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四位:段誉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段誉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四大男主角之一,其余三人是萧峰、虚竹、慕容复。段誉是小说中最为特殊的一位人物,他一点也不会武功,也不喜欢武功,也不愿意学武功,然而却在意外中收获了一身超强武功,获得别人羡慕的百年功力,他不求得到,却占尽天机之利,总是在绝处逢生一般获得生机,总是在绝人之路上摆脱危难,金庸给段誉太多的便宜,且在一定程度上,如果按照表象来看段誉,那简直就是「不劳而获」的典型。实际上段誉自幼喜好佛经儒学,品性善良,从来不愿学武伤人,段誉不想用武功来伤害人,这是他身受佛经义理所影响导致。

大理国立国百余年,从来都是以武功传家,像段誉的父亲镇南王段正淳和伯父国王段正明,都是一身深厚的家传武学。大理国一阳指威震天南,而百余年前段思平从中原来到大理,以六脉神剑之威创立大理国,虽然在段思平之后修炼成六脉神剑的段家子孙极少,但是一阳指、段家剑就已经足够使段家香火鼎盛。从段延庆、段正明、段正淳经历来看,大理段氏传人一般都要勤练武功,毕竟段氏是以武立国的国家,到了段誉这一代反而因为段誉个人不喜欢武功而不修炼,这好像说不通。

小说中描写段誉不爱学武,是说他从小受了佛戒,因为佛经的影响,段誉才对学武厌恶。好似段誉不学武功就是受从小佛戒的影响,如果略过此处描写,仿佛是说段誉完全是由于佛家学说的影响,才让段誉从小有慈悲之心,不爱学武。如果这样想,恐怕是错的。段誉不学武功,恐怕受戒只是一面,其关键原因可能来自其母亲刀白凤。恐怕是段正淳受了刀白凤的的骗,才让段誉从小受佛戒,并让他读佛经,学四书五经,从小便不学武。

我说过,《天龙八部》这部小说有一个观点,凡是武学修为高强者,无不自幼修炼武学。逍遥派三老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最开始学武的时间皆六七岁,无崖子的弟子苏星河、丁春秋最开始学武的时间也在六岁至八岁之间。丁春秋创立的星宿派,那些传人弟子,以阿紫为代表,入门的时间也在六岁左右。虚竹自幼在少林寺成长,学武时间也在六七岁左右。慕容氏参合庄中的慕容博、慕容复都在六七岁时开始修炼武学。阿朱、阿碧最初修炼武学的时间也在无、六岁上。萧峰修炼武学的时间大概在六七岁,萧远山修炼武学的时间大概也在六七岁,而所谓人生接连转变的游坦之,最初修炼武功的时候,也是在幼年。所以,除段誉之外,小说中所有江湖名家最初修炼武学的时间都在六七岁左右。

如果说段誉到十九岁上伯父、父亲才开始要求段誉修练武学,这符合逻辑吗?绝对不符合逻辑。大理段氏是武学世家,对于武学修炼必然有严格的一套规则。大理段氏可不只是只有段正明、段正淳这两家,从大理天龙寺可以看到,寺中的僧人都是大理段氏子弟出家为僧,那些都是段氏的同族,与段正明、段正淳关系并不远。显而易见,大理段氏除段正明、段正淳之外,还有其他子弟,这些人都得算是大理段氏武学的传人,所以他们一些人也都会大理段氏一阳指,所以,段氏子弟必然在幼年时候便开始修炼段家武学,这样才能传承好家传武学。毕竟大理段氏也是武林人物,武学修炼应当是家族立足根本,甚至当一国之主也必须修炼武学。也就不存在自幼不习武这种事,所以段誉不习武是一个关键问题,段誉是段正明亲侄,段正明自己无子,他有意把段正淳立为储君,段誉怎么会不学武功?

段誉不修炼武学,原因在于其母王妃刀白凤之计。当初段正淳到处沾花惹草,刀白凤为报复段正淳,便来到天龙寺外与一个叫花子发生关系,这个叫花子就是段延庆,后来刀白凤便生下段誉。后来,段正明与王后一直无子,十分喜爱段誉。段正淳与刀白凤也只有这一个儿子。所以,如果看懂小说便能知道,当年段正淳四处沾花惹草,冷落刀白凤,刀白凤生下段誉之后,从未与段正淳发生关系。所以段正淳后来四处浪荡,也有刀白凤故意冷淡段正淳这层关系在此,是刀白凤怀孕后,段正淳便离开她与秦红棉等混作一处。

段正淳与其他女人能生出孩子,这证明段正淳的生育能力没有问题,而刀白凤能生出段誉,则也证明她生育能力不存在问题。只是刀白凤和段正淳始终没有生下孩子,这里边的问题就很玄妙。肯定是由于刀白凤一直不愿意与段正淳发生关系,才导致二人一直没有生下孩子,段正淳的哥哥段正明一直喜欢段誉,则是因为他与王后一直没有皇子,更是把段誉当成掌上明珠。这样一来,段正淳一直没有与刀白凤同居,刀白凤后来又出家为道,所以段正淳也只能出宫去与其他女人厮混。自己的妻子不搭理自己,他只好与别的女人相处。

刀白凤把对段正淳的恨也寄托在段誉身上,都知道大理段氏是武学世家,别的孩子五六岁便开始学武,刀白凤偏偏不让段誉从小学武,她找来佛经和四书五经老师,让段誉学习佛学,大理国佛教兴盛一时,段正明、段正淳自然没有觉得孩子学习佛经有什么不好。他们也曾在背后要教段誉武学,只是刀白凤推脱孩子正喜欢佛学,所以不让段誉去学武,儿子随母,母亲说什么话,多半儿子都会听。日久天长,段誉对佛经领悟越来越深,就更不愿意学武。段正明则会觉得,没准日后自己还能生下儿子,所以也不大管段誉。段正淳则也觉得,等段誉稍大一些再教也无所谓。后来到了十几岁,段誉还是不愿意学,这就令父亲、伯父头疼。

刀白凤自然是段誉的坚实后盾,此时段誉的佛理精深,业已用佛理让段正淳无法辩驳,所以,到了段誉十八九岁上,段正淳根本没有办法让段誉学武,导致父子经常吵架。而刀白凤自然看在心里,他就是想让段誉不学武功,好断了段家以武立国的传统,让他们父子不合,好延续大理国国乱之前情往事。说起来,这就是刀白凤报复段正淳的手法。一是让段正淳断子绝孙,二是让大理国段正淳这一系断掉传国之本。刀白凤的计策是很高明的,也是很痛苦。刀白凤用前半生独守空房,来报复段正淳的风流浪荡,她宁可失去自己的幸福,也要报复段正淳。刀白凤对段誉确实有母子之情,必然是自己亲骨肉,但从道理上讲,段誉还是刀白凤用来报复的棋子。

段誉十九岁,兼通佛理儒术,对于易理棋道又有独得之见,只是对武学全然不懂,手无缚鸡之力,让人看着像是呆头呆脑的儒生,实际上段誉学业功名也从来没有。不然大可以学朱丹臣也考一考大理国科举。所以,十九岁的段誉,一则是文不成,二则是武不就,整天摇头晃脑,实际上什么事情也不曾做过。这其实都是段正淳整日忙于国事少加过问,又是刀白凤出家在外,不想再管段誉所致。段誉的家庭就是这样,父母分居日久,少有团圆,而段誉便只能与佛经以及棋道相伴。说白了,段誉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好在因段正淳的逼迫,段誉才从家中逃出,算是真正踏入江湖。

《天龙八部》是一部神奇神异的小说,若看书中的男主角,则有各自独特的特点。萧峰、虚竹、慕容复,若要再加游坦之,他们无论再有什么独特的特点,都会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都自幼练武,无论基础如何,至少在幼年之时,都修炼过基本武学。段誉则全然不同,不仅没有学过武功,估计连拉筋压腿等也全都没有练过。正是这样的人物,却能修炼逍遥派「北冥神功」,这不令人惊奇吗?如果还记得无崖子说过的话,逍遥派收弟子至少是天资聪颖,资质超人,相貌出众。那么段誉该算哪一条呢?段誉从未修炼过武学,那么这应该算是天资吧?可是段誉在小说中显得运动天赋不强,几乎就是笨拙无比。从天资、资质来看,都不能算是学习逍遥派武学的人选。

正是这些反常之处,让人觉得段誉是非常特殊的角色,或者说段誉从某种方面来讲,应当算是天授。也就是说,刨除这些后天因素的影响,那就只剩下非后天因素。段誉在无量剑被囚禁期间误食「莽牯朱蛤」,正好解了身上闪电貂的剧毒。在此时,段誉吸收过别人内力,正在走火入魔边缘,实则经由「莽牯朱蛤」混合,其体质发生了变化,早期小说版本在此时即修炼成朱蛤神功,且段誉的内功有毒,当是改变了身体资质,虽然后边的版本都改变了这种设定,但却应该明白,朱蛤在段誉身上的作用没有那么简单。段誉此后内力持续增长,少去功力反噬之厄,当是朱蛤改变段誉的身体资质,才会让他能持续积蓄那么多内力之后不会爆裂而死。

段誉十九岁上才接触武学,之前的十几年间,段誉可能从未有过基本武学基础,包括基本的扎马步或是拉筋踢腿,可能段誉连翻跟头都不会,这样的身体怎么能修炼武功?可能是由于朱蛤的作用,才会让段誉身体机能发生变化,即让他能有效积蓄北冥神功吸收过来的内力,又能沟通经脉不顺畅之处。在鸠摩智修炼「小无相功」即可知道,修炼某一脉的内功而不全练是对身体有很大伤害,鸠摩智险些经历走火入魔的危险。而段誉则在走火入魔边缘,后来完全矫正过来,而朱蛤的出现就是很关键之处,小说没有那么详加解释,自然需要人推理来理解。

段誉修炼的北冥神功显然不是全套,他只会用北冥神功中的吸收内力之法,尽管这样,他最终至少吸收过超过百余年的内力,在小说出场人物中,不算虚竹的内力他可能算是内力最高者。段誉对于凌波微步的领悟更深,他经常要逃跑,所以这套武功他经常仔细琢磨,这套武功还是一套内功心法,可以在运行步法的中间沟通身上内力,使得自身内力逐渐增涨。段誉身上学得这两套心法,对他来说十分有用。北冥神功不断给他积蓄内力,凌波微步则能调理他这些内力最终到达融合的地步。

段誉在意外的情况下,学会大理段氏祖传六脉神剑,这种剑法实际是用一阳指指力催动的剑气,段誉身上内力极强,学起一阳指很快,直接凭借身上北冥神功积攒的内力催动六脉神剑,简直是无坚不摧。六脉神剑全凭内力来催动指法,内力越强,其剑法威力便越强。所以,段誉身上积攒无穷无尽的内力,就像是有了宣泄之口,用六脉神剑发射出去,也能解答段誉为何内力大增而没有导致经脉爆裂之问题。这是由于凌波微步可以调理其内息,又由于六脉神剑属于内力化形,可以不断用内力发射来解决身体内力胀满之问题。也就是说,段誉所学的这些武功,给他误打误撞之际,能让他保持自然平衡。由于身体资质的改变,让自身的武功不断增强,也能在这些武功中间得到具体的融合融化,最初走火入魔上的问题越来越小。

如果说段誉缺乏资质,那也不正确,至少段誉可以在短瞬之间接连学会一阳指、六脉神剑,这都是武学之中十分难以修炼的武学。段正明等修炼数十年,才有如此根基,段誉仅凭身上内力便学会如此高深武学。那也不能单凭资质不佳来判断,实则过去十余年,段誉的心思没有往武学上用,故此他没有任何武学经验,也就无从说学武资质。事实上,小说中提过鸠摩智的学武情况,旁述说鸠摩智资质非凡,佛法精通,这种人只要学武依然可以不同凡响。实际上段誉与鸠摩智一样,只是段誉从来不学武,只要他能花心思学武,那么其威力也能不同反响。

段誉自学凌波微步便是例子,凌波微步已经属于较难武学,应以北冥神功作为基础,反而段誉对北冥神功认识不深,对凌波微步有更深理解,虽然差点走火入魔,但也毕竟自己的小聪明弥补这一过失。段誉不是资质不够,是资质超人,只有自身资质达到这种符合修炼的标准,才会适合他修炼。所以段誉武学的发展情况,其实还是由于自身的的努力获得。特别是在少室山与虚竹、萧峰相会,三人还在一起讨论过武学,在此时的段誉,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武学上的初学人物,而是经过一系列大战而锻炼出来的武学高手。从根本上讲,与虚竹渐渐成长的经历略同,而段誉经历大战之后,对于武学的理解才刚刚开始。萧峰给虚竹讲解武学义理,而段誉在旁也仔细倾听,这就再也不是对武学不喜的段公子,只是他总是临战便惊慌,完全是经验不足所致。

从小说中萧峰与虚竹都给段誉讲过武学义理这样的事实来说,段誉在小说中必然还是不如虚竹的修为发展之迅速,但在小说结尾之中,段誉已经渐渐能使用六脉神剑,这就是一种长足进步,这意味他对身上经脉内力的理解渐渐加深,也是趋于武学大成的必然阶段,可想而知他的内力进一步融合精炼之后,六脉神剑的威力该有多大,或许远超他的先祖段思平,成为六脉神剑第一人。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四位:段誉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