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阿朱:爱你让我如此勇敢

文/踏月空山

阿朱出场是在第十六回《向来痴》,但最开始却不是以真面目,而是以易容的身份出现的。小阿朱一出场,居然就“胆大妄为”,戏弄起了功夫一等一的吐蕃国师鸠摩智。看她又是拐弯抹角地骂贼秃,又是故意装耳聋听错话,又是让其给自己下跪,当真如段誉所想“这个姑娘精灵古怪”。阿朱让鸠摩智下跪,鸠摩智凭内力造假。阿朱让识破其身份的段誉下跪,段誉便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并且说要跪给美人。造假的鸠摩智令阿朱厌恶,真诚而睿智的段誉,则让阿朱陡生好感。

真诚是永不过时的品质。

如果没有段誉,只有鸠摩智、崔百泉和过彦之三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臭男人,阿朱戏弄鸠摩智这一段一定没有这么精彩,这么有趣。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如果一个人碰到的全都是无趣之人,自己拥有再有趣的灵魂估计也无聊死了。段誉和阿朱棋逢对手,心照不宣,把个鸠摩智蒙在鼓里,好看至极。论有趣这门功夫,段誉和阿朱绝对凌驾于自命不凡的鸠摩智之上。

换完妆后的阿朱,从段誉(还是得段誉来看)眼中看去,“盈盈十六七年纪,向着段誉似笑非笑,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阿碧是瓜子脸,清雅秀丽,这女郎是鹅蛋脸,眼珠灵动,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阿朱是个精灵剔透又美丽动人的好姑娘。

同样是出场就捉弄人,妹妹阿紫行事做事透着一股邪气,姐姐阿朱言谈举止却是透着一股灵气。阿紫刁蛮,不计后果;阿朱温良,思虑周全。两姐妹判若天壤。

青城派寻衅滋事,阿朱一番推理,让众人都冷静了下来。王语嫣只知道苦背武功套路,阿碧除了她的公子爷好像也不关心其他事,包不同“非也非也”说了不少,也没有让众人冷静下来的本事。阿朱则凭她的审慎成熟给在场的所有人都上了一课。

如果没有遇到萧峰,估计这就是阿朱的日常。主要任务是照顾公子,善调香露且烧一手好菜,偶尔用易容术搞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被包不同、风波恶等哥哥们宠着,有阿碧这样的好朋友作伴。虽是仆人却并不卑微,遇事不慌审慎成熟,很体面,也很幸福。但是萧峰毕竟还是出现了。从萧峰来到阿朱面前那一刻起,阿朱的生活就完全改变了。阿朱甚至一下子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大气而又决绝的女性。爱情,竟有这样的魔力!

段誉被包不同嫌弃,独自到酒楼喝酒,得遇萧峰。段誉感叹“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大理,都不会有这等人物……”萧峰在同性面前竟也有如此魅力,在小阿朱那里,就更不用说了。

杏子林中,萧峰一显身手,连有架必打的风波恶也不得不低头说“强弱相差太远,打起来兴味索然”。连嘴上一向不饶人的包不同也说“技不如人兮,脸上无光”。而更让人佩服的是,萧峰在风波恶中毒后赐解药于前,又欲为其吸出毒液在后,如此恩威并重,如此大仁大义,怎能不让小阿朱怦然心动呢?

此后,萧峰智擒全冠清,又用近乎自虐的方式博得几位长老的认可。且看书中这段描写:
宋长老惨然变色,叫道:“帮主,你……”乔峰一伸手,将左首一柄法刀拔起。宋长老道:“罢了,罢了,我起过杀害你的念头,原是罪有应得,你下手罢!”眼前刀光一闪,噗的一声轻响,只见乔峰将法刀戳入了他自己左肩。

我当年读到此处,感觉要有一股热血从胸口喷出来!直至今天,依然被震撼得张口结舌。强悍的萧峰,威武的萧峰,孤独的萧峰,无奈的萧峰,天神一般的萧峰,耶稣一般的萧峰,让读者如何不心折?让小阿朱如何不心折?

马夫人貌似柔弱,却咄咄逼人。阿朱则三言两语便道出了其言语中的漏洞。阿朱冰雪聪明。
少林寺菩提院内,萧峰救了前去盗经的阿朱。他为她渡真气,给她讲故事,跟她柔声地说话。豪雄的大丈夫萧峰,应该是第一次这样与异性接触吧。他哪里知道当阿朱把他当做依靠之时,他其实也很需要有这样一个人跟自己说说话的。
人活一世,谁能忍受绝对的孤独呢?

萧峰睡着之后,阿朱瞧着他沧桑的面容
“忽起怜悯之意,只觉得眼前这个粗壮的汉子心中很苦,比自己实是不幸得多”。萧峰不明了自己的身份,阿朱也不明了自己的身份。两个无根无源客,一对天涯沦落人。类似的遭遇和母性的悲悯,让阿朱的心不由地向对方靠得更近。

聚贤庄上,萧峰一人独斗群雄,提出的条件却是让薛神医给阿朱治病。杀声震天,血染庭院。

阿朱低声道:“乔大爷,我不成啦,你别理我,快……快自己去吧!”

萧峰眼见群雄不讲公道,竟群相欺侮阿朱这奄奄一息的弱女子,激发了高傲倔强之气,大声说道:“事到如今,他们也决不容你活了,咱们死在一起便是。”

这句“死在一起便是”彻底击中了阿朱的女儿心。阿朱先前对萧峰也许只有敬重、感激和怜惜,而现在,却一定是爱情了。还有什么比“死在一起”更令人动容动情的话呢?

萧峰被其父救走,得到了精心的照料。阿朱也被薛神医治好,二人再次相见,已是二十天之后。

阿朱道:“乔大爷,你好!”她向乔峰凝视片刻,突然之间,纵身扑入他的怀中,哭道:“乔大爷,我……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爷保佑,你终于安好无恙。”

五日五夜,诚心守望。没有嗔怪,只有欣喜。阿朱好姑娘。

在找马夫人之前,萧峰不再让阿朱喊他萧大爷,而是萧大哥。

阿朱细声道:大……大哥!

萧峰哈哈大笑,说道:是了!从今而后,萧某不再是孤孤单单、给人轻蔑鄙视的胡虏贱种,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有一个人……一时不知如何说才是。

阿朱接囗道: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说得诚挚无比。

萧峰纵声长笑,四周山谷呜响,他想到阿朱说“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她明知前途满是荆棘,却也甘受无悔,心中感激,虽满脸笑容,腮边却滚下了两行泪水。

萧峰先笑后哭,足见其感激之至,欣慰之至。当他说出“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的时候,萧峰对阿朱的情感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就是这个马夫人,让他们彼此刚刚确认的爱情成风。


小镜湖,阿朱确认了自己的身份,还没来得及投向父母的怀抱,感受家庭的温暖,她就设计让爱侣杀死了自己。以期用自己的死消弭萧峰和自己的父亲段正淳的仇怨。当阿朱强颜欢笑的时候,当阿朱说出“我害怕”的时候,当阿朱害怕萧峰夹攻父亲“颤声”说话的时候,当阿朱说自己“好冷好冷”的时候,当阿朱“叹了一口气”的时候,我多想冲入文字间告诉萧峰:阿朱已经在做赴死的准备了,你知道么?你怎的如此心粗?就这样错过了自己的挚爱?

萧峰大声道:“我不恼你,我恼我自己,恨我自己。”说着举起手来,猛击自己脑袋。

阿朱的左手动了一动,想阻止他不要自击,但提不起手臂,说道:“大哥,你答允我,永远永远,不可损伤自己。”

杏子林中,萧峰自插尖刀平定纷争;小镜湖边,阿朱设计自杀化解仇怨。但是萧峰被丐帮驱逐,阿朱被马夫人算计,都没有真正成功。两个刚刚走到一起的苦命人,转眼间就阴阳两隔。老天,你为何如此弄人?!

雷电交加,泪水决堤。美丽的阿朱,善良的阿朱,精灵古怪的阿朱,审慎成熟的阿朱,大气深情的阿朱,傻傻的阿朱,可怜的阿朱,就这样在这个雷电之夜永永远远地离开了萧峰。萧峰,也走向了彻底的孤独。

萧峰大喜,突然抓住她腰,将她身子抛上半空,待她跌了下来,然后轻轻接住,放在地下,笑眯眯的向她瞧了一眼,大声道:“阿朱,你以后跟着我骑马打猎、牧牛放羊,是永不后悔的了?”

阿朱正色道:“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后悔。跟着你吃尽千般苦楚,万种熬煎,也是欢欢喜喜。”

大喜的萧峰,正色的阿朱,相依为命的爱情。可是转眼之间,这些美好的回忆,全部变成了惩罚。

因为爱你,所以无论多少人孤立你,我都愿意陪在你的身边。因为爱你,所以五日五夜,我也不曾远离。因为爱你,所以死在你的手上我也无怨无悔。爱你,让我变得如此勇敢!

每次读到阿朱之死,我都会想到程灵素之死。相同的是她们对爱情的态度。不同的是前者悲壮,而后者凄美。她们用自己的方式诠释了她们的爱情也证明了她们的爱情。与萧峰,胡斐这样的大英雄相比,她们毫不逊色。两个勇敢的女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折了多少热血男儿的腰?

阿朱走了,萧峰的心也空了。有些人的位置,注定无法取代!直到生命的终结,萧峰再也没爱过第二个女人。“曾经沧海难为水”,阿朱的好,真的没人能比得了。何况,她还为了爱死在了他的手上呢?

从用易容术戏弄鸠摩智开始,到用易容术死在爱人掌下结束,从先前的有趣到最后的悲壮,阿朱完成了自己的生命之旅和爱情之旅。对于萧峰或者对于每一个读者而言,阿朱更像一个哲学概念般的存在,值得让人反复参详。
爱你,让我变得如此勇敢。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阿朱:爱你让我如此勇敢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