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丘处机是金国奸细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在《射雕英雄传》第一回后半部分的故事发展之下,杨铁心与郭啸天意外遇到了长春真人丘处机,然后郭啸天、杨铁心与丘处机结交,郭啸天与杨铁心在牛家村本是安静和平的生活就此发生改变。而数十年来,金庸小说读者群体中广泛流行着一个假设,那就是「假如丘处机不路过牛家村」,那么大宋很可能不亡国,没有丘处机出现,郭靖就不会成为名满天下的大侠,也就更不会与铁木真势力形成关系,从而成为成吉思汗的金刀驸马,蒙古没有郭靖的推波助澜,可能就不会吞并天下,丘处机是《射雕英雄传》一系列悲惨故事的罪魁祸首。以下文章将会涉及小说很多金庸江湖大历史细节。

然而,要理解小说中为何会发生这一系列悲惨故事,却并非如此简单。如果简简单单就认为郭啸天、杨铁心的悲惨命运是因为他们在不适合的时间居住在临安府牛家村,那就错了。实际上在郭啸天、杨铁心来到牛家村之前,很多事情就可能已经注定。很多事情在小说之前的背景之中,就已经在运行很多重大的事件。郭啸天、杨铁心不过是这一些重大事件的其中一环,相比较郭啸天、杨铁心而言,他们的重要性相对小一些,有些人的重要性更大一些,也较难被人发觉。比如本文所言之丘处机就是这样一位很重要的人物,丘处机并不是一个寻常人物。如果要理解郭啸天、杨铁心在临安府牛家村这一切的开始,那就更要理解丘处机为什么要路过牛家村,丘处机在路过牛家村之前,究竟做过什么。

我们不妨摘录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三个版本的《射雕英雄传》来看丘处机的出场,看看能否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连载版,第一回《雪地除奸》是这样说的:

「杨铁心大喜,叫道:『大哥,恭喜你啦!』三个人一起干了三杯,正喝得微有醺意,忽见东边一个道士踏雪而来,那道士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全身罩满了白雪,在雪地里快步而行,脚下矫健至极,背上插著一柄长剑,剑柄的黄色丝条在风中左右飞扬,显得异常精神。

郭啸天道:『兄弟,这道士身上很有功夫,不像个寻常的人,却不知是那里来的,若能与他交个朋友,倒是不错,只没有个名份,不好请教。』杨铁心道:『不错,咱们请他进来喝三杯,交交这个朋友。』两人生性都十分好客,立即离座开门,出得门去,只见那人走得好快,晃眼之间,已在数十丈之外。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都感十分惊异,杨铁心大叫:『道长,请留步!』喊声甫定,那道人倏地回身,点了点头。」

修订版,第一回《风雪惊变》是这样说的:

「三人喝了一会酒,只见门外雪下得更大了。热酒下肚,三人身上都觉得暖烘烘的,忽听得东边大路上传来一阵踏雪之声,脚步起落极快,三人转头望去,却见是个道士。

那道士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全身罩满了白雪,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黄色丝条在风中左右飞扬,风雪满天,大步独行,实在气概非凡。郭啸天道:『这道士身上很有功夫,看来也是条好汉。只没个名堂,不好请教。』

杨铁心道:『不错,咱们请他进来喝几杯,交交这个朋友。』两人都生性好客,当即离座出门,却见那道人走得好快,晃眼之间已在十余丈外,却也不是发足奔跑,如此轻功,实所罕见。」

新修版,第一回《风雪惊变》是这样说的:

「四人喝了一会酒,见门外雪下得更大了。热酒下肚,四人身上都暖烘烘地,李萍有孕,不敢多饮,只是凑兴,略略沾唇。忽听得东边大路上传来一阵踏雪之声,脚步起落极快,四人转头望去,见是个道士。

那道士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全身罩满了白雪,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黄色丝条在风中笔直扬起,风雪满天,大步独行,气概非凡。郭啸天道:『这道士身上很有功夫,看来也是条好汉。只没个名堂,不好请教。』杨铁心道:『不错,咱们请他进来喝几杯,交交这个朋友。』两人都生性好客,当即离座出门,见那道人走得好快,晃眼之间已在十余丈外,却也不是发足奔跑,如此轻功,实所罕见。」

从三种版本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知道,丘处机是从东边这个方向而来,而且从三个版本的区别来看,连载版只说从「东边」,修订版与新修版都强调是「东边大路」。东边与东边大路的区别相当大,「东边」包括路、小巷以及任何地点,而「东边大路」的指向性很明显,确定三个问题。第一,郭家与杨家把村边居住。第二,这个大路只可能是官道。第三,牛家村的地理位置重要,村中很可能有大宋官员的祖居在此,不然大路不可能直通牛家村甚至又有新修版小说出现的「红梅村」。了解这个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或可解开牛家村许多谜团。本篇不强调牛家村、红梅村与临安府大宋皇宫地理位置关系的重要意义,留待日后专作一篇记述。

丘处机与郭杨二人的交流,三个版本叙述基本大同小异,除了修订版与连载版着重强调杨铁心是杨再兴后裔显得不真以外,还突出表现了杨铁心杨家枪的马下战法的凌厉之处,把杨铁心使用杨家枪与大宋武官等的对战过程描写得很具体,杨铁心迎战宋将武官获得胜算,这具有很大的意义,至少说明杨铁心的杨家枪法比大宋武官的马上战斗力更为高强,需要注意的是来讨伐杨铁心的武官品阶应该不小。这都是完颜洪烈以及大宋丞相韩侂胄所精挑细选的人物,应当是非同小可的身份。

围剿牛家村郭啸天、杨铁心两家,动用了朝廷关系,那么可以认为此件事情背后存在很多疑点。完全不止捉拿反叛那么简单,而段天德是防御西湖附近的军官,拥有地位不低。段天德显然是史弥远部下,韩侂胄把段天德调来使用,是想借刀杀人。史弥远是韩侂胄组织进攻金国的最大障碍之一,而后文中段天德受史弥远指派要暗中投降铁木真。故此,小说一开始中牛家村郭啸天、杨铁心这一战中,还包含大宋政坛中韩侂胄与史弥远之间的权力斗争。小说虽然没有明写,但却能在前后故事中发现小说的细节,这些细节又诠释真正小说的意义。即韩侂胄在牛家村一战中,真正借完颜洪烈所谓复仇之机,把与金国素来有利益往来的史弥远的亲信段天德牵扯在内,希望借机把段天德除去,好削弱史弥远在朝廷中的势力。只要史弥远等投降派势力削弱,那么韩侂胄就更加方便组织人手准备对金国的进攻。

从小说后文段天德的地位来看,段天德很可能是史弥远杀害韩侂胄的凶手之一。段天德是韩侂胄带出来想要除掉之人,而后来史弥远利用宫廷内部斗争,使用计策暗杀韩侂胄,从而使得大宋从战略进攻返回到防御状态,如果史弥远知道韩侂胄一系列计策,那么便会在这些计划当中进行破坏。段天德当初差点被杀,返回史弥远处,必然会与史弥远等谋划夺权之计,后来韩侂胄被杀,段天德至少是参与者,才会被史弥远当作大宋使者与杨康等人接洽。所以段天德人物虽然好像不重要,但却有关小说中的重要背景。如果没有韩侂胄与完颜洪烈的关系,那么完颜洪烈也不会到江南来刺探,韩侂胄想趁机笼络完颜洪烈获得金国军情,完颜洪烈也想结交韩侂胄来取得大宋军情,两边都想利用对方来获得军情。牛家村一战,不过是双方大计划中的一环。双方因此取得信任之后,后续的计划便可以继续实施。

丘处机与杨铁心比试过武功之后,丘处机就把人头的来历说了。我们看三个版本的人头来历是怎么说的。

连载版这样说:

「丘处机道:『平常百姓手上那有如此劲力的?我只道两位必是官府的,所以便有了疑心。』三人说罢哈哈大笑。三人喝了几杯酒,丘处机道:『贫道本是北方人,金兵害得我家破人亡,眼见中原不能恢复,所以愤而出家。』他向地下碎裂的人头一指道:『这人姓王名道乾,是个大大的汉奸,贫道追了他十多天,才把他干了,但想起失国之痛,不禁悲从衷来,适才失礼得紧。』」

修订版这样说:

「三人喝了几杯酒。丘处机指着地下碎裂的人头,说道:『这人名叫王道乾,是个大大的汉奸。去年皇帝派他去向金主庆贺生辰,他竟与金人勾结,图谋侵犯江南。贫道追了他十多天,才把他干了。』杨郭二人久闻江湖上言道,长春子丘处机武功卓绝,为人侠义,这时见他一片热肠,为国除奸,更是敬仰。两人乘机向他讨教些功夫,丘处机详为点拨。」

新修版这样说:

「三人喝了几杯酒。丘处机指着地下血肉模糊的人头,说道:『这人名叫王道乾,是个大汉奸。去年皇帝派他去向金主庆贺生辰,他竟与金人勾结,图谋侵犯江南。贫道追了他十多天,才把他干了。』杨郭二人久闻长春子丘处机武功卓绝,为人侠义,这时见他一片热肠,为国除奸,更是敬仰。两人乘机向他讨教些功夫,丘处机直言无隐。」

我们必须从书中前后明确一点,出场的丘处机这个人嫉恶如仇,如若查明一个人确实是大汉奸,该动手应该立即动手,为何需要追十天才最终杀掉了王道乾?这其中自然或者有以下三点可能:一时机不允许,杀人需要机会,如果丘处机拉肚子,就没机会。二地点不允许,如果在王道乾在蹲厕所,杀起来太晦气。三王道乾和金国皇帝在一起,金国皇帝是自己粉丝,丘处机不好意思杀。那么,王道乾死于从金国归到临安这段时间的路上,追了十几天。我们不必计算十几天内,从金国首都燕京到临安需要多久这个不存在实际意义,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丘处机是追着王道乾十几天,结果才杀掉王道乾。从这一点看,让人不可思议。

丘处机在这十几天中拉肚子才会让王道乾从眼皮子底下逃掉吗?显然不是。唯一的一种可能性是,王道乾这个人极有可能身怀绝艺,且武功修为又不低,尤其轻功甚至要与丘处机不相上下。其实小说中大宋武官的武学修为均不低,前有段天德又有段天德叔父枯木大师也曾是武官。后边出场的武功大夫石彦明武学修为极高,可以击败黄药师的弟子曲灵风。从丘处机与郭啸天、杨铁心所叙述话语判断,还带有一丝丝快意,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恶战,不然若杀一个寻常汉奸,本是顺手之便,不会这等情绪亢奋,丘处机招来一大票武功不低的追兵,故事发生的过程必然有特别之处,只是丘处机没有表达这些事情背后的详细过程,丘处机与郭啸天、杨铁心的交谈有很多隐瞒。

事实的情况是,大宋使者王道乾回宋路上,与丘处机恶战,王道乾使计逃窜,丘处机这样又追,如此大战了十多天,到了临安府之后,才在牛家村附近杀掉王道乾。丘处机武功高强,打段天德本不费力,以这样的身手杀一个常人当然毫不费力,但丘处机杀王道乾用了十多天追杀,这种逻辑不符合事实。在后文中防卫严密的金国王府内外,丘处机也是来去自如,这不能不说,有关丘处机追杀王道乾的叙述不够真实,丘处机隐瞒了这件事的真相。这其实是一场真正的武学高手大战,王道乾通过十几日恶战,终于败于丘处机之手,处于青壮年时期的丘处机保留着快意恩仇的热血。丘处机这样与杨铁心郭啸天一说,心中还不免存留点得意之情。小说在此处的描写,非常符合后文中与七怪争斗时候的意气之争,符合正常人的行为逻辑,青壮年丘处机是个稍稍有些锋芒毕露的人。丘处机嫉恶如仇,其实不如说也是一个刚愎自用之人。

王道乾逃到牛家村附近短暂歇息,是因为牛家村距离大宋皇城极近,不远十里就要进入临安城,官道四通八达,守卫颇严,至少能遇上守城的大宋官兵,又能遇上边上巡逻的武将,又比如有段天德守卫的那些指挥所。随同王道乾秘密来到大宋,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等且追且赶之下,终于追到临安府牛家村,然后展开故事。金国六王爷来到宋国与宋国皇帝接洽,是同王道乾一道赶来,王道乾实际是兼任完颜洪烈的保镖以及使者。丘处机杀掉大宋皇帝特使,引来大宋军官围剿,造成杨铁心与郭啸天突遭大难。包惜弱是六王爷意外收获,而事情主线其实是要消灭掉丘处机听来的有关宋金之间密谈的一切内容。杀掉杨铁心与郭啸天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六王爷看上了包惜弱,是双方主张杀掉可能泄密的人。至于是什么秘密,至少有关完颜洪烈与韩侂胄双方各自的利益,韩侂胄一方想要获得金国军事机密,完颜洪烈想利用韩侂胄里应外合消灭大宋。

丘处机得到双方机密的原因,是丘处机知晓王道乾到金国贺寿的消息。丘处机在金章宗贺寿的前后,与金章宗本就在一处。历史记载,金章宗之元妃崇尚道教,常在金国皇宫接待丘处机,听丘处机讲道。实际上,元妃本人就是丘处机的铁杆拥趸,曾帮助丘处机在山东等处建立道观,从某种意义上说,丘处机的背后资金支持者是大金国金章宗宠妃元妃,元妃曾生下金章宗第六子完颜忒邻,也就是完颜洪烈的原型人物。

丘处机得到王道乾来金国贺寿的消息,自然是因为某种特殊关系才会追杀王道乾。那就是王道乾发现了丘处机的秘密,王道乾知道丘处机是金章宗的座上宾,又知道金章宗可能派遣丘处机来到大宋刺探军机要情。王道乾是韩侂胄所派遣,自然是铁杆的反金义士,他意外获得丘处机的机密,自然回到大宋之后要反报韩侂胄戒备。可惜,王道乾必然是事情泄露,才会被丘处机暗中追杀。丘处机是亲元妃派,但不是完全听从完颜洪烈指挥,所以小说中会出现完颜洪烈与丘处机略有不合之处。这有关金国内部权力斗争之事,当另文处理。

丘处机路过牛家村,涉及金庸小说真实历史背景与小说背景之间的融合关系,丘处机作为金国人,必然为金国做事,丘处机发展全真派活跃期正是由于金章宗以及元妃的大力资助,就在小说《射雕英雄传》故事开始同期,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丘处机是拥护元妃派的一些事情,所以后来元妃儿子完颜洪烈一些主张,丘处机也逐渐认同,丘处机教杨康学武,可能有元妃的从中安排。

历史上的金国元妃涉及金国妃子间皇储之争,若按照小说来写,杨康有祖母的庇佑,也许更能得金章宗的喜爱。所以看丘处机路过牛家村,中间会有这么多重要环节,不仅能看出丘处机是金国人,又能看出很多大宋与金国内部的重要关系。丘处机借助元妃资助,发展全真派,是王重阳死后全真七子发展门派重要的资金来源,如果不按历史背景来看小说,那么小说中丘处机的所作所为也令人怀疑。他从金国长途跋涉追杀王道乾,在逻辑上是不能成为因果关系,只有丘处机与王道乾之间存在利益关系,那才形成追杀。丘处机说王道乾是大宋的汉奸,那么丘处机很可能就是真的金国奸细。而小说中描写王重阳生前,并未把全真派中重要事情托付给丘处机,有关掌教以及华山论剑一行均与丘处机无关,这恐怕有一些特殊考虑。关于丘处机的问题,以后还要叙述。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丘处机是金国奸细》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3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