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林平之:非如此不可

文/白晓野

宫崎骏电影《幽灵公主》一开始,就出现了浑身散发着诡异与邪恶黑暗力量的所谓“邪魔”。

这邪魔本是自然中的野山猪,因家园被人类侵犯,无端遭受枪弹袭击,心中怨恨而聚集了毒素与诅咒,因而变成邪魔。邪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凄厉而可怕,像一团熊熊燃烧的恶火。

林平之的经历与这怨极成魔的野山猪无异。

神婆说:“若不是遭受了粉身碎骨,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苦楚,山猪也不会变成邪魔。”

林平之的毁灭疯狂,又何尝不是因为太尖锐的锥心之痛?

短短数年间,林平之至少经历了三大极端苦难。

一是灭门之祸,无妄之灾。

福威镖局里的林平之众星捧月,虽然不知天高地厚,也是侠义之心,天性纯良。

一次打抱不平,竟搭上了满门的性命。

尽管余沧海以为爱子报仇之名,实际上是冲着辟邪剑谱而来,但知情前的林平之必然经受着深切的内疚和恐惧,知情之后的林平之则又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荒谬与怨恨。

少不更事,而惨遭大变,甚至来不及喘口气,便如一块被竞相追逐的砧上之肉,饱尝江湖险恶和摧残之苦。

二是被岳不群欺骗利用,精神上终于幻灭。

林平之于走投无路之际,被岳不群收入华山门下,上有师父师娘教导,下有小师妹岳灵珊倾心相恋,应当有过劫后余生、感恩戴德的念头。

但这种庆幸感很快又被真相击得粉碎。

岳不群这个伪君子深藏不露的利用、杀林平之灭口的狠辣,及百般防范的危险,使得林平之心中尚存的一息美好完全被毁灭,包括与岳灵珊的感情,都成了不可信的幻觉。

伪君子的可怕与可憎之处便在于此,他摧毁人的善念与信任,使人的精神支柱断为废墟。

这是林平之性情转变的关键催化剂,在华山,他彻底失去了被救赎和自我救赎的能力。

三是自宫之辱,自我放逐。

与东方不败与岳不群的野心不同,林平之的自宫,非关功利,而是心处绝望与仇恨之中的自我放弃。

岳灵珊之所以爱上他,部分缘于他和岳不群相似的沉稳坚韧、君子之风。而自宫意味着对品行、道义、生而为人的尊严与底线的割舍。

辟邪剑谱喻示的是邪恶的力量,人必堕落而得之。

这种自毁是极大的痛楚,但同时会激发强大的力量。林平之撒手后身不由己的向深渊坠落,是这种选择几不可逆的结果。

林平之是极苦之人,他一直被动的承受接踵而至的惨祸,像一面镜子,照出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残酷,而无足够的力量进行反抗。

所以,他刚烈上进,鞭策自我,隐忍不发,苦等时机。

许多人视苦难为好事,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早已深入人心,问题在于,这种磨难或许会“曾益其所不能”,但同时也会使人心变得更加僵硬。

凝视黑夜久了,固然不再害怕黑暗,也便失去了适应光明的机会。

金庸笔下遭遇大变的复仇者们,无不惨烈,但各有不同。

金蛇郎君迷失本性,但幸运地拥有过真情,并因此心有牵挂;谢逊疯狂杀戮,却得以享受天伦之乐和彻悟之清明;萧远山活在仇恨中三十多年,也不失英雄本色,最终坦然放下。

最堪怜的还是林平之,以自宫为代价,在追杀青城派的过程中,如猫捉老鼠般,百般逗弄与恐吓,那种百爪挠心的残忍,虽然并未伤及无辜,但隐隐让人担忧他已自毁与失控。

他的复仇,是以“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为代价的。这一点,最有体悟和同情的,还是岳灵珊。

她临终前说道:“大师哥,我的丈夫……平弟……他……他……瞎了眼睛……很是可怜……你知道么?”

“他在这世上,孤苦伶仃,大家都欺侮……欺侮他。大师哥……我死了之后,请你尽力照顾他,别……别让人欺侮了他……”。

年少时看岳灵珊至死不悔的样子,会气她头脑发昏,执迷不悟,如今再看,岳灵珊是真正怜爱、了解林平之及他内心痛苦之人。

只可惜,林平之的仇与怨,让他连这一点救赎的机会,都只能失去。

林平之超乎寻常的等待耐性和杀害岳灵珊以向左冷禅投诚时的果断干脆,都彰显着他决意复仇。我并不因此否定林平之,将他作为反面人物。

《幽灵公主》中的山猪神,在与人类的对抗中受伤绝望成为第二个邪魔时,也会有失控伤害同类的表现,但并不妨碍主人公对它“伟大”的评价。

倪匡认为:“林平之此人,不是上上人物,就是下下人物,无中间路可走。在我看来,林平之,是上上人物。”

这话我亦同意一半。

林平之固然没有作恶,他如此委屈怨恨,也只是以伤害自己为代价换取辟邪剑谱的力量,之后复仇过程虽血腥残酷,在传统思想中,也是天经地义之事。

但林平之已然失去了平常心和悲悯心,如若没有令狐冲的制止,我相信他将迅速的向“下下人物”滑落,甚或成为第二个岳不群。

金庸笔下的复仇者其实是没有出路的,因为他的江湖里,报仇是一件无须讨论的事情。

阿朱面对萧峰最大的痛苦便在于:“我怎么能要求你不报仇呢?”

然而,复仇像是一把双刃剑,它导致这些复仇者们或者死亡,或者疯狂,或者历尽杀戮而带着悔恨度过余生,无不伤人伤己,循环悲剧。

是否可能有其他的出路或结局呢?

古龙笔下倒是有不同的探讨。

《边城浪子》中的叶开,同样背负血海深仇,人伦惨变,但他在小李飞刀的教导下,选择了放下和宽恕。

如果说叶开的“恕”还稍显轻飘、缺乏说服力的话,那么《天涯明月刀》中,傅红雪经历过黑暗、荒谬、欺骗、羞辱之后的“恕”,则令人动容钦佩。

选择放下是幸运的,并且是可能的,因为古龙的世界里,没有把“报仇”视为不可质疑之金科玉律。可以理解对仇恨的偏执,但并不是非如此不可。

林平之值得理解与同情,然而理解与同情毫无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吞噬所有人。

古龙那絮絮叨叨的“宽恕与博爱”,虽然极难,甚至让人意难平,但或许是实现救赎与自我救赎的唯一方向。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林平之:非如此不可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