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乡村寒夜读金庸

文/袁灿兴

八十年代的中国,城市如何,我不知。农村之中,乃是文化荒漠,一张纸片上的字,都能被传阅良久。

这时候,管控没那么紧了,可以出门,投机倒把一二。家人有往广东远行的,会带回来一些书,先是梁羽生,再就是金庸。

二位先生,都是不朽。

乡村荒漠中,突然有了书,若有了光,大家争相索借。人类的阅读最盛期,约是这个时代的乡村了。

1988年,小学三年级时,突然发现家中多了本书,乃是《神雕侠侣》。当日激动无比,此后,每每借口蹲坑,在厕所里翻阅。于三年级的我,看金庸的书,竟毫无困难。

再往后,父亲的一个朋友搬家。朋友是镇上的,而小镇对于村里人来说,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我也凑热闹,跟着到小镇一日游,搬家忙到晚上,有很多东西被丢弃了,我却发现了新大陆,一本厚厚的《侠客行》。我偷偷地,将这本书藏起来了。当夜,回到村里,我彻夜不眠,一气阅完。多年后,我有了很多书,却不会翻它们。

当日,一个杂志社将《射雕英雄传》给出了,分为上下集。打听得村里某人家,有上集,过去软硬相磨,才借到手中,畅快读完。却又为没有下集而纠结。多年之后,在旧书摊上,看到这套《射雕》,立刻买下,一补少年的缺憾。

当日金庸的书,出版商颇是可恨,往往拆成十几本出了,很难凑全。如《天龙八部》,我就只看了几卷,还有很多卷没有借到,断断续续地,总算读全了《天龙八部》。

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至今我仍没看过这本书的最后一卷。现在看,却是简单。但不想看,留个遗憾吧。再说,小昭从中土离去,也是一憾。

读初中时,村里开了个造纸厂,各种书多有,自然也能一读金庸,只是未曾看到全本。高中时,镇上就读,有一老头摆地摊,卖全套的各种盗版金庸。伙食费中省了些钱,买了全套的《鹿鼎记》。韦爵爷的风流,深深影响了我,韦爵爷扬州丽春院,大床睡美姬的盛事,成为我此生的最高理想。

于当日的无数金庸读者而言,金庸的小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金庸小说,给于我们的,是美感。这美感,首先是人,他的笔下,那么多的精灵女子,黄蓉、赵敏、王语嫣等,让我们知道,世间的

美好,爱情的美好。

金庸给予我们的,还有文笔的精妙。他的文字,已入化境,挑剔他文字的,可以照照镜子,看看你丑陋的脸。他的文字,却是当日最好的语文教师。

金庸的文字,于我们的,还有各种壮阔。随他的笔,我们感受了天山浩瀚,西北壮阔,东海隽逸,江南缠绵。少年如我,读陈家洛,天山策马奔,远观无量景,顿觉心胸一开,竟忍耐不住,于村中咆哮狂奔。

金庸于我们的,更有侠义,有担当。武侠,就是路见不平,拔剑而出。我最爱胡斐,他为了陌生人种阿四一家的冤屈,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舍弃爱情,舍弃荣华,也要为种阿四家复仇。

在没有一个制度保障与法律救济的社会之下,对付不公的希望、对着正义的期待、对复仇的渴望,被寄托在个体的侠客身上。磨剑只为不平事,金庸渲染着侠客精神,面对着不平,当每个人都敢站出来,发出呐喊时,这个社会,会可爱好多。

少年时,路见不平,我即要找块砖头,出来吆喝呐喊。时至今日,碰到超过我底线的垃圾人、垃圾事,我虽无力,不是大侠,不是大V,也要站出来,狂吼一声:“操NM的,不可这样!”

感谢金庸,让我有自己的底线,而能为人!

金庸于我们的,更有冷峻的嘲讽。他嘲笑着那些伪君子,那些居上位者。万众称颂,千秋万代,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可最后,那被歌颂的,却是光着屁股的小丑。

金庸所成长,所处的时代,是中国最为风云变幻的时代,他有着家国情怀。他的笔下,郭靖、张三丰之类人物身上,让我读到了岳飞、文天祥的气息。书中,张三丰年迈后,仰天长叹,少时功夫不济,不然当去救文天祥。后郭靖更为守土而赴死。

今日自由主义可以解构一切,但这家国情怀却难以解构。有天下,有王朝,有匹夫。王朝更替,关我卵事,天下兴亡,却匹夫有责。金庸嘲讽庙堂,却以大侠而支撑天下,这天下,不是一家一姓一王朝,而是苍生万众。

金庸已去,满屏尽哀。于无数的哀悼之中,一条深深地让我悲哀,有人云,金庸的文字,写在今日,约是出版不了,约是会被禁了。

呼吸下今日的空气,不知四十年来,我们前进了多少?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乡村寒夜读金庸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