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浅论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电视剧改编

文/甄 丹 刘 建

《笑傲江湖》是金庸创作后期的作品,可谓其扛鼎之作。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该小说多次被改编,共有七种不同的电视剧版本,其中1996年香港无线版(香港版)、2001年 中央电视台版(央视版)和2013年湖南电视台版(于正版)这三部电视剧影响较大,观众对其褒贬不一。 香港版以复杂的剧情、夸张的人生际遇及男女主角曲折的情感经历吸引观众,具有较强的娱乐性,同时具有政治寓意和时代精神,堪 称《笑傲江湖》的经典之作;央视版场面宏大,制作精细,气势恢宏,具有正剧的雍雅大气;于正版则突出情感诉求,以主人公之间的爱恨纠葛贯彻全剧,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本文以这三部电视剧为例,分析小说《笑傲江湖》的改编情况。

一、主题变动

香港版表现复杂险恶的社会环境,批判专制主义,向往自由平等,崇尚令狐冲式的随性自在、洒脱不羁及归隐山林的生活。 剧中主人公际遇坎坷,偶得神功,行侠仗义,纵横江湖,天下无敌,符合金庸小说是“成人的童话”的格言。令狐冲在遭受重重诬陷和冤屈时,仍保持江湖人重然诺、轻生死的品格,在阴谋和权力的争斗漩涡中脱身,向往自由不羁的生活,无意间学得吸星大法只为自救,并无野心为害武林。 在刀光剑影和阴谋斗争中,令狐冲靠高强的武艺打败对手,解救和接掌恒山派等,一身侠义。 在曲折复杂的剧情中,令狐冲苦尽甘来,潇洒离去,与爱人琴瑟和鸣,归隐山林。

“从客观上说,香港武侠剧自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繁荣,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叙事上单纯轻松娱乐的风格, 并且比较讲究武打设计和特技武打场面, 在影视画面中,他们为观众提供了壮观的影像、奇异的场面、惊险的动作和超常的人物”。 所以,香港版的成功之处在于把娱乐性和政治性相结合, 以主人公的奇遇经历、 情感路线吸引观众,同时表现武侠剧的正邪、权力之争,精彩纷呈,兼顾多面。央视版遵循主旋律的文化背景, 情节设计和人物形象按照固定的格式,一板一眼,凸显大是大非的观念,缺少江湖气息。 央视版注重社会问题:一个正直豁达的年轻人在险恶江湖中经历重重磨难,虽认识到门派争斗的种种罪恶,但无能为力,最后携知己归隐山林。   令狐冲与任盈盈在烟雾缭绕的青峰高山中吹箫弹琴,完成了曲洋与刘正风的心愿,远离江湖纷争,超越正邪之界,以一曲琴箫合奏结束此剧。 全剧的腥风血雨、江湖恩怨,最后都归于平静,消散在山雨云雾间。

“央视版在追求正剧的雅正大气的同时,却忽略了武侠的轻松愉悦”。 情节拖拉,镜头缓慢,每当发生大事时,就响起沉重的背景音乐,这种手法更像是历史剧。 “在表现手法上出现了许多概念化、教条主义的痕迹”。

于正版虽是改编金庸小说的武侠剧, 但更像是都市爱情剧,掺杂职场竞争,处处隐藏陷阱和阴谋。 例如左冷禅、岳不群都想做五岳剑派的“董事长”,为此陷害同道之人,残杀同门。 东方不败想称霸武林,就用阴谋诡计陷害任我行,在其闭关修炼期间,害死其妻,掳走其女,挑拨五岳剑派进攻, 令其内忧外患,失去理智,最终夺得教主之位。

于正版还具有偶像剧的特质,一群年轻人为爱而活,为爱痴狂,一见倾心,日久生情、欢喜冤家等爱情模式在剧中 均有出现。 岳灵珊一心一意地为林平之着想, 到死仍深爱他;堂堂五毒教教主蓝凤凰竟是个花痴,一遇到帅哥就不顾一切地追,  偷岳不群的宝剑竟然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要嫁人,我要变漂亮。”田伯光虽风流成性,却是个痴情种子, 为了心爱之人偷盗金银珠宝讨其欢心。

于正版将一部武侠小说打造成现代偶像剧, 这似乎传达出大众的某种审美心理:“走向庸常而拒绝崇高,注重观感刺激、耳目愉悦而摒弃思想厚度与心灵深度,自觉地疏离政治而迈向自我个人情绪的宣泄。”

二、人物形象塑造

观众对电视剧的审美接受主要是通过对艺术形象的认识和感受完成的。 电视剧作为一种再现性的艺术形态,其艺术形象塑造成功与否,直接决定其成败。 三部改编的电视剧中变化最大的人物形象当属东方不败。

香港版中东方不败是忠实于原著来塑造的,他修炼“葵花宝典”,成了不男不女的人,性情大变但头脑清醒,喜爱女子之物,打扮得奢华艳丽,沉迷在拈花刺绣之中。 他心思缜密,阴险毒辣,不关心教务,放任杨莲亭胡作非为,把日月神教搞得怨声载道而满不在乎。  他做这些只为讨心爱之人欢心,最后因保护杨莲亭而战败身死,但其对爱情的执著和痴迷不是出自内心,乃是自宫修炼的缘故。

央视版中东方不败的形象具有极高的艺术性。 他贴金描眉,美艳妖娆,举止优雅,连杀人也是一种优雅的艺术。 他死也要和心爱的人抱在一起,罪恶的一生埋葬在漫天飞舞的花雨中,让人不禁感叹其痴狂。

于正版则首次将东方不败的身份设定为女性, 将其塑造为一位痴情女子。 她在江山霸业和爱情之间,最终还是选择爱情。 她跳崖自杀,抛弃教主之位,像一个平凡女人一样, 为所爱之人一句“我爱过你”而心甘情愿离去。  但她并没有死去,而是偷偷地活着,关注着任盈盈和令狐冲,最后为成全令狐冲与任盈盈,把心挖给任盈盈。 于正剧把东方不败的形象演绎得极其精彩复杂,她既追逐名利又向往平凡生活, 既工于心计又重视情义,  既是霸道孤僻的教主又是疯狂多情的女子。 剧中赋予东方不败多重角色和身份,展现其性格的复杂性,将其对爱的执著痴心充分表现出来。

整体上看,于正版的东方不败人物性格更复杂。 首次以女扮男装饰演这个不男不女的日月神教教主, 是全剧的亮点。 香港版和央视版中的东方不败自宫,言行举止女性化, 妖娆的形象具有艺术性,给人一种妖冶阴森的感觉。 于正版中的东方不败本是女儿身, 扮相英俊潇洒,  像男人一样习武,成为强者,图谋江山霸业,但其内心深处仍有女性情结, 不由自主地爱上侠义洒脱的令狐冲。

香港版中其他人物是遵循原著塑造的, 在服饰衣着上没有创新。 央视版的创作尽量忠实于原著,塑造的人物形象各具特色,无论在形象还是服饰上都别出心裁,成功反映人物的身份,表现人物的性格。 于正版的人物大多由年轻小生出演,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难以表现武侠剧的厚重和深刻内涵。 剧中一些男女整日为爱颠倒痴狂,虽有喜剧效果,但略显轻浮。 如香港版中的田伯光受戒做了和尚,保护小师父仪琳,回归正途;央视版田伯光虽喜爱女色,却重情义,守信诺,答应不戒和尚照顾仪琳,为此付出性命;而于正版田伯光则整日嘻嘻哈哈,最后还爱上了师父仪琳,变成师生恋, 令人啼笑皆非。

三、情节设置

在情节安排上,香港版处理得极好。 任盈盈得知群雄在五霸岗上聚会,驱散众人,让令狐冲护送其行走。 两人路遇岳不群夫妇, 岳不群让令狐冲杀死这个魔教圣姑以划清界限,令狐冲宁死不从,被岳不群逐出华山派。 这一情节安排使令狐冲与任盈盈的情感更融洽,任盈盈明白她在令狐冲心中的地位,也知道令狐冲是一诺千金、重情重义之人。 这样既体现了令狐冲对任盈盈情感的回应,又表现出了他的品行。

央视版为了增进男女主角的情感戏, 在情节上稍作改动,让女一号提前出场。 但任盈盈一出场便是追杀曲洋,浑身带着一股邪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令狐冲在护送她的途中,发现她不是老婆婆而是魔教圣姑后负气而去,她便魔性大发,砸碎房间里所有东西。 在二十八铺的客栈,任盈盈摇身变成风情娇媚的妓女梅花红, 后来又变回温顺贤淑、重情重义的好姑娘,与前面泼辣、狠毒的形象大相径庭。 电视剧起初想赋予人物的多种复杂性格而增加任盈盈的戏 份,但改编并不彻底,增添的情节没有延续下去,与整体的剧情并不融洽。

于正版为表现男女主角间的爱恨情仇,使剧情更跌宕起伏,不顾情节的前后连贯性,致使情节错乱,出现张冠李戴的情况。 例如,任盈盈在绿竹巷教令狐冲弹琴,聚集群雄在五霸岗上为令狐冲治病,然后东方不败出现并代替她,冒充她留在令狐冲身边,还以魔教圣姑的名义求少林寺救令狐冲一命,结果自己被困在少林寺。 江湖群雄认为圣姑被困少林寺,莫非少林寺的高僧也没有认出东方不败是个妙龄姑娘? 东方不败在第二集就扮回女人的形象,还在似水年华里做头牌,打探江湖上的各派动向,难道就无人怀疑她是个绝色美女? 原来同行的老婆婆(任盈盈)变成了东方姑娘,令狐冲不会察觉吗? 导演硬是把男女主角凑到一起,产生情感纠葛,忽略太多客观因素,使情节穿插错乱,斧凿痕迹太过明显。

总之,导演创作意图不同,三版电视剧表达的主题也不同。 香港版意在表达无牵无挂、潇洒人生的主旨,央视剧旨在揭露人性的复杂和社会问题,而于正版则主要表现爱情。导演在改编过程中加入自己的想法和创作倾向, 使得三部电视剧的改编各具特色,也各有得失。 因此,电视剧的改编和创作要把握原则, 既要创作出符合大众审美和趣味的作品,又要体现作品的文化和艺术价值,使创新和高雅并进。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浅论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电视剧改编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