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笔下最美好感人的相思之情

文/杜文子

金庸写情,精彩好看。情之初始,自于相思。相思既生,百味陈杂。

有天山童姥对无崖子变态邪恶的相思——我偏要想念你那没良心的师父(无崖子),我偏要恨那不怕丑的贱人(李秋水),我心中越是烦恼,越是开心;

有李文秀对苏普凄清落寞的相思——浓浓的忧愁,辽阔的草原,一个清纯少女,牵着一匹孤独的马,一步一步的回到中原;

有郭襄对杨过天真无邪的相思——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有阿紫对萧峰自私傲慢的相思——我现下跟姐夫(萧峰)在一起,此后永远不会分离了,你(游坦之)给我走得远远的,我再也不要见你。

而我,最喜欢的是仪琳对令狐冲的相思。美好而纯真。

仪和等人想要把仪琳培养成恒山派的接班人,但仪琳心猿意马,对令狐冲情深难移,总是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学武。

仪琳自幼被父母抛弃,由师父抚养成人,跟师父有着极深的感情,对师门的虔诚与对令狐冲的爱意成了她永远无法解开的心结。每当令狐冲遭遇危险,在一旁悄悄注视,默默祈祷的一定是仪琳,她为令狐冲之喜而喜,以令狐冲之悲而悲。

令狐冲因受伤失血过多,口渴想吃西瓜,可是仪琳身在佛门,要戒偷盗,她犹豫再三,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摘下西瓜时,还暗暗念叨:“这是我仪琳犯了戒律,与令狐大哥无关!”其实,令狐冲又不是和尚,哪有什么犯戒之说。但在这种情况下,仪琳还能主要把过错揽过来,这份真情,实在感人。

仪琳曾对扮作哑婆婆的令狐冲吐露心语:“我日里想着令狐大哥,夜里想着令狐大哥,做梦也总想着他,我想到他为了救我,全不顾自己性命,想到他受伤之后,我抱了他奔跑,想着他跟我说笑,要我讲故事给他听,想到在衡山县那个叫什么院子里,我……我……跟他睡在一张床上,盖了同一条被子,哑婆婆,我明知你听不见,因此跟你说这些话并不害臊,我要是不说,整天憋在心里,真可要发疯了,我跟你说会话,轻轻叫着令狐大哥的名字,心里就舒服几天。”说完她顿了顿,轻轻叫道:“令狐大哥,令狐大哥。”这时,一个画面映入眼帘:一个娇柔可爱的小姑娘,低声诉说着自己对情郎的思慕,眼里闪着忧郁的泪光,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但她马上又说:“爹爹不明白我,仪和、仪情她们也不明白我,我想念令狐大哥,只是忘不了他,我是身入空门的尼姑,怎可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的日思夜想?今儿早晨念经,我又在求菩萨,请菩萨保佑令狐大哥无灾无难,逢凶化吉,保佑他和人家大小姐结成美满良缘,白头偕老,一生一世都快快活活,他一生最喜欢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但盼任家大小姐将来不要管着他才好。”

爱他,就希望他一切都好。这种胸怀,岂是常人能及。

令狐冲听到这里,也一时不由得痴了。这一份情感,如此刻骨铭心,又如此无私善良。这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佛门子弟内心最隐秘的独白。

仪琳真是个好姑娘,可是正如《白马啸西风》中李文秀所说的:“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命运如此。捉弄人。

她不愿令狐冲去当和尚,因她最明白令狐冲无拘无束的本性,她坚决反对“哑婆婆”阉了令狐冲,她也不许不戒和尚抓来令狐冲给自己做老公,她的心愿只有一个,就是要令狐冲快乐。包括对任盈盈的期望,也是不要她把令狐冲管得太严。

仪琳能把这样一种纯朴的相思之情牢牢压住而不放纵,实在是佛门的一种骄傲。

金庸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盈盈的爱情很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但令狐冲的自由又被锁住了”,可见,金庸也知道任盈盈会对令狐冲的个性有一种约束,而令狐冲能否一直克制自己,接受这种约束呢?我不知。金庸说:“或许,只有在仪琳的爱情中,令狐冲个性上的拘束最少”,像仪琳这样性格的女人才最适合令狐冲这样性格的男人,或许,因世间本无完美爱情,金庸便没为他们安排一个好的结局。

席慕蓉诗云: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无论相守,还是错过,珍惜那段默默的时光,祝福那个心中的人。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笔下最美好感人的相思之情》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2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