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笔下哪种男人更吸引女人

文/杜文子

金庸写《侠客行》的灵感据说是来自李白的一首古风《侠客行》,主要写一个叫做石破天的懵懂少年的江湖经历,其中当然少不了金庸所擅长描写的少男少女之爱。

石破天和石中玉是一对长相酷似的孪生兄弟,石破天木讷呆板、忠厚老实,石中玉则恰恰相反,为人狡猾刁钻,还好色成性。丁珰是个泼辣俏皮的“小飞妹”,她的出现让这部小说有了很强的喜剧效果。

石中玉相貌英俊,打扮的也很好看。这家伙口齿伶俐,最拿手的就是用花言巧语获取女人的喜欢,金庸并未直接从石中玉身上花大功夫挖掘其性格,而是通过他写了另一个人:丁珰。

丁珰明明知道石中玉风流好色,却还是爱他爱的不可自拔,近乎发狂。其实,丁珰又何尝不是一类女人的代表,这种女人就喜欢那些能说会道、巧言令色的男人,她们之所以对这种男人有好感,是因为不习惯枯燥乏味的生活,有他们作调剂,生活会很有趣轻快。

张爱玲阿姨在她那篇著名的《谈女人》中,对这类女人做出了到位而又精彩的总结与刻画:

“每一个男子的钱总是花在某一个女人身上。”

——石中玉很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

“对于大多数女人,爱就是被爱。”

——石中玉经常把对女人的感情挂在嘴上,丁珰便时时都感到自己“被爱”。

“如果一个男子闲暇之余,做点越轨的事来调剂他的疲乏、烦恼、未完成的壮志,他应当被原谅。”

——丁珰不知原谅了石中玉多少次,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他。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

——石中玉在丁珰眼中,一直是最男人的男人。

“女人不喜欢善良的男人。”

——丁珰之所以不喜欢石破天,就是因为他太老实、憨厚、善良,不会耍嘴皮子。

“女人图新鲜,如果她摸清楚了丈夫的个性,他的弱点与怪癖处,她就嫌他沉闷无味,不复爱他了。”

——石中玉永远知道玩新花招讨得女人欢心,虽然他肤浅的没什么知识,却还是给了丁珰摸不透的感觉。

与石中玉正好相反的是他的孪生兄弟石破天,因长的太像了,他被所有人当成是石中玉,以至于丁珰也认错了自己的情郎,误嫁给了石破天。

石破天老实巴交的,不知道如何与女人相处,身上没有一点让丁珰喜欢。

丁珰对石破天说:“小骗子,小骗子!唉,你若真是个骗子,说不定我反而喜欢,天哥,你是个正人君子,你跟我拜堂成亲,始终没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

丁珰喜欢的是那种嘴皮子溜的男人,会开玩笑,会调情,当她看到石破天对花万紫以礼相待时,居然责怪他不会轻薄调戏,“我真的嫁了这么个规规矩矩的呆木头,做人有什么乐趣。”

丁珰跟石破天成亲后,抱怨道:“这几日,白天跟他练功夫,他就一本正经的练武,从来不乘机在我身上碰一下、摸一把,晚上睡觉,相距不过数尺,可是别说亲我一亲,连我的手脚也不来捏一下,哪像什么新婚夫妇?”

想到这里,丁珰几乎要拿起刀杀了这个“呆木头老公”。

现实中,丁珰这样的女人自然没有,但具有丁珰性格和某方面特点的女人却大有人在。《雪山飞狐》中,苗人凤的妻子南兰,就是这种女人。

金庸这么写苗人凤:他天下沉默寡言,整天板着脸,而南兰则要男人风雅斯文,懂得女人的小性儿,要男人会说笑,会调情,苗人凤空有一身好武功,却没有南兰需要的情趣。

与苗人凤相反,跟石中玉差不多的,是田归农,他也英俊潇洒,每句话都在讨人喜欢,每个眼色都软绵绵的让人看了就心动,以至于南兰夜不能寐: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不是这位风流俊俏的田公子,偏生是这个木头一样睡在自己身边的苗人凤。终于有一天,南兰抛弃了自己的女儿和家庭,随着田归农私奔了。

说到会调情,《天龙八部》中的段正淳算是高手了。

段正淳一生阅女无数,却能把每个女人的心思都琢磨透,把每个女人的往事都牢记在心,金庸说他连十几年前康敏给自己的手帕都一直随身带着,这可能有点夸张,但他十几年都一直没有忘记这块手帕,可见他的细心。

我想说的是,黄蓉爱上郭靖,只能算是特例了。

懂得调情,才会有情。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笔下哪种男人更吸引女人》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0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