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欧阳锋:我是谁

文/白晓野

欧阳锋在《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中颇为不同。有个朋友说,以其先读神雕再读射雕的经验,看一个温情脉脉的可爱疯老头还原成一代枭雄的恶毒模样,是会觉得有些失落的。

金庸早期的人物性格还不够立体,有些黑白分明,善恶立辨的单薄。但饶是如此,欧阳锋这个大反派也恶得跌宕起伏,并不让人觉得无趣。

欧阳锋的恶,首先表现在他没有是非观。他洋洋自得于自己 “西毒”的称号,在他的眼里,天下并无对错之分,也无该与不该的罗嗦,惟有强与弱的分别。他信奉弱肉强食的道理,桃花岛诸杀江南七怪,下手狠辣。以一代武学宗师之身份,供金国王室驱使,于他而言,尊严和自持不足为道,只要有切实的好处和利益,即可随便出手杀人。

这便不难理解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风格了。欧阳锋行事,是毫无道义和底线的。王重阳假病装死之际,欧阳锋立刻乘人之危,前来夺经。与黄药师前些时日还互攀亲家,称兄道地,目的未达成,之后便集全身之力偷施暗算,欲置其于死地。对一灯大师亦是恶毒相激,以一幅“割肉饲鹰”图经瑛姑转交,提醒一灯大师伤心往事,激他耗损功力,心机不可谓不深。更不用说救他一命的洪七公,为了得到九阴真经,转眼他便恩将仇报,以蛇杖与蛤蟆功重创了老叫化。

从欧阳锋的成名绝学中,也不难看出他的为人。蛤蟆功的姿态如此不雅甚至丑陋,顶尖级高手中少有人练这丑态百出的功夫,但他并不介怀。透骨打穴法极是阴毒,灵蛇拳法与杖法亦尽得蛇之灵敏与狡猾,用蛇毒更是为人不耻,但只要够厉害,能伤人能制敌,便要练到极致。欧阳锋是相当阴诡和实用主义的。

他还有一个私生子欧阳克,是与嫂嫂所生。私德本无需深究,倒也可窥豹一斑,欧阳锋这个人,对道德伦理也是不屑一顾。

他“身材高大,高鼻深目,脸须棕黄,眼神如刀似剑,甚是锋锐,语声铿铿似金属之音”,本是惊人之貌,又因为他的无是非、无底线、无道义、无伦理,有欧阳锋出现的情节,往往阴谋迭出,功利卑鄙,令人倒吸一口冷气,生出忿忿之意来。欧阳锋的恶,是斩钉截铁、毫无虚伪矫饰的恶,是机关算尽不留余地的恶,恶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欧阳锋费尽心思,使出诸多手段,只为了一个目的,得到《九阴真经》,继而成为天下第一,倒也心无旁骛,专心的厉害。但说是武痴,又与周伯通的武痴不同,他的功利心好胜心极强,这野心膨胀的结果,亦是他穷凶极恶的原因之一。

为实现欲望和野心而用尽手段的人,往往也因为鬼迷心窍而反被利用,欧阳锋看似强大、没有弱点,其实野心就是他的弱点。所以,他可以一度被杨康牵着鼻子走,还搭上了欧阳克的性命,又被郭靖与黄蓉乱写的九阴“假”经所迷惑,强自倒行逆施,练得经脉颠倒移位,在黄蓉的刺激下,终致精神失常。

可叹之处便在于,二次华山论剑时,疯了的欧阳锋无人能及,终成第一,但他却不记得了自己是谁。

疯了得欧阳锋是个可爱的小老头。印象中,这个失忆的欧阳锋再也没有驱赶过蛇阵,也极少使用与“蛇”相关的武功,他的“毒”性在逐渐消失,人性浓重起来。他连自己都忘记了,却记得曾经有个“乖儿子”,与杨过的人伦亲情,是饱受欺凌的少年杨过能感受到的稀少善意之一。《神雕侠侣》中的欧阳锋是令人心生亲近与怜惜之意的。

他常常困惑痛苦于“我是谁”,想得头痛欲裂,神情癫狂。他自己不清楚,旁人是否就会明了?他是欧阳锋吗?那为何同一个人,显现出截然不同的性情?他不是欧阳锋吗?那欧阳锋又到哪里去了?

这一场精神错乱似乎清洗了欧阳锋的认知。我常常觉得,人之初,无所谓善与恶,所谓的善与恶,都是成长与环境灌输的概念进而引发的行为。当欧阳锋还是欧阳锋时,他的恶是几十年人生经验的累积,他的野心是世人造出来的“第一”位置所诱,他的凶狠,是基于对人世利益得失的贪婪和算计。当这些认知不存在时,他便呈现出生命最初的样子。他混混沌沌,如初生婴儿,没有了野心,没有了欲望,仍然痴迷于武学,虽然好胜心不减,但不再为了特定的目的,自身有十足的害人的能力,却没有了主观作恶的意识。他的行为无善亦无恶,一切皆出自于本能和无意识。

华山顶锋,欧阳锋与洪七公连斗七日,纯武艺较量,不涉阴谋与暗算,耗尽了他平生的武学智慧,于神衰力竭回光反照间,连叫三声:“我是欧阳锋!”终于找回了自己。临终前与洪七公相抱大笑,恩仇尽消。

两书之中,欧阳锋实际上有三个形象:最初那个恶得理直气壮的“西毒”,与杨过相互温暖的温情疯老头,以及华山之顶恍然大悟、迷梦终醒的欧阳锋。

他的毒与强,把自己逼入了迷失之地。寻找自我的动荡与困惑中,他毕生对“毒”的追求被一点点消解。当他目的性极明确的追求天下第一时,始终与第一无缘,当他得到了苦苦追求的目标时,又忘记了自己。当他既在武学上登峰造极,又明了自己就是欧阳锋时,已然油尽灯枯。他会回归到“老毒物”吗?他会继续做杨过操心唠叨温暖的“义父”吗?这截然不同的经历会造就一个怎样的欧阳锋?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最后的欧阳峰,是一个无法猜测的转瞬即逝的欧阳锋,连他自己都不再有选择成为“谁”的机会。

金庸写恶人往往比好人精彩。就连欧阳锋这密不透风的恶里,也还有这样无解的矛盾、迷惑与对自我的拷问。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欧阳锋:我是谁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