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义薄云天,快意恩仇

文/ 纸屑轻舞

我一直认为,“义薄云天”当是一个热血男儿作为男人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而“快意恩仇”则是理想状态下个人意识最淋漓尽致的发挥。就我的视野,能同时将“义薄云天”和“快意恩仇”两种素质都表现到级致的,在影视上,惟有小马哥,在书本上,惟有乔峰。只是,小马的“义”基本局限于兄弟之义,乔峰的“义”则更多的是民族之“义”。所以,尽管小马曾经让我热血沸腾,而乔峰还带给我浓郁的感动。

金庸无疑是写情高手,但我最百读不厌的文字却是《天龙八部》的第十九章《虽万千人吾往矣》。这章文字很充分的描写了乔峰的“义薄云天”和“快意恩仇”。薛神医大撒英雄帖,就是为了商议如何对付乔峰;而乔峰也正需要找到这位‘阎王敌’给阿朱疗伤。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相聚聚贤庄,已成为必然。

薛神医的名头和游氏双雄的威望,聚贤庄英雄宴上来的人物还真不少。英雄宴上来的有英雄,狗熊自然也不少。比如可爱的向望海就曾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我想乔峰那厮乃是故布疑阵,让大伙儿在这里空等,他却溜了个不知去向。这叫做金蝉脱壳之计。”倒是丐帮的吴长老毕竟是了解乔峰的,他替乔峰说了句公道话,他伸手重重在桌上一拍,骂道:“脱你妈的金蝉壳!乔峰是何等样人物,他说过了话,哪有不作数的?”两人登时就要切磋起来。这一正一反,已经从侧面衬托了乔峰英雄形象。

在众人都料定乔峰必定安排下了阴谋诡计时,乔峰开门见山,直接说了赶到聚贤庄请薛神医救阿朱之命的本意。这话薛神医听了,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他问乔峰:“这位姑娘尊姓,和阁下有何瓜葛?” 下面的文字就更是让人奇怪了:

乔峰一怔,他和阿朱相识以来,只知道她叫“阿朱”,到底是否姓朱,却说不上来,便问阿朱道:“你可是姓朱?”阿朱微笑道:“我姓阮。”乔峰点了点头,道:“薛神医,她原来姓阮,我也是此刻才知。”
薛神医更是奇怪,问道:“如此说来,你跟这位姑娘并无深交?”乔峰道:“她是我一位朋友的丫环。”薛神医道:“阁下那位朋友是谁?想必与阁下情如骨肉,否则怎能如此推爱?”乔峰摇头:“那位朋友我只是神交,从来没见过面。”

什么叫“义薄云天”?我想不外如此了。

接下来,乔峰面对群雄,饮酒断交。乔峰端起一碗酒来,说道:“这里众家英雄,多有乔峰往日旧交,今日既有见疑之意,咱们干杯绝交。哪一位朋友要杀乔某的,先来对饮一碗,从此而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我杀你不是忘恩,你杀我不算负义。天下英雄,俱为证见。”

马夫人、徐长老、白世镜诸人一一过来和他对饮,喝到五十余碗时,精彩一幕出现了。

向望海走上前来,端起酒碗,说道:“姓乔的,我来跟你喝一碗!”言语之中,颇为无礼。乔峰酒意上涌,斜眼瞧着他,说道:“乔某和天下英雄喝这绝交酒,乃是将往日恩义一笔勾销之意。凭你也配和我喝这绝交酒?你跟我有什么交情?”说到这里,更不让他答话,跨上一步,右手探出,已抓住胸口,手臂振处,将他从厅门中摔将出去,砰的一声,向望海重重撞在照壁之上,登时便晕了过去。

一场恶战就这样开始了。什么是“快意恩仇”?我想也不外如此了。

周润发演绎的小马哥有个响亮的名字,叫《英雄本色》。在周润发逼迫张国荣认下已奄奄一息的哥哥时,他中枪倒地。当时看得我血脉贲张。这样高涨的视觉快感我在《天龙》里得到了加强和提升。从此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也许这样的“义”,这样的“快意”,已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义薄云天,快意恩仇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