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陈家洛

文/曹正文

  很多人说过陈家洛是个失败的人物,但我怀疑每个人都有一个阶段梦想过做陈家洛那样的人,出身高贵而平民化,文武全才,风度翩翩,重情重义,有崇高理想,为国家民族甘愿 牺牲个人幸福。如果陈家洛是个失败的人物,那正好显示这个梦想多么不现实。 陈家洛最大的失败是政治上的失败,无论他在个人品行上怎样清白,作为红花会的总舵 主,他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书剑恩仇录》故事一开始便叙述红花会的头目,怎样以最隆重的“千里接龙头”礼 节,去迎接陈家洛做他们的总舵主,而他们决意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公子哥儿模样的人物当总 舵主,唯一原因是上一任总舵主有遗命说,光复汉人江山的大业,关键在这个人的身上。然 而,陈家洛没有完成任务,他与皇帝结盟的结果是一败涂地,白白牺牲了不少英雄的性命, 最后只落得全体退隐回疆。
  陈家洛的失败,固然是与他的时代及使命有关,但是他的天真幼稚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他太重私人感情而忽略客观因素,因为他有丰富的感情而毫不了解政治,可能完全不同。这 样缺乏经验智慧的人,注定是失败的政治人物。
  陈家洛身为领袖,事实上是个最被动的人。他本来不想做总舵主,认为跟自己个性不合,但人家一定坚持,他便接受了,说没有野心,恐怕是骗自己,沈有彀认为陈家洛适合做 总舵主,因为他知道当今皇帝是陈家洛的亲哥哥,陈家洛可以用兄弟之情、与乾隆本来就是 汉人之实,去打动皇帝,叫他恢复汉人衣冠。这个计划行不行得通,大有疑问,但陈家洛没 有考虑个中问题,义父叫他做,众人叫他做,这是关乎民族气数的事,他就做了。 他接过任务之后,在人前努力表现出一派领袖风范,但独处之际,最系心怀的却是个人 恩怨对错。没有自知之明,好高骛远,只顾成全私德,不衡量公众效果,正是陈家洛书生论 政的弱点。
  陈家洛与乾隆皇数次会面,每次都紧扣人心弦。第一次是陈家洛在西湖畔游山,碰见乾 隆在山中抚琴,彼此不知对方是谁,但感异常亲近,又异常遥远。第二次是晚上暗探衙门, 乾隆正夜审文泰来,陈家洛惊见原来日间抚琴之人是当今皇帝。 乾隆身分已露。第三次相会是西湖舟上的鸿门宴,表面客气斯文,暗地刀枪严密,一方是侍卫护驾,一方是群雄相随,言词针锋相对,比武则互搏生死,形势凶险万分,极亲近的 两个人,无奈又是极端对立,而咫尺不得亲近,又加强了两人之间的吸力。 第四次是宣泄,陈家洛回海宁老家拜祭父母,在坟前哭泣,乾隆却己在泣祭,两人乍见 之下,心情激动,互相执手。
  乾隆知道了陈家洛是陈世官的儿子,即是自己亲兄弟,但陈家洛仍未知道乾隆是他哥 哥。两人携手钱塘江畔听潮,陈家洛向乾隆倾诉对母亲的思念,这次是两人最接近的一次。 这四次见面,特别是最后一次,对陈家洛意义重大,因为这次感情流露的叙会,在他心 中奠定了皇帝对他很好。是他很亲近的人这个观念,他的错误,就是让这个私人感情不自觉 地发展成信任乾隆皇帝。
  所以,到第五次见面,乾隆被红花会群雄囚在六和塔顶,陈家洛便信心十足了。 此时陈家洛已知乾隆身世,亦知道了自己的任务是要劝乾隆与红花会结盟,恢复汉人朝 廷,乾隆无奈答应,陈家洛却因为过分自信而以为他真心站在红花会的一边,终于导致最后 一败涂地。
  从私人感情到信任,从信任人到自信,陈家洛所犯的错误真是多而严重至无可复加,他 不明白除了爱惜他之外,乾隆爱惜的还有自己的安乐地位,除了为他所刻画的开国明君抱负 所动之外,也为太后的恐吓所动。人是自私懦弱的,受环境受习惯所支配,皇帝也是人。要 是陈家洛不是那么自信,或者他会考虑到这些因素,毕竟,他是个聪明人,但他太自信而太 信任对他有感情的人了,他离开成熟还很远。
  陈家洛是有动人的一面的,但不是在他扮演本领高强的总舵主的时候,而是在他软弱的 时刻。他率领红花会在西湖上大挫皇帝的威风,没有什么令人心折之处,但事后他忽然记起 当晚是他母亲生日前夕,顿时心情落寞,避开众人独自纵舟湖中,为亡母恸哭,却是十分动 人,不幸伤心之际、忽然来了个李沅芷,无端捣乱一番,他又得摆出总舵主的样子了。 五见乾隆,以钱塘江畔一次最令人感动,亦是因为那次最真情流露,忘了江湖恩怨,忘了国家大事,他不由自主地向这个既陌生而又亲近的人,诉说母亲在这天生日,故此叫做 “潮生”。乾隆送他一块佩玉,上面有“情深不寿”的字,陈家洛就是这么忧郁多情的一个 人。
  他对母亲依恋,对不知是自己亲哥哥的乾隆情不自禁地感到亲近,另一个他深爱的人就 是他的义父沈有彀了。后来陈家洛上少林寺找义父被逐出师门的档案,虽然目标是为着复汉 大业,但事实上也是藉此查看自己的身世。这节故事十分隐晦含糊,不但陈家洛看得惊疑, 读者也看得惊疑。他抚摸着母亲为义父包扎伤口的染血旧衣,读着义父诉说两人之间的凄苦 恋情的供词,不禁泪如泉涌,他母亲、义父都是情深义重的人,他自己也是一样。 爱情不过是这种深情的一面。就是深情,所以不愿想霍青桐;就是因为喜欢她,所以见 到她和男装打扮的李沅芷亲密,便感到深受伤害。爱上香香公主,可能她的天真美丽都在其 次,最重要的是她坦白公开地全心全意爱他。陈家洛需要恋人,需要有一个爱他的人,让他 把他的爱倾注到她身上。
  在《书剑恩仇录》中,金庸努力刻画陈家洛率领群雄的一面、武功高强的一面,但始终 陈家洛文才比武功更有说服力、私人感情比政治活动更有真实感。也许是作者经历所限,金 庸写《书剑》时才三十多岁,感情丰富,对政治社会着重理想多于了解现实,应当是很自然 的事。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陈家洛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