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 包惜弱:我不是潘金莲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最初出场的几个人物,都有不同寻常的经历。包惜弱这个女人也同其他角色一样,必然是一位并不寻常的女人。通过本文要挖掘一下包惜弱的家底才能知道这个人的不寻常之处,在考察一些蛛丝马迹之后,大家应该就知道这个包惜弱是多么不寻常。金庸创造人物角色的时候也许没有考虑那么多,但写者无意,观者有心,常常是因为这样的挖掘,让小说本身细节趋于完整,故事背后的故事也就慢慢浮出水面。

在整个大的故事结构中,这些人物背后的故事经常特起到关键作用。另外,还有可能牵扯到前代江湖大历史以及后世江湖的一些奇特的隐藏故事。这些特殊细节,不从根子上去挖掘是不行的。比如小说《笑傲江湖》中的「广陵散曲谱」就是经角色用另类的办法获得,这其实是提供了一项解决小说谜题的一种思路,即是说要经常跳出当前小说所记录的事件,应当综合整个历史空间来考察。只有坚持用逻辑来思考问题,是才能慢慢抓住一些小说提供线索的本来目的,这些线索其实金庸江湖大历史之中不可缺少的各个环节。

要想了解包惜弱这个人,至少要从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连载版开始了解。

『两人这天在杨家对饮,眼望纷纷大雪,想到北国沦于胡骑之下,越说越是悲愤慷慨,杨铁心用力在桌上击了一掌,忽然门帘起处,内堂走出一位绝世佳人来。

这女子手里托著一只盘子,盘里盛著切好了的两斤牛肉,一只黄鸡,笑道:「又有什么事惹得哥儿俩大发脾气?」郭啸天道:「咱们正说朝廷的事呢?嫂嫂你也来喝一杯吧!」

原来那女子是杨铁心的妻子包氏,她是临安府出名的美人,性格温柔,模样腼腆,任谁见了,莫不暗暗喝一声采。她与杨铁心新婚不久,因都是豪杰之人,谁也不避男女嫌疑,常与郭啸天喝酒谈论。她放下牛肉黄鸡,自己拿起一个酒杯来斟酒,坐在下首也喝了起来。三人喝了一会,只见窗外雪下得更大了,包氏道:「我去请嫂子一起来吃几钟儿。」

郭啸天道:「别去叫她了,这几天她身子不大舒服。」包氏连忙站起,说道:「怎么我不知道?我去瞧瞧。」郭啸天微笑不语,杨铁心见他毫不耽心,想来并无重病。过了一会,包氏笑吟吟的回来,斟了一杯酒,对杨铁心道:「你快喝下,敬大哥一杯!」杨铁心道:「干么啊?」包氏笑道:「快喝!快喝!喝了再说。」杨铁心仰脖子干了,包氏笑道:「大哥你自己说。」郭啸天微笑道:「她这几个月来老是腰酸背痛,昨儿到城里请了个大夫瞧瞧,原来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在修订版中的包惜弱,一开始是这样的。

『他浑家包氏,闺名惜弱,便是红梅村私塾中教书先生的女儿,嫁给杨铁心还不到两年。当晚包氏将一只鸡和着白菜、豆腐、粉丝放入一只大瓦罐中,在炭火上熬着,再切了一盘腊鱼腊肉。到得傍晚,到隔壁去请郭啸天夫妇饮酒。

郭啸天欣然过来。他浑家李氏却因有了身孕,这几日只是呕酸,吃了东西就吐,便推辞不来。李氏的闺名单字一个萍字,包惜弱和她有如姊妹一般,两人在房中说了好一阵子话。包惜弱给她泡了一壶热茶,这才回家来张罗,却见丈夫和郭啸天把炭炉搬在桌上,烫了酒,两人早在吃喝了。』

新修版的包惜弱,一开始是这样的。

『他浑家包氏,闺名惜弱,是红梅村私塾中教书先生的女儿,嫁了给杨铁心还只一年。当晚包氏将一只鸡和着白菜、豆腐、粉丝放入大瓦罐中,在炭火上熬着,再切了一盘腊鱼腊肉。到得傍晚,到隔壁去请郭啸天夫妇饮酒。

郭啸天欣然过来。他浑家李氏却因有了身孕,这几日只是呕酸,吃了东西就吐,便推辞不来,好在她身子壮健,也无别碍。李氏的闺名单字一个萍字,包惜弱和她有如姊妹一般,两人在房中说了好一阵子话。包惜弱给她泡了一壶热茶,这才回家来张罗,却见丈夫和郭啸天把炭炉搬在桌上,烫了酒,两人早在吃喝了。』

通过对比原著小说三个版本来观察,应该会发现版本细节前后变化极大。连载版的包惜弱出场很早,且对话得体,有礼有节,也有大家闺秀的温婉之性。包惜弱对郭啸天妻子的关心,也突出地表现了人物大方热情的特点,叙述简洁扼要,转换自然。特别是连载版小说提出『她是临安府出名的美人,性格温柔,模样腼腆,任谁见了,莫不暗暗喝一声采』,也就是说南宋天子脚下,临安府内本是南宋皇城所在地,周边算是南宋国家的统治地区,算是都城的政治文化中心,以小说如此叙述包惜弱的容貌,那么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包惜弱必然是整个大宋排名要前几号的大美人,姑且说十大美女之一吧,不如说貌比西施,至少也是说包惜弱姿容的美丽名扬大宋,惊动十里八乡。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姿容出众,至少说是明艳不可方物,却让来历不明的杨铁心给娶为妻子,杨铁心何德何能,又有什么样的资本,可以娶到南宋名动京城的包美人?

从小说下文仔细推究,就可以推敲前后的统一之处,包惜弱是书香门第,包惜弱从小应该接受过一定文化以及其他方面系统训练,才会处事不惊,坚毅非常。可惜金庸在修订版与新修版都同时改掉这一重要设定,弱化包惜弱的性格特征与行为特点。修订版与新修版原著中包惜弱是在李萍之后出场,先出场的是李萍,包惜弱则随故事演进登场。修订版以及新修版两个版本的设定把包惜弱的来历重新建立,叙述包惜弱来自红梅村,通过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原文,知道红梅村距牛家村五里,牛家村距离临安城,想必也五里十里左右,三个地点略成为三角之势。

连载版小说前后没细说包惜弱的父亲,修订版与新修版说包惜弱的父亲是教书先生,特别把老家在什么地方都交代清楚。金庸这样安排包惜弱的父亲,应当是补上一直以来读者对包惜弱为什么后来不回家的原因打个圆场,后来新修版小说是说她父亲在包惜弱被掳走之后被气死。实际上,这里的修改又给小说增添了悬疑之处,包惜弱的父亲也从未在期间探亲,包惜弱在这三年中也没提及返回红梅村探亲。杨铁心在江南举目无亲,自然要翁婿之间多联系才对,小说中杨铁心与包惜弱父亲的关系有些点点疏远,并未形成有意义的互动,这说明杨铁心与岳丈包父之间恐怕应该有什么未解之事。

其次看包惜弱在杨铁心、郭啸天与丘处机相遇时的表现,看原著三个版本的不同。

连载版小说这样叙述:

『郭啸天见义弟忽然脸上胀得通红,知他吃亏,但因没有摸清那道人来头,心想还是不要贸然动手,忙抢在头里,道:「道长请这边坐!」那道人又是冷笑两声,放脱了杨铁心的手腕。

杨铁心又窘又怒,迳入内堂,把那恶道的事对妻子包氏说了,包氏微一呻吟道:「这道人来得古怪,你先陪他喝酒,相机探听,切莫先动手。」杨铁心点头答应。包氏端整了一壶热酒,两样小菜,杨铁心放在盘里端了出去。

包氏见丈夫一脚跨出堂门,又叫他回来,从壁上取下一柄精光耀眼,七寸来长的匕首,给他放在怀里。杨铁心出去斟了三杯酒,自己干了一杯,默默不语。那道人望著窗外大雪,既不说话也不饮酒,只是微微冷笑。郭啸天见他满脸敌意,知他必然疑心酒中做了手脚,站起身来取过道人面前酒杯,自己一口饮干,说道:「酒冷得快,我给道长换一杯热的。」说著又斟了一杯,那道人闻得酒香,接过一口喝了,说道:「酒里就有蒙汗药,也蒙不倒我。」杨铁心焦燥起来,发作道:「我们好意请你饮酒,难道起心害你?你这道人说话不三不四的,快请出去吧!我们这酒不会酸了,菜也不会馊掉没人吃。」』

修订版这样叙述:

『杨铁心又窘又怒,走进内室,在抽屉里取了一柄匕首,放在怀里,这才回到内堂上,筛了三怀酒,自己干了一怀,默然不语。』

新修版这样叙述:

『杨铁心又窘又怒,走进内室,在抽屉里取了一柄匕首放在怀里,这才回到外堂,筛了三杯酒,自己干了一杯,默然不语。』

细心人可以发现,连载版小说中包惜弱是有情有义之人,不仅提醒丈夫要小心行事,而且还提出要相机行事,不可莽撞,可以看出包惜弱是一个心机细密,又遇事不慌乱的人,做事情有条例,行为有节制,反倒是克制了杨铁心这个人的些许鲁莽之态,包惜弱甚至唤回莽撞的丈夫回来拿防身的匕首。包惜弱这样的性情和行为特点,至少说包惜弱遇事不慌乱的特点,而这种不慌乱,临危不惧的特征,不是一位大家闺秀所能办到,应该是包惜弱经历过遇事不乱的训练,或者说包惜弱有临危不惧的经验,这才能迅速从危机中抓住事情的关键,从她拿匕首以及安慰丈夫的一系列动作看,包惜弱的背景绝不简单。包惜弱必然有杨铁心所不了解的过去,而包惜弱也隐瞒了杨铁心关于自己处变不惊背后拥有的一系列解决问题的能力。

再到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在这一同样丘处机路过牛家村事件过程中,包惜弱不知躲到哪去,直到丘处机把王道乾的人头拿出来,包惜弱才出现。这样的修改,是有很多意味在里边,一个是增加了包惜弱的懦弱之性,二是增强了包惜弱日后失节的合理性,又一点是改变了杨铁心这个人的性格特征细节,从连载版小说鲁莽粗豪变为新修版小说稳重内敛的性格特征。而连载版小说呈现的包惜弱,对于她这种心思细密,处变不惊的行事作为,有着深远的意义。可以认定,连载版与修订版、新修版小说中的包惜弱,应是一个故事系统,拥有不同的发展过程,包惜弱最终的结局虽然一样,但整体意义并不一致。

我们再看,当丘处机拿出王道乾的首级的时候,包惜弱在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中的表现。

连载版小说叙述:

『他解下背上革囊,往桌上一倒,咚的一声,杨郭二人都跳起身来,原来革囊中滚出来的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

杨铁心伸手去摸怀中匕首,那道人革囊又是一抖,跌出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来,原来竟是一个人心,一个人肝。』

修订版小说叙述:

『那道人「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取过酒壶,自斟自酌,连干三杯,忽地解下蓑衣斗笠,抛在地下。杨郭两人细看时,只见他三十余岁年纪,双眉斜飞,脸色红润,方面大耳,目光炯炯照人。他跟着解下背上革囊,往桌上一倒,咚的一声,杨郭二人都跳起身来。原来革囊中滚出来的,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

包惜弱惊叫:「哎唷!」逃进了内堂。杨铁心伸手去摸怀中匕首,那道人将革囊又是一抖,跌出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来,一个是心,一个是肝,看来不像是猪心猪肝,只怕便是人心人肝。杨铁心喝道:「好贼道!」匕首出怀,疾向那道人胸口刺去。』

新修版小说叙述:

『那道人「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取过酒壶,自斟自酌,连干三杯,忽地解下蓑衣斗笠,抛在地下。杨郭两人细看道人时,只见他三十来岁年纪,双眉斜飞,脸色红润,方面大耳,目光炯炯。他跟着解下背上革囊,侧过一倒,咚的一声,杨郭二人跳起身来。原来革囊中滚出来的,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

包惜弱惊叫:「哎唷!」逃进内堂,李萍也跟了进去。杨铁心伸手去摸怀中匕首,那道人将革囊又是一抖,跌出两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来,一块是心,一块是肝,看来不像是猪心猪肝,只怕便是人心人肝。杨铁心喝道:「好贼道!」匕首出怀,疾向那道人胸口刺去。道人冷笑道:「鹰爪子,动手了吗?」左手掌缘在他手腕上一击。杨铁心腕上一阵酸麻,五指无力,匕首已被他夹手夺去。』

连载版的包惜弱知书达理,遵守妇道,外人在场时,遵守『三纲五常』的妇人在内堂不出,只是焦急等待丈夫归来,非常符合古人所说的那一套礼义廉耻传统。而根据在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叙述,包惜弱的行为就显得不够真切,事件发生时包惜弱躲在屋中暗自观察,甚至在杨铁心气愤之下,去内堂的时候也没有跟随进去问问缘由,这不得不说情节出现了问题,包惜弱的行为出现了不够合理的状态,可以说新修版的包惜弱在对待杨铁心的方面上,不如连载版坚定有信心,没有给杨铁心有力支持。

连载版小说中,李萍是先有孕在家,并未在杨铁心家中作客,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李萍早早出场,在情节上替换原有连载版杨铁心与包惜弱的重要内堂谈话。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把连载版小说体现出杨铁心、包惜弱亲密无间、可歌可泣的所谓夫妻之道完全剔除,具体事件中杨铁心、包惜弱发生具体行为规则改变,更给包惜弱后来的失节之实以重要关键。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的包惜弱来自教书先生的家庭,这种失礼行为过分表述,逻辑上应是存在问题的,如果包惜弱是闺秀,那么就不应出现这种失礼又失节的具体故事表现。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李萍出场情况被重新编排,同时重新改编原有情节中,包惜弱对杨铁心的劝导与爱护之心。这种关键细节重新修正,应该是金庸有意为之,为了增强包惜弱后来失节的可能性。连载版的包惜弱在内堂等待复又从内堂入门口观看,情节上并未发现首级,也符合当时场景的转换。

杨铁心与丘处机大战完毕,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的表现。

连载版小说叙述:

『包氏挂念丈夫与人争斗,站在门口观战,见三人释兵言欢,心中大慰,忙入内整治杯盘。三人坐定后,杨郭二人请教道人法号,道人道:「贫道姓丘名处机……」郭啸天吃了一惊,叫道:「莫不是长春真人么?」丘处机笑道:「这是道侣们相赠的贱号,贫道愧不敢当。」郭啸天道:「兄弟,这位便是武功盖世的当今第一位大侠,真是有幸相见。」』

修订版小说叙述:

『包惜弱挂念丈夫与人争斗,提心吊胆的站在门口观看,见三人释兵言欢,心中大慰,忙入内整治杯盘。

三人坐定,郭杨二人请教道人法号。道人道:“贫道姓丘名处机……”』

新修版小说叙述:

『包惜弱与李萍挂念杨铁心与人争斗,提心吊胆的站在门口观看,见三人释兵言欢,心中大慰,忙入内整治杯盘。

三人坐定,郭杨二人请教道人法号。道人道:「贫道姓丘名处机……」杨铁心叫了一声:「啊也!」跳起身来。郭啸天也吃了一惊,叫道:「遮莫不是长春子吗?」丘处机笑道:「这是道侣相赠的贱号,贫道愧不敢当。」郭啸天道:「原来是全真派大侠长春子,真是有幸相见。」两人扑地便拜。』

连载版小说中,包惜弱是从后堂偷偷转回门口观看争斗,应该先是错过看到王道乾的首级,是在杨铁心、丘处机争斗起来时候,从内堂到前堂观看。连载版小说中李萍此时没有出场,应该是因为有身孕而在家休息,连载版小说中的李萍是先怀孕的,在小说前文亦略略说过,包惜弱刚从李萍家回来,还顺便买了酒给郭杨二人喝,这就遇到丘处机出场。修订版小说中,包惜弱从前堂完整看了事件的过程,这时候本该和她一起在场的却李萍不见,根据修订版小说的剧情推测,李萍这时似乎是躲避在内堂,但主人不在内堂的情况下,李萍一个外人却藏在内堂,显然不够合理,躲避灾祸的理由也不够充分。

而从后来小说剧情发展看,李萍的抗压能力显然更大,他为躲避段天德而独自闯蒙古,历经艰辛,李萍这个人的坚毅程度至少应该超过包惜弱,此时见到杨铁心、丘处机拼斗应该一同与包惜弱出场才对。原本连载版小说里叙述,是郭杨二人同疑似未怀孕的包惜弱喝酒,到修订版与新修版两家喝酒,这种修订很难说金庸先生是怎样想的。其实从连载版的故事看,李萍不先出场,是有意义的,应该是暗示郭靖显然是先于杨康降生,这给指腹结拜提供了有利条件,修订版与新修版有故意抹去这一段安排,是给包惜弱的性格作重新设定,增添了有关包惜弱似乎很懦弱、胆小的行为事实,增加了一些后来失节的性格特征可能性。

再说包惜弱爱养小动物这个问题。临安府是南宋皇城所在地,必然富庶之家众多,包惜弱姿容之美貌传遍京城内外,其家庭肯定并不平凡,家境状况应该非比寻常。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尽管删除了表述包惜弱在临安府令人称道的美貌,依然能说明连载版的包惜弱来自非同一般的家庭。普通家庭会任由子女随便养小动物只为养不为吃?恐怕在一般人家生活环境,也不允许如此浪费粮食。杨铁心在小说中只是寻常猎户,并无其他收入,家中也无田产,以何生活?所以包惜弱养动物的钱至少是来自红梅村包父,至少说包惜弱家生计并不艰难,杨铁心可以和郭啸天喝酒玩乐,并不需要外出赚钱。

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叙述包惜弱的老家在红梅村,父亲是教书先生。果真这样吗?且未必。连载版小说中,包惜弱的一切表现都像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女人,不仅行事稳妥,且在高压事件临变状态下,也十分从容地掌控事情的发展,在危机结束之后,更是有条理地善后。包惜弱的表现,显然是受过一定训练,让她对这些危机有对应之策,包惜弱的表现远超一般常人所表现出来的气质,或者说连载版小说中的包惜弱,在牛家村中与丘处机关联得到这一段剧情中,其实是有一种隐隐的侠义之风。或者包惜弱在连载版小说中,其实是有着隐秘往事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呢?包惜弱可能是经受过一定的抗压训练,或者说包惜弱本该是经过特殊组织或人训练教育过的那一类人,相当于电视里的特工,又相当于特殊组织中的特殊角色,比如杀手。连载版小说刚出场的包惜弱的心理素质很强,又是临安府出名的人,这分明带有一些背后的故事。

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经过改动,包惜弱像是变成了未经过场面的小妇人,只知道怯懦和害怕,也完全不顾及在危机中心的丈夫。连载版小说中的包惜弱有着胆大心细的侧面特征与主要行为叙述,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的包惜弱,把连载版小说中原有勇气去掉,只叙述包惜弱有关怯懦、胆小的部分,这给包惜弱后来失节问题带有一定的解释。

连载版小说中的包惜弱确切地说来自一个不平凡的家,包惜弱的父亲必然是一位近似吕不韦那样的人物,不然不会看上一个来路不明的杨铁心,更不会把精心教养的孩子许配给他,正是包父知道杨铁心的来路底细,才会放心把包惜弱嫁给杨铁心。如果连载版小说中的包父也是教书先生,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应该是以教书先生为掩护身份。他至少该富有一方,有田百亩,家中有子嗣,也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就如同铁木真有个小女儿华筝一样。

包父知道杨铁心是杨四郎之后辽国皇族耶律氏,至少担负兴盛大辽国以及杨家将名声的重任,又有担负报国之豪情,这包父也有着成为如吕不韦一样『相父』之心,就把包惜弱许给杨铁心。试想如果杨铁心是一个从北国逃到浙东的流民,有什么资格娶大宋国中知名美女?杨铁心并没资格。唯一有资格的是他的身份,第一是耶律皇族,第二是杨家之后,第三很可能是辽国皇族遗民密使。万一杨铁心将来成大器了呢?从血统来看,这一系血脉非富即贵,杨铁心是很有可能成大器的,且杨家枪的底子也不弱,至少该能当大将吧?杨铁心杀过好几位大宋大将,有这个本事。杨铁心也应该有更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哪能甘愿在牛家村吃吃喝喝一辈子?

连载版小说中的包父显然有着如韩世忠一样的能力,与韩老帅一样最后隐居,也像后来归云庄上的陆乘风一样,或许经营着一个山庄。他的家是临安府杭州人,杭州西湖边上有个地方盛产梅花,他在那起过一个庄子叫梅庄,包惜弱就生在梅庄中,包父天生闲散,就喜欢乡野生活,为掩人耳目就在牛家村边上的红梅村作了教书先生。包家的子弟依然经营着杭州梅庄的产业,包父从小教育女儿各种学问,比如琴棋书画,舞蹈吟唱,如若将来遇到门当户对的人家,自然可以结成百年好合。如若不然,至少也能同赵姬一样,盼来一位将来能掌握一切的人物。包惜弱在闲暇爱好养动物,父亲并不阻挡,任由她去养。

这一年,杨铁心由金国来到宋国,包父外出游玩的时候,遇到杨铁心和郭啸天在顿足哀叹什么大事未成,什么家业不兴,什么耶律家不盛,什么杨家不存,什么大辽国已亡,大宋国已衰等等,包父看在眼中若有所思。某一日,金国有追兵来杀杨铁心,包父暗中杀掉了追兵。过些时候,杨铁心郭啸天到了牛家村住在此地,后来包父特地在牛家村找到了杨铁心,说自己有个女儿,愿许配给杨铁心。就这样,包惜弱就嫁给杨铁心。实际上,包惜弱求媒的早挤破门槛。包父认杨铁心为婿自然有自己的理由,他差人远赴金国,早调查清楚杨铁心来历,知道杨铁心有着不平凡的身世,只要有机会,定能成大事。大宋垂垂老矣,金国又安于太平,大事或就在十年之间,就这样等着罢。杨铁心娶包惜弱过门,郭啸天娶李萍过门,二人结婚的一切是包父操办,包父始终没表明自己的身份,期望十年之后时机成熟再把梅庄的产业告诉他。

在那梅花盛开的地方,有着一个包家,包家富有一方,在北宋初年,包家就在太湖边上建立有名的金风庄与参合庄连成一气,百年后庄子里更出了位叫包不同的武学名家。在那梅庄的地下,有一天包父根据自己擅长的「北冥神功」,编写一部简化本传钞给了自己满意的徒弟,自己扮成教书先生四处游玩,三年后经由自己操办,女儿嫁给杨铁心。后来包惜弱被完颜洪烈所掳,包父此时并不在侧,故此失去第一时间解救包惜弱的机会,另外,有关包惜弱被完颜洪烈掳走,是故意所为,还是突然事件,这其中有包家多少关系,则令人思考。如果这件事本就是计划中一项,那么不难理解为何包家一直没管此事。应该是这样一个故事,包惜弱嫁给杨铁心,是一个计划,而包惜弱被掳走又是计划之外,包惜弱嫁人的背后,会不会是一个关联宋、金两国的某种秘密?

包惜弱是个大美人,拥有古代任何传统小说中节烈女子的特征,为什么她不在被掳的时候第一时间自杀?这是因为,连载版中腹中的确有杨铁心的孩子。为了孩子长大成人,为了心中还有一丝丝丈夫生存的希望,她是委屈求全地养育杨康成长。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中的包惜弱不一样,表现出彻头彻尾懦弱的特征,没有主见,也没有出众的才能,如果不是故意做戏,那就分明是一位没见过世面的小女人。与连载版小说有着勇气和杀气的包惜弱不一样,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里的表现,注定只能是完颜洪烈的囊中之物,小说中包惜弱已经自述失去贞洁。从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的故事来说,杨康有一点点是完颜洪烈之子的可能性,但还是杨铁心之子的可能性更强一些,毕竟从杨家血统的传承性而言,性格特征是连续性的。从杨四郎到杨铁心,从杨铁心到杨康,从杨康到杨过,有着前后一致的性格特征。

总体看来,连载版小说包惜弱颇通礼节,做事妥善,有始有终,是一位可爱可敬的侠义范儿女人。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由于叙述方式改变,增删一些影响角色性格关键的段落,让人物的最终性格与过去设定偏离。按照通常逻辑来看,假若包父不死,一定会去救自己的女儿,可惜在这期间,包父却出奇地死去了,这就让人更加疑惑,他真的死了么?哪有那么巧合。新修版说是气死了,连载版始终没有说。假若连载版的包父正如我说是不平凡之人,或者是大豪杰,那么他一定遇到了不得不解决的事情。

最终包惜弱确实作了完颜洪烈的王妃,其实也颇为恩爱,毕竟是十八年夫妻,远比杨铁心短短一年情分要更好,包惜弱在小说中的那种怀念,实际是一种惭愧,也并不是真爱。包惜弱的自杀其实是为完颜洪烈而死,又为失节返回杨铁心处而死,要说包惜弱究竟爱谁,这恐怕是一个难解的迷,也许心理上他更爱完颜洪烈,但又舍不得杨铁心,所以包惜弱也如萧峰一样,陷入两难的境地。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 包惜弱:我不是潘金莲》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3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