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那时候我们不知自己要的是什么

文/ 纸屑轻舞

那时候我们不知自己要的是什么
(透过唐诗读金庸之二)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锦瑟》

“当年重阳先师和我古墓派祖师婆婆原该好好结为夫妻,不知为了甚么劳什子古怪礼教,弄得各自遗恨而终。”
——金庸《神雕侠侣》第28回《洞房花烛》

李商隐的诗,初看上去,似乎人人都懂,但真正能领会其间深意者,恐怕是少之又少。所以他的诗,喜爱者多,而称得上知音者鲜矣。这首《锦瑟》,就是代表。

《锦瑟》一诗,含意隐晦,意境朦胧,向来争议颇多。历代有乐志说、悼亡说、恋情说、自伤说、寄喻说、论诗说等多种解读。但就像王世贞在《全唐诗说》说的那样,“不解则涉无谓,既解则意味都尽。”俗话说,只可意会,包括言传,它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你参不透它的魅力吧。

不管争论多么多,但以“思华年”起,以“此情”收,大体上说诗人追忆其华年所历的各种人生境界和人生感受,传达他对年华易逝的迷惘、哀伤、寂寞、怅惘的心声,是不错的。人生苦短啊,究竟什么才是我们追求的终极目的呢?诗人是“惘然”的。

和诗人一起“惘然”的,还有侠客。即使是为国为民的大侠,在面对家仇国恨和儿女情怨时,也难免有迷惘的时候。王重阳与林朝英在《神雕侠侣》里是传说中的两个人物。二人“均是武学奇才,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佳偶。二人之间,既无或男或女的第三者引起情海波澜,亦无亲友师弟间的仇怨纠葛”。少年豪杰、英气逼人的王重阳和花样年华、清丽无伦的林朝英怎么说也是神仙都羡慕的一份天赐良缘,“其时已无好事不谐之理,却仍是落得情天长恨,一个出家做了黄冠,一个在石墓中郁郁以终”。

王重阳与林朝英既然是“佳偶”,为什么偏偏又不能牵手呢?金庸说,“惟有归之于‘无缘’二字而已。却不知无缘系‘果’而非‘因’,二人武功既高,自负益甚,每当情苗渐茁,谈论武学时的争竟便随伴而生,始终互不相下,两人一直到死,争竟之心始终不消。”王重阳自创了全真剑法,林朝英就衍生了专门克制全真剑法的玉女心经,而王重阳又将制玉女心经的武功刻到古墓中的石棺里。是缘,还是怨?就这样层层累积了。那所谓“抗金起义”,反倒像是借口了。

最后,武功天下第一的王重阳,起义抗金未果,还累得有情人林朝英因负气和误会,生生再不相见,隐居在死人墓里。在诺大的重阳宫内,在黝黑的天际下,当满头银丝的王重阳回首往事,“一弦一柱思华年”之时,也当是怅然复怅然的吧。杨过拜小龙女为师时,在向祖师婆婆等人磕头之后,按小龙女旨意,向“东壁上悬挂着”的王重阳画像“吐一口唾抹”。这口痰,吐得是大快人心啊。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诗人李商隐年轻时的壮志干云和意气风发,然而在面对爱妻逝去、抱负难展、功业未建这一系列悲惨的事实时,诗人最终还是陷入了如泣如诉的悲剧式诘问。那些年华,那些人,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此时,年长的诗人和老迈的侠客,竟然殊途同归,思考着同一个问题。

年轻时,我们不懂的,其实不仅仅是爱情。那个时候,我们追求的是什么,也许自己压根也不清楚。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那时候我们不知自己要的是什么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