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令狐冲,再说一次我恨你

文/绝然顿世

在思过崖的日子不免有些难熬,每日除了诵读师父交代的道教诗书外,偶尔耍套剑法。剩下的便是等待小师妹的出现。起初的每日她来的很频繁,有时多的一日便会来上数次。无非就是唠叨些大有又如何欺负于她。平之又不专心练武之类。不只怎么的,我变的珍惜,喜欢听她说起任何。

而后,时间慢慢长了,经常就见不找踪影,有时几日,多则半月之久。我问大有是怎么的,从他口里,我听见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林平之。

那次风雪夜晚的时候,她竟然跑来找我,一见着我,就扑在我怀中大哭起来。把梳得整齐的秀发散的我一脸都是,我就轻轻抚摩着,磐起,问她,是想我了么?她不哭了,将头抬起,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又哭了起来。囔叫着。林平之,你为何不理睬于我。

我听完,心头一阵酸痛,手上不知使了多大的劲,便把珊儿推倒在地。随之,便听着有器物摔碎之声,我甚至觉得那就是我的心。

“石马。”珊儿一阵难过,满地找寻碎石,但那是如何都补不起来的,就似我和她的爱情。她囔着,要物品陪她,那是林平之送于的,她格外珍惜。

我大怒,破口骂道:“难道你和你爹爹一般没良心,他杀我全家。遮掩了事,你对我好,也是如此。”

她惊了,身子随之抖动了几下,畏缩着,好半天,才颤颤的问:“你全知道了么?”

是的,我全知道。我的回答十分肯定。随即,问她,那你对我呢。

她叹乐口气,长嘘了声,答道:“是情,为了还债”

“林平之呢?”

“是情,还是还债。”

我抱住了珊儿,大喊着,不要,什么都不要还,只要的你。

她挣拖来,把我推向了石床边上。认真道:“对你,还债,是父债,十年,还的净了。对他,是情债,一辈子都换不完,而且““““““”她很坚定的说:“我愿意。”

轻轻的,她把头转了过去,大步走开,带走了一片爱,留下的我的情,那夜,雪下的很大,冻住了山顶的石门,也冰结了我的心。

师妹走了,这是她最后一次到思过崖找我。我们之间,那夜的曾经,默默为她守着。

在思过崖的日子,现在又少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我便可以专心研究起岳不群的武学来,他这个人狡猾阴险的很,自知我资质高深远胜于他,恐我有朝一日超其,便规定许多希奇的规定。凡华山弟子,习的剑法多少一律相同。他的门徒多半愚笨,便可永远之教得其所学之皮毛。偏偏那些剑法我看得一遍,就练的纯熟,无奈,起只好破规传授。但’紫霞神功‘从为透露半点。幸得我倒有幸瞧见一次。在嵩山门牌前来作客之际,便余兴耍了几招。那时我才知道,这便是那日杀我父母所用的功夫。可惜岳不群学艺不精。只会刻意模仿剑谱上的招式,全然不只精妙,尚不可自控,现在如此,何况是十年前。想到此处,心口阵阵隐痛。

我照着那次他所使得耍了一遍,又细细回想了十年前的那次打斗。再如样使了一遍。从中,剑法十年内的改变中悟出些许奥妙来。

兴致所起,随手将剑一挥,竟使出无穷之力,附着剑,撞向石壁,破出一片天地。

我跑了过去,原来洞中尚有洞天,用掌力将余下顽石震开,那洞口以可容的一人而过,我便穿了进去。

却瞧见一老者正在比画手中的长剑,此人白须垂胸,年约百岁,可红光满面,依旧精神,他见着生人,也不生奇,破口便问’教我一套华山剑法。

我说,不知道,也不会,就算会,也只使的一次。—–报仇。

他便说,那我教你几招可见得人的三脚猫功夫。随手便那剑使了起来。我认真记得,瞧的仔细,那才称得剑,才是武学。

一遍下来,他问我看明白没有,我已烂熟于胸,便点下头,练了下来。

才练得一半,他便叫我停下了,说,”只会其行,却不明奥妙。“我问,那是什么。他不愿说。我又问他,那如何修炼,沉思半响,他才出话:“按刚才的练,只是心里得放一人。”我问,是谁。他回答:“你最痛恨的人。”

我想起岳不群,满脑子记忆着他,使开剑招,一遍下来,我问他可否,他不语。丝毫无让我停止之意。

我便重新使起,一共九次。当第九次使完,他说,行了,换个人,你不恨他了。

我想起林平之,剑随之举起,他出手阻止,说,你不恨他,不可强行。

师妹,脑中浮现她的笑貌,剑却不自觉的落下了。他瞧着我说:“你不恨她,还很爱她。还有人么?”

我摇了头,他便说,你学成了,九剑,一剑一年,你用了九年才不恨他。

“不,是十年,我一直恨。”

“那最后一年便是感激了。”他平淡的说。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令狐冲,再说一次我恨你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