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从洪七公、欧阳锋不认识金轮法王这个事实看南宋晚期吐蕃国武林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新修版《神雕侠侣》中,金轮法王的名字出现,也是在洪七公追杀藏边五丑到华山上,由五丑之一口中说起,这藏边五丑是金轮法王二徒弟达尔巴的弟子。洪七公从藏边五丑中得知金轮法王名号之后,却表示没有听说金轮法王这个人。这段话听得模模糊糊,金庸修改得掩掩隐隐,这是为了避讳。从前金庸先生说过,这是对有人质疑藏传僧人总是坏人的角色作出的修改。只是这里修改得太不具体,失去了连载版以及修订版令人玩味的意趣。

 

连载版与修订版原著在洪七公对藏边五丑道出来历之后,产生了质疑,洪七公没听过金轮法王,但听过同样来自吐蕃的僧人灵智上人。而灵智上人的武学修为,比藏边五丑要差得多,这在修订版明确记载。而新修版《射雕英雄传》同样对灵智上人这个重要人物作了修改,让灵智上人在金庸小说中地理位置上的重要性变得不重要,这也是分外可惜之处。灵智上人是区别于金轮法王的重要人物,洪七公的疑问是有价值的。也是进一步证明灵智上人的修为极低,佛法不深。

 

连载版、修订版出现的灵智上人,明确是西藏(实际是吐蕃国)密宗僧人,按照其装扮,身披大红袈裟,头戴金光灿灿的尖顶僧帽的明显标识,灵智上人实际是来自西藏密宗的黄教。在清康熙年间《鹿鼎记》亦曾记载韦小宝大闹五台山之时,与黄教有过接触。《射雕英雄传》中,灵智上人是西藏密宗高手,大手印武学精深,还有毒砂掌这门武功,也算是当世三流高手。洪七公、欧阳锋等人都收拾过灵智上人,灵智上人不过是五绝宗师手下轻易打发的手下败将。故此,洪七公见到藏边五丑的武学境界并不低,他产生了由衷的惊讶。我来问,吐蕃国的武学修为,也会有如此境界么?大家能否知晓这其中逻辑?洪七公的见识也是十分有限的啊。

 

洪七公与欧阳锋不仅仅对藏边五丑的武学修为意外,也对吐蕃国出现金轮法王这个人也产生了毫不知情的惊讶表现。那么,为何洪七公、欧阳锋会出现这样并不知晓金轮法王存在的这个实际问题?同样,这样的事情也曾发现在杨过身上。杨过发现剑魔独孤求败遗迹,也是十分惊讶,因为杨过的经历中,与其曾交流的人物,无不是当代号称顶尖的武学高手,然而任何一位五绝高手,都没有对他提及关于独孤求败的半点事迹,我也没有一个读者能解释这个问题的根本。我则根据这一问题,进行过一些推证,将来在说起独孤求败的时候还要细谈。

 

洪七公为什么不曾听过金轮法王这个人的一切信息?我有如下之推证。

 

第一,洪七公虽然号称天下丐帮帮主,但南宋时期丐帮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在江浙一带。这样的问题,请容我慢慢解释。在《天龙八部》时期,丐帮的活动范围主要是临近辽国与大宋这一带。萧峰在未作丐帮帮主之时,曾在辽国边境一带袭击过辽军。而当时丐帮长老中,有原来是杨家将杨六郎的部将。当时丐帮的主要活动范围就是与辽国接壤的临近地区,随时组织人手袭击或防御辽国攻势。从未见到丐帮主要高层组织脱离大宋活动圈,去到别国活动。这一现象尤其重要,丐帮势力可能不出大宋国境。

 

在《射雕英雄传》中,丐帮帮主洪七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河南、山东以及江南地区。再远的蒙古大漠,洪七公也不去,就是大理国,洪七公在任帮主期间也不见去过。洪七公在河南山东一代也曾带人攻击过金军。那么,由洪七公的活动范围看,当时丐帮的主要高层也不脱离大宋国境范围内。有理由相信,丐帮帮主的主要职权,仅限于大宋国境范围之内。丐帮帮主的消息圈就仅限于大宋国境之内。

 

第二,金轮法王的主要活动区域在吐蕃国,确定是吐蕃国密宗宁玛派区域之内。金轮法王的武学活动范围局限在西域武林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金轮法王并未在大宋国所属的江湖范围中游历,这给丐帮消息探查带来了麻烦。金轮法王的金刚宗主要服务圈是吐蕃国高层以及蒙古国高层。金轮法王所接见的人物都是吐蕃国以及蒙古国高层。洪七公是更彻底的江湖人物,金轮法王则是纯宗教化的人物。

 

洪七公与金轮法王的活动范围从未产生交集,故此洪七公难以认识金轮法王。

 

欧阳锋为什么也不曾听过金轮法王这个人的一切信息?我也有如下推证。

 

第一,欧阳锋不仅仅修炼武学,还要组织人马打理白驼山庄大商队的长途经营,白驼山庄的经营范围虽然涉及吐蕃国广大地区,但是吐蕃国的宗教上层,欧阳锋则很难接触。金轮法王虽然武学修为极高,但并不是武林中人,极少出来行走。欧阳锋在吐蕃国行事也十分低调,所以二人难以达成同样的交际圈。

 

第二,吐蕃国密宗门派众多,高手众多,欧阳锋在吐蕃国根本不是最强大高手。另外,欧阳锋在第二次华山论剑前后的最近二十年来一直在中原活动,金轮法王的崛起也是在这二十年之中,他们彼此有一定的时间差。

 

更重要一点,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中,吐蕃国已经渐渐与蒙古国达成协议,吐蕃国最后臣服于蒙古国。金轮法王作为重要的人物,被招到蒙古国相关部门传授佛法与武学。作为一个资深老教授,也很难有时间出来与普通俗世人见面。我们看金轮法王以及达尔巴都是这样的人,很少与俗世人交流,导致交流上有一定的障碍。所以杨过、朱子柳等人都戏耍过金轮法王以及达尔巴。这倒不是说金轮法王愚蠢,实在是很少离开自己的圈子,与别的圈子交流有沟通上的障碍。为何达尔巴坚信杨过是其大师兄转世,这更是说明达尔巴平日专修佛法以及武学,根本不通世情所致。

 

南宋末期,经历蒙古西征、南侵,大板块格局变动很大,江湖格局也在强烈变化。在原有中原武林、北方武林(实际大金国区域),南方武林外。还有西南武林、西域武林这两个江湖板块。我们在《射雕英雄传》以及《神雕侠侣》中,更多接触江南武林以及往北的北方武林。而西南武林以及西域武林几乎毫不涉及。这是因为小说故事的主要背景集中在大金国、大宋、蒙古国之间。而同属主要国家的、西夏、西辽、大理、吐蕃等国,因为小说进程和历史发展原因没有多涉及。正是大历史条件下的发展,限定了主要故事没有涉及其他西部国家。

 

本来是吐蕃国人的灵智上人,从吐蕃国来到大金国发展,同样是吐蕃国人欧阳锋、欧阳克也来到大金国,这就让大历史背景下的国家问题减少到最小,避免了江湖板块的大跳跃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则又要仔细看自《天龙八部》以来,大江湖板块格局,为什么从此分割成几个部分,彼此较少联系。主要原因,都与西域江湖与大宋江湖的斗争有关。

 

大宋经历了西域昆仑山出来的明教教主方腊与江湖高手们的决战,又有西域高手独孤求败战胜当时大宋江湖武学高超的几位高手,号称武学天下第一。又有大金国灭辽国等。一些江湖变革和主要的历史进程都缠绕在一起,故此西域江湖与大宋江湖之间存在过一定时期的戒心或敌视,两方江湖在萧峰去世之后,就极少发生联系。西域江湖之间的斗争一直也较为激烈,逍遥派虽然进入蛰伏期,但主要的内部势力依然在暗中走动。西域密宗一直是大门派,其中宗门众多,也会不断与人发生纠葛。又比如天竺国武林等,他们也一直向西域甚至大宋中原入侵。这都不断给西域武林带来压力,西域门派向来少在中原江湖走动,恐怕还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旧事的原因。

 

在经历方腊之战之后,中原江湖亦未平静,北方江湖中的拥金国派与反金国派一直在勾心斗角,使得金国武林一直呈现四分五裂的状态,而大宋江湖中的事态也与此有关,大金国武林的争斗一直牵动中原武林或江南武林的变化,时常因此发生门派灭绝等事。连载版《射雕英雄传》中,修炼《九阴真经》成功的陈玄风、梅超风二人,在恒山上与大批北方武林高手进行交战,结果是北方武林高手被打败,黑风双煞逃走。因此北方武林对江南武林一直是半信半疑态度,也曾认为黄药师是邪派人物,又如《射雕英雄传》一开始,丘处机在大金国就盯上大宋国派去的特使,作为北方武林有威信的人物,丘处机并未仔细调查,就痛下杀手,干扰了大宋国灭金计划的良机,这是北方武林对南方武林赤裸裸的蔑视。

 

正是由于南北东西武林,在各自的时间中,都发生微妙的斗争关系,所以,在时间点上一些重要的武林人物很难碰撞到一起,才会出现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的矛盾。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五绝系统人物并不是实际上名满天下之人,他们的活动区域很小,主要活动区域仅限于南方武林、中原武林,他们对西域武林了解极少。从小说中的细节看,他们也并不清楚除自己以外的前代高手,比如独孤求败、逍遥派。这是因为这些前代人物和门派都活动在西域地区,这些地区有天然的军事屏障,一般江湖人物很难互通。而灵智上人这样的僧人则恰恰例外,他们可以有通关文牒。而欧阳锋这样疑似吐蕃国特使的人则也会有政府文件。也就是说,当时出国的人,一般还是要遭到该国盘查,如何摆脱嫌疑,则要遵守该国的相关规定,通关文牒,政府文件都是必要的。

 

当吐蕃国、西夏等被蒙古国或降服或征灭,这些版图就归为蒙古国所有。变革时期,其江湖活动自然也相应受到控制,防止出现大乱。在新修版《神雕侠侣》中,金轮法王所领导的密宗金刚宗宁玛派,就遭受蒙古国上层的威逼利诱。让金轮法王这个人物看起来又有不得已而为之之处,让这个大反派显得更有故事背景。

 

所以,不同国家的江湖区域,实际上处于各自并立不通的情况,在南宋时期已经变得很少互相进行大的交流。就是在《射雕英雄传》大胜关英雄会时期,也基本见不到从西域过来的高手。从某种程度上说,大胜关英雄会格局也是十分之小,他大概仅限于大胜关陆家庄等有关联的一些势力,亦不存在北方武林或大金国武林的重要江湖人士参与,这或许也有一些有关防备奸细或暗探等事的重要原因。我们看一次英雄会的格局是不是大,也是要看他作出这样一个细节,他是与哪方面的武林人更靠近,否则真的天下英雄都来此处,什么事不能做成?从小说看,这样的英雄大会始终未能动员起天下英雄,从参与人的资质到本身的势力范围,都是极为有限。所以,我们最终只能看到几大主角之间的互动,那些所谓英雄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这也是由于江湖势力之间的纠葛有一定的关系,你糊弄我,我也糊弄你,谁都不相信谁。与会参与,不过是混一个脸熟。

 

对比中原武林的纷乱,大理国的武林就显得安静。在大理国被灭的那段时间,没有几个大理国高手来到中原。彼时一灯大师早已不是国王,当时的大理国王是段智兴的孙子段兴智在位,其后被蒙古消灭。同样陪着一灯大师的朱子柳等,也早不在大理国中任职。他们都因为与郭靖的私交关系,离开大理国来到大宋居住。除了他们,大理国任何势力都不曾参与郭靖守卫襄阳。而大理国中,至少逍遥派门人也还有,大理天龙寺依然还在,他们都不愿意参与到大宋国的事情中。同样西夏武林也是如此。

 

有时我也在想,也许是中原武林当年对萧峰的陷害实在太过让人寒心,这也许影响了西域武林与大宋武林之间的关系。虽然虚竹是一定意义上的天下第一高手,但虚竹对萧峰也极其敬重,萧峰的死可能更令他自己看到江湖斗争的残酷性,他性格不愿如此,或许此后就严令不许逍遥派弟子再与大宋武林有任何瓜葛,免得惹祸上身。中原武林的少林寺,也从未承认过有虚竹这样一位弟子。

 

金轮法王是西域武学系统中的异类,基本不行走江湖,大多以高僧面目在密宗的上层中活动,估计西域武林也很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他在大宋境内的活动,完全是因蒙古国高层的谕令,让他在大宋境内作一切任务。金轮法王在江湖上的行走,可能仅仅限于在大宋国境内的这些活动,正是他不通中原语言及习俗,才暴露他未曾在江湖行走过的问题。故此,这也许能解释为何洪七公与金轮法王难以遇见,而金轮法王的名声也从未传到洪七公耳中。金轮法王人生的大半时间都是在密宗修炼和学习佛法中度过,金轮法王是苦修之人。

 

灵智上人在小说中的出现,恰恰是证明这个灵智上人佛法不深,武学不精,甘于任完颜洪烈的幕僚嘉宾,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灵智上人的最终结局也十分悲惨。这正是说明灵智上人在西域武林中根本混不下去的小人物,才满足完颜洪烈的要求。而金轮法王则不同,他是正经的蒙古护国法师,又是一个原吐蕃国宁玛派金刚宗宗门的首领,他曾真的劳心劳力弘扬佛法,为密宗佛门奉献了人生绝大多数的岁月,金轮法王是真的佛门高僧,死得尤为可惜。若不是蒙古高层的要挟,金轮法王也不会来到大宋,这是重要的要点。

 

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从洪七公、欧阳锋不认识金轮法王这个事实看南宋晚期吐蕃国武林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