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陈家洛:被裹挟的选择

文/白晓野

比起金庸笔下或憨厚朴实,或劫数重重,或左右逢源的男主角们,生于大富大贵之家,自幼便有良师调教,出落得文武双全,风度翩翩的陈家洛,显得格外光彩夺目。

第三回出场时,只见他“轻袍缓带,面如冠玉,服饰俨然是个贵介公子”,但一开口处理与铁胆庄的恩怨,却是柔中带刚、气度闲雅、雍容自若。西湖与乾隆对恃,也是不卑不亢不动声色中,挫败官军,大涨红花会气势。而他与乾隆的交往中,数次赏琴听曲、谈诗论道,亦表现出金庸男主角少有的文雅之气。

陈家洛可谓金庸笔下条件最好的男主角,但他几乎又是金庸笔下最不受读者待见的男主角。总结起来,陈家洛有三宗罪:一曰幼稚。仅凭血缘关系便以为乾隆会不顾自身利益,由满族皇帝转化为汉人皇帝,书生意气,天真得可叹可笑;二曰负心。明明对霍青桐一见倾心,却稍有误会即心生拒意,内心里对她的才干颇有忌惮,转身一见美丽纯真懵懂的香香公主,便迅速移情别恋;三曰自私。为了笼络乾隆完成反清复明大业,不惜牺牲香香公主的幸福和性命,把心爱的女人变成谈判筹码,并且以爱之名蛊惑香香心甘情愿的奉献自身,读来令人何其愤懑!

因此,原本光彩照人的陈家洛,结局却是黯然失色。既不能像郭靖、萧峰一般用气壮山河的气势舍身殉道,亦不如袁承志、张无忌、杨过等携手爱人,天涯归隐。陈家洛最终落得个家国两失、情义皆伤,没有悲壮与功业、亦无豁达与安慰,只留下心灰意冷和苟延残喘的生命,偶尔祭奠过往。

他原本不必如此的。有的人没有选择,只能在命运的胁迫下步步推移。有的人却有很多种可能。以陈家洛的身世,可以如他的父亲陈阁老一般入朝为官,实践儒士理想,如若不惯,也可以处江湖之远栖身侠客之列,再不然,做一个自在书生、逍遥散人亦自有其乐趣。

但他选择了帮会与政治。固然风光无限,固然轰轰烈烈,却有种烈火烹油旋即覆灭的虚空。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被裹挟的选择。他本不想做红花会总舵主,但义父要他做,他便勉为其难。再加上他接受了“反清”这般关乎民族大义的信念,就更加义不容辞了。

世人皆笑陈家洛幼稚,天山双鹰之一的陈正德冷言道:“官府的话说得再好听,我也从来不相信,何况是官府的头脑。”霍青桐也质问他:“怎地如此糊涂,竟然去相信皇帝。”更不用说无数读者提起陈家洛,总会叹一句:“书生论政,不足为取。”孰不知以乾隆为汉人的秘密为反清契机,正是红花会上上下下抓住的唯一一根虚妄的稻草,他们用亲情和大义裹挟陈家洛去实现这个渺茫的目标,这幼稚,是一个群体的幼稚。

陈家洛为了这个目标可谓苦苦支撑。他也未必全然信任乾隆,只是形势所逼,别无他法,不得不信,只能一赌。这一赌,赔光了陈家洛拥有的全部骄傲与幸福。其实,苦苦支撑未必就是担当与勇敢,在我看来,与其说陈家洛的问题在于他的幼稚、负心与自私,倒不如说他最大的问题在于软弱。

他倒是不乏自知之明。在反思自己对霍青桐的情感时,他暗想:“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吗?”霍青桐指挥千军万马、守护部落的冷静与智慧正是他需要却欠缺的。红花会每一次轰轰烈烈大举其事之后,陈家洛往往独自悲伤。在部属面前,他勉力支撑,到了无人之地,便放声恸哭。

陈家洛曾以纳兰容若之词与乾隆对答,乾隆深知他重情,赠他的佩玉上有这样几行字:“强极则辱,情深不寿。谦谦君子,湿润如玉。”他因此觉得乾隆可亲,总以为可以将大事寄托在乾隆身上,大概潜意识里想把这千斤重担递给乾隆吧。

有一句我很喜欢的话:“你以为挑起生活的担子是勇气,其实去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才更需要勇气。”套用在陈家洛身上则可以说:“你以为挑起家国重担是勇气,其实去拒绝自己不想做也做不到的事才更需要勇气。”

杨过不断被郭靖教导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也不妨碍他选择以“情”为生之根本;张无忌虽担任明教教主,身边无数人以利益与责任诱惑之,他却一早就坚定了归隐的决心,誓言不承担自己担不起的责任。陈家洛却没有这种认知,他既没有勇气质疑义父以乾隆为汉人的秘密完成反清大业的可行性,也没有勇气拒绝义父为他做出得人生选择。

换一个角度来说,书中所谓的民族大义,亦是值得商榷的,它与忠君爱国一般,都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乾隆还是那个乾隆,换一个民族身份,天下也不会繁盛昌明。红花会前仆后继献出无数生命不惜引起动荡所追求的,难道只是一个可能更糟、却绝然不会更好的世界吗?

这种民族大义的本质让他的处境显得愈加荒谬。不管外在的光环有多耀眼,陈家洛骨子里仍是个温润如玉的书生,并没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野心和无情,因此对他来说,人生的选择应该由己推人,先照顾好自己与家人,行有余力,兼济天下。顺序一颠倒了,则悲剧重重,害人害己。陈家洛为了所谓天下牺牲手足兄弟和至爱红颜,弄得自己心力交瘁,到头来,所有的结果都是更糟糕的。

在具有狂热特征的道德、大义或理想的感召下,个人往往被潮流怂恿和裹胁。陈家洛的选择并非偶然或个人问题,他更像是一个代言人,提醒着我们的文化传统中、甚至是全世界通行的人性中盛行的这种论调与鼓吹,至今犹盛。

香港电影《A计划Ⅱ》中,革命党人意图说服马如龙投身革命,马如龙却说:“我宁愿做一个警察,保护一个一个的市民,革命太大,我做不来。”何为勇气,不为潮流与义气裹挟才是真正的勇气。假如陈家洛能够坚持本心,哪怕只做一只闲云野鹤,凭他的天资聪慧,岂非适心自在,别样精彩?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陈家洛:被裹挟的选择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