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中的三种“爱情禁忌”

文/杜文子

所谓禁忌,禁止或忌讳之意也。从古至今,人类社会都不乏各种禁忌,爱情亦不例外。

其实,许多爱情禁忌并无道理可言,只是约定俗成罢了,十里不同俗,时代在发展,禁忌也在发生着横向和纵向的变化。

金庸笔下对爱情禁忌的表现,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伦理对爱情造成的煎熬

金庸很擅长制造爱情和伦理的冲突。

《天龙八部》中的段誉和木婉清、王语嫣、钟灵之间爱情故事的悬念,就是由伦理禁忌而构成。

段誉因不想学武离家出走,在流浪过程中,先后跟钟灵和木婉清一见钟情,紧接着又与木婉清定下了婚约。随后,遭人挟持,结实了王语嫣,便再次坠入情网,不可自拔,爱的昏天暗地。然而,不久就接连发现他与三人都是同胞兄妹,这犹如晴天霹雳。但是,正当段誉肝肠寸断,悲痛异常,不再相信爱情的时候,却峰回路转,发现他与三人并不是亲兄妹,依照大理的风俗,他能够想娶谁就娶谁。当然,在现如今,近亲通婚是不允许的。

若是兄妹关系不容结婚有一定合理性的话,那《神雕侠侣》中杨过和小龙女的师徒关系也成了爱情的天敌。这说明,一些所谓的“人类文明”,是让人类自己戴着脚镣跳舞,多此一举而已。

二、民族对立产生的爱情鸿沟

《射雕英雄传》里金国的王子完颜洪烈因为爱上了包惜弱,便设了计谋,暗地杀了其丈夫杨铁心和朋友郭啸天,然后装作是不期而遇,并英雄救美。若是不是由于宋金的民族和政治上的对立,包惜弱或许真可能成了金国的王妃。至少,民族对立成了完颜洪烈向包惜弱表达和追求爱情的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以元朝汝阳王的郡主身份,对张无忌滋生了刻骨铭心的爱意,因为蒙汉之间的民族和阶级对立,导致双方都不讨好:一方面背叛了自己的民族和家庭,另一方面成了汉人眼里引诱张无忌堕落的“妖女”,因此他们的爱情之路荆棘丛丛,处处危机。

邪教出身的殷素素与张翠山之间的爱情悲剧,又何尝不是由于政治对立而引起的。

三、出家以对爱情自我放逐

《飞狐外传》中的袁紫衣与胡斐的爱情,是出于女人的本能,但她向往的同时,却又恐惧万分。此种恐惧源于她对自己母亲银姑被玷污与伤害时的悲惨记忆,因长的漂亮而有“黑牡丹”之称的银姑本来是个渔家女,但她先是遭到凤天南强奸,接着父亲惨死,她是有家难回,落难街边,生下了凤天南的女儿袁紫衣。终于有个打渔人愿意娶她,却因此丧命。为抚养袁紫衣,又去做女佣,这时又有人来强暴她,伤心过度,只能自杀。

由此,袁紫衣对爱情有恐惧心理很正常,进而她选择以出家为尼来逃避自己的爱情,进行爱情的放逐。

《笑傲江湖》中的仪琳因受到令狐冲的数次相救,逐渐由感激、关心、敬佩,到了相爱。表面看,她是由于对教旨的执着而不肯听从父亲不戒和尚和母亲哑婆婆的安排——还俗嫁给令狐冲,就算是二房也没事。其实,在她心里,是出于对令狐冲先是非小师妹不娶,后来非大小姐不娶的爱情专一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她的奉献精神,只要心爱的人高兴,别的都不在乎。也像袁紫衣那样,放逐爱情。

《碧血剑》里的朱阿九,也是以出家来放逐爱情。朱阿九本是帝王之女,因国破家亡,对世俗的富贵名利难免有种幻灭之感。可她削发为尼,主要是想断绝其与袁承志之间无法如愿的爱慕与思念。因为在同她的交往中,袁承志一直没能摆脱爱上杀夫仇人之女的矛盾心情。

这三种禁忌,使相爱的人不能终成眷属,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有些禁忌是可笑而荒唐的,但却成为相爱双方的狼牙棒,将他们打的遍体鳞伤。

分享:

-=||=-收藏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中的三种“爱情禁忌”》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4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