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六)

文/娟娟文笔

白马王子,黑脸莽汉,谁是梦中良人

孟子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目下是新时代,讲究独立,女孩子们虽不用终身仰靠丈夫,但是找个一心人,执手一生,白头偕老,还是每个姑娘的梦中所愿。金庸的作品,武打加爱情是两条永恒的主线,在描写爱情这条主线时,金庸告诉我们,婚姻和恋爱是两码事,梦中情人也不见得就能成为好的良人。《书剑恩仇录》的男主角陈家洛,是书中反清复明组织红花会的总舵主、清朝大臣陈世倌之子,传说中乾隆皇帝实际上的胞弟,他长身玉立,潇洒从容,相貌英俊,谈吐风雅,为人谦虚有礼。

霍青桐是书中的女主角,花衬温玉,月射寒江,光彩照人,明艳不可方物。同时又英姿飒爽,精明能干,武艺高强,聪颖绝伦,是一位具有很高军事才能的回疆奇女子。

陈家洛一开始遇见了霍青桐,两个人可谓天造一对,地设一双,都是有勇有谋,都是自己团队中的大英雄。从《唐传奇》开始,中国的才子佳人小说就讲究郎才女貌的模式,陈家洛和霍青桐既是郎才女貌,又是女才郎貌,关键两个人还互相倾慕,这是最重要的。

美好的爱情两情相悦,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爱情,天生带着缺憾。可是美好的爱情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考验,陈家洛和霍青桐的爱情中出现了李沅芷。李沅芷娇媚秀美,容貌绝色,但是聪慧活泼,精灵古怪,偏偏喜欢女扮男装。女扮男装的李沅芷搂了一下霍青桐的肩膀,引起了陈家洛的怀疑。

陈家洛是大英雄,大英雄往往自视甚高,有着极度的自尊。他发现有人来搅局的时候,不会像一般人那样,一不会放下架子追着女朋友死缠烂打,二不会争风吃醋警告情敌退避三舍,而是摆出一副“你若无心我便休,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样子,就像陕北民歌里唱的那样:你是我的妹妹你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妹妹你走你的路。有点儿类似于吴秀波说的,不主动,不拒绝,不挽留。

这一节外生枝,陈家洛就遇见了香香公主喀丝丽。喀丝丽是霍青桐的亲妹妹,但是和霍青桐完全是两个类型,是个典型的软萌妹。她既不会武功,也没有政治韬略,就是一个心思简单的纯美女。有人说喀丝丽是金庸小说中最漂亮的人,漂亮到什么程度呢?陕北人夸女孩子漂亮,会说“女娃娃长得让人心疼”,可是,“心疼”都不足以形容喀丝丽的美,没法形容。书中只说陈家洛和香香公主骑马走过的时候,旁边千军万马正在作战,朝阳的光辉笼罩在喀丝丽的身上,千军万马一下子看呆了,都忘了打仗了,然后长矛一只一只地掉在地上,当啷,当啷,当啷……

那少女头发上,脸上,手上,衣上都是淡淡的阳光。清军官兵数万对眼睛凝望着那少女出神,每个人的心忽然都剧烈跳动起来,不论军官士兵,都沉醉在这绝世丽容的光照之下。清军数万人马剑拔弩张,本来血战一触即发,突然之间,便似中邪一般,人人都呆住了。只听得当啷一声,一名清兵手中长矛掉在地下,接着当啷连声,无数长矛都掉下地来……

这个描写让我们想起《陌上桑》中的秦罗敷: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

你可以想象这香香公主长得多让人心疼。

当一个人面临两个以上的对象时,他往往就开始做选择题了,陈家洛就是这样。而且,因为他是大英雄大知识分子,他带着知识分子特有的拖泥带水,他反复地盘算、比较,就像在做一道方程题,可是做来做去都是无解。

我心中真正爱的到底是谁?这念头这些天来没一刻不在心头绕,忽想:那么到底谁是真正地爱我呢?倘若我死了,喀丝丽一定不会活,霍青桐却能活下去。不,这并不是说喀丝丽爱我更加多些。要是我和霍青桐好了,喀丝丽会伤心死的。她这么心地纯良,难道我能不爱惜她?

他比较,他盘算,霍青桐和喀丝丽这对姐妹花,有一个会因他而死,另一个不会因他而死,但是不因他而死并不代表爱他就轻,只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不一样。霍青桐是干事业的人,她不死是因为她还要干事业。香香公主没事业,她的事业就是陈家洛。陈家洛死了,她自然没活下去的支柱,所以她是纯良的。因为她纯良,所以陈家洛觉得自己应该爱惜她。爱,是建立在怜惜的基础上的。

想到这里,不禁心酸。又想:

我们相互已说得清清楚楚,她爱我,我也爱她。对霍青桐呢,我可从来没说过。霍青桐是这般能干,我敬重她,甚至有点儿怕她。她不论要我做什么事,我都会去做的。喀丝丽呢?喀丝丽呢?她就是要我死,我也肯高高兴兴地为她死。那么我不爱霍青桐吗?哎,实在我自己也不明白,她是这样地温柔聪明,对我又如此情深爱重。她吐血生病,险些失身丧命,不都是为我吗?

在陈家洛心里,喀丝丽是可亲可爱的。为了给她采她喜欢的雪莲花,陈家洛手脚并用攀上悬崖绝壁,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生死和尊贵身份,但是可敬可感的霍青桐有勇有谋:

日后光复汉业,不知有多少剧繁艰巨之事,如能得她臂助,获益良多……哎,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吗?想到这里,矍然心惊,轻轻说道:陈家洛,陈家洛,你胸襟就是这般小吗?又过了半个时辰,月光缓缓移到香香公主的身上,他心中在说,和喀丝丽在一起,我只有欢喜,欢喜,欢喜……

大段的心理描写,大段的自我剖析,让我们发现一个英雄的心理奥秘:所谓英雄相惜,只存在于同性之间。男英雄似乎都有一个心理顾虑,那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耐超过自己。其实何止是男英雄,整个社会好像都有这种心理障碍。古代社会大喊“女子无才便是德”,现代社会把能干的女性叫做“女汉子”,都是这种心理障碍的表现。前几年有一部电视剧叫《女高男低》,讲的就是做妻子的官职比丈夫大,尽管妻子贤惠能干,大男子主义的丈夫还是心里极不平衡,各种作妖。

所以陈家洛对霍青桐的感情是敬大于爱,霍青桐的优秀能干让陈家洛倍感压力,而他对于香香公主的感情则是怜而爱之,这种怜爱毫无压力,反而充满着安全感。香香公主一开始就什么都不会,陈家洛怎么做都是英雄,成功了是英雄,失败了也还是她心目中的英雄。就像一个男孩子,往往不愿意找一个特别强的女朋友,而愿意找一个相对不如自己的,自己挣一万块钱她觉得“哇,好能干”,挣三千块钱她也觉得“还不错”,什么时候都不会觉得自己吃软饭。

看着陈家洛辗转反侧左右权衡,他的师父袁士霄曾劝他“一双三好”,也就是把这一双姐妹花都娶过来,三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两个女孩子都死心塌地地爱着陈家洛。

其实,陈家洛这样的大英雄,是很多女孩子眼中心中的白马王子。问题是,女孩子们心心念念的白马王子,真的会是好的爱人吗?陈家洛说“就是喀丝丽要我死,我也肯高高兴兴地为她死”,结果呢?他非但没有为喀丝丽献出自己的生命,反而葬送了喀丝丽的生命。为了他自己的政治理想,他把喀丝丽献给了乾隆皇帝,导致喀丝丽后来自杀身亡。作为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陈家洛是个完美的艺术形象,是个悲情英雄。可在现实生活中,陈家洛却是一个完全失败的人,一个不堪托付终身的人。说到底,霍青桐和喀丝丽这对姐妹花的满腔真情,终究是错付了。

但是生活中有太多的霍青桐喀丝丽,把陈家洛这样的人当成梦中情人。他风流俊赏,儒雅有礼,这样的白马王子,男友力百分百。怎么看,他都是个可仰望终身的良人;怎么看,他都是个能成就大业的英雄。可事实上,为了所谓的复国大业,他残忍地把自己的爱人献给了对手,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天下苍生牺牲个人幸福。由于性格上的优柔软弱和政治上的幼稚轻信,最后,事业也成为泡影,爱情也灰飞烟灭,爱情事业双失败。

陈家洛这样颜值爆表、软弱失败的人,很容易让人想到金庸笔下的另一个人物——《雪山飞狐》中的胡一刀。单从外貌来看,胡一刀和陈家洛,就像左太冲和潘岳。《世说新语》中有一段超级模仿秀: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邀,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胡一刀跟左思左太冲容貌有一拼,浑身上下散发着单身狗特质,因为他:

像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恶鬼,生得当真凶恶,一张黑漆脸皮,满脸浓髯,头发又不结辫子,蓬蓬松松地堆在头上。

书中的恶僧宝树和尚就认为,这样的粗鲁丑陋之人,活该找不着老婆。哪个姑娘愿意找这样的丑八怪呢?事实恰恰相反,胡一刀不仅有老婆,胡夫人还标致得让人吓一跳,两口子站在一起,就像貂蝉嫁给了张飞。宝树和尚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这位少年夫人千娇百媚,如花似玉,却嫁给了胡一刀这么个又粗鲁又丑陋的汉子,这本已奇了,居然还死心塌地地敬他爱他,那更是叫人说什么也想不通。

宝树哪里知道,外表粗恶的胡一刀,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武功盖世,襟怀磊落,为人豪迈,讲信重义,同情贫苦,更怜妻爱子,是个侠骨柔肠的大英雄,胡夫人实乃天下最幸福之人。

胡一刀和苗人凤祖上结仇,但是两人一见如故,相知恨晚,惺惺相惜。他们用几天的时间,建立了别人一生都未必会有的深情厚谊。因为祖上之仇,他们又必须决一死战。五天五夜,未能分出胜负。他们打斗,胡夫人给他们做饭。他们吃饱了就打,打到饭点儿接着吃饭,吃完饭还打,晚上躺在一屋关门睡觉,谁也不担心对方下黑手,因为两人都是胸怀坦荡的大丈夫。有一帮坏人,为了增加胡一刀的体力消耗,便在夜里骚扰他,胡夫人就抱着刚出生的孩子,用一根白绸带把坏人一一解决掉,并不吵醒熟睡的丈夫和苗人凤。她把缴获的兵刃挂在房檐下,早上胡一刀苗人凤两位大侠起来吃饭,风吹动檐下的兵刃叮当作响,苗人凤就知道晚上有坏人来过,劝胡一刀歇歇再打,胡一刀说不用,因为他知道是自己的夫人出去收拾了坏人。这样的夫妻太了不起了,胡夫人和胡一刀已达到心相知、意相通的境界,两个人之间根本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更不用老是问“你爱不爱我”。因为坏人作梗,往胡一刀和苗人凤比武的兵刃上涂了毒药,胡一刀以小伤毙命,这也成了苗人凤终生的痛。胡夫人对胡一刀说:你放心,你死了,孩子我好好抚养。可是她发现苗人凤也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胡一刀死了,苗人凤可以把孩子抚养长大,她就不愿意再受活着的苦了,就把孩子托付给苗人凤,然后从容自刎。这种英风侠烈,让多少须眉男子都自愧不如。

所以说胡一刀夫妻之间的爱情,是很高级的爱情,太令人敬佩了。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作品中的爱情(六)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