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任我行:多余的豪杰

文/白晓野

任我行自西湖湖底被救出,继而杀死东方不败,重登教主之位后,豪气益盛,戾气也益盛,不仅开始迷恋东方不败创立的一套歌功颂德,肉麻献媚口号,还滋生了原来没有认真考虑过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心,与令狐冲的关系亦从伙伴走向对立。因他过于强大,隐隐给人黑云压顶、魔王又生的感觉。这多少模糊了任我行的本来面目。

孔子曰:听其言,观其行。任我行究竟是什么人,仅仅从主角角度考虑到底不妥,还需回到他自身的性情与作为上来。

先听其言。任我行曾于少林寺侃侃而谈他平生佩服之人有三个半,不佩服之人也有三个半。对他人的看法,往往映射着一个人的识人之能及思想胸怀。不妨先来看看任我行的论人之道。

三个半最佩服之人中,排在第一位的便是篡了他日月神教教主之位的东方不败。自己栽于东方不败之手,多年牢囚之困,仍能说出佩服二字,且怎么看都是真心实意,任我行之认赌服输,丝毫没有扭捏掩饰,可见其客观、自信。能与对手惺惺相惜的,都是内心真正强大之人。

第二个是方正大师。理由在于:“大和尚,你精研易筋经,内功已臻化境,但心地慈祥,为人谦退,不像老夫这样嚣张,那是我向来佩服的。”第三个是剑术通神的风清扬风老先生,“他不仅剑术比我高明得多,且为世外高人。”还有半个是冲虚道长,“你武当派太极剑颇有独到之妙,你老道却洁身自爱,不去多管江湖上的闲事。”此三人皆是与日月神教常年对立的所谓正派中人。可见,任我行不仅没有迂腐可笑的正邪之分,懂得就事论事,且对于公正谦和、闲云野鹤、洁身自爱之品格,均持肯定、推崇的态度。

至于不佩服之人,只说了左冷禅:“你武功了得,心计也深,很合老夫的脾胃。你想合并五岳剑派,要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才高志大,也算了不起。可是你鬼鬼祟祟,安排下种种阴谋诡计,不是英雄豪杰的行径,可教人十分的不佩服。”

瞧,这分明是心高气傲、光明磊落的性子,并且,其看人之准、识人之智,气度之不凡,皆属上乘。

再观其行。任我行的举止行为,与他的言谈无丝毫相悖之处。首先,他经历过重大挫折,被暗算后关湖底多年,但意志相当坚韧,被救之后也无萎缩、暴戾之态,仍然谈笑风生,豁达气概;其次,他重回教主之位后,并未对教内之人进行清洗,无论是基于利益还是胸怀,这一点都自信过人,比自相残杀的左冷禅高明许多。对于不愿入教的令狐冲,他也没有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戒心;再次,他承接了东方不败那套肉麻做法,但显然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反而滋生了一个政治人物的野心。于是日月神教要一统江湖,且直接向五岳剑派下战书,不玩阴谋诡计,仍然是自信、高傲、磊落。

所以,任我行在《笑傲江湖》中,虽然是个阻碍令狐冲自由之路的人物,但并不格外引人反感。江山代有才人出,江山未必代代有豪杰。任我行是《笑傲江湖》中真正的英雄豪杰,他的气魄与行径,一如传说中的英雄豪杰般强大、宏阔。

人们喜欢谈论英雄豪杰,不吝给予他们赞美,呼唤向往豪杰辈出的年代。然而,豪杰之波澜壮阔,气吞山河往往是被史诗化、浪漫化的。若与豪杰生在同样的年代,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个巨大的劫。

张艺谋的电影《英雄》有一个颇具争议的结尾。李连杰饰演的剑客无名,以天下与和平之名,放弃对秦始皇的刺杀,这个逻辑有着精致的虚伪和谄媚,极具迷惑性。天下纷争,本就是英雄豪杰们不甘寂寞、野心膨胀的结果。可野心、私欲毕竟上不得台面,于是需要给野心找些许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个理由可以是天下黎民之福祉、可以是对太平盛世的许诺,甚至野蛮可以以理想与情怀的面目出现,它们看起来是那样诱人、美好,温情脉脉,所以张艺谋们深信不疑,千年之后仍不辞辛苦,不惧骂名的为他们招魂。

但假设,江湖是一个个如方正大师、冲虚道长、甚至令狐掌门般气势不够强大的人领导下的江湖,那么日月神教、少林武当、五岳各派等等各自相安,各展其才,又何需左冷禅费尽心机、死伤惨重的合并五岳,又何需一个更大的表面统一的江湖来粉饰太平?

当然,永远会有人无法放弃多余的野心。历史和现实有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发展规律。只是,对一个个具体的人而言,遭遇豪杰,该是怎样的劫难?

任我行是不在乎以碾压万千普通人的身躯为代价,缔造千秋功名的。他在少林寺一出手,便要了八人的性命,被方正大师责问时,便如游戏般回答:“我日月教教下徒众甚多,你们有本事,尽管也去杀八人来抵数就是。”他的眼里,没有众生,众生皆棋子。更何况,在野心、权力与功业中浸润久了,个人的性情难免更加不受约束,为所欲为。任我行晚期已是无人能劝,若非病发突亡,他一统江湖之后,会比统一天下的秦始皇更暴虐吗?可能性极大。

是的,任我行及许许多多传说中的豪杰,纵情任性,魅力独特,唯我独尊,意志强悍,气魄大得可以吞没每一个人,但看起来却令人心醉神迷,甚至可让为数不少的人前赴后继、献出生命。无论是时势呼唤豪杰,还是豪杰回应时势,其实质并无不同。豪杰即“劫”。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是与豪杰同在的必然。

太平世上无豪杰。这虽然有些乏味,但,还是没有的好。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任我行:多余的豪杰》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7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