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有丘处机这样的班子成员,马钰当一把手有压力吗?

文/ 纸屑轻舞

有丘处机这样的班子成员,马钰当一把手有压力吗?

王重阳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争夺九阴真经时,他的武功修为得到其余四绝的心悦诚服,那时的王重阳还是抗金义士,所以这位全真教的创始人本质上是属于江湖的。王重阳有非常著名的七个徒弟,合在一起叫作全真七子。王重阳的大弟子叫马钰,但七子中武功最高的是丘处机,马钰更注重内功的修炼,丘处机更看重临敌制胜。七子又分别收了诸多弟子,全真教扩招之后,生源多了,但质量明显下降,全真教逐步沦落为一个大机关。三代弟子离五绝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只有靠王重阳的师弟、游离于全真教之外的老顽童周伯通维持脸面。

在金庸的“射雕三部曲中”,“射雕”是全真教的鼎盛期,“神雕”是全真教的衰败期,“倚天”是全真教的没落器。一言堂时代的全真教,和丐帮很像,一把手太牛掰了,对帮内事务就有绝对的控制力。到了第二代,单凭个人,威信和修为和五绝相比已经有了差距,所以要玩阵法,企图团结起来以多胜少。到了第三代,讲个人修为没有拔尖人才,讲阵法又缺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凝聚力,衰败就是大势所趋。在大战襄阳时,作为总指挥的黄药师,勉为其难地让全真教的李志常顶了上去,但其弱势地位已经不言自明。

全真教该被认真研究的就是这第二代,第二代是承上启下的一代,可是“承上”吧,没有很好继承王重阳的武功修为,也更谈不上创新,“启下”吧就更不用说,有口碑的尹志平沾有污点,有野心的赵志敬又心术不正,全真教的人不算少,说起人才那还真是越来越稀缺了。

王重阳的仙逝势必导致全真教一言堂的局面被彻底打破,全真七子中没有人再有如此威信,这就是为什么有了相对民主的客观原因。马钰任掌教的这个时期,是没有绝对核心的时期,风头是丘处机的,马钰觉得需要调和的时候,他也会插手,比如亲自远赴大漠去教郭靖内功心法,其实就是去调和丘处机的冒进的。他背后甚至也指责丘处机太意气用事,却也并不搞当面批评。

对丘处机这样的班子成员的确不太好管理,除非你业务能力胜过他,像王重阳那样的。细想一下,幸亏还有个马钰这样的大师兄做掌教,否则全真教在第二代恐怕就要分崩离析。马钰的武功到底是不是比丘处机低,江湖上其实没有定论,但是马钰很自谦,他自己说他比不上丘处机和王处一,承认自己业务能力比不上副职,这姿态就不是一般的一把手所能做到的。撇开一般的切磋不说,真正和马钰较量过的高手,对他的评价都是很高的,肯定不在丘处机之下。

马钰的领导水平也是相当之高。比如丘处机和江南七怪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了,换作马钰滴水不扣的表达风格,柯镇恶们的火气也就不会那么高涨。马钰劝六怪放弃和梅超风血拼那段,放在丘处机身上就不可能实现。什么即便我们不输但要除掉她也会有损伤,什么不如给她一条自新之路等等,充分展示了马钰的口才魅力。

马钰死后,丘处机做过一段时间的掌教,做了掌教的丘处机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作为。做副职的时候他是强势的,做了一把手之后他可能反而觉得“穿衣穿布当官当副”是多么幸福。丘处机没有进一步将全真教发扬光大,加上三代弟子优秀人才的匮乏,全真教逐步走向衰败已难以避免。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有丘处机这样的班子成员,马钰当一把手有压力吗?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