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岳灵珊:永远的小师妹

文/白晓野 陌枝野

提起岳灵珊,总有两个标签跟随着她,一个是负心人,一个是痴情女。

这态度颇有矛盾,既是同情,又忍不住埋怨,背后的潜台词是:“可怜见的,要不是你移情别恋,好好爱大师兄,怎么会落得如此凄惨?”

依我看,这未免功利和苛刻了点。

人们习惯以“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作为衡量标准,然而感情的世界里,结局是动态的,不可预料的,唯有拥有过的美好与过程,真实且不可抹去。

小师妹与林平之有过这样的美好,她自己不后悔,旁人又何必替她着急。更何况,小师妹爱上林平之,忽略令狐冲,真算不得什么移情别恋。

林平之来到华山派之前,岳灵珊的生活可谓完美无缺,她是一个被幸运和幸福围绕的明媚少女。

父母身为华山之主,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能够给予她足够的关注和宠爱,一帮师兄弟更是众星捧月般,呵护这个小公主。同时,她的父母在品性上均提倡君子之德,给了她良好的家教。

小师妹的可爱在于,她既是一颗被珍爱保护得明亮耀人的珍珠,娇嗔可人,又不像郭芙那般娇纵刁蛮。小师妹,仿佛生来就是享受宠溺与怜爱的。

她的这种状态,决定了她和令狐冲之间很难产生爱情。

一则女儿若对父亲亲昵崇敬,便更容易恋上与父亲相似性情的男子,这一点上,岳灵珊与黄蓉相反,她没有叛逆的心态,而令狐冲这般随性、轻佻的性格,可能恰恰是她眼中不足取的弱点;

二则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太过于熟悉,反而没有任何新鲜感。而爱情多少是需要不一样的情愫与冲击力的。青梅竹马如若没有及时的促成爱情,便很容易固化为兄妹之情;

三则令狐冲对她的好,与众师兄弟的好,程度不同,对岳灵珊而言,却是没有实质区别的。被宠爱着长大的女孩,最不缺的就是讨好,令狐冲的情在她眼里心里,其实平常得引不起几分波澜。

华山上的两小无猜,虽然令狐冲情感明确,但岳灵珊毕竟年龄尚小,她与他更亲近,并不代表就是爱情,有一些亲昵的举动,特别的牵挂,也跟《红楼梦》中宝玉对众女儿的牵挂一般,是无意识无目的本能。

岳灵珊直到真正品尝爱情的滋味时,也才明白自己对令狐冲的感情。

她说:“大师哥和我从小一块儿长大,在我心中,他便是我的亲哥哥一般。我对他敬重亲爱,只当他是兄长,从没当他是情郎。”

这话,我是相信的。

小师妹爱上林平之,就跟她不爱令狐冲一样,合乎性情与逻辑。

林平之的出现,恰巧填补了这个什么都有的女孩不曾拥有的一面。一个习惯于被呵护的人,也会有呵护他人的需求。

小林子是唯一的师弟,这就足够新鲜了,他竟使她从“小师妹”变成了“大师姐”,况且他性情又方正倔强,与父亲类似,也不讨好岳灵珊。

林平之的到来,为岳灵珊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既熟悉又陌生,既可控又充满挑战。岳灵珊沦陷,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小林子与岳灵珊的爱情,是机缘巧合,命运使然,又合情合理、水到渠成。可怜小师妹白白担了移情的罪名。

她何曾负心,理清这前后缘由再看,分明是个一心一意的女子。

岳灵珊对林平之的好,是爱、悲悯与宠溺的结合。

男女之情,发乎天然,其中的眷恋、呢喃与天下情侣一般无异。

更动人的,是她对林平之的理解和同情。

林平之遭遇大难,岳不群利用他,宁中则对他并无特别的感情,若即若离,令狐冲因情敌的缘故对他有莫名的敌意,众师兄与他并不亲近,唯有岳灵珊真正明白他的孤苦伶仃,有着整个华山都不曾给予他的温暖和怜惜。

也正因为这份发自内心的同情,使她像母亲一般宠溺着他。即使他挥刀自宫,人格异化,亲手杀害她之后,她仍然像一个不断原谅逆子的母亲,认为他有苦衷,并非有意,并担心着还有谁可以照顾他。

小师妹得到过许多关爱,她把这些都慷慨地反哺给了林平之,如情人般体贴,如母亲般坚韧,并无怨言。

这种倾心付出,沉浸其中的浓度非常感人。但这并不悲凄,我始终觉得岳灵珊还没有失去明朗和意志。

在得知真相,被告知父亲和丈夫的所作所为时,虽三观尽毁,也只是叹一声苦命,

说:“明日去落发出家,爹爹也罢,丈夫也罢,从此不再见面了。”言语表现中,都无一丝歇斯底里和崩溃之兆。

娇俏、天真的小师妹,让我想起一出京剧来。程砚秋先生的《锁麟囊》,讲了一个备受宠溺的富家小姐于出嫁之前对嫁妆百般挑剔,难煞办事人,父母也由着她的故事。

然而当她于春秋亭遇上穷苦之人,即刻慷慨解囊,救人危困,把寓意生子的锁麟囊都送了出去,又没有半分居高临下、有心为善的姿态,惹得丫鬟心疼的抱怨。

等到因一场大水落难,一贫如洗之际,虽然不知所措,却也无怨恨无委屈,仍然一派天真的唱着“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这是一个被认真对待宠爱过,物质、心灵均足够富足的女子的慷慨与明亮。岳灵珊亦是如此。不计回报的付出,缘于成长过程中得到过许多。

在羞辱与落差出现时,不即时崩溃,是骨子里的天真和信任。

岳灵珊死于悲剧刚刚开始的时候,这是她的不幸,但也因此避免了漫长的折磨和可能的绝望,这可能是她的幸运。

所以,她的音容笑貌永远定格在“小师妹”这样的形象上,她清脆的歌声,她的灵动与轻嗔薄怒,她的澄澈明亮与痴情不怨,都是那般可爱动人,“自是一番系人心处”。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岳灵珊:永远的小师妹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