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瑕瑜互见的恶人群像

文/赵三培

金庸武侠小说能够成为经典文学作品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对人性的深刻理解和把握,其笔下的主要人物,  无论正派反派、善良丑恶、聪明笨拙、悲情乐观……都不是一刀切的扁形人物形象,而是具有多层特质的、完全符合“人之常情”的圆形人物。一直以来,武功高强、行侠仗义的正派角色更容易获得读者青睐,“自唐宋豪侠传奇出现以来,‘侠客’二字与历史英雄、绿林好汉一直有着紧密的联系”“所谓‘千古文人侠客梦’,也就是说‘侠客’和‘功夫’正是中华历代文人与百姓可以共享的典型文化想象。”难能可贵的是,作为金庸经典武侠的改编之作, 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其反派角色的塑造,在鞭挞其“恶”的同时,还表现出了他们身上人性的痴、义、趣等真实复杂的一面。

一、恶人之痴

许慎在《说文解字》写 道:  “痴,不 慧也。” 所谓 “痴”,本义为痴呆,引申义为愚蠢、癫狂、执迷不悟,因此和“慧”的意思恰恰相反。“痴”可以是人们对不同事物表现出来的“不慧”,但是对于情感的“痴”却常常令人为之动容。宋代欧阳修《玉楼春》之四云: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和月”,指出情之痴乃是人们与生俱来之物,而非风花雪月所涉。“不慧”的“痴”可以说是感情一往情深,到达了痴傻、愚昧的地步。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从人性的完整和真实出发,充分表现了欧阳克和完颜洪烈这两个反派角色“痴”情的一面,这两个恶人的“痴”情,  不但接二连三改变了角色的命运,而且贯穿了人物的一生。

欧阳克一生中遇到了两个劫难,一是腿断,二是被杀, 都跟自己的“痴”情息息相关。欧阳克因是“西毒”欧阳锋的私生子,人称“小毒物”。其人生性好色,姬妾众多,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人却生得丰神隽美,有飘逸若仙之态。 小说《射雕英雄传》中这样描写欧阳克: “只见那人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的确是一副倜傥风流多情公子的形象。新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中欧阳克角色扮相俊雅风流,深得原著风采。可是一遇到黄蓉,欧阳克风流公子逍遥快活的命运就开始改变。

作为白驼山的少主,欧阳克自然是依照自己的癖性任意行事。他自负网罗天下绝色佳丽,见多识广。但自从在赵王府与黄蓉初次会面,便痴心深种,对黄蓉心驰神往、念念不忘。欧阳克认为黄蓉是“生平从未见过”的绝色佳人,三言两语之间就神魂颠倒,痴心过度,自然“不慧”。洪七公、欧阳克、黄蓉三个人落难明霞岛之时,欧阳克一想到能和黄蓉在荒岛共度余生就喜不自胜。彼时,欧阳克被火烧死的一众姬妾已被其忘到了九霄云外。欧阳克对黄蓉一往情深,当然是痴心妄想,他也正是在向黄蓉表白时误中黄蓉机关,陷入腿部被砸而残、险些丧命的悲惨境地。 欧阳克被大石压身生命垂危之时,他的“痴”情也表现到了极点。面对陷害自己的黄蓉,欧阳克心中却无半点悔恨之意,甚至嘱托黄蓉不要让欧阳锋知道,害怕欧阳锋不会放过黄蓉: “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 ”另外,欧阳克至死也未对他人提及此事,甚至用谎言将真相掩盖了过去,不 可不说欧阳克痴情至深。尽管这也只是一厢情愿,空留痴念罢了。

欧阳克命运的第二次改变也是源于他的“痴”情。电 视剧中欧阳克临死前的剧情,塑造出了欧阳克“牡丹花下 死,做鬼也风流”的“痴”情本色。当日在曲三酒馆,已经 残疾的欧阳克被众人抛弃,躲在角落中饥肠辘辘。幸而被 陆冠英、程瑶迦所救赏了饭食。刚刚恢复元气的欧阳克便 觊觎程瑶迦、穆念慈美色,趁人不备点了二人穴道,一时间 有两位佳人在侧,欧阳克左拥右抱、左闻右嗅,风流情痴模 样尽显无遗。只是沉醉在美人香气中的欧阳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命不久矣。

在 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中,同样“痴”情的恶人还有完颜洪烈。完颜洪烈是金国的六王爷,也是杨康认 贼作父的“贼人”。他相貌英俊、精明强干又野心勃勃,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归根结底是因为一个“痴”字。在大 的历史背景下,作为一心想要吞并宋国的金国王爷,完颜 洪烈自然是作者设定的反面角色; 从个人出发,为了一己痴心,杀人夺妻,无恶不作,完颜洪烈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 反派。但是在对爱情、亲情的痴心上,不能不说完颜洪烈 是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

一方面,完颜洪烈在爱情上是对包惜弱的痴心。电视 剧中,金人完颜洪烈和宋人杨铁心之妻包惜弱在牛家村初 见,包惜弱因为“惜弱”的善良本性,对完颜洪烈有救命之 恩。就此完颜洪烈心中情根深种,想要得到包惜弱,因此 自导自演了一场杀人夺妻的戏码,终使包惜弱成为自己的 王妃。同时,完颜洪烈为了讨包惜弱的欢心,还遣散一众 姬妾,把杨家草屋原模原样搬进王府,以解包惜弱对“亡 夫”故园的相思之苦,可谓痴情至深。只可惜一往情深终 究付诸东流,十八年的良苦用心,到头来落得个一生凄苦 的下场,这也正是完颜洪烈这一角色最大的悲情之处。因 为自始至终,包惜弱对完颜洪烈都只有感激之意,而没有 男女之情,否则包惜弱也不会日日在杨家草屋中,看着“亡 夫”的铁枪以泪洗面。而当乞丐一般的杨铁心突然出现 时,她义无反顾誓死追随,杨铁心持枪自杀,包惜弱紧随其 后,二人共赴黄泉。

另一方面,完颜洪烈在亲情上是对杨康的痴心。杨康是包惜弱和杨铁心的孩子,完颜洪烈对杨康却视如己出, 宠爱有加,甚至不惜牺牲生命来保护他。当杨康一而再、 再而三的对他起异心时,他依然把杨康看作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不得不说完颜洪烈这一慈父痴心一片。电视剧中通过父子二人的两次冲突来表现了这一点。父子二人初次冲突是杨康知道完颜洪烈并非生父,纠结苦闷之余,得到完颜洪烈视若亲子、承诺王位的安慰; 父子二人第二次冲突是,当段天德向杨康指出造成其悲剧的幕后黑手是完颜洪烈后,他即刻发誓要手刃仇人。然而完颜洪烈却不做辩驳,任凭杨康发泄不满,用养育恩情打动了杨康。这两次冲突之后,杨康已经只把完颜洪烈当作自己实现抱负的靠山,而完颜洪烈却依旧视杨康如同亲生骨肉。最后当杨康中毒身死之前大呼完颜洪烈是凶手、恶魔时,完颜洪烈却也只叹“对惜弱不住,没有照顾好杨康”。

二、恶人之义

《孟子·离娄下》中写道: “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认为,言、信、行、果不是绝对的,评判的标准归根结底在一个“义”字上面。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义”往往具有正面的道德训诫的意味,文学作品和影视剧塑造的人物也往往以“义”和不“义”来划分人物: 正面人物往往大义凛然、大仁大义; 反面人物则见利忘义、背信弃义。事实上,以“义”对人物角色进行一刀切的划分,正是一些作品中扁形人物形象“脸谱化”的原因。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中表现人物的“义”是多层次的,不仅表现出了反派角色某种情况下讲究“义”的一面, 还表现出了恶人有时在“义”和“不义”之间的犹疑徘徊。

“乾坤五绝”之一的欧阳锋是《射雕英雄传》中最主要的反派角色,人称“西毒”、“老毒物”。所谓“西毒”,不仅是因为他最擅长用毒,更因为他毒计过人,城府极深,邪恶 无比,做了一系列的恶事: 为得到《九阴真经》以提亲名义接近黄蓉、杀害江南七怪并嫁祸黄药师、在船上火烧洪七 公与郭靖等等,这些都表现了他心思歹毒的一面。他最厉 害的武器灵蛇杖,上有暗器小蛇吞吐伸缩,阴毒狰狞自不必说; 他的武功也透出一股阴毒之气———蛤蟆功、灵蛇拳法都跟毒物有关。因此,欧阳锋其人其心其武,堪称无一不毒。

尽管如此,西毒欧阳锋也毕竟是一代武学宗师,也是个在某种程度上讲究信义之人。

在新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中,有一个欧阳锋和老顽童赛跑的情节。欧阳锋嗜武如命,他为了让老顽童给自己翻译《九阴真经》上的怪文,而和老顽童打赌赛跑,老顽童自然是在拿他开玩笑,以此取乐。赛跑过程中老顽童共叫停了五次,欧阳锋也非常讲信用地陪跑了五次: 第一次叫停,二人追逐已久难分胜负,老顽童就定下一个规矩: “跑到嘉兴醉仙楼,然后折回看谁先到牛家村”。欧阳锋言听计从,于是二人开跑; 第二次叫停,则纯粹是捣乱,老顽童说: “等等…… 跑吧……”,欧阳锋居然也是默默听从,隐忍不发; 第三次叫停,是老顽童中途遇见黄药师前去搭讪。在此期间欧阳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等二人言谈完毕才接着比赛; 第四次叫停更是无理,乃是: “人有三急, 我要嘘嘘”。欧阳锋当然默许,还一时气不过背过身去,直到发现老顽童偷偷提前开跑,才追了上去紧跟其后; 第五次叫停的理由就更简单了,老顽童说: “人家饿了”,欧阳锋依然并未发作。三番五次被老顽童寻开心,心思深沉的欧阳锋却听之任之。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欧阳锋痴迷武功,为了得到《九阴真经》的怪文翻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从命。但是西毒毕竟是西毒,不择手段、心思歹毒是他的一贯作风,此处却为了死守老顽童定下的“玩笑话”规矩, 与他不吃不喝赛跑几天几夜,毫无偷奸耍滑之嫌,不得不说西毒有时也有讲究信义的一面。

事实上,新版电视剧中还有不少细节,也体现出了西毒欧阳锋时有讲究信义的宗师风范。欧阳锋没有杀死海 里所有的鲨鱼,与老顽童打赌输了,就按照约定放了郭靖 等人; 在铁枪庙中,欧阳锋答应黄蓉去救黄药师,天亮了就当真动身救人;    在明霞岛上,为了让黄蓉施计救自己的克儿,黄蓉与他约法三章,欧阳锋答应了也确实都做到了。除此之外,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还表现了恶人杨康在“义”与“不义”之间的徘徊。杨康是一个充满悲 情色彩的角色,剧作通过郭靖这个大仁大义的角色与之进 行了对比。他们二人本是牛家村两个平民家的孩子,也是 宿命中的弟兄,却在阴差阳错之间命运殊途: 杨康误入大金国做了小王爷,郭靖流落蒙古成了金刀驸马; 杨康聪明有余,贪恋富贵,认贼作父而不得善终; 郭靖忠厚老实,大智若愚,最终成了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然而,杨康虽然 作恶多端,却也并非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人。杨康的一生可以简单概括为“一错再错———短暂觉醒———极度迷惘———最终悔悟”,电视剧以“点、线、面”三种不同的形式,不同层次地描摹了杨康始终徘徊在“义” 与“不义”之间的悲剧命运。

首先,杨康的“一错再错”即“不义”,是以“面”的形式重点铺陈的。其错之一在于认贼作父。杨康从小锦衣玉食,风流帅气,自有一种尊贵的皇家气派,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原来是乡野村夫之子,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心理落差, 不肯认生父杨铁心,却认了仇人完颜洪烈为父; 其错之二在于认清完颜洪烈真面目之后,依然依附于他,意图盗取

《武穆遗书》;  其错之三在于捡了打狗棒之后,假传洪七公死讯,冒充丐帮帮主而妄图使丐帮南迁,进而完成他的灭 宋大计;  其错之四在于为了夺得《武穆遗书》,在临安皇宫偷袭义兄郭靖,更为了除掉郭靖而与欧阳锋合谋,设计陷 害江南五怪,同时诬陷黄药师。

其次,杨康的“短暂觉醒”即“义”的状态,是以“点”的形式短暂呈现的。杨康在段天德道出完颜洪烈是幕后主使后,一时之间悔恨交加,怒不可遏,一掌拍死了段天德泄愤; 随即在郭靖祭拜郭啸天之时,立下亲手杀死完颜洪烈为双亲报仇的誓言; 在夜晚和郭靖于竹林谈心,追忆过往, 把完颜洪烈意欲阻碍蒙宋联盟的秘密告诉郭靖,还与郭靖结拜为兄弟。这一系列举措都像是一个回头浪子的所作所为,此时的杨康“义”形于色,不乏真诚悔过之意。然而,当杨康面对既是仇人又是养父的完颜洪烈时,却在民族大义与个人荣华富贵之间游移不定,优柔寡断,自食其言,心慈手软的放过了完颜洪烈。

再次,电视剧中杨康的“最终悔悟”即“义”的觉醒,是以“康慈之恋”为线索一步步呈现的。在“康慈之恋”中, 穆念慈扮演的是一个劝诫者的角色,她甚至不惜以自杀的方式,来力劝杨康弃恶扬善、改邪归正,杀了完颜洪烈重新走上“义”的道路。穆念慈第一次跳湖自杀之后起死回生,杨康心痛落泪、开始悔悟,乃至穆念慈苏醒之后,他更是加倍珍惜,这已是杨康身上“义”之觉醒的苗头。接着, 穆念慈第二次跳崖自杀,杨康此时几乎要随她跳下山崖, 众人拼命阻拦之后,杨康万念俱灰,借酒浇愁,恍恍惚惚。 因为终日牵挂和悔恨,杨康几乎成了行尸走肉,他内心深处已然悔悟万分。最后,杨康中毒临死之前出现的幻象, 亦是穆念慈身着一身红衣,裙带飘飞,一如二人初见时的模样。可即便是在幻觉中,杨康也没能牵上穆念慈的手, 仿佛是一种隐喻———虽然彻底悔悟了,但是为时已晚,也只得含恨死去。

三、恶人之趣

2017 版《射雕英雄传》中的大反派角色,或者是位高权重,或者是武功盖世,再或者是出身显赫,总有过人之处。欧阳锋、杨康、完颜洪烈等人,都是大反派角色,也是主导剧情发展大局之人。除此之外,密宗大手印灵智上人、长白仙翁梁子翁、白驼山少主欧阳克、鬼门龙王沙通天、千手人屠彭连虎等人,则是小反派角色。他们是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手下的五大高手,再加上同样为之效力的三头蛟侯通海、铁掌帮假冒帮主裘千丈,组成了一个小反派角色群体。电视剧立足于原著进行取舍剪裁、加工创造,塑造出一系列妙趣横生的小反派角色,人物形象充实丰满,性格真实立体,让人觉得既可悲可笑,又可怜可恨。首先,小反派角色的造型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在金庸《射雕英雄传》小说中,鬼门龙王沙通天是黄河帮的帮主, 他水上功夫了得,脾气暴躁,头顶无发,经常一副双目布满血丝生气的模样,长期在黄河流域独霸一方。在电视剧中,沙通天虽然也是“头顶无发”,但是却没有小说中刻画的那副凶神恶煞般模样,他勉强做出了一副凶巴巴、蛮横的样子,却着实让人讨厌不起来,他的身材胖乎乎的,使得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屠夫,而非恶贯满盈的坏蛋,坏笑起来的时候竟也自有一副骄蛮模样,形成一种“反差萌”的喜剧效果。

无独有偶,侯通海的角色造型也是如此。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小说中,描写侯通海的外貌是额上“三瘤坟起”,为人物增添了不少凶恶的性格色彩。而在电视剧中,侯通海额头上虽然也有三个瘤子,但是,这三个瘤子在不少情节中,屡屡被他人当作开涮的对象,侯通海本人也常常抱着头顶上的三个瘤子苦不堪言,让人忍俊不禁。

其次,小反派角色的性格也具有一定的趣味性。侯通 海及其师哥沙通天在投靠完颜洪烈之后,一度也是风光无 限,时间久了更是不知天高地厚起来。在电视剧中,欧阳 锋叔侄逃离明霞岛,竹筏散落,恰巧遇到完颜洪烈的大船 而获救,沙通天、侯通海等人不甘屈居欧阳锋之下,居然像 初涉江湖之人,屡次出言挑衅武功高强的欧阳锋。欧阳锋 当然是一招制敌。在这里,侯通海、沙通天等人化身衬托 主要角色的丑角,担当起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增加笑料的 任务,具有搞笑的性格。黄药师寻找女儿黄蓉下落,欧阳 锋等人还是默不作声之时,侯通海这一无名小卒居然敢于 瞎话连篇挑衅东邪黄药师,谎称黄蓉已死,还说什么“全身浮肿、死相惨烈”,惹得黄药师悲不可遏,顺手将其丢到海中喂鱼,可真是自作聪明,可悲可笑至极。

类似于这样充满趣味性的“丑角”性格,更为突出的是骗子高手裘千丈。在新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中,裘 千丈行走江湖靠的不是高超的武功,而是过人的骗术。他 屡次出来兴风作浪,骗人把戏被拆穿之后,又一而再再而 三地以“出恭”为理由借机逃跑。

另外,小反派角色的行为也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尤其表现在沙通天等人遇见“鬼”的反应中。沙通天等人初次遇见“鬼”,其实是遇到了老顽童假扮的“鬼”。当时,他们被完颜洪烈派遣到临安皇宫中盗取《武穆遗书》,被“鬼” 打的鼻青脸肿,空手而归,还说什么“欧阳锋被鬼捉走了”这样的鬼话,让人忍俊不禁。这几个人武功不济也就罢了,老顽童用骗小孩子的面具,加上轻功吓唬他们,他们就 以为真正遇见了“鬼”。与其说是他们愚蠢好骗,倒不如说是他们作恶太多,心中有鬼。

沙通天等人第二次遇见“鬼”,是在曲三酒馆的密室门口。黄蓉和郭靖在密室中疗伤,奈何密室门被打开,黄蓉急中生智用老顽童的面具装神弄鬼,这一帮人作鸟兽散逃跑,场面狼狈又搞笑; 沙通天等人第三次遇到“鬼”,是在酒馆门口紧张兮兮观察之时,误以为突然出现的傻姑是“鬼”。经过几次三番的吓唬和逃跑,这几个人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不幸的是,当他们意识到是被欺骗时,真正的黄药师带着青面獠牙面具出现了。由于受尽欺辱产生的 惯性思维,这一帮人等依然觉得是有人假扮黄药师装神弄鬼,免不了上前挑衅出气,下场自然也是异常惨烈。

电视剧中的这些小反派人物,都是以配角身份出现,他们经常由于太过于自作聪明,闹出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 笑话,在调节气氛的同时,对推动剧情的发展也有不可或 缺的作用。综上所述,2017 版《射雕英雄传》电视剧从人性的完整和真实出发,塑造的反派角色既有作恶多端、令人痛恨的一面,也有痴、义、趣等让人可悲可叹、可怜可笑的一面。 欧阳克和完颜洪烈的一生自然都和“痴”紧密相连,欧阳锋这一大反派武学宗师在某些情况下,也有讲究信义的表现,杨康这一孤绝之子在“不义”和“义”之间不时也在的犹疑徘徊。在塑造小反派角色时,电视剧将他们作恶的剧情淡化,把重点放在他们逗趣、近似“丑角”的演绎上,既起到了增加趣味性、活跃剧情的作用,也使观众对反派角色的性格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自是别有一番观剧感受。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瑕瑜互见的恶人群像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