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小昭,恰似初恋的眼泪

文/ 纸屑轻舞

年轻时读徐志摩的《沙扬那拉》,读到的是初恋的感觉,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一直是我最为喜欢的诗句。可惜,在我的初恋里,没有“一低头的温柔”这样的意象。直到我第一次读到小昭,我才惊奇地发现,她才是这诗句最好的注脚。
 
很多男人都喜欢小昭,包括金庸先生。他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里说,“我自己心中,最爱小昭。只可惜不能让她跟张无忌在一起,想起来常常有些惆怅。”如果说“四女同舟何所望”表达的是爱情的四种状态的话,那么,小昭代表的就是初恋,美丽、青涩 ,却又往往和婚姻无关。
 
小昭惹人爱,首先是因为她的美丽。她的母亲紫衫龙王倚黛丝也是“美若天仙……,容色照人,明艳不可方物”的美人,这些当然都恰到好处的遗传给了小昭。在明教秘道中,她第一次忘了装假脸,露了真颜,张无忌当时的反应是这样的:“原来你……你是这样美?”两个“你”字中间拖着一个长长的省略号,可见当时的惊诧程度了。“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金庸描写美女手段多多,最是对小昭不惜笔墨。
 
小昭惹人爱,还在于她天资聪颖,却又谦且不露。绿柳山庄一战,就是小昭挺身而出,手执令旗,指挥锐金旗、洪水旗等教众抗敌,立下奇功,但一见无忌回归,立刻退贤。张无忌能得以练成乾坤大挪移,应该说与小昭的心细如尘,聪敏过人也大有关系。她忍辱负重混入光明顶 ,整天带着脚镣手镣,受着别人的冷嘲热讽,却从不抱怨。她对张无忌一腔柔情,却也只求“做你的小丫头,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无从想象张无忌是不是真的爱(而不是喜欢)小昭,但我想,以张无忌优柔的性格而言,有这样一份细心的照顾,当是他的造化了。可是,当小昭唱起“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的时候,当她最后决定随诸宝树王去波斯做圣女的时候,我知道,小昭要走了。她走了,带走的是张无忌的初恋,而对她自己,却是全部的爱情。
 
“四女同舟”的命运,金庸最先设定结局的肯定就是小昭,这符合人们对初恋的普遍认识。 金庸给这一章起的题目是《东西相隔永参商》,一个“永”字,足以冷彻心扉。死别固然令人凄婉哀绝,生离则更让人不忍卒读:“但见小昭悄立船头,怔怔向张无忌的座船望着。两人之间的海面越拉越广,终于小昭的座舰成为一个黑点。终于海上一片漆黑,长风掠帆,犹带呜咽之声。”“长风掠帆,犹带呜咽之声”,这十个字,威力好的啊,字字直击人心。
 
宋词里有“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别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的名句,恰好写出了小昭那种凄寒入心,绵绵不绝的相思。只是,小昭为了救公子的命,牺牲了自己的爱情,而张无忌保住了自己的命,却还在其他女人身上徘徊着自己的爱情,这,也许正是金庸先生“惆怅”的地方吧。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小昭,恰似初恋的眼泪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