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男人之间的情义是金庸《倚天》之精髓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金庸先生在《倚天屠龙记》里描写了各种各样的爱情,所谓“四女同舟何所望”就是把各种爱情纠葛在了一起,他甚至还写出了“不识张郎是张郎”这样深刻的爱情命题。但是,这些却还不是《倚天》的精髓。

记者采访准备拍摄电视剧《倚天屠龙记》的张纪中的时候,大胡子说“要把《倚天屠龙记》拍摄成一部表达情义的电视剧,这是最打动人的地方。”笔者认为张纪中是真正理解了金庸,读懂了《倚天》。金庸先生在后记中说:“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

金庸在《倚天》里讲述的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大致可以概括为两大类,父子深“情”和同门之“义”。

先来看父子深情。又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亲生父子之间的感情。书中对张翠山和张无忌的父子之情其实渲染不多。张无忌即将出生之际,正是张翠山夫妇被发疯的谢逊逼到命悬一线之时。“谢逊跃出深坑,直欺过来,张翠山一步步退避,心中一酸,想起今日和殷素素同时毕命,竟不能见一眼那未出世的孩儿。”此时张翠山无暇顾及太多,只是遗憾和未出世的孩子缘悭一面而已。张无忌在冰火岛度过的那段岁月,倒是“谢逊对他最是疼爱,有时孩子太过顽皮,张翠山和殷素素要加责打,每次都是谢逊从中拦”,张翠山扮演的也基本是严父形象。张翠山自尽之前,向师父“只求你一件事”,“爱子落入奸人之手,盼恩师救他脱出魔掌,抚养他长大成人”。张翠山“剑刃断喉”之后,“厅口长窗外一个孩童声音大叫‘爹爹,爹爹’”,那自然是无忌的声音了。没想到最终还是“缘悭一面”。

二是义父义子之间的感情。当然,首推谢逊和张无忌。谢逊自己的“亲生孩子给人一把摔死了,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这几乎成了他心魔之源。直到张无忌的出现,谢逊的父爱有了发挥的空间,也彻底将他从魔兽中挽回。从此,谢逊和张无忌的父子之情成了《倚天》的一条主线。而张无忌对谢逊深刻的爱,丝毫不低于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张翠山。

三是师徒之爱。除了谢逊与张无忌,张三丰和武当七侠的师徒之爱将这种雷同于父子之爱的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张翠山自尽后,张三丰“脸上老泪纵横,双手抱着无忌,望着张翠山的尸身”,说出一番让众弟子和读者都感到“消沉哀痛之言”:“翠山,翠山,你拜我为师,临去时重托于我,可是我连你的独生爱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岁有甚么用?武当派名震天下又有甚么用?我还不如死了的好!”即便是如此深情,金庸竟然还是说:“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

再说同门之义。金庸写父子之情,有血缘关系的张翠山张无忌父子,反倒不如没有血缘关系的谢逊张无忌及张三丰与弟子之间的深情更加让人动容。金庸写兄弟之义,没有渲染一母同胞,也是侧重在武当七侠比血缘更亲密无间的情怀。说《倚天》是巨著,读了前十回就不枉此评价。众人等待三侠时的焦躁不安,张翠山因自己没有和三师兄同路返武当的自责,等等。都仔细描述了武当七侠的义薄云天。而张翠山的自刎更是将这兄弟般的情义推向高潮。张翠山也许是有点迂腐,但面对三师兄和自己至爱的妻子,他必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必须得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他必须得走这条路。他的儿子张无忌在多年之后,在父母亲的灵前,逐渐体会了当年父亲自刎时的心情。于是这种“义”,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从此就注入了张无忌的血液。

这种“男人与男人间情义”,大概也是让金庸先生非常神往的吧。在《雪山飞狐》里,胡一刀和苗人凤,诠释了男人之间不同于以上所述的另外一种情义:英雄与英雄之间的肝胆相照,惺惺相惜,一诺千金,决不负人。至此,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情义,算是达到了极致。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男人之间的情义是金庸《倚天》之精髓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