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从我所提出「华山论剑」的实质与金庸小说存在的「武学研讨会」略谈

文/ 月隐寒霜

   我所提及的「华山论剑」事件,是指金庸小说所叙述南宋晚期江湖故事,分别是《射雕英雄传》及《神雕侠侣》,在当中建立的以武学理论和实际操练为主要形式的「学术研讨会」,根据研讨会当中所规定的具体较量规则,以各方人物对武学义理上的大辩论,和凭借武功修为,下场进行较量的两种方法。在已经确定的与会人选范围内,根据会议当中的过程以及结果,评审武学探讨会之中与会人物的地位,以及其他相关利益。其中,涉及武学义理的大辩论,就是根据与会人物在武学理论上的认识以及积累,同时与其他人物展开理论化的研究辩论。在友好的武学义理讨论气氛当中,指出其他人物在武学义理上的阐发当中,产生的讹误以及拿出武学修炼当中一些更深层次的观点。而所谓亲自操练,甚至是下场较量,则是根据一定的规则限制之下,尤其是不得伤害对方性命,通过一定数量化的武功招式或具体时间,交手双方通过各自擅长的武学招式或辅助内力,进行切磋较量。从而得出双方在具体操练较量下的修为层次,其中体力不支者应当算是落败,如果是在武学招式上输于对方一招半式,必须以事前规则所定判作认输,并以最终结果商讨获得与会人物的相关名次。

  华山论剑是金庸小说中重要的武学交流活动,确定了关于小说《射雕英雄传》及《神雕侠侣》时代,对于华山论剑五绝武学体系的延续性数十年发展,也推进了部分读者对这两部小说,以及全部金庸十五部小说当中,有关武学修养和武学层次分析方面的认识的追求。第一次华山论剑,根据组织者全真派创派掌教王重阳的特殊主张,拿出了江湖武学秘籍《九阴真经》,作为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的夺魁奖品。这个特殊主张的核心内容即所谓《九阴真经》。根据我的说法,创立全真派多年的王重阳,想以从前所获得的南朝梁代少林派创派武学宗师达摩和尚所撰《九阴真经》的近时钞本,又非常可能是北宋晚期某种钞本,以这部武学秘籍的近代(指王重阳所处时期)钞本作为奖品,通过他专门寻找邀请确定的五位名家,包括大理国当时皇帝段智兴,东海桃花岛岛主黄药师,西域(实吐蕃国)昆仑山白驼山庄庄主欧阳锋,总舵在河南的丐帮帮主洪七,还有总舵在荆湖南路的铁掌帮帮主裘千仞。

  王重阳所邀请的这五位武学名家,最终按照小说所言实到四人,唯有缺席铁掌帮帮主裘千仞。小说从旁述以及一些人物对话当中所说可知,裘千仞没有到场的原因是当时他的武学修为还没有练到很强地步,铁掌功夫还没有大乘。但根据我的想法而言,即便是裘千仞在此时铁掌武功没有大乘,他依然可以因邀请而在旁侧观摩武学研讨会的进行过程。所以在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进行之时,铁掌帮必然有重大的事件,耽搁了裘千仞帮主到华山赴会。根据原著小说的描述,铁掌帮裘千仞曾「铁掌歼衡山」,以铁掌帮一帮之力重创了衡山派。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时间的发展,衡山派被铁掌帮所灭,当是发生在华山论剑同一时间,铁掌帮与同处湖南地域的衡山派产生了重大的冲突,铁掌帮通过恶战几乎歼灭衡山派全派。裘千仞作为铁掌帮的帮主,自然不能分心,从而去参与华山论剑这次武学研讨会。

  另外,裘千仞作为当世江湖势力颇为雄厚的大帮派的帮主,大概与王重阳谈不上有什么深交,故在交情上也谈不上有达到闻邀约即来的地步,不去参与华山赴会也属于正常范围。当然,或更是因为时间上不够充裕,所以不能抽身。众所周知,在铁掌帮「铁掌歼衡山」事件之后,无论是铁掌帮声势,还是他自身的实力发展,都对当世江湖有不小的影响。当然,第一次华山论剑除未列席出现的裘千仞之外,同时与五位江湖武学人物出席华山的人物,还有王重阳弟子,后来所谓全真七子之一的玉阳子王处一。王处一在此出现,实际是作为王重阳的侍从,又招待众位武学人物,协助完成武学研讨会其余之事,相当于会议当中的杂务人员。虽然小说没有十分具体的叙述,描写王处一在第一次华山论剑当中的作为,但可以知道一件事,王处一因为此次华山论剑的关系,武功修为有了迅猛精进的情况,当是王重阳弟子之中除大师兄马钰之外,武功修为最高强者,而当时长春子丘处机的武功还尚有不及。王处一的武学修为发展,也因此影响全真派第三代弟子的武功层次关系。小说《神雕侠侣》当中,王处一亲传弟子赵志敬,是为第三代全真弟子中武功最扎实,功力最深的弟子,丘处机当时选赵志敬为杨过的师父,也算是十分恰当的人选,确实赵志敬的武功在同辈全真派弟子中实际为最强,比自己所传的二徒弟尹志平要强出很多。

  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之前,王重阳为什么会选择这五位武学人物,很少有人想这个问题。实际上,有关此次华山论剑,也是一次非常有预谋的一次事件。在华山论剑之前很多年,王重阳在领导河北、山东一带义军与金军交战,经过多次苦战,虽然王重阳所属义军偶有胜处,但最终还是因为某些原因,或更多是因义军的储备资源不足,被战力强大的大金国官军所挫败。反抗金国的义军无力再战,王重阳退守终南山,并掘穴为坟,后称为活死人墓,并自号活死人,表达了不想再战的想法。当时王重阳的女性好友,也或称是恋人的武学人物林朝英到来,林朝英与王重阳打赌论输赢,获胜之后便占据了活死人墓居住,王重阳则在活死人墓旁再建一处住址,便是后来全真派重阳宫的旧址。王重阳出了活死人墓之后,因为两位江湖异人的指点,不仅武学修为上出现了一些发展,更是在研究武学义理的同时创立了全真派,并成为一个道士。多年之后,当时武功天下第一的林朝英因病去世,林朝英死于华山论剑之前多年。所以,在王重阳决定举办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之时,更不能请出活死人墓中死去多年的林朝英参加华山论剑,与其他江湖人物切磋武学。王重阳虽然身在终南山中多年,但是对反抗金国的往事一直放在心上不能忘怀。当然,小说所叙述的王重阳的经历与一般道家人物历史考证方面的文章记载的不同。小说当中叙述的王重阳,是小说化的人物角色,故此更多戏剧化很多行为,已经与历史关系不大。在小说当中,王重阳虽然战败多年,但是心中却并不服输,依然想要图谋东山再起,再次举起义军大旗对抗金国。

  那么,从一般逻辑上来说,小说当中的王重阳如何图谋东山再起,再次举起反抗金国的大旗?当然是要获得一些当世主要各部势力的支持。具体来说,最重要是义军储备人力上的支持,以及义军储备物资上的支持。我们看华山论剑人物当中,身在云南大理国的段智兴,他其实是大理国当时皇帝,当时的大理国也有雄厚的实力,并不差于当时的大宋,或南宋小朝廷一国。如果大理国皇帝段智兴能参与王重阳谋划的进攻大金国计划,至少王重阳可以从大理国借兵,不管是数万之众,还是十数万众,这都有利于义军发展当中人力的储备需求,这是王重阳一个明显的企图,我们知道在第一次华山论剑后不久,王重阳带着师弟周伯通还去云南大理国拜访段智兴,这次拜访活动不仅仅有关两位武学人物互传武功给对方一事,自然还应当密议包括如何商谈借兵重启义军抗金之事。在密探当中,段智兴皇妃刘瑛与周伯通私通,在大理国深宫之中发生了苟且之事,这件事情的发生,就导致直接中止了王重阳拜访交流活动,让王重阳在大理国之中的一些计划不能继续实施。

  再看西域昆仑山白驼山庄庄主欧阳锋,他的势力也不小,我们都只当欧阳锋是贩骆驼出身,但是没有人仔细推敲欧阳锋的来历。很显然关于欧阳锋来历的细节,小说当中已经说得很明显,得出欧阳锋当时是来自同与大理、大宋、大金国并存的吐蕃国,欧阳锋的白驼山庄实际是建立在昆仑山中,而我们知道当时昆仑山其实所属吐蕃国。如果记得《天龙八部》之中的故事,当知道逍遥派支脉星宿派丁春秋的基地就在昆仑山之中,与《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的白驼山庄显然是属一处区域。故此,欧阳锋不仅仅与逍遥派有关系,而他的武功很可能还与丁春秋有一定的联系。而欧阳锋这个人热衷于政治,非常乐于参与大金国与大宋之间的斗争,我们不当以简单的眼光看这一问题,而应较为深入地分析欧阳锋为什么热衷金国与大宋之间的斗争。当时吐蕃国与大金国势力比邻,时常受大金国的影响,作为吐蕃国人的欧阳锋,应当有一些具体的身份以及背景来对应这个政治事件的发展。虽然,欧阳锋的表面像是贩骆驼的商队老板,但是从小说记载骆驼队的规模々以及白驼山庄美女如云的那种实际情况来看,白驼山庄应当与吐蕃国的上层有很重要的关系。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欧阳锋其实是吐蕃国在大金国的特使呢?我想是可以这样想的。王重阳当年能组织义军抗金,又能统领千军万马,身旁会有各种消息,自然应当了解过吐蕃国的一些秘闻。也许王重阳知道欧阳锋背后的势力正是吐蕃国或者是吐蕃国高层人物,所以王重阳也想利用欧阳锋的势力,带动欧阳锋背后的势力,或进攻或钳制大金国。

  丐帮帮主洪七,统领天下丐帮帮众,天下丐帮弟子,包括大金国北方江湖以及大宋的江南江湖,人数之多何止百万之众。而且丐帮也素来是抵抗金国的重要帮派,洪七的童年生长于大金国,更是大金国的奴隶。更有一些小说细节可以推考,洪七当是北宋灭亡之时,宋徽宗或宋钦宗在当时大金国生活中留下的后代裔孙,洪七从小作金国奴隶,受了许多屈辱,所以早恨透大金国。在洪七作帮主的这些年,也一直暗中带人与大金国对抗,王重阳也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位,从心态到门派势力上都十分符合的人物,如果洪七能响应王重阳东山再起,与大金国一战的号召,洪七是非常有可能帮助王重阳实现这个愿望。丐帮势力庞大,主要势力常年集中在金国边境的淮河南北,非常容易及时调动。

  另一位江湖武学名家黄药师,通常让人觉得足智多谋,为人极富手段。王重阳起兵大业上,最缺少善于谋划的智谋型人才,黄药师善于处理军中要务的能力,我们在他的女儿黄蓉身上看得最清楚。黄蓉当真算得上小说当中的女中诸葛,在许多事件上体现到了极高的智谋手段。而黄蓉这些知识以及手段,基本上来自黄药师的传授,也有许多遗传的因素,自然而然,黄药师自身的水平是高于黄蓉很多的。那么,根据王重阳一些计划的复杂性,或者能从黄药师这里得到重要的帮助。至少在谋略上,会得到更多胜利的几率。黄药师在许多事件上的发展变化上,可以与王重阳商量以及共同策划。而黄药师所学一些阵法,更是可以应用在军队战场上,加以训练以及具体行动,自当与全真派的天罡北斗阵不相上下。如果这些阵法在交战当中用以实战,甚至是进行改编和融合,说不定也可以使得军队的战场实力更加加强。

  对于铁掌帮帮主裘千仞而言,王重阳也是要利用他铁掌帮势力在江湖上的威信。老一代铁掌帮帮主上官剑南率部抵抗金军,威名天下皆知,而且还曾是大宋名将韩世忠的部下。在上官剑南的带领下,铁掌帮从籍籍无名的小帮派,发展壮大成为江湖中势力庞大的大帮派。势力威名上竟然可以与当时的天下第一帮丐帮并驾齐驱。由于上官剑南有名将韩世忠这样主战派人物的背景,所以铁掌帮与大宋主战派、主和派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微妙,主战派帮助铁掌帮形成规模,甚至可以与大金国进行正面对抗,然而在其后的一些环节上,主和派又暗自阻碍这种正面的对抗,最终,铁掌帮在主和派的围剿之下,被极大地削弱了势力,使得铁掌帮原有上官剑南一代培养的势力遭到重挫,而上官剑南也因此身受重伤,死在铁掌峰上。上官剑南临死把帮主之位传给徒弟兼副手裘千仞,裘千仞带领铁掌帮励精图治,在短时间内又把铁掌帮治理得井井有条,使得铁掌帮又在实力上有所发展,并在第一次华山论剑期间,歼灭了衡山派势力,又显示了铁掌帮在湖南地区的江湖地位。王重阳自然是要想利用铁掌帮上官剑南时期的威名,因为这样的江湖威名是有大宋主战派人物的背景,如果能适当利用,也许会获得更多大宋主战派人物的认可与支持,不仅可以带领铁掌帮再度抵抗金国,而且可以使得大宋主战派再次在大宋政坛崛起,并领导大宋将士,夺回大宋以前失去的中原地区。而我们知道,小说《射雕英雄传》时期,历史上的大宋主战派韩侂胄丞相是一直在主导抵抗金国。利用铁掌帮的威信,并取得大宋主战派支持,形成一种上下一心的局面,是非常关键之处。不然王重阳一个道士用兵无名,也很难得到朝廷人物的广泛支持。从射雕、神雕时期的大宋方面的政治关系上可以看出,大宋朝廷对于白衣以及一般江湖人物,基本不大看重。在抗金这件事上,获得大宋主战派的支持,则是获寻求让朝廷进一步支持,应当是重点,也是有效解决平民白衣说服力不足的关键之处。

  所以,全真派掌教王重阳在主持举办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之前,必然早就充分考虑到了我以上分析的各个人物的特点与优势,利用与会人物的背景才是真,比武切磋是其次。华山论剑不仅要确立一种江湖地位,另一面是要重新考虑举起抵抗金国,收复中原地区的义军大旗。比武之事是小,驱逐大金国势力,收复大宋帝国在中原地区的失地,当是重中之重。王重阳在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中,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从各方面的逻辑上早就预测到自己必然会胜出,他所邀请到的江湖人物,其实连染指《九阴真经》的机会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才能把书拿给其他人物观看,他们才有机会摸到经文字句。而且,这次武学研讨会,其实也根本不是表达,江湖中全部武学人物的修为之上的五大武学人物的武学切磋。这场研讨会的与会出席人物,是全真派掌教王重阳个人精心选择,所选择人物非是大江湖背景中最绝顶高手,因为在此之前,众人只是在江湖当中略有其名,并无更多人知晓其人武功高低,所以可以认为这几位武学人物,都不是真正意义上大江湖当中的绝顶人物,也非是当时诸国江湖当中最强之人,而是王重阳根据自己目的挑选的特定人物。在挑选参会武学人物过程当中,王重阳已经确立此次切磋较量,自己有必胜把握。因此,这次武学研讨会的进程,当中多数细节与变化,皆在他自己的掌握之中。我们知道,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确定了五绝的称号问题,也就是说,五位武学人物可以吹嘘说,本人乃是确定的江湖大高手。而实际在大江湖范围之内,比他们与会人物武学修为高强的高手,要存在更多人物才合理。更高强的武学人物,大概王重阳请不到,即使是修为更高强的人物,王重阳或者利用不到,所以王重阳所选择的五位江湖人物,在各个角度上,都有利于未来进攻金国的一些计划,这是王重阳举办这次学术研讨会的真实意义。其实最为关键之处,仅仅在于参与的人物有王重阳可以利用的优势。

  我们知道,就是再精巧的智谋,也要有适当的武学交流以及义理讨论,武力上力压众人,并不能代表这件事情的成功,还要从道理上能说服众人。所以,武学研讨会上的武学大辩论,至少是可以是这场切磋较量当中更为精彩的部分。而原著小说对这部分内容的说法,源自王重阳的弟子王处一,他通过聆听五位武学名家对武学义理的讲解与辩论,令自己受益非常多,也使得王处一的武学修为得以较多的增涨。所谓比武论剑,论剑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而这一点也其实进一步得以表明,王重阳在武学义理上的大辩论的环节上,也颇能让其余四位武学名家心悦诚服。在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当中,其余四位武学名家虽然输给王重阳,但是众人的武学心得却各有进境,也多有积累,是一场非常成功的武学研讨会。不但这样,甚至也与后来《神雕侠侣》中,欧阳锋与洪七公临死前的武学切磋一样,也能创出许多新的招式,这也是在大辩论以及武学切磋所产生的重要成果。这些成果为将来二十年来的继续修炼,都大有裨益。至于第二次第三次华山论剑,从意义到过程,都没有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那样,有十分特殊的背景因素。所以,只有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学研讨会,才能称得上是一次更为成功的的武学研讨会。从主办到会议进行的全部过程都有具体的规范,而取得的武学经验,也其实多为各人带来很多益处。然而,金庸小说中,并不仅仅就这一次武学研讨会,这方面其他内容,将会在以后的文章中呈现。射学博大精深啊!

作者公众号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从我所提出「华山论剑」的实质与金庸小说存在的「武学研讨会」略谈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