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仪琳:暗恋汹涌

文/白晓野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了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小说中的女子爱上了风流多情的作家,她在他的住宅附近出没,关注他,引起他的注意,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与他拥有销魂的三夜。她独自生下孩子抚养,却从未向作家告白或提出任何要求。她用一生徘徊在他的生活边缘,希望他能认出她来,但至死不能如愿。

这种暗恋,听起来极致的有些病态。对有的人而言,暗恋只是一种淡淡的情愫,对另一些人而言,暗恋则是一种痴绝与迷幻,令人感念,令人心酸,却欲罢不能。

金庸笔下暗恋的人物不少,仅杨过那小子,便让好几位红颜误了终身,郭襄更是令众多读者唏嘘感慨。但她们的暗恋,有“终身误”的炽热,到底煽情空洞了些,缺乏细腻微小处的真实丰富,甚至不如令狐冲对小师妹委屈、怨念的单恋生动。金庸关于暗恋的描写,我认为最动人的,是仪琳小师父。

情之所起,多少有迹可循。作为一个自小出家的小尼姑,仪琳单纯、拘谨、不谙世事。恰巧在青春期的年龄,遇到了潇洒不羁、谈笑风生的令狐冲,而此人又在她危难之时,豁出性命去救她,在这个过程中,她抱过他,二人还短暂的躲在一张床上。所以,仪琳的情窦初开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仪琳本是出家人,她对情感本能的恐惧和压抑,反而使她愈加心猿意马,不可控制。于是她向很多人倾诉。她曾因难挨相思苦,托桃谷六仙、田伯光上华山邀令狐冲相见,对父亲也不隐瞒心事,还无数次在月色下向哑婆婆诉衷肠。但她不会在令狐冲面前表露丝毫心事。暗恋这自欺欺人的一面着实可爱,即便全天下都知道了,也不能让他知道。即使他知道了,也百般掩饰,假装他并不知道,仿佛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逃出衡山群玉院后,在与令狐冲短暂的单独相处中,仪琳的心境可谓过山车一般,忽喜忽忧,忽上忽上。令狐冲想要偷瓜吃,仪琳便又是不安又是坚定的向菩萨告罪,抱着愿为他堕入地狱的决心,满足他的馋欲;她心境烦躁,偷眼相看被发现,羞得双颊晕红;听到令狐冲叫“好师妹,乖乖的小姑娘”,她蓦地心头一震,险些将西瓜摔落;令狐冲称赞远处的彩虹“真是好看”时,她以为是在称赞自己,全身都烧起来了;他要去看瀑布,她也在胡思乱想,以为他身受重伤还一意要到那边去,难道要她抱住他?

恋人在彼此心意未明,相互试探的阶段,也会有这般一惊一乍的表现。一切微小的动作或语言都被赋予许多想象和意义,然后各自欢喜和悲伤。而一旦确认相爱,便如两条奔腾的河流,相遇融合同入大海,变得广阔而平静。这是彼此相互回应的结果。暗恋则不同。它没有回应,却不能停息,激情无处释放,成为一种单方面的野蛮生长。

这种奔腾与生长,令人无法停下来喘口气。无论何时何地,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人。仪琳看到假扮军官的令狐冲要酒喝,便思忖着若“这位将军倘若遇到令狐大哥,二人倒是一对酒友”。喃喃自语时,便情致缠绵的叫着“令狐大哥,令狐大哥!”她细致刻骨的相思,在令狐冲眼里,是惊心动魄的。

暗恋是一种无处安放的情感,是没有对手,却演得沉醉其中的独角戏。独舞久了,便产生了最动人的“无怨无悔”的痴念。

仪琳并非没有妒忌心理。当他听到令狐冲满怀深情的讲小师妹时,面上装得淡淡的,却是“心头猛地一痛,便如给人重重一击一般”。然而她终是无所企求。在她心里,只是盼他逍遥快活,无灾无难,心中欢喜,并得如心中所愿,和任大小姐成亲而已。这固然跟她是出家人有关,却也是暗恋之人最无奈、绝望的心情。

古龙小说《萧十一郎》中,也有类似深情的暗恋。风十四娘永远理解、支持、眷恋着萧十一郎,无欲无求无怨,她是年过三十的成熟女性,与仪琳不同,但单恋之表现,却如出一辙。与萧十一郎相爱的沈璧君便不同,她犹豫、敏感、误会,怨念,似乎爱得不够动人。

暗恋与相爱的区别便在于此。相爱的人不会无所计较,无怨无悔,这并非爱得不够,而是相互拥有的人是平等的,他们耳鬓厮磨,实实在在的付出与守护,因而敢于对对方有所期待。而暗恋是一种蓄势待发的姿态,始终没有被接受,时间久了,会很累很辛苦,但毕竟,少有机会真正给予过对方什么。

相爱是一场户外长跑,不停息的脚步,把人带到了更远的地方,而暗恋如在跑步机上运动,一样的脚不停歇,即使走得更久,也仍在原地打转。所以,尽管在令狐冲眼中,仪琳的爱几近圣洁,但我并不认为她的爱比任盈盈更深刻、更可贵。

当然,这也并非否定暗恋的情感。相反,暗恋对当事人而言,有真切的痛苦和美好,并因其缺失与遗恨,天然便具文学艺术的气质。仪琳曾经有一个梦,“睡梦之中,似乎自己穿了公主的华服,走进一座辉煌的宫殿,旁边一个英俊青年携着自己的手,依稀便是令狐冲,跟着足底生云,两个人轻飘飘的飞上半空,说不出的甜美欢畅。”这种畅想,分明就像一个作家用手中笔来实现求不得的动人爱情。

关于暗恋是一种什么心情,我见到过这样一个文艺而准确的回答:“本来我是天水阁旁边戴着面纱的胭脂小贩,那日你打马而过,言笑晏晏的问:‘小姐是否知晓何处可铸剑?’于是我女扮男装混去铁铺打铁,等了好久你终于来取剑,我把剑递给你,你又顺道问我:‘天水阁旁边那卖胭脂的姑娘哪去了?’我心一紧,却又听到下一句,你说想给心上人带一盒正红的。”

瞧,这就是暗恋,像小说一样幽深细微、跌宕起伏。一丝浅笑令人如入天堂,一声叹息让人又坠深渊。暗恋是汹涌澎湃的激情消耗,在无人应和的孤寂中,自己陪着自己,发动非凡的想象,制造迷醉的幻境,无限敏锐,无限多愁善感。暗恋,是一场清醒的走火入魔。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仪琳:暗恋汹涌》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6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