却是智囊,更是说明全金发确有其能,也是显示出铁木真眼光独到之处,乃一代枭雄。是全金发周全考虑之后,才加以回答。「全金发心想:『咱们正要找一个安身之所教郭靖本事,在他这里那是再好也没有。』当下说道:『大汗肯收留我们,那是求之不得,请大汗随便赏赐吧,咱们那里敢争多论少。』」江南七怪虽然在蒙古大漠已久,但没有靠山,也是无法长期生存,有铁木真这样的完美靠山,一切行事倒是能顺利展开,一些平日的烦恼,比如洗衣做饭等麻烦事也会大量减少。全金发这样的回答恰到好处,不卑不亢,有一种臣子面对赏赐之时对皇帝的委婉之辞。

 

「全金发叹了口气道:『咱们嘉兴的小伙子,到得十五六岁,如果不忙着种田、浇菜,家里有钱,那便唱曲子、找姑娘、赌钱,要不就读书、写字、下棋。练武打拳给人瞧不起。我看哪,倘若大家都不学武,咱们江南文弱秀气的小伙子,五个人联手,还打不过这里一个蒙古少年。』南希仁道:『练武,这里好,江南太舒服,不好!』」新修版小说中,增加一处全金发对众人武功为什么一直进展不大的原因,作了一点解释。这当然是全金发的笑谈,不能当真。江南七怪年少时期便习武,全金发等人皆勤练武功,主要是自己的资质并不能达到一流水准,武学修为才进展不大。

 

「全金发是生意人,精于计算,常说:『丘处机要找到杨家娘子,最多也只八成的指望,眼下咱们已赢了二分利息。杨家娘子生的或许是个女儿,生儿子的机会只有一半,咱们又赚了四分。若是儿子,未必养得大,咱们又赚了一分。就算养大了,说不定比靖儿更加笨呢。所以啊,我说咱们倒已占了八成赢面。』五怪心想这话倒也不错,但说杨家的儿郎学武比郭靖更蠢,却均知不过是全金发的宽慰之言。总算郭靖性子纯厚,又能听话,六怪对他人品倒很喜欢。」全金发每每都有宽慰之言,凡事往好的地方去想。

 

数年教育郭靖,全金发也曾与朱聪一起修炼分筋错骨手,来教给郭靖。在马钰教给郭靖全真教吐纳之法后,全金发试探郭靖的武功。几招过后,终于试出郭靖的武功大涨,不是江南七怪所传授的武功,之后他也是十分担心郭靖受人欺骗。众人跟踪郭靖上山,结果郭靖轻松登顶,全金发等人需要凿山插钉子才能上去,这样郭靖的武功与众人差距就拉开来。众人在山顶发现梅超风的骷髅堆,开始猜测梅超风为什么教郭靖武功。全金发还是认为郭靖并不知道对方是梅超风,说明全金发还在一定意愿上认为郭靖还是好人。

 

之后出现柯镇恶想要废掉郭靖,众人作表态。全金发说「当断不断,必受其害。」并未明确一定要对郭靖下手,其实是要查明真相才做判断之意。在新修版小说中,这句话由朱聪说,进一步说要处置的是梅超风,不是处置郭靖。之后,金庸以背景口吻言道「柯镇恶、朱聪、全金发决非卤莽妄为之人,但见郭靖行动古怪,在崖顶又见到了强仇梅超风留下的标记,两者凑合在一起,自然会以为教他本事的必是铁尸梅超风无疑。」这其实旨在说全金发非是鲁莽之人,柯镇恶、朱聪多处拆台之事则并非巧合。在发现马钰是教郭靖的人之后,本来抓住郭靖的全金发是「轻轻放脱」郭靖的手腕,这样的描写最入心,恰是说全金发对郭靖是非常珍爱的。但在对郭靖的培养上,对谋略和江湖手段的指导教育上,朱聪与全金发下的功夫较多。在郭靖日后行动上,也曾因此受益,郭靖在行为上从不鲁莽,均按照师傅们教的办法随机应变。

 

之后郭靖即将回转江南,江南六怪嘱咐郭靖。在南希仁嘱托「打不过逃」四字真言之外,接着全金发作了最后总结。所谓「武学无底,山外有山,人上有人,恁你多大的本事,也不能天下无敌。四师父这句话你要记住了!」这句话也正是说全金发与南希仁一样,同样对郭靖充满期许,盼望他未来成才,又要懂得适时机知道进退。

 

在陆家庄中,梅超风寻仇陆乘风,恰巧江南六怪来访,梅超风对陆乘风说陈玄风死了,陆乘风想要帮助报仇。结果韩宝驹拍案而起大嚷:「梅超风,你的仇家就在这里。」是全金发急忙把韩宝驹拉住,化解这一争端。梅超风并不知道江南六怪在场,梅超风却也一呆,不明所以。因此,这全金发倒是挽回了一场大祸,急智远超朱聪,此时朱聪则并未表达意愿。

 

在桃花岛之变时,全金发死状甚惨,尤为可惜。「全金发睁著双眼,死在地下,胸口插著另外半截秤杆。」之后黄蓉退出墓室的时候,还在全金发身上绊了一脚。

 

「全金发用的是一根大铁秤,他这兵刃十分奇特,秤杆使的是杆棒路子,秤钩飞出去可以钩人犹如飞抓,秤锤更是链子锤,所以他一样兵器,同时有三种用途。」全金发的武器是市场上今天还可见的市场中商贩用的秤,这种东西怎么能当武器?其实这武器是化用而来。如果读过《隋唐演义》、《杨家将》、《呼家将》、《岳家将》一类传统小说的人可以知道,这些小说是袍带小说,袍带小说有一个特征就是要描写战场攻守大战,不免要介绍交战双方各位将军的武器。全金发这杆秤,按后文说其实是化用为枪类武器,因为全金发精通杨家枪法、岳家枪法与呼延枪法。全金发的秤在后文被黄药师震断,这说明全金发的这杆秤也不是十分珍重的武器,应该就是较为寻常的秤。在之后桃花岛之变中,全金发的秤被欧阳锋折断,这该是另外一把秤,不是原来那一把。

 

「韩宝驹只感颈中一股凉气,用力往前一挺,同时树下南希仁的透骨锥与全金发的袖箭双双向敌人打到。」第一次荒山大战梅超风到时候,全金发还有暗器袖箭使用。在法华寺大战丘处机的时候,全金发可以道出六十四卦方位配合柯镇恶的六十四卦打镖法攻击丘处机,全金发应该也学习过一些粗浅镖法,这种镖法不够精深。前文所言,南希仁可能是逍遥派门人,而全金发对六十四卦这么精通,或许在一定时间内,全金发也曾钻研这种镖法。毕竟柯镇恶的镖法据小说中所言,从不传授别人。那么全金发的镖法应该与柯镇恶无关,或来自自学或师门学习。虽然说柯镇恶传镖法给全金发不是不可能,书中并未涉及全金发会用这种镖法进攻,只是说全金发懂得这种方位打法。但仅凭方位,对于判断镖法的击打方位或力量深浅,都要需要一定的亲身试验才能完成。故此,又可认为柯镇恶在有些时候可能因为修炼镖法配合度的问题,曾与江南七怪有过一些切磋配合。也因此,众人的镖上都有剧毒,应该是柯镇恶所赠。

 

「朱聪、全金发、韩小莹的小巧腾挪之技他领悟甚少」全金发平时都是以小巧灵活的功夫见长,想来非是硬碰硬如张阿生、南希仁这样的功夫。这倒并不是说全金发这些扎实的功夫不行,倒是因为在七人中,最擅长扎实功夫的,必然是韩宝驹与南希仁,七怪教人方法,取各人最擅长的一种武学。全金发的功力有限,有时也能对比出他的耳力也一般,比如南希仁试验郭靖武功一节,华筝的意外出现,南希仁并不以为意,朱聪与全金发同时惊讶,该是突然发现了华筝的响动才警觉。功力高低深浅,一下就比较出来。

 

蒙古大漠十年教育郭靖,朱聪创编一种分筋错骨手,曾与全金发拆解纯熟之后,教给郭靖,自然全金发也十分精通分筋错骨手。在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神雕侠侣》中也记载杨过曾用偷学到的全金发的擒拿手对战武敦儒、武修文兄弟。

 

「郭靖在全金发指点下练了一套长拳」此处长拳,自然该是指小说《天龙八部》时,所谓太祖长拳。丐帮帮主萧峰以此武功击退聚贤庄众位高手,也以拳此战胜少林掌门,威震天下。如果不是太祖长拳,又可能是唐代开元年间华山蔡茂所创华家拳,此人应该是华山派高手,后代之中该有小说《笑傲江湖》中记载的华山派剑宗掌门蔡子峰。假如郭靖修炼的长拳是太祖长拳,那么也颇合小说《天龙八部》之中萧峰武学成长历史,郭靖修炼武功有着扎实根基为基础,修炼降龙十八掌,此处也修炼太祖长拳,是与萧峰有着一定的照应之处。

 

如若此处全金发教的武功是华山派不传之秘,那么全金发的武功来源则可能与小说《笑傲江湖》时期的华山派有些渊源。小说《射雕英雄传》在此时正是叙述小说《笑傲江湖》中所谓前朝太监创编《葵花宝典》之后的数十年,我曾专文叙述《葵花宝典》作者实际为天师教第三十代掌教张继先,全金发会用华山派的武功,倒显得与小说《笑傲江湖》相互照应。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有关华山的事情太多,多数要与华山论剑有关,而此时华山派早已创立,只是声名不显,虽然华山不是华山派拥有,但毕竟华山派还是存在。那么全金发会用华山派的武功,也尤其可能。

 

如果全金发会用太祖长拳,则有一层意思,这可能暗示全金发来自大宋军营,毕竟大宋军营更多人练习这朴实的拳法,另外,全金发也擅长大宋军中最正宗的呼延枪法,还有杨家枪法以及岳家枪法,这在军营之外则是难以学到的。小说《射雕英雄传》虽然一再说耶律铁心的枪法是杨再兴传下来的嫡传。但小说又叙述,杨家枪法有南传北传之说,所以这加重了耶律铁心非杨再兴之后的可能,他虽然也是嫡传,但其实是杨四郎的嫡传,不是杨再兴的嫡传。而全金发所学的杨家枪法是大宋杨家将府中传下来的嫡传枪法,另外还有呼延庆传下来的枪法以及岳飞传下来的枪法。

 

杨家、呼延家以及岳家都是大宋军中名家,虽然有时有失势的时候,但毕竟还是大宋忠臣良将之门,必然会把这些家传枪法传下来。杨再兴的枪法最可能传下来的就是传在岳飞军中,杨家枪与岳家枪同时传在大宋军队,并完整保留下来。呼延庆征辽之后,更会家传武功流传下来,也会保存在大宋军营之间。这样,全金发能在大宋军营得到,也应该是十分可能的事情。

 

全金发学会这些嫡传枪法的原因是他在大宋军营待过。「江南六怪既防到嘉兴比武对敌擅用长枪,自然也命郭靖精研枪法,那是知己知彼的意思。全金发秤杆的打法本从枪中脱胎而来,所以郭靖的长枪是从六师父学的。有宋一代,军中最为著重枪法,近如岳家枪法,那不必说了,北宋名将如杨业、呼延赞,都是使枪的英雄。这时郭靖所用的,正是军中武学正宗的杨家枪法」,这不仅是说,全金发精通杨家、岳家、呼延家枪法,而实在是说全金发本属大宋军中一员。

 

杨再兴历史上并非是杨家将后代,一般演义小说上说杨再兴是杨六郎后代,杨再兴死后并未详述有几个后代,但演义小说而言,大将后代必定多,比如罗成的后代,秦琼的后代,呼延庆的后代,岳飞的后代都是有多位,所以这些名家枪法流传应军中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另外有关于呼延庆,呼延庆在北宋宋徽宗政和七年即一一一七年的时候,曾出使金国,以买马为名打探金国虚实。此时距离小说《天龙八部》结束时间不过二十年,在福州任职的黄裳在政和年间刻《道藏》,同期,天师教第三十代教主张继先利用天师教收集天下道家典籍之便,创造《葵花宝典》。政和八年即一一一八年,宋徽宗派遣呼延庆赴女真,商议联合夹击辽国(耶律洪基之子耶律延禧在位),被女真人俘虏,送往完颜阿骨打处。之后阿骨打派人陪同呼延庆等人返回大宋。宣和元年即一一一九年正月,金国使臣来到大宋京城。此后又进行多次交流。呼延庆这些事迹见于《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续资治通鉴》和《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在小说《水浒传》中呼延庆的孙子呼延灼有万夫不当之勇,在小说《神雕侠侣》中杨过曾借鉴呼延灼攻打水泊梁山时候的连环马战法来大战蒙古军。

 

有关杨家将,在《天龙八部》中,丐帮吴长风长老曾独守鹰愁峡,力抗西夏一品堂的高手,使其行刺杨家将的阴谋无法得逞。杨元帅曾经赠给吴长风一面「记功金牌」,可知吴长风本为杨家将,可能是杨六郎手下将官。有关岳飞的记录在小说《射雕英雄传》记录得更多,有关于韩世忠留书传下岳飞《武穆遗书》,或韩侂胄上书恢复岳飞名誉,以及黄药师祖父曾力保岳飞等等。根据这些细节,可以证明呼延枪法、杨家枪法、岳家枪法的真实可靠性,又可以说明全金发与大宋军队有十分紧密的联系,这些都是分散在小说各处的细节,汇总到一起便能知晓其含义。

 

有关于全金发的身世,是江南七怪中比韩宝驹还要震惊的一个人,或许一般人不知道。小说《射雕英雄传》时期的大宋皇帝是宋宁宗赵扩,下一任皇帝是宋理宗赵昀,宋理宗的母亲姓全,恰好是临安人,宋理宗的父亲赵希瓐是赵匡胤之子赵德昭的后裔。虽然正史上,宋理宗母亲这一支人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之前并不显赫,但全氏应该不是一个偶然,全氏的大发展时期正好是宋宁宗理宗时期,之后史弥远辅助赵昀即位,全氏一族也就此大发展。所以,若根据小说《射雕英雄传》背后发展的一个线索来说,全金发应该与宋理宗的母亲有一定的关系,二人应该同属一族,或许全金发正是宋理宗母亲全氏的堂兄,全家后来还曾掌握大宋一部军队。

 

依靠宋理宗父亲的皇族地位,全金发的身份可以适当增高。也就是说全金发的另一个身份是宋理宗的亲舅舅,有这一层关系,全金发能得到军中武学名家的培养就理所当然。分别可能是呼延庆、杨六郎、岳飞的后代教过全金发嫡传枪法,所以全金发才能把这些正宗枪法传给郭靖。所谓正宗,必然是嫡传,不是嫡传就无法称为正宗。所以,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不仅是耶律铁心懂得嫡传的杨家枪法,全金发也会嫡传的杨家枪法。耶律铁心的杨家枪法是辽国皇族的杨四郎的后代传下来的,而全金发学到的杨家枪法,则是还守在「天波杨府」的杨家后人们教的,自然这「天波杨府」是南渡之后新设立的府邸,应该在临安城中。

 

后来南希仁研究以刀破枪之术,应该经过与全金发仔细的研究,分析三家枪法的各自特点,再参考多家枪法的不同之处,总结出了以刀破枪之法。没有学通正宗枪法,如何谈破枪之术?只有学到正宗枪法,才会从这严整的枪法中总结经验,找到可以破解的法门。另外,也由于南希仁该是逍遥派的传人,逍遥派传人武学见识广博,才会对这种学术性极高的创新性武学深入研究,与全金发配合得分外默契。

 

另一个与全金发有密切联系的人是小说《天龙八部》中丐帮大智分舵长老,十方秀才全冠清,这全冠清是仅次于丐帮四大长老的人物,为人深谋远虑,险些致萧峰死地,在最后因为失势死在丐帮人手中。一般而言,小说上都对浙江人的智慧有特殊情感的描写,比如黄药师、黄蓉、冯蘅、阿碧、阿朱等智慧方面的描写都十分突出,所以这「大智分舵」全冠清应该属于江浙人物,全氏家族本来人少,这就很容易把全冠清与全金发联系起来,全冠清亦或许是全金发的先祖。全冠清这样处心积虑地要获得一切权力,应该与获得一些朝廷权力有关系,没有人知道全冠清想要获得权力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会是与慕容复一样,夺得天下?难道不会是因为大宋朝廷之命,在丐帮中设下之暗探?全冠清最终功败垂成。家族百年兴衰,尽管再衰落,也还是有一定的威名,与赵国王爷联姻,应该是全氏家族接触权力最直接的办法。

 

全金发是全氏家族中走出来的人物,他必然有一定的理由隐藏自己显赫的身份,也必然有理由因为这样的身份来组织人手行走江湖,因为他们与大宋之命运息息相关。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全金发显赫的身世》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0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