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洪七公在第二次华山论剑前的疑点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记载过王重阳举办的华山论剑,一般为与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华山论剑区别,称王重阳所举办的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为第一次华山论剑,在小说中曾提及这次华山论剑发生的时间,是二十五年一届,根据推算,第一次华山论剑发生时间大约为宋绍熙四年,金明昌四年,即一一九三年,大致是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年。王重阳举办此次华山论剑,关键原因是想利用五位(包括当时继任铁掌帮帮主的裘千仞)后起之秀的势力,来借去兵力、借重权谋、合纵连横,共同利用所有力量来对抗当时势力进一步在中原之地稳固的金国。

第一次华山论剑其实并非简单易行,如果王重阳单以武学比拼确定谁属天下第一之名号,其实还在其次,关键在与这次武学研讨会,有王重阳拿出此前获得的流传数十年的武学秘籍《九阴真经》。王重阳从何处获得《九阴真经》,在小说中写的十分含糊,大约王重阳所获,也并非什么正当手段。《九阴真经》一现江湖,便引起江湖腥风血雨,黑道白道、正派邪派均死伤无数。如果有一人修炼过上面武学,便会有三个、五个,何况此武学秘籍已经在《射雕英雄传》之前数十年之中一直流传,大概是前《射雕英雄传》之中,一项比较重要的事件。

《九阴真经》这部前代秘籍之流传,大致与北宋末写成的《葵花宝典》,后流传在福建建阳以及江浙江湖的时间大约同期,只是《葵花宝典》微一现世,便很快长期在江南江湖隐匿其相关消息,而《九阴真经》则显然多次易手他人,而这些曾经的主人,多半被黑白两道、正派邪派之中的多个宗门联合消灭。小说里也十分含混说有关前《射雕英雄传》中,关于《九阴真经》的争夺,但是亦在一些回忆中略带一提,可以知道的就是这些曾经的主人多半都身死,不然这些《九阴真经》曾经的主人,必然还要出现在《射雕英雄传》之中,以显示他们从《九阴真经》中领悟的武学。

小说之奇妙者也在此,宋嘉定十二年,金兴定三年,即一二一九年或一二二〇年,梅超风在金国大兴府完颜洪烈府中回忆往事之时,明确叙述过当她与陈玄风从桃花岛出来之数年经历,不仅仅经历黑白两道、名门大派、邪派高手之围攻,还经常被正派人士设计暗算,或以好人面目设局谋害,梅超风经历了人生之中最为黑暗的数年时间,也因为这些事件,导致陈玄风、梅超风武学修为不断上涨,是为保命为放弃循序渐进之功,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保护身上所藏之《九阴真经》。

很显然,在前《射雕英雄传》之时间中,确切是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前若干年,江湖上亦风起云涌、变化无常,有关《九阴真经》之事件此起彼伏。这些事件当中,必然与后来围攻黑风双煞陈玄风、梅超风之事件大致相同,即是黑白两道之围攻,正派之设局暗算,都是一样的处理办法。一旦这武功秘籍现出下落,各地门派以及江湖高手便蜂拥而去,想以自己之力抢夺一般较难办到,便以短暂的同盟与合约结成同伙,共同在当下抢夺别人手中的《九阴真经》,当这部秘籍到手之后,又会因为争夺而解散联盟,从而又进行下一场血腥抢夺。

王重阳获得《九阴真经》多年,林朝英死于王重阳获得《九阴真经》之后,这期间又间隔多年,王重阳方把《九阴真经》拿出,作为第一次华山论剑的奖励。尽管小说中并未表现王重阳是否精研《九阴真经》,但从他在活死人墓刻下《九阴真经》,便可知道他已经修炼过此书,因为这件事的另一个原因还是王重阳、林朝英之间武学上的较量,王重阳不敌林朝英多矣,当他获得《九阴真经》,必当如见甘饴,不断修炼,此是人之欲望,不能摆脱。

关于王重阳学习《九阴真经》之事,其实还是在于他从未对抗金一事心死,其修炼武功不仅仅是为超越林朝英,更有一点便是利用《九阴真经》来获得更多人支持。自他获得《九阴真经》十余年之后,这期间还包括林朝英去世。王重阳一面在山东收下全真七子,另一面便是修炼《九阴真经》。不要忘记在与林朝英交手搬出活死人墓的同时,他更建立重阳宫,其建立之人便是义军部属。义军战法比江湖人有章法,故《九阴真经》之抢夺,最后便是王重阳带领一些义军部属,设下埋伏获得此书,此事不是此篇文章范畴,故略去。

洪七公、段智兴等四位(裘千仞有事未来)后起之秀,为何会应约来到华山来比武?显然还是因为王重阳拿出令众人极为心动的《九阴真经》。很显然,王重阳修炼多年,《九阴真经》已经了然于胸,尽化为自己武学心法。几位后起之秀与王重阳在华山上战了七天七夜,还是王重阳获胜。很显然,王重阳是把获胜时间拖得稍后了一些,欲擒故纵嘛。既然想要获得他们四位的支持,就要从各个方面让他们佩服,所以最终不论是文斗还是武学比较,王重阳都是胜出之人。四人没有得到《九阴真经》,却获得王重阳亲封的名号,即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还送王重阳叫中神通。

后来,王重阳所拥有的这部《九阴真经》,由其临终前交与师弟周伯通藏于名山之中,结果周伯通遇见黄药师、冯蘅,便被他们骗去阅读,结果冯蘅默背《九阴真经》下卷。后来由于黄药师弟子陈玄风盗走,与梅超风在江湖上东躲西藏,竟然也被江湖人物追杀,陈玄风在宋庆元五年,金承安四年,即一一九九年秋逃出桃花岛,现在桃花岛周围躲避,后来一上岸登江浙土地,便开始受到别人的围攻,这件事一直延续到陈玄风死亡,宋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即一二〇四年。陈玄风死时,年纪在二十七岁左右,梅超风则二十五岁。他们从桃花岛逃出到在蒙古大漠藏匿,一共还不到五年。

就是在这五年之中,陈玄风、梅超风与江湖人物交手多次,绝大部分都是经历围攻与暗算,都是有组织的行动。在小说之中,明面上有陆乘风太湖归云庄势力,也有全真派势力,暗中又不知有多少人物牵涉其中。在宋嘉定十二年,金兴定三年,即一二一九年或一二二〇年,因为与丘处机烟雨楼之约,郭靖从蒙古南下,在张家口遇到黄蓉,一系列事件之后,与黄蓉来到南方,距离太湖已经很近。他们在长江边一户人家偷了只鸡,便做了叫花鸡,二人正要吃的时候,洪七公便出现讨要鸡肉吃。之后便出现洪七公因为喜爱黄蓉手艺而传授二人武功之事。

很显然,绝大部分人认为,就是因为黄蓉做的食物很好吃,便因此传授郭靖、黄蓉武功。这种想当然的想法,显然对金庸小说不够熟悉。如果你读过小说《天龙八部》,便会知道,丐帮帮主拥有的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都不是轻易外传的武功,当少年萧峰被汪剑通收为弟子之前,萧峰还在丐帮中做事数年,收为弟子之后,又为丐帮做下丐帮解决三大难题以及七大功劳才能成为丐帮帮主,才能学习降龙二十八掌以及打狗棒法。其意在说明丐帮内部不论是学习武功还是任命为帮主,都要有许多考验,在核准之后方可进行下一步。

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之中,洪七公也曾传授丐帮其他长老一些武功,那都是因为这些长老为丐帮作出极大功绩之后,才可以学习,也只是一招、二招而已,而郭靖则连续学习十五招降龙十八掌,黄蓉则一气学习数十套洪七公其他武学,而郭靖、黄蓉所经历的这些,难道仅仅是因为黄蓉烹饪技术极为高明?显然不是这个道理。洪七公纵横南北,数十年来四方游历,经历之多,经验之丰富,吃东喝西,什么菜没有吃过,什么味道没有品过,怎么在黄蓉这里便驻足不走?光是谈洪七公嗜好美食,是说不通的,问题并不是在洪七公爱好吃东西这样的表面现象上。

洪七公在传授二人武功之前,曾躲在树上偷听黄蓉说话,小说中言洪七公是想确定是不是黄药师派郭靖、黄蓉来偷学他的武功,这处细节尤其重要,因为在小说之中,洪七公对黄药师想来有一些忌惮,对黄药师的行事风格有所保留。正是这一点,应当为人注意。在小说之中,黄药师的徒弟陈玄风、梅超风身怀《九阴真经》之事,已经在江湖之中传扬十八年,江湖各派高手追杀围攻二人也有八九年之久,最近九年之中梅超风一直在金国赵王府中隐居,是以江湖上没了梅超风的消息。但是关于《九阴真经》在黄药师之手的传说,可从未消失。

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前,《九阴真经》属于王重阳,江湖各位高手已经垂涎已久,四位后起之秀能近距离有机会夺得此书,应是梦寐以求之想。洪七公在当时刚接任丐帮帮主之位,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只是当时武功不济,修为还是不及王重阳。这场武学研讨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九阴真经》的诱惑极大,而洪七公最终没有得到《九阴真经》,也应当是为一种遗憾。金庸文笔精湛,就是不名言几位高手对《九阴真经》的心态,其实就是表明在接下去十几年之后,众人各自的经历基本都会与《九阴真经》有关。

洪七公并未体现出对《九阴真经》追求的状态,但是却能从一系列事件当中看出此事有很多悬疑之处。简单来说,黑风双煞在江南江湖四处被围攻之事已经尽人皆知。在梅超风回忆篇之中,就连一般不在江南活动的全真派都有所行动,号称天下第一包打听的丐帮为何会偃旗息鼓?也就是说洪七公为何会没有动手?这里有原因,当时洪七公是带领丐帮弟子一直在山东、河南一代对抗金军,所以有关黑风双煞在江南以及北方江湖逃亡之事,丐帮应当只是知晓其事,并未参与行动。这段时期之中,杨铁心带着穆念慈也来到北方江湖,穆念慈遇到洪七公便是在段时间。洪七公只传授穆念慈三天的逍遥游掌法便另往别处。

说起穆念慈,又有一段事情较为关键,虽无关《九阴真经》之事,却关乎郭靖之感情。当时杨铁心愿把穆念慈许配给郭靖,王处一等人试探穆念慈武功来历,便试探出穆念慈是洪七公之徒,在此时王处一也曾说明就九指神丐洪七公之事迹,郭靖在旁听得分明。那么郭靖在与黄蓉遇到洪七公之时,郭靖并未显示出认识洪七公之状态,显然心中有所保留。这也就是说明,郭靖在感情问题上,是有很多的心机,有关旁白或心中所想都应是一时之回应,不能算是全概。他隐藏知晓洪七公之事,显然是因为掩盖同穆念慈有一些婚约,尽管双方并不愿意。

洪七公虽然多不在江南活动,但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的十余年来多数在北方江湖走动,如果他不想夺得《九阴真经》,那是错的,因为他找不到梅超风的下落。梅超风在他对抗金军中间便消失了,因为那几年梅超风在蒙古乞讨,后来遇到完颜洪烈使者车队,才把梅超风带到金国中都大兴府完颜洪烈府中后花园居住。江湖中没有梅超风的下落,洪七公又不能觍颜上桃花岛问黄药师讨要《九阴真经》,自然是装作不知道。

洪七公收郭靖、黄蓉为徒,哪里那么容易,仅仅凭一席话便相信二人。这应当是因为洪七公在这之前便知晓郭靖、黄蓉,并且跟踪过二人,了解郭靖、黄蓉平时秉性与一系列事件,这才放心与二人交流,洪七公演戏的本领当然亦是超群,他已经五十余岁,什么问题都会看得透彻,哪里会遭了黄蓉的道?当时洪七公故意上树听黄蓉谈话,那也是为试探黄蓉罢了。显而易见,经过丐帮私下调查,洪七公先获知的便是郭靖曾经与梅超风见过面,这便与《九阴真经》扯上关系。赵王府一战之后,梅超风又躲起来,丐帮找寻不到。便只能找郭靖、黄蓉与之有关者。

洪七公收郭靖、黄蓉固然有爱才之心,背后还有一窥《九阴真经》之想。洪七公是大宗师身份,怎么好随意放下脸面去问黄药师要书看?那只有一点点布局,一点点通过一些机会来获得。郭靖喜欢黄蓉,洪七公如何看不透,他也在不住称黄蓉为郭靖媳妇儿,洪七公觉得只要收二人为徒弟,自己与黄药师的关系就更近一层,没准将来什么时候便能阅读《九阴真经》。事情的发展其实就是如此,当后来他手西毒暗算重伤之后,果然便参习郭靖所背诵的《九阴真经》,不仅恢复往常功力,又比往常功力增进一层。

像丐帮如此规则严密的组织,丐帮帮主随意收徒弟传授武功,显然是不严谨。其实在小说中,洪七公也确实没有传授全部武功,郭靖所学之降龙十八掌一直没有学到掌法自带的内功心法,这就不算是外泄武功。关于洪七公没有传授郭靖内功的事情,在郭靖与周伯通谈话的时候,是由周伯通所问出,周伯通故意没有解释,当然是知晓洪七公之意。而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在前期时候用马钰传授的全真派内功催动,后期便是用《九阴真经》里边的内功心法来催动,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之后,郭靖可能接受过洪七公传授内功心法,但估计郭靖也用不上,此时郭靖主要内功便是《九阴真经》之中的内功心法。

所以在小说当中,洪七公必然对郭靖、黄蓉有所了解,才愿意现身吃鸡,江湖之事奇谋诡诈万分,哪会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吃,只有在洪七公了解二人,一路跟来之后,才决定与二人相识,一是为获得《九阴真经》下落,二是真的喜欢这两个年轻人。他怕这是黄药师的计策,但还是愿意传授二人,因为不管怎样,二人是黄药师的身边人,将来还是有机会获得《九阴真经》罢。

后来在桃花岛上,郭靖得周伯通帮助,果然背诵全本《九阴真经》,有些事情仿佛是无心插柳,其后洪七公也莫名其妙出现,《九阴真经》便这样又与洪七公拉上关系。小说中曾言洪七公是外门武功登峰造极,实际是不确切的,洪七公修炼《九阴真经》之后,武功路数便与之前又不同,此时是阴阳相济,义理更深了一层。洪七公看起来好像并无甚心机,实则心细如发,又有许多隐秘之事。

洪七公一帮之主,统领数十万丐帮弟子,运筹帷幄与金军作战,当然不是一个傻子。他想要阅读《九阴真经》的心态与西毒欧阳锋没有不同,欧阳锋用抢夺,洪七公则用「好人」的办法来操作,虽然路径有些曲折,最终还是心愿达成。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洪七公在第二次华山论剑前的疑点》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5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