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被爱人埋葬的爱情

文/ 纸屑轻舞

如果没有香香公主喀丝丽,《书剑恩仇录》毋庸置疑将是一部平庸的小说。作为金庸先生的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仅仅是他的一次尝试性创作而已,手法还比较单调,人物性格也相对单一。香香公主的出场,令人眼前一亮,她不属于江湖,却让整个江湖为之灼灼生辉。也正是因为她的美妙不可方物,又恰恰衬托了男主角陈家洛的的荒谬和龌龊。

天生丽质的香香公主无疑是金庸笔下最美丽的女子,难怪后人也感叹“没有香香公主的美丽”。美到了极致,就是让人羡慕的,让人欣赏的,让人感叹的,甚至是让人不知所措的。清军数万官兵见了她,“无数长矛都掉下地来”,以至大将军不得不下令退兵数十里。她的美也是单纯的,当陈家洛要把她当作物件一样拱手让给他的哥哥乾隆时,陈家洛由于愧疚、悲痛和无奈,“眼眶红了,两行泪水从脸上流了下来”,她惊道:“干么你伤心啊?啊,你定是想起了你妈妈,想起了从前唱这歌的人。咱们别唱了。”她越是单纯,越是衬托了陈家洛的卑微和自私。她的美还表现在她对和平的向往,“男人真是奇怪,大家不高高兴兴地一起跳舞唱歌,偏要打仗,害得多少人送命受苦,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处”。总之,她是所有人类最纯洁美好的心灵和最美丽可人的外表的完美结合。

陈家洛也许是在怀疑,这样美丽的人儿怎么可能只属于他一个人呢?他爱霍青桐,但畏惧着霍青桐的能干;她爱喀丝丽,却又担忧着自己的龌龊配不是喀丝丽的纯洁。能干的他不敢娶,太美的他又拱手让出去。陈家洛是个不配拥有爱情的男人,他因为自己的龌龊,还埋葬了别人的爱情。

喀丝丽为了陈家洛所说的“天下大事”,走上了一条彻底的不归之路。香香公主“望着太阳慢慢向群山丛中落下去,她的心就如跟着太阳落下去一般,忽然跳了起来,高声哭道:‘大哥,大哥,太阳下山了。’香香公主望着太阳落下去的地方,低声道:‘太阳要是能再升起来,就是很短很短的一下子也好……’”太阳落山了,美丽的喀丝丽一颗善良纯洁的心灵,在太阳下山的一刻,破碎了,散落了一地;和她一起飘散的,自然还有读者的心。

唯美的喀丝丽最终“将短剑刺进了世上那最纯洁最美丽的胸膛”。她的鲜血只是向心爱的人发出了最后的警示,但无法挽回已逝的爱情。喀丝丽爱上了自己的爱情,把爱情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所以她会说,“你要我做什么,我总是依你”。可怜的是,她至死尚不知道自己认定的坚贞的爱情轻易地就被心爱的人放弃和利用了,为着的竟然只是自己的生命,和作为借口才存在的政治抱负。

放弃了爱情的陈家洛最终必然是见不到喀丝丽最后一面,连她的尸体也不能见的。他只能见一只在坟上翩跹飞舞久久不去的玉色大蝴蝶。“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玫瑰的刺不足畏惧,令她畏惧的应该是那颗卑微、龌龊和自私的心灵啊。

喀丝丽永远活在了男人的理想里,也只能是活在理想里而已。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被爱人埋葬的爱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