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笔下十二痴女

文/佚名

金庸先生笔下美女如云,春兰秋菊,四时佳丽,各是一时之选,奇绝者一时难数。排出“痴女十二钗”,是单挑选出“情有所钟身心无所依,且不怨不悔者。”古往今来,用情至深才能痴,痴而不怨方是真,爱而不悔才感人。金大侠笔下的痴女子,感人至深处,实不比那些武功绝顶,气吞山河的奇士侠客差。

排选出十二钗,也颇费些心思。女子用情深近痴者,金大侠笔下甚众,如黄蓉对郭靖,“与他在一起一日,就快活一日”,可谓痴矣;又如凌霜华对丁典,数年日日窗前换盆花,风雨不改,可谓痴矣;但她们都身心有所寄依,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再不济也能一夜风流酬相思故不录;再如李莫愁对陆展元,用情痴而几近疯狂;又如何红药对金蛇郎君夏雪宜,抱尸骨而温存,不谓不痴;但她们都因情生爱,爱不成则怨也不录。除去上面类型的痴女子,另选出痴女十二钗,其意已明了,当然,论及到具体人身上,看法会不尽相同,但不离其旨意才好。为了有趣儿,这十二钗用金大侠的文字画幅肖像画儿;铺陈一段,大致论其痴事的文字,再编支曲儿送她,摹拟红楼十二钗的样式。

排选出十二钗,也颇费些心思。女子用情深近痴者,金大侠笔下甚众,如黄蓉对郭靖,“与他在一起一日,就快活一日”,可谓痴矣;又如凌霜华对丁典,数年日日窗前换盆花,风雨不改,可谓痴矣;但她们都身心有所寄依,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再不济也能一夜风流酬相思故不录;再如李莫愁对陆展元,用情痴而几近疯狂;又如何红药对金蛇郎君夏雪宜,抱尸骨而温存,不谓不痴;但她们都因情生爱,爱不成则怨也不录。

除去上面类型的痴女子,另选出痴女十二钗,其意已明了,当然,论及到具体人身上,看法会不尽相同,但不离其旨意才好。为了有趣儿,这十二钗用金大侠的文字画幅肖像画儿;铺陈一段,大致论其痴事的文字,再编支曲儿送她,摹拟红楼十二钗的样式。

排录出的“痴女十二钗”为:

一、霍青桐

霍姑娘的肖像:

一个黄衫女郎,骑了一匹青马,纵骑小跑,轻驰而过。那女郎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彩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大约十八九岁,腰插匕首,长辫垂肩,一身鹅黄衫子,头戴金丝绣的小帽,帽边插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羽毛,革履青马,旖旎如画。

霍姑娘的痴情史:

霍青桐在大漠上与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一见钟情,一对壁人本是天作之合,偏偏陈家洛见了女扮男装的李沅芷和霍青桐亲热说话并拉手,误认为霍青桐有了意中人,大为失意。霍姑娘不但有情,亦有心,见此情形心里明了,临别告诉陈家洛问陆菲青便知。

因为陆菲青是李沅芷的师父,陈家洛一问便应知李公子实是李小姐,两人间障碍便可消解。可惜霍姑娘遇到的是死要面子,眼不好使,脑袋也不好使的陈家洛。陈家洛一直没问,也就没解开这个扣结。待陈家洛失意之时(陈亦爱霍青桐),路遇香香公主,移情别恋。后来霍青桐再与陈家洛相见时,陈公子和香香已是热恋中的情侣了。陈家洛知道是一场误解,怀中已有玉人,往事不可追也;而香香是霍青桐的妹妹,单纯且痴情,霍青桐亦不忍伤了妹子而寻回自己的幸福,一场爱恋终成空。霍姑娘只身走大漠,为情憔悴为情苦,真是一痴情女子。

仿元曲桂枝儿,题为《女中丈夫》,送给霍姑娘:

翠羽黄衫,剑也舞得,马也骑得,点兵遣将亦同涂点脂粉儿,真个是爱红装,亦爱武装,巾帼不让须眉。只一桩,偏是女孩儿家情多,一惹相思病,药石难医,再也称不起英雄也。
待不想,怎能不想,要丢时,又怎好丢开?相思阵难突围,进得去易,出得来难,累得人憔悴黄花瘦,苦得人见不得月儿圆。怪不得当年西楚霸王哭虞姬,奴家也是女子大丈夫,还不是抛不完的相思泪如雨,你为虞姬,我为情郎。

二、仪琳

且看仪琳是怎生模样:

“门帘掀处,众人眼前陡然一亮,一个小尼姑悄步走进花厅,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美人。她还只十六七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婷婷之态。”“她说话的声音十分娇媚,两只纤纤小手抓住定逸衣袖,白得犹如透明一般。”众人目光都射向仪琳脸上,见她秀色照人,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瑕。她一直愁眉不展,此刻微现笑靥,更增秀色。

仪琳的痴情史:

仪琳是恒山派弟子,是出家人,按说不该有红尘凡缘的。即然金大侠让她做了江湖中人,就免不了在红尘间走来走去,一个绝色的尼姑,终一天走出事来,被采花大盗田伯光劫持到一个山洞里几遭强暴,幸而被令狐冲所救。如果仅此,也就没有故事了,因为当时事发在初夜时分,令狐冲和仪琳彼此都看不清面目,无处惹情缘。可逃出来的仪琳又被田伯光缠上了,在酒楼令狐冲现出真面目,又打又用心智,终把田伯光迫走了。
这时,仪琳心里半是感激,半是暗结情思。再后来。令狐冲被名门正派的人刺伤,仪琳以为其死了,抱着令狐冲在山野上不停地无目的地走,这时情已入膏肓。令狐冲死而复活,仪琳再见他竟是在妓院。两人怕见师门,躲到荒山僻野,仪琳才知道令狐大哥心里已有所爱,爱的是他的小师妹岳灵珊,至此,仪琳芳心已许,情无所依,虽是百般自诫自己是佛家弟子,惹不得男女情孽,可口里说得出,心里依不得,尤其是仪琳在恒山与令狐冲妆扮的哑婆婆的一番自言自语,听得叫人动色,世间竟有这般痴情的女子,尤其是仪琳唤那几声令狐大哥,竟是天下最痴情的情话了。

也送一首曲儿给仪琳,题为《佛家弟子》:

原本是绝尘人也,偏惹下相思,佛家弟子念得千篇经文,也作早课,也作晚课,却解不开一段回文诗。那个人儿钻进小尼姑心里去了,一去不出来。这虫儿也不管清门戒律,也不管辰时子时,想起来就折腾一番,真个叫相思苦也,相思痛矣。纵是紧一声念佛,慢一声念佛,佛也无可奈何。只好青灯下,伴木鱼声声,直念着情哥哥名字,这法子医得心疼,只是从不讲给人听,偷偷留着自家儿应急。

三、阿紫

阿紫的肖像是:

“瑟瑟几响,花树分开,钻了一个少女出来,全身紫衫,只十五六岁年纪,比阿朱尚小着两岁,一双大眼乌溜溜地,满脸精乖之气”她瞥眼见到阿朱,便不理渔人,跳跳蹦蹦的奔到阿朱身前,拉住了她手,笑道:“这位姐姐长得很俊,我很喜欢你呢!”说话颇有些卷舌之音,咬字不正,就像是外国人初学中国言语一般。

病的时候:“只见她一张雪白的脸蛋仍是没有半点血色,面颊微陷,一双大大的眼珠也凹了进去,容色极是憔悴,身子更是瘦骨伶仃。”偶尔“见她苍白的脸上发着兴奋的红光,经她身上的绵绣衣裳一衬,倒象是个玩偶娃娃一般,又是滑稽,又是可爱。”阿紫还有一双极可爱的脚,“她赤着双脚,踏在地毯之上,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脚背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象十片小小的花瓣。”

阿紫的痴情史:

也许有人不同意阿紫为痴女,更不会认为阿紫有情史,实在错了。阿紫有情,阿紫深爱萧峰,阿紫爱极生痴。阿紫爱萧峰,恐怕是从萧峰误伤了阿朱性命悲痛欲绝时,就种下情苗了。阿紫见萧峰为情哀伤欲绝的样子,在她小女子的心里,还不知多么怜爱萧大男孩儿呢。于是,她便嘴里说是姐姐让你照看我,跟在萧峰身后不离,其实,阿紫长这么大用谁照顾了?跟着萧峰走,只怕是有一缕情丝系着,只是这两个人都有些懵憧是了。阿紫人小心大,她对萧峰射毒针,原想从此天天抱着萧大哥哥。射不着,只好挨他一掌,让萧家姐夫抱着她好了。这在阿紫心里原是一样的,这也是情痴才有的念头儿。更痴的是阿紫因情被人利用,用药误害了萧峰,聪明伶俐的她,为什么会上别人的当呢?凭她的刁钻劲儿她不去骗人,众生已是幸甚。这就叫不痴不迷,一迷就上当了。但她乔装救萧峰,让人觉得这小丫头儿蛮是可爱。最痴的是雁门关前萧峰自杀,阿紫剜目还给游坦之,抱着萧峰跌进了百丈深渊,才显出这个性情乖张的小女孩儿用情之深,用情之痴,无人可比。

写了个曲儿送阿紫,题为《古怪女孩》:

性情乖张,心思难猜,刁钻古怪鬼精灵,叫人恼时候多,爱时候少,却也时时丢不开。也别说小妮子歪魔难缠,动起情来,哎呀呀,了不得,天地变色鬼神惊,一双清眸子剜了去还人,大好青春轻抛去,一步步走向情深处,莫说向前是悬崖陡壁奴不知,小女子心里明白得很,跌下去是死,活下去也是死,且难挨那早晚相思苦煎熬,还不如这一次来个痛快的,总算是了了一份心意儿,生死在一起,不分离。

四、殷离

殷离的肖像是:

金花婆婆携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相貌美丽,一双美目瞧瞧婆婆,瞧瞧张无忌,在两个人的脸上转来转去。长到十七八的时候,阿离因练“千蛛万毒手”,面容黝黑,脸上肌肤浮肿,凹凹凸凸,生得极是丑陋,只是一对眸子颇有神采,身材也是苗条纤秀。后来被周芷若在蛇岛上划破了相,死而复生,已是“那女子回过头来,月光侧照,只见她脸容俏丽,淡淡的布着几条血痕。张无忌看得明白,这女子正是他表妹殷离,只是脸上浮肿尽褪,虽有纵横血痕,却不掩其美,依稀便是当年蝴蝶谷中,金花婆婆身畔那个清秀绝俗的小姑娘。

殷离的痴情史:

故事发生在蝴蝶谷,殷离本想带张无忌与金花婆婆回蛇岛,让金花婆婆疗好他中的阴毒冥掌,再学几成金花婆婆的武功,可张无忌反认为是逼他就范,不但不肯随去,还狠狠地咬了殷离一口,殷离手上留下深深的一排齿痕,十二三岁的殷姑娘,由此情生,竟成情痴。几年后,殷离再逢张无忌,两人已长大不相识,张无忌自称曾阿牛,患难中愿与丑姑娘殷离为伴。殷离谢过好意,告诉阿牛哥哥:“我的心早就属于旁人了,那时候他尚且不睬我,这时见我如此,更加连眼角也不会扫我一眼。这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啊..”她虽骂那人为“狠心短命”的小鬼,可是骂声之中,仍是充满不胜眷恋低徊之情。只咬了一口,数年不忘,眷恋之情令人怦然心动,这小妮子不是痴了吗?更痴的尚在其后,殷离死而复活,再遇张无忌,她这会儿已知当年咬他的“狠心短命的小鬼”,就是今天的张教主了。她与张无忌是表兄妹,无忌与她当年亦有婚约(无忌是曾阿牛时曾答应娶她)。曾阿牛变回了张无忌,还曾立下“爱妻蛛儿殷离之墓”之碑文,可以重谙旧好。可殷离却说:我一心一意只喜欢一个人,那就是蝴蝶谷中咬伤我手背的小张无忌。眼前这个丑八怪,他叫曾阿牛也好,叫张无忌也好,我一点也不喜欢。我的心,早就许给那个狠心的、凶恶的小张无忌了,你不是他..情到此已是痴绝,任谁都只好看着殷离,情郁忧忧地满世界找她的那个小张无忌了。

也有一曲支儿送殷姑娘,题为《世上只爱他》:

小孩儿家知道甚么,偏这个髫髻女娃儿情开,让个不懂好歹的倔倔憨憨的蛮小子,一口咬住手背儿,留个记儿在心上,铭下了一生一世的情爱。偏她又痴得古怪,眼前的哥哥不爱,只爱心里边那个当年的小鬼头儿,有半点差池也不行,更别想,哄我欺我骗我了,任什么也移不得,换不去,丢不开我那永远长不大的情哥哥。

五、袁紫衣

袁姑娘的肖像:

“来人是个妙龄少女,但见她身穿紫衣,身材苗条,正是途中所遇骑白马的女子。只见她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袁姑娘本是尼姑,恢复原模样是:只见门中进来一个妙龄尼姑,缁衣芒鞋,手执云帚,正是袁紫衣,只是她头上已无一根青丝,脑门处并有戒印。

袁姑娘的痴情史是:

袁姑娘本是佛家子弟,自幼出家,法名圆性,住在天山。这一年回中土为母报仇,只因她时常与红花会众英雄来往,红花会三当家赵半山甚是夸奖胡斐。圆性听了激起少年性情,心下不服,这才有路遇胡斐数度较量之事。不料两人见面后惺惺相惜,心中情苗暗茁,圆性觉出已陷入情网时,已是柔肠百转,难以自遣了。她自行约制,不敢多与胡斐见面,暗中相随。她知自己是方外之人,终身注定以青灯古佛为伴,但暗地里却不知偷弹了多少珠泪。待英雄大会后,她报了母仇,恢复佛家弟子妆扮,与胡斐伤感离别,独自个儿踏上归程,又一个有情人鸳梦难成也。

写给袁姑娘的曲儿,名为《不回头》:

少年心性,争强斗气,浑不觉忘了自家身份,待想起当年与师誓言,叫声苦也,相思如潭深如许,已溺在其中多时。古人说的是,乱糟糟一团情丝,剪不断,理还乱,可古人没说的是这情丝儿哪一根都连着心肝,理也牵心,剪也牵心。回头路远,秋叶西风伴孤月,一步步,怎生走得到底?

六、阿九

阿九姑娘的模样在另一个女子的眼里是这般:

青青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向她望了几眼,见她神态天真,双颊晕红,年纪虽幼,却是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儿里摘下来的人还要好看,想不到盗伙之中,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俦的人品。

阿九姑娘的痴情史有些古怪:

先是谁也不知,袁承志夜探皇宫,误闯闺房,才知阿九原是皇家女,更叫他惊讶的是阿九暗自画他的相貌,见其行,闻其音才知这小女子对他早已是芳心暗许,并且,“我天天这般神魂颠倒地想着你,你也有一时片刻的挂念着我么?”用情之深,阿九姑娘竟是痴情如此了。回过头想想看,袁承志和阿九姑娘没有什么过深的交往啊,但女子用情处不像常人般想法,阿九姑娘自个说:自从那日在山东道上见面,你阻挡褚红柳,令他不能伤我,我就常常念着你的恩..,情原是由此生。袁承志对阿九姑娘也曾心动,无奈世事多变,加上有个小醋坛子温青青,纵是落花有意,流水自是无情。后来,阿九出家皈依佛门,固然是因国破家亡,也不能说没有情缘不就、心灰意冷的成分,依我说,缘情而出家成分大些。一个皇家女,对一个江湖中人,一见钟情,痴心不改,用情之深亦是首选。

也送支曲儿给阿九,题为《画像》:

深宫大院,绣床红纱帐,夜夜难眠,听风吹千叶,都是相思语,真个无计消夜永?小女子自有古怪心思,画一张情郎像也,笑咪咪立我床头,想时看看,思时看看,情深时与他说说心事。情也是真,痴也是真。怪只怪生在皇家难自主,怪只怪逢君尚未心许人。缁衣僧帽,紧锁住这一片深情。再画一张情哥哥肖像,这一回藏得隐蔽,心深处,无人知。

七、小昭

小昭姑娘的肖像:

“她双脚之间系着一根细铁链,双手腕上也锁着一根铁链,左足跛行,背脊驼成弓形,待她摘了长剑回过身来,张无忌更是一惊,但见她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形状极是怕人。”这是昭姑娘的假象。真实小昭姑娘却是另一番模样:张无忌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你这样美!”那小昭抿嘴一笑说道:“我吓得傻了,忘了装假脸!”说着挺直了身子。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真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然容色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

小昭姑娘的痴情史:

六大派攻打明教总坛光明顶时,小昭认识了前来力图化解纷争的张无忌。事有凑巧,两个人在光明顶的密道里有过一段患难经历。张无忌天性纯厚,却让小昭感到这是她生来遇到的第一个爱护她、关心她的男子,感激之下,小小的芳心里情苗暗生,只是她在明教里只是个侍奉人的丫环儿,这番情意只能藏在心里。明教与六大派纷争平息后,她就决心跟定张无忌了,偏她有法子叫众人怜惜她,没想带她去的事,她也去了。就这样,她跟随张无忌、殷离、周芷若、赵敏到了金花婆婆的蛇岛,后遇上波斯明教总教的来使,就在同行的一干人生死关头,小昭现出了真正身份,她原是金花婆婆即黛绮丝的女儿,可回波斯总教,以圣女身份任教主,解了张无忌等人的危厄。这时张无忌才知小昭姑娘一直深爱着他,而他亦与小昭恋恋不舍,在无可奈何中分手永别了。小昭小到铺被侍茶,大到不顾性命以身相救,全缘一片痴情,读来令人赞叹不已,真是痴情女子。

一支曲儿单说的是小昭,题为《哥哥毁了我》:

装跛扮丑,是因未遇到知音,女为悦已者容此话说的是,相逢一笑,原来眉也美,目也美,十分的美娇娥,叹只叹,奴家命苦也。从不慕明堂高座,就是正宫娘娘也不稀罕,只愿一辈子作咱公子的丫环也,铺床奉茶,情甘意足。扭不过天嫉人合,今朝一别山水阔,那更堪临别时公子多情一吻,片刻的心儿醉,哥哥你毁了我也,却叫我把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八、何铁手

何姑娘的肖像:

“只听得一阵金铁相撞的铮铮之声,其音清越,如奏乐器,跟着风送异香,殿后走出一个身穿粉红色纱衣的女郎,只见她凤眼含春,长眉入鬓,嘴角含着笑意,约莫二十二三岁年纪,甚是美貌。她赤着双足,每个足踝与手臂上各套着两枚黄金圆环,行动时金环互击,铮铮有声。肤色白腻异常,远远望去,脂光如玉,头发长垂,也以金环束住。”

何姑娘的痴情史:

何姑娘是五毒教教主,武功见识都有过人之处,可就是眼光叫人不能佩服。大好女子看上的竟是女扮男装的温青青。好在何教主度量好,知道误会了就很快罢了。再以后,何姑娘非要拜袁承志为师不可。在《碧血剑》中,与袁承志亲近的女子,如温青青、阿九、焦宛儿,年纪都大不过二十岁,细论起来,何姑娘应该为年长者,恐怕还要比袁承志大过一、二岁也不可知。大女子硬要拜个小师父,且何姑娘的武功气派原是一教之主,逊不过袁承志,为什么非要拜师呢?这里大有文章,其中深意不知读友是否猜得出来?

编个小曲儿赠给何姑娘,题目为《错爱》:

仙姿不似凡人,偶到人间惹红尘,头一回便出师不利,女娇娘爱上了花木兰,用错了情,恼也休要恼,天上亦有糊涂的仙,更何况原本不识人情也。再一回,瞧上个郎君真可爱,却是隔岸的花儿采不得,更惧那醋娘子漫天泼酸。待走不甘走,待近不能近,索性拜下个师父,纵不能情结鸳鸯,亦可朝夕相见,还少了好多麻烦。

九、华筝

华筝的肖像请两位来画:

先请黄蓉来形容:黄姑娘走上几步,细细打量华筝,见她身子健壮,剑眉大眼,满脸英气。黄姑娘评论道:靖哥哥,我懂了,她和你是一种人。你们俩是大漠上的一对白雕,我只是江南柳枝底下的一只燕儿罢了。
再让郭靖来说:郭靖与华筝睽离多年后,重逢再见,只见她身材更高了些,在劲风茂草之中长身玉立,更显得英姿飒爽。

华筝的痴情史:

华筝与郭靖从小一同在大漠上长大。华筝是大汗成吉思汗的女儿,而郭靖是流落他乡的平民,但华筝就是爱上了郭靖,任谁来娶也不嫁,任谁来说也不成,情急了又哭又闹,连大汗也没法子。郭靖只是知道喜欢华筝。从小玩到大,兄妹一般,当然喜欢了,这就是郭靖憨小子的念头,至于嫁娶与否,倒不怎么计较。也难怪,郭靖还未经情事,只能这般傻头傻脑的样了。但华筝不傻,女孩儿家早熟,抓住机会,终于让大汗允诺了婚事,赐郭靖为金刀驸马。郭靖也高兴,但很快到中原去比武,寻报父仇,路途遇上一个扮作小叫化子的黄蓉。郭靖这会儿情窦初开,与黄蓉生死相恋。可华筝在大漠还痴痴地等他呢!后来,华筝再见到郭靖,知郭靖与黄姑娘相好,却爱郭靖之心不改、之情不变;再后来,郭靖返回大漠,华筝不愿郭靖再返中原,将郭靖要走的消息告诉成吉思汗,只是想留住郭靖以结百年之好,却害了郭靖母亲的性命。自此,华筝与郭靖好合无望。部落反乱之后,华筝到了哥哥拖雷那里居住,只能是永远地爱她心中的郭靖安答了。

给华筝编个曲儿,是《一对白雕》:

一对白雕,像你与我,我与你,青梅竹马,草间云旁,相伴相亲复相依,忽一日,见你翩翩飞去,大漠黄河你不恋怪不得,真难道哥哥真狠得下心儿,竟抛下无猜童伴,竹梅之侣?望天高云淡,我这里声声都作断肠啼,直到相思泣血,尽染这十里杜鹃红,仍不见,雁字回时,我这里也透不出回文诗。发回狠,再不盼郎归,盼只盼心里放得下思念,消磨去伊人模样,也能松口气。

十、焦宛儿

焦姑娘的肖像:

“见她哭得犹如梨花带雨,娇楚可怜。”(金大侠说焦宛儿是个美姑娘,却笔墨甚少描绘焦姑娘的长像,想那焦宛儿的形象绝不逊色,大概是金大侠将描写其笔墨着力用在描述其内在美的缘故。焦宛儿聪慧,识大义,智勇双全,多于精细中见豪迈,心智中见厚道,可谓是才品貌智俱佳的奇女子,比之温青青胜出许许多,袁承志有眼无珠,只好受那醋坛子胡闹,真真活该)。

焦姑娘的痴情史:

焦宛儿是金龙帮帮主铁背金鳌焦公礼的女儿。仇家来找焦公礼寻仇,袁承志为其平息了纠纷,缘此,焦宛儿心怀报恩之意,暗结相思之情,在她与袁承志相处共事的时候,时时处处都能让人感到焦大小姐的体贴、贤慧、柔情,乃至勇敢,只可惜,温青青这个小醋精儿,连宛儿给袁承志扮个僮儿也要闹,且不分场合地点。宛儿为了大局,只好找来师兄让袁盟主做主许亲,其用情之苦,用情之痴,不言之中更是动人。金大侠没交待焦宛儿是否与其师兄成亲与否,但最后一行人一同去了海外,也不知宛儿最终一怀情愫如何个结局?

为焦宛儿写的曲儿名为《心苦》:

从不言一个“情”字,却原来是把情字拆开,一横一竖在茶里饭里,一笔一画在心里眼里,人前处不声不响,背地里暗自揣思,从没说一个肯字,却早已把芳心儿许。苦只苦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情只向西,那更堪风乱雨泼,一丝儿温情容不得,咱也没与你分享春色,咱也不同你论厚论薄,凭什么逼得咱过不得乌江,索性嫁一个给你看,甜你得,苦咱咽,省得叫那个人儿两下为难。

十一、陆无双

陆姑娘的肖像:

只见她一张瓜子脸,颇为俏丽。她皮色虽然不甚白晰,但容貌秀丽,长大后更见娇美,只是一足跛了,行走时略有跛态。

陆姑娘的痴情史:

陆姑娘是在偷了仇家,也是她传业师父李莫愁《五毒秘藉》,在逃避其师追捕时,遇上了在四处寻找小龙女的杨过。杨过装傻,陆姑娘就叫他傻蛋。这傻蛋也不傻,就叫她媳妇儿。杨过几次帮陆无双脱险,陆无双已看出这个傻蛋不傻,精得连自己都斗他不过,但还是叫他傻蛋。《神雕侠侣》中有关陆无双和杨过一段相处的描叙,让人读了甚感轻松愉快。两个人调皮逗笑,似假非假;两个人又似懂非懂;其实,情人间做的事也几乎让他俩都做了,调侃逗笑自不必说了;扮家家酒,竟真的扮成新娘新郎;尤其是杨过为陆无双疗伤,那时描写,风光旖旎,正是这种情窦初开,却未及言情阶段,像一枚青杏将熟,叫人心动,却又摘不得,极是吊人胃口。想陆无双经过这样的时光,爱上杨过再自然不过了。

可杨过却无法爱她。杨过爱的是他师父小龙女,当时与陆姑娘瞎缠胡闹,也是因为陆无双恼怒的模样极像小龙女,而且杨过当年尚小,不知两性间不能这般玩笑。待杨过晓得麻烦了,虽然想出与陆无双、程英结拜兄妹的法子,但那边陆无双已情丝难收了,珠泪暗流,芳心无依,从此,熬相思的日子不好过。

送支曲儿给陆姑娘,题为《谁傻》:

利齿伶牙,心思精巧,俏眼睛看上个傻小子,也说也骂也恼得秀眉含怒。真要是没了这股子傻劲儿,却又觉得百般地不对,像菜里少了盐,春季少了花,喝一口淡水真无味。也知傻是假傻,也知满口的胡言不为真,却痴痴地心想,想起来暗笑,笑得自己都不知道,真傻的在这,不是别人,就是这个痴心不改的傻妮子。

十二、程英

程姑娘的肖像:

程姑娘一直戴着个极丑的人皮面具,直到陆无双一把扯去,才见她庐山真面目:“杨过眼前斗然一亮,见那少女脸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微现腼腆,虽不及小龙女那么清丽绝俗,却也是个极美的姑娘。”

程英的痴情史:

程英是个极文静,感情很少外露的姑娘。她心里爱的是杨过,她不像陆无双那样,直接流露自己的感情;也不像小龙女那样,无顾忌地直白心情。她感情敏感细腻却极少流露。在李莫愁寻仇时,她把可救命的半块锦帕给了杨过,当时的表情是,“灯下但见她泪眼盈盈,又羞又喜,斗然间面红过耳。”待与李莫愁不敌时,生死之际,平素的腼腆便丢开些,听杨过叫她便过了去,被杨过左手挽住程英,右手挽住陆无双。程英这时温柔一笑,心神俱醉。待杨过与程英、陆无双结拜兄妹,她已知此情无望。她是个聪明女子,早应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游戏,但还是深深地陷了进来,唯有情不自禁可以解释。程英和陆无双是表姐妹。
这对姐妹都一样,都在以后的日子里靠相思打发日子,但程英会更苦些,因为陆无双苦了会说出来,消解些,程英有苦也不会说的,岂不是更苦?

送程姑娘的曲儿,题为《丑面具》:

戴一付假面具遮掩面目,戴一付丑面具叫你连假面目都认不清楚,丑面具是给外人看的,真面目是给自己看的。直到有一天真面目给心上的人见了,这才知道给心上人看了真面目比自己看了还欢喜。
其实痴情的小妮子不知,假面具丑面具掩得了面目,却掩不住一汪情也,打个比方你听好,心若是树,手儿腿儿是枝桠,动一动就知心是如何;心要是湖,眼儿眉儿是波,水波翻一翻,便知了水深浅。一付面具怎遮得住少女情怀?

另注:金大侠笔下情痴的少女令人念念不忘的不少。这些女子,一旦被牵惹情丝,舍得命且无怨无悔地为心上人好,正是有了这些女子,才能有贾宝玉那番议论,才能让人认可女儿国的温馨与美丽。
情女十二钗,也是个凑数游戏,原还要写《神雕侠侣》中的公孙绿萼,一个很美的名字,一个与名字一样美丽的少女。她为杨过闯丹房(绝情谷的规矩是闯丹房者死),骗绝情丹,一片痴情都在用心良苦中。其实她也知杨过爱的是小龙女,但她还是为心许的人做了舍命的事。还有一个《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爱上一个异族少年,两小无猜时的情份一直念念不忘,不亚于痴痴的殷离。

赞(4)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笔下十二痴女》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8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