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人淡如菊凌霜华

文/爱笑的风信子

“月光斜照,只见棺盖背面隐隐写着有字。狄云凑近一看,只见那几个字歪歪斜斜,写的是:”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狄云心中一寒,一跤坐在地下,这几个字显是指甲所刻,他一凝思间,便已明白:凌姑娘是给她父亲活埋的,放入棺中之时,她还没死。这几个字,是她临死时用指甲刻的。”

多年前第一次读《连城诀》,便为这段情节震撼,也不禁为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扼腕叹息!

凌霜华与丁典初次见面,凌霜华“清秀绝俗,人淡如菊”,让丁典一见钟情,无法自拔。

他们二人志趣相投,都是爱花之人,是彼此的平生知己。在丁典温柔的回忆中,他二人也曾有过神仙眷侣的时日:

“以后的日子,我不是做人,是在天上做神仙,其实就做神仙,一定也没我这般快活。每天半夜里,我到楼上去接凌小姐出来,在江陵各处荒山旷野漫游。我们从没半分不规矩的行为,然而是无话不说,比天下最要好朋友还更知己。

他们真诚又柔软的爱情,让人欣羡不已。

丁典被害入狱后,霜华窗口的菊花支撑着丁典活了下来。爱情成了彼此的生命力。为了这段爱情,一个被囚禁狱中多年,受尽折磨;一个苦苦痴等,痛苦而死。

而凌霜华的父亲凌退思,为了得到连城诀中的宝藏图,不惜毁了女儿的幸福,丧心病狂之下,更是活埋了女儿。鲁迅先生曾说过,“悲剧即是将美好的东西毁了给人看”。而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被毁灭,是不折不扣的悲剧。

弗洛姆《爱的艺术》中说道:

“如果我爱他人,我应该感到和他一致,而且接受他本来的面目,而不是要求他成为我希望的样子,以便使我能把他当作使用的对象。真正的爱是内在创造力的表现,包括关怀、尊重、责任心和了解诸多因素。”

父亲责怪凌霜华有辱门楣,对她各种威逼利诱,而她从没要求丁典说出连城诀的下落。她知道只要她问,丁典必定会说,但她不愿丁典为难。

凌霜华父亲逼她发誓,如果再见丁典,亡母地下不得安宁。丁典尊重凌霜华的意愿,告诉她武功秘诀,不带她走,并立下“生不能同裘,死同穴”的约定。

丁典练成绝世武功后,心中想的不是报仇,而是:

“我永远不会伤害凌退思,甚至别人要杀他,我还要去救他,因为他一旦死了,霜华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曾经的我觉得两人迂腐之极。但他们真诚又柔软的爱情,着实令人欣羡不已。

犹记得霜华毁容,丁典说:“容貌及得上心么?你为我而毁容,在我心中,你比从前更加美上十倍,百倍。”

金庸武侠中有太多的奇女子,而霜华如绿菊,婉约柔美,暗香盈袖,哪怕面临风霜,亦会铁骨铮铮。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人淡如菊凌霜华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