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殷离:爱你,与你无关

文/白晓野

金庸笔下的女子多是情痴,或舍身殉情,或孤独终老,或至死不渝,各有各得执着,但毕竟痴之有物,有实实在在的存在对象。《倚天屠龙记》中的殷离是个另类,“不识张郎是张郎”,疯疯癫癫的,执意去寻找已不存在的无忌,痴得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张无忌之于殷离,以三个完全不同的面目呈现,挣扎着不愿去灵蛇岛的倔强少年,化名曾阿牛的厚道青年,以及成为表哥的明教教主,每一个身份在特定的时间出现,让殷离产生恍惚的错觉。她看着他人口中的“张无忌”,只觉得这分明是阿牛哥哥,不是她的表哥,也无所谓张教主,更谈不上让她念念不忘的短命小鬼小无忌了。

殷离爱得到底是谁?她总是痴痴地念叨着:“从前我叫你跟着我去,你非但不肯,还打我、骂我、咬我。可是我心中已有了你这个狠心短命的小鬼,你短命死了,我便给你守一辈子的活寡。”虽然她自认为只爱那个幼年时咬了她一口不愿跟她走的小鬼,但这个形象只是张无忌情急之下一瞬间的反应。他温和朴实、心地善良,自小如此。殷离印象中凶恶、狠心的无忌,是转瞬即逝的,甚至是从未存在的。

这岂非让殷离的“无忌情结”显得更加荒诞?而殷离为何偏偏喜爱的是这样的无忌?

殷离身世堪怜。其父殷野王偏袒爱妾,致使殷离母子饱受欺凌。她杀了二娘,练千蛛万毒手,宁愿自毁容貌,对人对己一般的狠辣。她的父亲为妾不惜追杀女儿,也非寻常的凶狠。她自小跟随的金花婆婆,更是利用亲女、对朋友翻脸无情之辈。她爱上那个凶狠的无忌,倒也不奇怪。心理学试图从童年的创伤解析人成长后的非常理行为,与殷离相亲之人,都有凶狠无情之性,更何况,女儿多有恋父情结。殷离无法忘怀的“打她、骂她、咬她”的无忌,或许是渴望父爱的本能在爱情领域的投射。她想要对无忌好,服侍他一辈子,哪怕无忌对她不好,只要他能在他身边,便可以替代她无法弥补的父女遗恨。

于是,蛛儿爱上了她想象中的张无忌,虽惊世骇俗,却并非少见。许多人爱上了自己的幻想,然后,用幻想满足内心的渴望。区别唯轻重而已。

张爱玲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中,葛薇龙爱上了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乔琪。她的爱情卑微绝望,但她有骗自己幸福的方式。书中有这样一段对话,精彩至极:“乔琪迫着她问道:‘我从来没对你说过谎,是不是?’薇龙叹了一口气道:‘从来没有。你明明知道一句小小的谎可以使我多么快乐,但是,不!你懒得操心。’乔琪笑道:‘你也用不着我来编谎给你听。你自己会哄自己。总有一天,你不得不承认我是多么可鄙的一个人。那时候,你也要懊悔你为我牺牲了这许多!一气,就把我杀了,也说不定!我简直害怕!’薇龙笑道:‘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这是一种清醒着迷醉的姿态。许多时候,爱情是一种自我欺骗,与所爱之人本身是什么样没有太大关系。爱情最甜蜜时,往往也是梦做得最美的时候,仿佛爱人的一切都恰如其分,与内心的渴望合缝对接。民国时期,徐志摩为追求林徽因闹得轰轰烈烈,清醒理性的林徽因晚年却对儿女说:“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而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的人。”

殷离之爱张无忌,恰恰也与张无忌无关。爱情,有一部分本来自一厢情愿的误解。问题在于,发现误解之后,如何面对真实?

张爱玲的另一部小说《年轻的故事》里,男主角潘汝良经常勾画一个女子的侧面,勾的满书都是,这完全是他的想象,但是突然有一天这么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了,她叫沁西亚。然而他在第二次见面时便发现她相当松散邋遢,于是他单拣她身上有诗意的部分去注意,去回味。他并不愿意懂得她,因为懂得她之后,他的梦做不成了。

真正的人、真正的事,往往不及心中所想的那么好,或者虽好却不是想象中的样子。有的人,会有梦醒了的破碎感;有的人会调整心态,接受现实中的人与事;有得人,会逃避真实,用若即若离的方式维持美好的想象。

殷离的痴与疯也源于此。她爱的,是她心中所想象的张无忌,是她记忆中在蝴蝶谷所遇上的张无忌,那个打她咬她、倔强凶狠的张无忌,却不是眼前这个真正的张无忌,不是这个长大了的、待人仁恕宽厚的张无忌。她面对真实无忌的反应不是失望,不是遗恨,她说:“我要寻他去。我若是寻到了他,你说他还会打我、骂我、咬我吗?”当年的张无忌已然长大,要到何处去寻呢?如此看来,殷离当真痴癫。很难说这是她的执念,还是她的逃避。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多么令人又爱又恨的少年啊,这样的无忌像诗一样,怎能使人忘记。其实,殷离的梦并没有破碎,她也无需逃避。或许,蛛儿姑娘在呆呆看了张无忌半晌之后,便已心如明镜。她并非痴痴地“不识张郎是张郎”,而是清醒的“识得张郎非张郎”。

只是,这一生,她在蝴蝶谷遇到过那个理想中一身狠劲的少年,她也早把那个少年藏在心底,那少年后来成了什么样不重要,是否还能寻到也不重要,对殷离来说,张无忌已成为一个不必实现的梦,她不断地从这个梦里体验过甜蜜与心酸,牵挂与思念,以及憧憬与期盼,也未尝不是另一种满足与幸福。

赞(1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殷离:爱你,与你无关》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33.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