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话不能乱说,金庸小说里的一语成谶

文/猫太年 金庸FM

金庸小说的角色和剧情因其魅力独特,常常被拿来讨论。

今天,我们把目光收一收,不看那些角色剧情的塑造,先来看看先生行文走笔时巧妙的铺垫。

这类技巧往小里说是小说里角色一语成谶,人生无常,往大里说是金老草蛇灰线,伏笔千里。

有多少玩笑,一旦说出口,就好像给命运开了一条整蛊你的“绿色通道”。

人在江湖飘,一定谨言慎行。

倚天中有这么一处令人印象深刻的铺垫。

张翠山心道:“在这当口,这姑娘还是如此横蛮刁恶,将来不知是谁做她丈夫,这一生一世可有苦头吃了。”想到此处,不由得心中怔然而动,脸上登时发烧,生怕殷素素已知觉了自己的念头,向她望了一眼。只见她双颊晕红,大是娇羞,不知正想到了甚么。两人眼光一触,不约而同的都转开了头去。

五侠张翠山面对妖女殷素素,有一段感受复杂的内心独白。

明明心里觉得素素“横蛮刁恶”,将来做她丈夫的人“一生一世可有苦头吃了”,还是被瞧不见的红绳一牵,“心中怔然而动,脸上登时发烧”。

张五,口嫌体正直罢了。一番生死历练后,更亲口说出倚天的10万+爆款级情话,“倘若你没好下场,我也跟你一起没好下场。”

比起前面提到的,天龙里有情皆孽,伏笔就更多了。

南海鳄神的几个预言梗,大家都很熟悉。

这个整天提着鳄尾鞭、鳄嘴剪要跟岳二娘争第二的男人,嘻嘻笑笑之际,先是说出钟灵跟钟万仇不像的事实,认为她“定然是旁人生的”。

后边又借着说段誉段正淳两人武功差得老远了,甩出一句神吐槽,“我就不信你们是爷儿俩。”

像是这些,既是人物之间的一种互动,也为后续的青青草原制造者段正淳、段誉非段正淳亲生等事增加可信度——除了当事人,原来在那个江湖里,也有一些局外人在有意无意中发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萧峰和阿朱正拿不定主意,忽听得那酒保说道:“到小镜湖去吗?路程可不近哪。”

萧峰听得“小镜湖”确是有这么一个地名,忙问:“在什么地方?离这儿有多远?”……

他定要说上几句闲话,眼见萧峰脸色不善,便道:“小镜湖在这里的西北……又走出九里半,只见有座青石板大桥,你可千万别过桥,这一过桥便错了……”

阿朱和乔峰在前往小镜湖的路上,和路边的酒保有这样一段对话。让人在一种懒洋洋的闲谈玩笑之中,渐生寒意。

比起南海鳄神的抽诨打科,这种把故事的结局通过开玩笑的方式明示暗示出来,才叫人“背后一寒”。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的,小镜湖旁的故事是真的大错特错了。

包不同道:“公子爷做晋文公,咱四兄弟便是狐毛、狐偃、介子推……”忽然想到介子推后来为晋文公放火烧死,此事大大不祥,便即一笑住口。

如果说阿朱和乔峰之间的那一段对话,里头的意味要看到后面才唏嘘不已。

那么,包不同这段自白似的话语,稍微琢磨琢磨便是大凶之兆了。平时多嘴多舌的包不同说完都觉得太不吉利,赶忙地收住了口。

后来当慕容复甘愿屈居于段延庆之下,进谏忠言,规劝慕容复的包不同也真死在了慕容复的掌下。

当然,结合天龙整体故事来看,即便包不同没一语成谶,他也很难活下去。以慕容家那种畸形且疯狂的“追求”,只要包不同他们兄弟几个还跟着干,丢掉性命是迟早的事儿。

前面我们提到的射雕、倚天、天龙等,都是金庸武侠讨论热度很高的几部小说。接下来,我们看看这一部相对话题度没那么火爆的小说。

她头发擦着狄云下巴,狄云只觉得痒痒的,鼻肿闻到她少女的淡淡肌肤之香,不由得心神荡漾,低声道:“师妹!”

戚芳道:“空心菜,别说话!别让人冤枉你做贼。”

江南三湘一带民间迷信,穿着衣衫让人缝补或缀钮扣之时,若是说了话,就会给人冤赖偷东西。“空心菜”却是戚芳给狄云取的绰号,笑他直肚直肠,没半点机心。

最后,没半点机心的狄云,真给别人诬陷成了贼。而戚芳跟狄云的一段情,有发端,有酝酿,有期盼,却没有结果。

初入大城的“空心菜”狄云,试着听戚芳的话,试着闭上嘴巴不说话,但他的世界还是一点点崩塌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话不能乱说,金庸小说里的一语成谶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