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王重阳打着与林朝英谈恋爱的幌子和她切磋武功

文/ 纸屑轻舞

王重阳,他打着与林朝英谈恋爱的幌子和她切磋武功

论为国为民的侠义胸怀,比冠绝当代的武功修为,如果郭靖说“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个“你”恐怕只有王重阳可以担得起。

傻小子郭靖尚且前有华筝后有黄蓉,他的爱情经验虽然算不得丰富,但他的爱情体验却是绝对深刻。郭靖也是非常不善言辞的,但不善言辞之人的言辞,有时更容易打动人。比如他就这样说过他和蓉儿的关系:

“用不着说,我不能没有她,蓉儿也不能没有我。我们两个心里都知道的。”

“用不着说”是一种难得的境界,心有灵犀一点通。何况郭靖也不是完全不说,他偶尔也会说的,虽然不是山盟海誓的情话,却比那样的情话更温暖:

“就是普天下的人要一齐跟你为难,我也始终护着你。 ”即便全天下的人都站在你的对面,我也要和你站在一起,这是一种无畏的气魄,也是一种无我的超脱。

而王重阳呢?他连这样的话的也没说。他和林朝英的关系,不是“用不着说”,是非常用得着,非常需要他去打破僵局,捅破那层窗户纸。

我相信林朝英是爱王重阳的,从她给自己剑法取的这些名字可见一斑:“花前月下”、“松下抚琴”、“扫雪烹茶”、“池边调鹤”,这哪里是什么剑法了,分明就是她憧憬的爱情生活啊。她在演练这些剑法的时候,心里也许在一遍遍地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沉默不说。

说句软话,低一下头,有那么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书中借丘处机之口说,王重阳“知她原是一番美意,自是一路忍让”“先师不出重手,始终难分胜败”。在招数上可以相让,在言辞间“争竞之心”便不会那么强。

难的是相爱。

王重阳也经常给林朝英写信,说的多数都是抗金的战况,是国家大事。而林朝英更想听却是小事,所以她会感叹“你写的信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

就像如今两男女聊天,如果男的说:今天工作好累啊,处理一个伊妹儿,又来一个伊妹儿,累死我了。女的一定会接到:那咱俩还聊你妹啊!

所以,无休止的“争竞之心”,说白了,是王重阳的另一种躲避。这和“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是同一种的借口。这样的两人人即使天天在一起,也没有真的“在一起”。

林朝英是爱王重阳的,但她不会爱。她以为去他朋友圈,不断地跟帖就是爱的表达,她不知道,王重阳只要她点赞就可以了,不要总是指出他因输入法问题导致的错字和病句。

林朝英的不会爱导致了王重阳的不敢爱和不肯爱。

林朝英渴望的爱是相濡以沫,但由于不会爱,她的爱到王重阳这里就打了折扣,于是王重阳的爱就成了“相忘于江湖”。

以王重阳的武功,即使不能左右金兵大举入侵的大势,但自己出入金营那一定是如入无人之境的。他带的兵也许难以保证场场胜仗,但自己杀些金兵泄些私愤却定如探囊取物一般。

所有这些给王重阳的感觉,归结为两个就是“自由”,身体的自由和心灵的自由。

这些是他在林朝英面前永远无法获得的。

王重阳在前线杀敌,林朝英在后方等待的时候,他们处在各自的江湖的时候,是相爱的。他们在马上就要谈婚论嫁的时候,林朝英就不会爱王重阳就不肯爱了。

于是,最后两人相约在终南山比武。林朝英说“你若赢了我,我就不再见你,不会再缠着你;若我赢了你,你就要把活死人墓让我给住,听我的话;否则你就去出家,在终南山做和尚或做道士”。

我不相信王重阳读不懂“把活死人墓让给我住”的意思,但是他还是喜欢相忘于江湖胜过相濡以沫,他故意输,却又因此出家……林朝英在王重阳建造的古墓里练习“花前月下”,王重阳在墓的旁边创建了全真教。“就是普天下的人要一齐跟你为难,我也始终护着你。”这点王重阳也做得到,但是两个人“用不着说”“心里都知道的”的亲密境界,王重阳始终都没有体验到。

始终在一起,但始终不“在一起”。这就是王重阳想要的爱情。很难用“爱自己”是否胜过“爱爱情”的标准来衡量王重阳对林朝英的感情,他未必真的不渴望爱情,但林朝英给的爱情却不是他想要的模样,于是他也不委屈自己,如此而已。

林朝英守着王重阳写给她的信,看着自己一生都没机会穿上的嫁衣,郁郁而终,然后王重阳跑到古墓,“痛哭一场”。“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 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大约就是如此吧。

爱虽然不易,不爱有时反而更难。

赞(3)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王重阳打着与林朝英谈恋爱的幌子和她切磋武功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