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郭襄:一个女人的江湖

文/琳子的青青子衿

北宋初年,江湖正值鼎盛,武学流长,宗派渊源,江湖豪杰繁若星河,但雁门关一役,锦绣尽数凋敝。加之朝廷强推“抑武事”之令,致使江湖从此沉寂百年。之间,独孤求败如长夜流星,一闪而过。靖康之耻之后,江湖硕果仅存,五绝成为天下武林唯一的慰藉。

所以,岳飞是寂寞的。在整个大宋王朝里,他寻不到“志在黄龙”的武将同僚;郭靖也是寂寞的,为了“为国为民”的理想,他没有精力开宗立派,仙游江湖。

这时的江湖,悲情弥漫一切。

襄阳失守,使中原武学精华又一次毁之一旦。

幸好,江湖还有一颗种子!是新旧五绝,乃至整个江湖精心守护的种子,已然悄然成长!

郭襄!名门之后,不仅遗传母亲黄蓉的神姿明慧,还兼备父亲郭靖的侠义之风,更是深得外公黄药师的风采神韵。作为武林世家,她仰慕侠义,虽见惯英雄豪杰,却贵而不骄,江湖人士更是尊敬有加,皆称“郭女侠”。纵使李莫愁有蛇蝎心腹,也对她也甚是怜爱;金轮法王一生与郭靖为敌,却对他的女儿倾己所有,传其衣钵。

自出生起,郭襄虽迭遭大难,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好运气总是陪伴着她,少年郭襄,众星捧月,人生已近巅峰。

然而,碧玉年华时,风陵渡口处,杨过摘下面具,郭襄惊鸿一瞥,从此,一颗朦胧剔透的少女之心,便追随而去,坠入江湖。

对这个清雅秀丽的小妹妹,杨过疼爱更甚过所有人,三枚金针让少女的思慕之心无比泛滥;而生日宴会上的烟火,则让少女的爱慕之情被牢牢俘获。

从此,她的江湖只剩下一个人。

第三次华山论剑之后,杨过夫妇双双归隐。在没有神雕大侠故事相伴的日子里,郭襄便开始了一生无始无终的痴恋之旅。

在她的江湖中,江湖,就是期待一场花前月下的相遇。

在少林时,郭襄遇到同样“一见误终身”的两个小迷弟,他们对郭襄心生爱慕,却只能暗自思念。其实,在他们的江湖中,何尝又不是只剩一人。

最后,何足道选择不履中土,一生遁迹不可寻;张三丰则在武当修行,即使大道修成,仍对郭女侠念念不忘。

花信年华,郭襄继续游荡她的江湖,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已全然不顾,或许哪里有神雕大侠的故事,她就去哪里吧。

在一个人的江湖里,无数次惊喜辗转,又无数次失望奔波;无数次风餐郊外,又无数次露宿荒岭;无数次借酒消愁,又无数次暗自悲伤。寒江孤影,江湖故人,天涯望尽,斯人何处。

也许,郭襄总把希望放在下一个路口吧。

襄阳失守,郭襄失去所有亲人。崖山海战,郭襄失去整个家国。

在异族统治的中原大地上,人才凋敝,民不聊生。

背负着国恨家仇的郭襄,上不能效仿父亲,驱逐鞑虏,为国为民,做一个侠之大者;中不能再拾论剑华山,高举侠义,复兴江湖盛世,下不能寻得亲人,快意仇家,做一个退隐江湖的郭家后人。一个女人纵有绝世武功,又能如何。

享尽人间尊崇,又经历万般劫难。此时的郭襄一无所有,如果还有剩下的,恐怕也只有十六岁的那场璀璨烟花了吧。

没了尚武之风,偌大的江湖变得一片沉寂。

没了侠义之举,诺大的江湖也没了神雕大侠的支离传说。

江湖!只剩下一个女人。

在一个女人的江湖里,早已没有家国天下的理想,没有门派纷争的困扰,没有刀光剑影的血腥,也没有仗剑江湖的潇洒。有的只是远去夕阳,枯藤树旁一只青驴,斗笠下羸弱孤影,背上倚天已钝,腰间酒囊已瘪。

谁人陪她立黄昏……

烟雨缥缈的风陵渡口,风雪无迹的黑龙潭畔,繁花锦簇的百花谷中,金雕凄唳的终南山下,万籁俱寂的活死人墓,迷雾婆娑的绝情谷底,血色残阳的襄阳城外……这个女人无数次来到这里,无数次的喃喃自语,又无数次的寂寥离去。

二十多年的痴心寻觅,半生漂泊,到头来冷冷清清,蓦然回首,青丝白发,泪始干!

终究是那人铁石心肠,终不相见,还是自己醉心执念,太过自私。

江湖那么大,终究搁不下一个小女人的一点痴恋。江湖又那么小,来来回回寻觅多少遍,还是寻不得梦中的一次相遇。

也许,在就某个时刻,某个地点,人真得会突然停下来,感觉倦了,也就放弃了。

峨眉山,万佛顶,夕阳余晖尽洒,云游二十四载的郭襄,已过不惑。此刻,她踱步山顶,山径蜿蜒通幽,黛峰层峦叠翠。

郭襄终于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坐在青石上,望着不再属于那人的风景。

心中无尽释然。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老君不在,青灯寂了了。”

郭襄轻声吟完,回首望了望身旁徒弟。又道:吾意在此开宗立派,重拾江湖侠义,你即为吾峨眉一代弟子。

说罢,郭襄把脸庞又转过去,极目远眺,沉思良久。此时,余晖已尽,皓月当空,冷风袭人,树影婆娑。

郭襄青丝浮动,眼角迷离,她忍了忍喉中哽咽,顿了顿嗓音说道:吾赐你法号“风陵”。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郭襄:一个女人的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