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三十四位:「西毒」欧阳锋

文/月隐寒霜

 欧阳锋这个故事角色,连贯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鹿鼎记》等多部小说。通常我们根据电视剧演绎的《射雕英雄传》,片面固化对欧阳锋这个角色的认识,许多浅读者一般会认为欧阳锋卑鄙无耻,下流无情,卖国求荣等等。更有意思的评价说欧阳锋是个大汉奸,出卖大宋利益等。这篇文章将从欧阳锋的来历,以及在各部小说中体现的深层次的行为意义,还有欧阳锋的武学修为深浅,以及最终的结局等诸多方面作简略的叙述评价。

  有关于欧阳锋的来历,在原著《射雕英雄传》记载得颇为确定,又显然颇为笼统。不过我们从小说《射雕英雄传》大略描写上能从逻辑上确定,欧阳锋与欧阳克所居之处,是为西域昆仑山,而昆仑山有一处叫白驼山的地方,大概常年积雪,形状像是骆驼,又因当地盛产白骆驼,故此闻名。此地兴建有白驼山庄,而从白驼山庄位置看,全面覆盖百余年前北宋末期《天龙八部》时代,有关逍遥派支脉星宿派丁春秋的旧居所在地,从其地理位置归属上看,是属于当时与南宋、大理、大金、蒙古等诸多势力并存的吐蕃国国界范围内。而吐蕃国之武学高手,亦曾多次从小说中出现,比如《天龙八部》时期,出现的吐蕃国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在南宋末期《神雕侠侣》中期出现,有蒙古国国师金轮法王,而金轮法王实则是被蒙古灭掉的吐蕃国之人,该人武学门派实为西域金刚宗,乃是吐蕃国重要的武学宗门。

  欧阳锋当是吐蕃国之人,甚至可能与吐蕃国上层人物有关,比如鸠摩智是吐蕃国国师,而鸠摩智来到大理天龙寺则是有一些国家层面上的关系到访。而欧阳锋在《射雕英雄传》主要就是作为王府顾问客卿,志为秘密辅佐赵王完颜洪烈夺取金国大权,所以可以看出他背后的政治背景很深厚,他是吐蕃国密使,在大环境的吐蕃国与大金国有短期上的亲密关系的背景。欧阳锋以贩骆驼商人作为幌子,实则是行使吐蕃国密使身份,与大金国展开秘密交流,而任务之一是取得赵王完颜洪烈的支持,从而获得对吐蕃国更多的政治以及经济利益,与大宋、西夏、大理之间争夺更多谈判条件。作为象征意义上的商人、江湖人物,有利于出入金国王府甚至皇宫内外,方便进行密谈。这与原著《射雕英雄传》在开篇时候,进行侧面描写的大宋国丞相韩侂胄派遣高手王道乾赴大金国给金国皇帝贺寿为名,实则是刺探军情等事物。事与愿违,却因丘处机的鲁莽,王道乾最终意外被杀。两方面性质大致相同,但结果却不同。可以说金庸在这两处进行一虚一实,一明一暗的叙事描写非常出色,只是绝大部分人可能看不出来。我在这里指出,就是让更多人理解这样的写法,一是说大宋主战派虽然有机会致胜,但在民间以及江湖上还是有人不理解大宋上层人物具体在想什么。而丘处机就是这样的例子,鲁莽而无计划,完全不知所谓,属于政治上的幼儿。

  欧阳锋年轻时候,与他的嫂子私通,后来生下了欧阳克,而欧阳锋怕别人知道这个隐私,很可能自己的长兄还在世上,所以欧阳锋只能管欧阳克叫侄子,而欧阳克只能管欧阳锋叫叔叔。这个原因,结合当时背景以及所处地理环境,可知欧阳锋所处地区有一定受到中西亚文化影响,同时欧阳锋的骆驼商队跨越中亚到东亚,在生活习俗上接受过不少的西亚等国文化的影响,而「通奸」在那种文化氛围中绝不是很光明正大的事情,严重的话会受到当地势力的倾轧,影响自己势力的发展。

  欧阳锋这个人显然具有中西亚人种特征,可能是某些族群的混血人。欧阳锋身材高大,平时喜欢穿白色衣服,而且极其爱整洁,他高鼻深目,虬髯黄须,眼神如刀似剑,甚是锋锐,语声铿铿似金属之音。从欧阳锋的外貌特点看,他必然不是中原汉人,应当是中西亚地区混杂人群的混血族群遗传下来。同时具备汉人生活习惯或杂胡地区的生活习惯,这一点也有利于他的商队在东西方通商交流。而他的儿子欧阳克姬妾成群,这一点也符合他们家族中对中西亚族群的婚姻习俗有一定的接受度。更能反映出,欧阳克在《射雕英雄传》出场前,应当留有后代,也就是说欧阳锋在欧阳克死去,家族血脉并未断绝,只是他对欧阳克的死分外伤痛,造成读者的错觉,欧阳克确实是欧阳锋独子,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欧阳克姬妾成群,必然留有血脉,这是逻辑成立的事实。当日,欧阳锋带欧阳克上桃花岛提亲,应当是想给欧阳克多一位面罩纱巾的妻子,而另一面,黄药师又想得到欧阳锋这位异国大财主的支持,这是一种门当户对的表现,两方面在逻辑上平等。

  根据小说中出现的细节,青年时期的欧阳锋修炼武学极为刻苦,这也是他成名的原因之一。欧阳锋对制造毒药颇有研究,这样伟大的成就和声明延续到了清代,欧阳锋医药化学上的成果给后世许多人在经历中收获不小。前面已经说到,因为白驼山庄与《天龙八部》中丁春秋旧居重合的特殊性,可以认为白驼山庄就是百余年前丁春秋旧宅,经过某势力或家族翻修兴建的新的居所。由于欧阳世家这样庞大的经济产业支撑,应当推定欧阳家必然与旧时星宿派有一定的联系,姑且认为是星宿派弟子的传人吧。只有是这样的线索和逻辑联系,才会使得欧阳锋毒药化学如此精通,而欧阳锋的武学,也紧密与星宿派武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欧阳锋的蛤蟆功显然来自星宿派,星宿派的武学完全来自逍遥派,星宿派的武学理念均来自丁春秋的师傅无崖子以及师叔李秋水。而欧阳锋的武学从某种意义上讲,来自星宿派为多,故此可以认为欧阳锋的基础武学构成中在武学理论上比较接近逍遥派,这让他日后修习《九阴真经》的时候,能得以从武学原理上入手加以领悟印证。所以,欧阳锋在第二次华山论剑的时候,武功大增,黄药师、洪七公等根本不能硬挡。这种威势,已经超过第一次华山论剑时期的王重阳,要知道在那时,功力相近的其他四位高手是打了七天七夜才分出胜负,而第二次华山论剑,欧阳锋可是很快就让众人无法抵御。这必然有欧阳锋精深的武学修为作为致胜根本,以及对家传星宿派武学有深刻的认识,才不至于真的彻底走火入魔,失去人性。

  作为毒药学大师之前,他还必须是成功的医学家,不然很难对基本的人体武学经脉之学如此精深,在他逆练了黄蓉还乱七八糟讲授的郭靖钞本《九阴真经》,还能从基本武学原理中推论出正确和超乎原著本身的武学道理,这是洪七公、黄药师不能透彻领悟的一部分。欧阳锋在学识上一点不弱于黄药师,在人体医学上的创造性见解又远比黄药师高超,这体现在他对蛇毒的仔细研究,可能还做过不少人体试验,进行临床研究等。至少欧阳锋对蛇毒的理论研究,已经十分逼近《天龙八部》时代的星宿派,甚至可能接近丁春秋。

  欧阳锋的大部分武学,包括蛤蟆功,以及灵蛇拳,都来自白驼山庄以及包括白驼山庄从昆仑山山脉周围的区域江湖,这一代江湖盛传毒药学以及人体生理学理论。在早时期出现了《天龙八部》时期的星宿派,在《射雕英雄传》第一次华山论剑稍早十年左右,西域江湖上出现了由原少林寺火工头陀建立的金刚门,火工头陀一到西域,便很快立足,并且有了镇派之宝「黑玉断续膏」,这种治疗人体骨骼重伤的圣药,只有西域才能生产,应当是火工头陀以及门人在西域发明的最出色的药品。而《倚天屠龙记》出现的「七虫七花膏」因其工序复杂,配方诡异,颇有旧日星宿派的毒辣之风。而欧阳锋还研制成功双头怪蛇,这大概是生物基因成就方面的颇为高超方法,使得人类在动物学领域产生丰富的研究经验。双头怪蛇产生的毒液可以一传及远,毒性不因水的作用降低,反而毒性越来越强。西域江湖集团式的发展,与星宿派在西域的扩张有一定关系,其中毒药学的广泛流传,应当是丁春秋徒子徒孙之所为。《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的一滴蛇毒,让一片海洋的鲨鱼都死了干净,致使以后中国境内的鲨鱼存量变为稀缺,鲨鱼变为中国最珍稀的保护动物之一。

  通常而言,根据原著表面上记载,欧阳锋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之后,是实际意义上的五绝第一。在此时,洪七公、黄药师皆不能与欧阳锋实力上比拼,且黄药师是输得心服口服,洪七公通过降龙十八掌比拼,也不能从欧阳锋逆练的《九阴真经》武学中找到破解办法。而郭靖的武学,根本还未大成,功力以及经验都不如,所以在这个时候,欧阳锋胜出洪七公、黄药师,是比较显而易见的结果。

  《神雕侠侣》中记载,第二次华山论剑之后,「近年来他逆练九阴真经,内力大有进境」,这是在说欧阳锋在十余年后,武学修炼并未休止,而是依然精进,不是小的精进,是大的进境,这是一次比较肯定的表述,意在说明欧阳锋的武学不曾因为精神疯癫,导致功力减退,实则是比第二次华山论剑,还要上升一个境界,意在论证欧阳锋是聪明人之中的上乘人物,连脑子不好使的时候,武学修炼都能一直增进。看来武学修行已经变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如何也从未放弃,这一点上看,闲游野鹤的洪七公还是略有不如。在那时因遇到郭靖、黄蓉,两方交战,武功大进的郭靖、黄蓉双战欧阳锋,依然未能取胜,还造成两败俱伤。此处,方能显出欧阳锋的功力之强,郭靖修炼多年的降龙十八掌,虽然领悟很多新的变化,但依然不能取胜,若不是黄蓉帮助,就已然完败,此时一比较高下立见。可惜欧阳锋年纪已老,内伤不能迅速恢复,但武学修为上,欧阳锋至少胜出郭靖一筹。

  通过杨过修习欧阳锋所传的逆转经脉修炼武学的方法,可以知道,欧阳锋能通过自身对经脉的理解和卓越的见识,能自创出逆转经脉的武学理论,这在杨过身上得到了印证,说明逆转经脉,并不是难以办到的事情,是欧阳锋得以从《九阴真经》的逆练中间,领悟出来的另一套武学理论,如果仔细阅读金庸小说《天龙八部》,其中有关逍遥派的武学,有不少理论,是有关经脉运转的理论阐述,比如北冥神功的内力搬运,这都涉及有关经脉理论的神奇之处,所以两个时代互相印证,是在说欧阳锋身上有逍遥派武学的根基,这之后才能在适应自己武学的特色上,能修炼成功《九阴真经》的武学。因为《九阴真经》在武学常理上是与道家武学相关,据我之前《金庸小说中值得重视的『武学研讨会』现象》一文解释,达摩创制《九阴真经》是与逍遥派进行武学研讨会研讨后产生的学术理论的结果,具有一定意义上的道家武学面貌。所以欧阳锋修炼起来,得以前后圆通,达到运转无碍之境。这都是有时代背景前后关系,才能达到这一效果,这样的事情本不完是意外产生,读者须阅读自知,故事有一定的因果线索关系。

  在华山之巅,欧阳锋、洪七公进行最终的决战,虽然在结果上是二人相抱同时去世,但在细节上却能看出,洪七公是颇为敬服欧阳锋,欧阳锋是真的因为疯癫,导致身体精力不如往日。而且洪七公的打狗棒法竟然也让欧阳锋短时间之内给破去,这可是最令洪七公敬服的一面。若不是洪七公多年修炼《九阴真经》,在这个时候完全靠自身的武学,还是不能与欧阳锋抗衡,另一面,也是由于欧阳锋重病在身,智力也已经不能与常时相比,关键也是不能好好休息,在精力上自然又多消耗三四分。在这一点上,洪七公自然是心中清楚。「当晚三人就在附近岩洞中睡觉。杨过想帮义父回复记忆,向他提及种种旧事。欧阳锋总呆呆不答,有时伸拳敲打自己脑袋,竭力思索,但茫无头绪,十分苦恼。」欧阳锋这样的精神状态,是让自己接近油尽灯枯的重要原因,他得不到充分休息。

  洪七公、欧阳锋体力不济,在休息的时候,让杨过学招,二人分别来破。经过一日的苦思,欧阳锋还是把打狗棒法完全破掉,这令洪七公十分佩服。欧阳锋不满意这样的成果,遂又进入了内力比拼。接着便是二人因内力耗尽,相抱而亡。根据小说这一段描写,至少可以证明,洪七公在精力上稍胜欧阳锋,但在武学修为上又略弱于欧阳锋,因为欧阳锋久病在身,神志不清,并未以充分的状态对待,所以是特别耗费精力与内力。在这一点上,欧阳锋是真正强于洪七公,如果欧阳锋不是如第二次华山论剑那样拼斗,洪七公已然败退。华山上这场拼斗,是因为有杨过的关系,在态度上,实又接近第一次华山论剑,并没有拼死的决心,反而有研究武学的精神理念在其中。故此,欧阳锋在此时,实际上是以武学宗师的身份,与洪七公、杨过进行了一次小范围的武学研讨会,而这次武学研讨会的结果,由杨过继承传续。

  欧阳锋作为一代武学宗师,是华山论剑五绝系统中特别特殊的一位,生命中的下半辈子只是在江湖上流浪,能艰难活下来,大概就是因为他本性中一种特殊的执着来支撑。他对政治前途的渴望,以及武学境界的追求,都让他在心底助长了坚定的信心。他追求天下第一的心态比别人更强,比别人意志力更高,在他身上体现出事物的物极必反之正态,又体现出正与反相互转化的过程。他与洪七公最后的那一掌对决,既能体现出武学境界的高深之处,又能体现出二人一个逍遥忘我,一个是执着无他之意。当真是天生的两大对头,又是惺惺相惜的二位挚友。所以,洪七公最终是心服口服欧阳锋,是欧阳锋真实实力的体现。他们也未曾后悔,因为最终他们领悟的武学境界,是他们对武学最高境界的理解。

  在从《从新修版原著〈神雕侠侣〉看洪七公、欧阳锋之死的悬疑》记述中,我认为二人最终没有死,因最后一拼得以内力恢复,返老还童,观者姑且一笑,亦可作一种推论和金庸武学中武学理论的探讨。虽然,小说并未说欧阳锋还活着,但是这一场拼斗的意境,已然超越时代的范畴,达到了逍遥派所追求的不老意义。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三十四位:「西毒」欧阳锋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