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杨康之母为什么会嫁给完颜洪烈

文/ 纸屑轻舞

杨康之母叫包惜弱,她和郭靖之母李萍一样都不属于《射雕英雄传》的重要人物。但她们差不多同时怀孕,又分别生下杨康郭靖,而杨康郭靖的兄弟情仇几乎是本书最大的一条主线。临安牛家村风云突变,郭啸天遇难,杨铁心生死未卜,两位待产的妇女走上了两条迥异的道路。李萍到了蒙古之后,抚养郭靖长大成人,直到突生变故,死在成吉思汗刀下。包惜弱却嫁给了完颜洪烈,做了王妃。
 
我相信金庸无意在这两位配角上下更多的工夫。但通过文字中的蛛丝马迹,我们仍然会的出这样的结论:包惜弱嫁给完颜洪烈,有着她性格上必然性。我们甚至还可以说,包惜弱的外遇指数原本就比李萍高出很多。
 
名如其人,书的开头,充分介绍了包惜弱“惜弱”两个字的含义。 “她自幼便心地仁慈,只要见到受了伤的麻雀、田鸡、甚至虫豸蚂蚁之类,必定带回家来,妥为喂养,直到伤愈,再放回田野,若是医治不好,就会整天不乐,这脾气大了仍旧不改,以致屋子里养满了诸般虫蚁、小禽小兽。她父亲是个屡试不第的村学究,按着她性子给她取个名字,叫作惜弱。”杨铁心自己也说“我家里那个养了这许多鸡鸭,只是白费粮食,不舍得杀他一只两只”。“她嫁到杨家以后,杨铁心对这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十分怜爱,事事顺着她的性子,杨家的后院里自然也是小鸟小兽的天下了。”字典上解释,这个“惜”字,主要有两方面的含义:爱惜;舍不得。这两方面的意思其实都是多情的表现。
 
包惜弱的父亲,“是个屡试不第的村学究”、“红梅村私塾中教书先生”,包惜弱耳濡目染,当业是个有见识的女子,加上丈夫是豪杰之士,所以绝对不会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对于宋代较为苛刻的男女避嫌的礼法也不甚讲究。杨郭二人在喝酒的时候,郭啸天邀她同坐,“包惜弱微笑答应,在炭炉中添了些炭,拿一只酒杯来斟了酒,坐在丈夫下首”。
 
接下来我们再看包惜弱和完颜洪烈的初次见面。“包惜弱将丈夫扶上了床,收拾杯盘,见天色已晚,到后院去收鸡入笼”,办事这么井井有条,应该是个很有主见的家庭吧。“待要去关后门,只见雪地里点点血迹”,“跟着血迹走进松林,转到一座古坟之后,只见地下有黑黝黝的一团物事。包惜弱走进一看,赫然是具尸首”。“她伸手一拉,那尸首忽然扭动,跟着一声呻吟”。自然这人就是完颜洪烈了。
 
包惜弱此时想的是把那尸首“拉入草丛之中藏起,再去叫丈夫”。可见在发觉了这变故之后,她还是自己的主见占着主导地位,并不是一个事事处处都对丈夫非常依赖的小女子。“她拿扫帚去轻轻碰触一下,那尸首又呻吟了一下,声音甚是微弱,她才知此人未死”。“她微一沉吟,急奔回屋,要叫醒丈夫商量”,这时候她虽然想到了去叫丈夫,却“无奈杨铁心大醉沉睡,推他只是不动”。郭杨二人送走了丘处机后,郭也回家了,此时妻子又怀有身孕需要照顾,杨铁心“自斟自饮”,又怎会喝到推不动的地步呢?多半还是包惜弱没有用力或者用心去“推”罢了。
 
包惜弱“明知此人并非好人”,还是“慈心登生”,去揪那人了。她“见这一箭射得极深,一拔出来只怕当时就要喷血毙命”,但还是“咬紧牙关,用锋利小刀割开箭旁肌肉,拿住箭杆,奋力向外一提”。这里哪有一点显示出她的“弱”了?
待包惜弱听到那人咳嗽起来,“吃了一惊,举起烛台一瞧,烛光下只见这人眉清目秀,鼻梁高耸,竟是个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她此时是什么表现呢?“脸上一热,左手微颤,晃动了烛台”,她的初衷是救人,怎么一看人家是“眉清目秀”“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就脸热起来呢?
 
此时完颜洪烈眼中的包惜弱是什么状况呢?“那人睁开眼来,蓦见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当前光景,宛在梦中,不禁看得呆了。”她传达的是个什么信号?
 
包惜弱回房之后,仍没有叫醒丈夫把把这一切告知他。晚上睡觉“再也睡不安稳,连做了几个噩梦”,忽见丈夫一枪把柴房中那人刺死,又见那人提刀杀了丈夫,却来追逐自己,四面都是深渊,无处可以逃避”。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包惜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呢?冥冥之中,她渴望着什么?“待得天明起身”,对昨晚之事她仍是“绝口不提”,只怕嫉恶如仇的丈夫,“赶去将那人刺死”。在她的梦里有两种选择,前者是“丈夫一枪把柴房中那人刺死”,她没选,就是无形之中选了后者,“那人提刀杀了丈夫”,“却来追逐自己”。好一个“追逐”!
 
包惜弱的梦境很快变成了事实。郭啸天惨死,杨铁心也没了音讯。“包惜弱起初担心官兵无礼,哪知众武官居然言语举止之间颇为客气”,个中原因,私塾教书先生的女儿为什么一点不起疑?
 
包惜弱再次见到完颜洪烈已经是晕倒又醒来的时候了。“她再次醒来时已是白天”,“一个人走近前来,揭开帐子。这时面面相对,包惜弱看得分明,不觉吃了一惊,这人面目清秀,嘴角含笑,正是几个月前她在雪地里所救的那个垂死少年”。完颜洪烈说他对外谎称是她的丈夫,包惜弱在不知道丈夫生死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脸一红,点了点头”。在后来听到完颜洪烈无意说到的“天缘巧合”四字时,竟然还是“脸上一红”。
 
完颜洪烈自然有着丰富的泡妞经验,逐渐地就消了包惜弱的“防范之心”。所以到后来换上完颜洪烈“亲手所买”的内衣之时,已是“不由得满脸红晕”了。后来包惜弱听他夸奖自己容貌,明知自己在“热丧之中”,居然还是“内心窃喜”。
 
书里交代,“包惜弱家破人亡,举目无亲,只道丈夫已死,只得随完颜洪烈北来,禁不住他低声下气,出尽了水磨功夫,无可奈何之下,终于嫁了给他”。
 
包惜弱最后能嫁给完颜洪烈,说到底还是完颜洪烈的某些方面吸引了她,这这些方面恰恰是豪侠之士杨铁心这个粗人所不具备的,比如他言谈举止之间的“吐属俊雅、才识博洽”,“实是从未遇到过如此的男子,但觉他一言一语无不含意隽妙,心中暗暗称奇”。“她容貌秀丽,但丈夫杨铁心从来没这般当面赞过”。这一切,实际上都在悄然打动着她的心。做了王妃之后,有一次还叫完颜康的杨康跟她说起丘处机杀人的事,她的一句话堪称心理独白:“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唉,我差不多都忘啦!”
 
包惜弱和杨铁心曾有过“咱们永远不能分离,咱们就是要死,也死在一块!”的铮铮誓言。怎么能轻易的就“差不多都忘啦”呢?
再来对比着看李萍,她被段天德挟持北上,“时时刻刻在找寻机会,要与这杀夫仇人同归于尽”,甚至装疯给追踪的人故意留下形迹。生下儿子后,“郭靖自小听母亲讲述旧事,向来对大金国十分憎恨”。
 
惜乎包惜弱和杨铁心的誓言最后一语成谶。郭啸天战死了,杨铁心却侥幸存活了下来。当选择再一次摆在包惜弱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没的选择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杨康之母为什么会嫁给完颜洪烈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