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我是谁?这不是欧阳锋一个人的问题

文/十木 金庸FM

我是谁?这不是欧阳锋一个人的问题

在郭靖、黄蓉的反向助攻下,西毒欧阳锋的“锋”变成了疯狂的疯,一生想做武功天下第一的他最后达成夙愿,却犯了失心疯忘了自己是谁,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金老爷子故意做这样的安排,大概是为了讽刺欧阳锋那样为求名利不择手段,彻底迷失了自我的人。

但不论一个人疯癫与否,对于“我是谁”这个问题,都不太好回答。如果以哲学家的思路来细究,“我”到底是一个客观实体,还是一种主观想象,至今没有确切的答案。

经典情景剧《武林外传》中吕秀才对荆无命说,荆无命只是一个代号,你可以叫荆无命,我也可以叫荆无命,那把这个代号拿掉了,你,又是谁?这是一个很烧脑的问题,直接把荆无命问到一命呜呼,真的没了命。

金庸小说中没有类似这种深入的哲学发问,欧阳锋的发型虽然很接近爱因斯坦,但他疯癫是由于走火入魔,而不是哲学上的疑惑。

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一些人也囿于我是谁的困扰,其中大多和身份认同有关。

大金王府里的杨康发出了疑问,我是谁?

是尊荣无比的大金国贵胄王孙,还是风雪飘零的牛家村村民儿子?这一问题让他纠结不已。

在经历一番挫折困顿之后,他终于决定相信,我是大金国小王爷,虽然残存的良心不时告诉他,你不是。

雁门关外的乔峰扯开了衣襟,低头看着胸前的狼头刺青,喃喃自问,我到底是谁?

是大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乔峰,还是被视为阴狠毒辣的契丹人萧峰?

乔峰还是萧峰,这是一个问题,质朴纯真的怎么也想不通,也快被逼“疯”了。他想既当乔峰也当萧峰,然而他结果是,他既当不了乔峰也做不成萧峰,他用自杀终结了这个无解的矛盾,这对他是一种解脱。

乾隆皇帝比乔峰要现实得多,虽然他也一度疑惑,我是谁?是紫禁城内爱新觉罗家的龙种,还是江南汉人家的后裔?

当然这个疑问没有持续多久,对他来说不难选择,没人会拒绝皇帝的宝座。我是谁?必须是爱新觉罗·弘历,而不能是陈家洛的亲兄弟。

懵懂少年石破天也常常犯嘀咕,我是谁?

他一直被外人误当做是他的同胞兄弟石中玉,然而这个兄弟品性和他完全相反,是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石破天和石中玉两人,就像石破天练的武功一样,介于阴阳两极。

试想一下,如果双胞胎兄弟相貌脾性全都一样,那么“我”和“他”又有多少区别?

铁掌水上漂裘千仞也有一个专门模仿他的同胞兄弟裘千丈,但他并没有石破天同样的困扰,他的内心煎熬在他归降一灯大师后才开始,心魔难除的他时不时会仰天长啸道,我是谁?是威风凛凛的铁掌帮帮主裘千仞,还是剃头出家的赎罪人慈恩?

这个心结一直没能完全解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向瑛姑和老顽童做了忏悔,他终究选择了当慈恩。

慈恩大师的一生让人想到鲁智深的成佛故事,最早为了避难他剃度出了家,但骨子里他依然是惩恶除奸的鲁提辖,在随梁山兄弟南征北战时,他也还是英勇无敌的鲁提辖。

在腥风血雨里厮杀了大半辈子后,他归隐了六和塔,有一天听到钱塘江潮水声,他幡然醒悟,“今日方知我是我”,然后安然坐化。他终于成为了鲁智深,修得了正果,找到了真我。

欧阳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想起来了,我是谁。他突然清醒过来,开怀大笑道,我是欧阳锋。

在失去一切自己也将化身尘土前,他像鲁智深一样,找到了一辈子最大谜题的答案,我是谁。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我是谁?这不是欧阳锋一个人的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