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从张十五事迹看南宋中逍遥派的历史活动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金庸先生在小说中最爱设置各种各样的谜题,供读者细致品味。有些谜题会伏线千里,横跨多部小说,并且在这些小说中把一些大结构大世界观建构一体。如果一般读者不仔细思考,没有养成对细节问题的敏感,那么就不大会明白金庸小说留这么大的空白,究竟是为什么。这十分考验读者读书时候的细致程度。

金庸先生非常偏爱逍遥派这一个门派,不光是在《天龙八部》中,正线剧情玄妙的故事情节,让人欲罢不能。更是金庸特别善于把许多小桥段架设在许多副线故事中,让人觉得这样的写作读起来即有想象力又充满娓娓道来的历史感。如果不是对小说有深深的体会,很难理解这其中大量的甚至繁琐的奥妙所在。我曾在一个小篇章中简要地提出对逍遥派的观点,这里再重新对逍遥派作一番新的探讨。

小说《天龙八部》中,有关于逍遥派的历史和一些基本设定,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三个版本的原著所叙述有很大区别。连载版的逍遥派,小说没有说明无崖子的师尊是谁,苏星河与虚竹的对话中曾有过吐露,原来逍遥派至高无上的武学叫「逍遥御风」,这种武学在历代掌门中没有几个人能修炼成十之一二的。这就是说,逍遥派的历史非常非常之长。修订版的时候,也没有说无崖子的以上的掌门是谁,而「逍遥子」这个名号是无崖子个人所有。到了新修版,金庸又增设了关于「逍遥子」乃是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的师傅这样的情节,并且逍遥子这个人还疑似活在人间。

从连载版看,逍遥派的武学博大精深,其中的弟子徒孙个个逍遥若仙,很多武学都超乎人间普通人所承受的范围,真是写得玄之又玄,人类不可接近。修订版经过了一些修改,逍遥派的武学变得合乎一些人间准则,使得常人又能接近几分。新修版中的逍遥派更合乎常人的角度,让逍遥派更贴近人间普通人的思维。连载版中的武学水准极高,不仅拉高了逍遥派武学的水准,更把萧峰的武学水准进行了提升,这在以后都进行过修订,相对进行了降低修为和过分传奇性质。萧峰也变得没那么高不可攀,并出现多处超越能力范围内的修为突进。

逍遥派的武学至少要追溯到前几百年,至少超过北宋初年的时间。因为天山缥缈峰灵鹫宫里的石壁上,赫然有几百年风化之后还模糊存在的高深的武学秘籍。这样的时间演进性的变化,不能被随便抹除。故此,逍遥派的历史,至少要在唐末,甚至要更久远。按照三个版本小说的总结来看,逍遥派的顶级高层,一般都能修炼到长寿且接近长生不老的程度。就是无崖子的师傅,亦能在人间各处追寻各种各样的仙境,获得增长寿命的秘密。而连载版《天龙八部》就十分肯定逍遥派是有很多代掌门。因为这个门派的特殊性,掌握不少长寿的秘密,更掌握不少灵丹妙药,那么所谓修为或长寿性的特质就更加显露,应当说逍遥派一般的门人都是长寿型,北宋末无崖子等人接近百岁,李秋水、天山童姥依然活蹦乱跳。丁春秋八九十多岁,更像是一位中年人。

天山缥缈峰灵鹫宫石壁仅仅是一处逍遥派的遗址,而新修版中则设定了有关于「不老长春谷」的故事情节,那么这个「不老长春谷」最低限度是道家修仙养生之处,甚至也是逍遥派遗址之一。金庸并未完全去除连载版之中有关逍遥派的仙派修行处理,反而又增添多处关于遗址性的故事段落,这是一再提醒,小说中的逍遥派确实来自修仙的神仙,而且这些神仙因为各种原因,曾留下很多很多的遗址,实则是这些神仙练功和研讨武学等的栖身之所。天山缥缈峰灵鹫宫石壁刻画的武学秘籍,便是几百年前逍遥派门人修炼武学的时候刻画的心得精要,这精要因为易学易会,便在门派中一直流传,也由门人弟子一直看护,达到了那种内功修为的时候就可以看图修炼。达不到那种内力修为,就不能进行修炼,反而会引起内伤,这乃是天然的保护措施,别的门派连学都没法学,只有本派内功作为辅助才能继续修炼。这种防御机制,有种经验式的历史传承气息,这种武学经验总结应当具有一定时间跨度的历史性。

大概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读者,对逍遥派的认识也仅仅到此为止。而我不同,我要揭露出更多有关逍遥派的情节。

连载版中「逍遥御风」武学秘籍曾藏于昆仑山星宿海一带,星宿派掌门丁春秋花了许多年的时间也未在这一带发现「逍遥御风」的秘籍。不论这秘籍藏在哪,却可以知道一点,逍遥派有把宝物藏在天下各处的毛病,或者说是储藏之癖好。包括无量山中的琅嬛玉洞,这都是逍遥派喜欢搜罗宝物,储藏天下奇珍的重要证据。前几百年的逍遥派必然也是如此,在这之后几百年也必然会如此,并不会改动逍遥派的基本特点。

同样,又是别人不知道的有关逍遥派遗迹的问题。在小说《笑傲江湖》中,记载杭州西湖畔的梅庄,这其实就是逍遥派的遗址之一。梅庄设置有典型的逍遥派基本特点。小说记载梅庄中有四位雅士,分别为黄钟公、黑白子、秃笔翁、丹青生四人。从四人雅趣习惯上看,与《天龙八部》中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大徒弟,苏星河的弟子「函谷八友」有极大的近似性,或者说是有巨大关联。

《笑傲江湖》中的「江南四友」老大黄钟公喜爱弹琴,《天龙八部》中「函谷八友」老大康广陵善弹琴。《笑傲江湖》中「江南四友」老二黑白子善围棋。《天龙八部》中「函谷八友」老二范百龄亦善围棋。《笑傲江湖》中「江南四友」老三秃笔翁嗜好书法。《天龙八部》中「函谷八友」老四吴领军善使判官笔。《笑傲江湖》中「江南四友」老四丹青生嗜画嗜剑,《天龙八部》中「函谷八友」老三苟读本书生,四吴领军善使判官笔,二人皆可书画。如此巧合的事件,使得《天龙八部》与《笑傲江湖》关联到一起。那么有关「江南四友」或所谓「梅庄四友」,必然与「函谷八友」有密切关系,事实上是「江南四友」必然是「函谷八友」一系的门人后辈。这类似于《天龙八部》在云南大理国中段氏四大将军「渔樵耕读」与《射雕英雄传》中大理国段氏四大将军「渔樵耕读」的设定,二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或者师门关联。

「江南四友」必然是「函谷八友」这一系门人的后辈,那么,「梅庄四友」就与北宋末年的逍遥派产生直接关系。因为有关梅庄事件同时,关联到令狐冲学习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有关吸星大法的由来,本身就与逍遥派有关。故此可以认为,梅庄本是逍遥派在天下各处搜罗储藏本派秘密的遗迹之一。梅庄守卫森严,内部机关重重,在西湖底下又能兴建如此大的空间,一般门派根本无法承受。梅庄不仅是无崖子掌门逍遥派时期江南的一处遗址,另外也可能早于许多年前就在西湖上成立了梅庄这处地址,只是当时并不叫梅庄。

梅庄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这个才是重要的问题。《笑傲江湖》中令狐冲来到梅庄,梅庄上有一匾额,是写梅庄的匾额是与虞允文所题。虞允文是什么人?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进士。绍兴三十年(1160年)使金,见其大举运粮造船,归请加强防御。次年,以参谋军事犒师采石,适主将罢职,三军无主,而金完颜亮正拟渡江,遂毅然督战,大破金军。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任川陕宣谕使,与吴璘共谋进取,收复陕西数处州郡。乾道五年(1169年)为相,任用胡铨、王十朋等。乾道八年(1172年),再任四川宣抚使。淳熙元年(1174年)卒,年六十五。淳熙四年(1177年),追赠太傅,谥号忠肃。

在正史中,虞允文统领大军,曾大胜金主完颜亮的进攻,史称「采石大捷」。在《射雕英雄传》中,并未提及有关虞允文的一切事迹,而是提到了稍晚于虞允文的辛弃疾。在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曾提到了虞允文。令狐冲与向问天访问「梅庄」的时候,梅庄的匾额「梅庄」二字是为虞允文手笔。这段记录在连载版、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均有记录,金庸几乎并未改动虞允文是匾额作者的设定。这至少说明,「梅庄」成立的历史至少在虞允文在世时期。

我在写《金庸〈射雕英雄传〉谜团外篇之虞允文与临安包家『梅庄』》就此进行过详细叙述,证明虞允文与梅庄的关系。虞允文即可能与梅庄庄主是好友,又可能虞允文本身就来自逍遥派。而当时的梅庄庄主,必然是逍遥派门人,是「函谷八友」门下可能性最大。这处梅庄基地,是逍遥派在江南的重要分部。稍晚一些时间,《射雕英雄传》记载韩世忠与夫人梁红玉隐居西湖边上,上官剑南拜访韩世忠求得《武穆遗书》钞本,这事情都在西湖边上,梅庄势力这么大,韩世忠方面是否有过联系,这些空白部分必然引起好奇之心。

新修版《射雕英雄传》中,增加有杨铁心之妻包惜弱老家,包惜弱的老家叫「红梅村」,临安牛家村与红梅村的距离位置大概与临安城形成不等边三角形,临安城与红梅村距离可能最近,那么很可能红梅村本就是梅庄的一部分。在《射雕英雄传》时期,距离虞允文题名「梅庄」的时期,不过三十年,也就是说如果当年的老梅庄庄主在世,必然还是在西湖边上的梅庄中安稳生活,如果当年的梅庄庄主不在,亦是有下一代弟子继续执掌梅庄。也就是说《射雕英雄传》时期,逍遥派门人弟子的活动,在江南地区也未停止。而《笑傲江湖》中的梅庄,是整部小说除华山派之外,最重要的地点,这是因为在小说末尾令狐冲与任盈盈的婚礼在梅庄举办。同样,《射雕英雄传》中记述韩世忠传上官剑南《武穆遗书》一系列细节也风分外醒目,那么韩世忠居住之处,所谓西湖之畔,是不是《笑傲江湖》的梅庄?综上所述,虞允文、韩世忠是不是与逍遥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修订版与新修版的开始,增加了张十五这么个人,故弄玄虚说了一大通事件,引起郭啸天、杨铁心的好奇,当晚三人喝过之后,张十五好似大醉一般往临安城方向而去。这样的事情相比任何一个读者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夜晚的临安城是要关闭城门的,张十五如何能在半夜的时候进入临安城?这是个实际问题。张十五的来历以及行迹都十分可疑。那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实在是以当时杨铁心、郭啸天的修为都看不出的武学修为高超的高手。以他们二人看来的张十五就是一个醉熏熏落魄的说书人。实则张十五身怀绝技,内力修为绝高。他喝醉告别二人,那步态就像是「凌波微步」,看起来毫无章法,实则是奥妙无比,修为一般的杨铁心、郭啸天怎么能看得出来。

新修版当时的酒馆曲灵风还在,他能看得出,便微微冷笑,甚至语言相讥,这段巧妙的讥讽恰到好处。而张十五在这之后也离开,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理由。如果是普通人,夜半前往临安城他是做不到的,因为有大宋守军在守卫,所以张十五本来是要去往别处,即是西湖边梅庄或者红梅村,这二处该是张十五想要去的地方。如果张十五并不重要,那么这里写张十五也毫无意义。只有与十五部小说本身有一定的联系之处,角色的重要性才能显露出来。张十五的来历必然也与逍遥派有一定的关联。我曾考虑张十五是逍遥派在天山缥缈峰灵鹫宫一处的传人。

逍遥派为何会如此作?

第一,储藏书籍以及各种宝物,是为了研究武学,研究人类的机能或其他层面的意义。关于天山缥缈峰灵鹫宫壁画,与《侠客行》时代侠客岛的石壁「侠客行神功」有一定异曲同工之处,侠客岛武学当是逍遥派另一处遗迹,画像刻成时间当是在唐晚期,几乎与天山缥缈峰灵鹫宫武学处于同一时代,上下不超过一百年。这种武学修行方法,超越普通人极限,是带有修仙性质的武学,原有武学非普通人所有。

第二,是为及时推荐和发现新的天赋异禀者接受逍遥派武学。南宋虚竹曾引导少年洪七,虚竹曾引导青年王重阳,林朝英曾悉心开导王重阳,虚竹曾传《九阳真经》,南希仁曾悉心教导郭靖,这都体现出逍遥派在努力寻找传人,为传续宗门作大规模的后备准备。

第三,是为减少江湖纷争以及国家战争。逍遥派是隐逸型门派,并不高调。在《天龙八部》之前已经存在许多代,但在所处江湖并不显露。《天龙八部》时代,形成西夏、大理、大宋相对和好的局面。金国对抗时期,逍遥派组织门人参与宋金大战,形成相对平衡。虞允文曾破金大捷等,有效阻止金军一扫千军之势。

第四,为了长生不老。逍遥派修行的有关不老的一些神功,当然是前代流传下来的道家修仙秘籍,只是要达到修炼到如仙人的程度,是何等之难,不光是资质问题,有些还要靠机缘,甚至是天赋异禀。金庸小说借鉴民国或明清仙侠小说最是突出,涉及过神兽、仙鱼、异花、异草、神禽等等本不存在于自然界的东西,这就是说明金庸必然是心理上同意小说有神仙层面的意义。只是到了北宋末,这种大概念上的神仙派系并不显露,或早已升天而去。只剩下准神仙级的普通人互相争夺利益。所以逍遥派的一部分也就逐渐成为普通人的门派。逍遥派的支派众多,有一些可能门派本身也并不知晓。逍遥派是主宗门,还是副宗门?这都会形成不同的意义。

逍遥派在南宋时期不仅继续保持北宋之前门派的特色,收藏秘籍,寻找传人,更在背后以无形手段去阻止即将到来的灾难,解决过一些本是死局的斗争。观察现世高手之间的争夺,并在其中物色人选收入门下。比如武眠风的失踪,南希仁的失踪,曲灵风的假死等,前后都与逍遥派有关系。又如黄药师、曲灵风青少年时期曾遇到王语嫣、阿碧、慕容复之可能,我亦在早前有过叙述。

所以说,了解小说背后的故事,有时候比发生在同时的正线故事还要有趣,永远要记得,小说是一个立体空间,不仅仅发生主角的故事,而背景环境下的其他线索也尤为重要,常常要跨越多部书,影响多个故事。不能为看正线故事,抛弃重要的各个细节。

默诵,射学博大精深啊!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从张十五事迹看南宋中逍遥派的历史活动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