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终南古墓前,喜欢是真的,错过也是真的

文/猫太年 金庸FM

王重阳、林朝英何许人也?

作为江湖大学射雕学院的扛把子,这两人,堪称学霸中的学霸。

王重阳同学,大家都很熟悉,一个正直且耿直的男人,学院男神,全真教创教祖师,先天功持有者,五绝之首。

而林朝英,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但在射雕江湖里,知道这个奇女子的人不多。大侠如郭靖,游历多多,见闻不算少,也是到了神雕故事才头一次听到她的名字。

当时丘处机告诉郭靖,有位前辈,论到武功,在四大宗师之上,只因她是女流,素不在外抛头露面,是以外人知道的不多,声名也是默默无闻。郭大侠听了也很感慨,啊,原来如此。

那位卓然为峰厉害非常的女前辈正是林朝英,古墓派的创始祖师,玉女心经创造者。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林朝英除了武功,颜值也高,秀眉入鬓,夸一声女神学霸并不为过。

同是学霸,对到眼的机会怎么也比常人的多。

所以,我们的王同学和林同学在一片争竞好奇中,渐渐有了机会熟悉并走近。

早年的林朝英是怎样的,有没有穿过淡黄的裙子飘洒蓬松的头发,小说里没有交待,倒是关于王重阳的信息非常多。原来王同学早年从文,晚些时候才练武,当时他见烽火四起金兵各种搞事情,于是奋起义旗,怒怼金兵。

当然,在弃笔从戎之前,林王二人已然相识,关系还不错,这也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从了军,尽管军务繁忙,时局动荡,王重阳还是会专门抽时间提笔给林朝英写信。那些年,他给林朝英写了二十多封信,绝大多数的信都关于军务大小杂事并不涉及儿女私情,对林十分信任和看重。

但是不是真的没有丝毫心动挂念呢?也不见得。

王同学对林同学的拳拳关爱之意,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毕竟,每封信的抬头都是亲切三分的“吾妹”二字。期间,林朝英练功受了伤,王重阳也十分在意她的伤势,写信道:比闻极北苦寒之地,有石名曰寒玉,起沉疴,疗绝症,当为吾妹求之。

王同学也是信人一个,后来真的不远万里,替林找来了寒玉床,供她疗伤。

如果“吾妹”不在写信人的心里,王重阳大可以一直军务繁忙下去半封信不写,女同学受伤不受伤的稍稍表个态就行了,就算一声不响,也没有人能从道德高地质疑他。

时间一天天流逝,信就那么写着通着,按照信上所传递的信任和培养的情愫,原本两人是越走越近的。只可惜,天意弄人,人这一辈子总有好些事情说不清道不明。

因为金兵势强,王重阳所带义军接连战败,信越写越少,信鸽越飞越慢,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信开始断了。

当时,断信的一端是水,冷清的。林朝英再强再卓然,稀里糊涂地没了心上人的书信和关心,也得不到解释劝导,心情能好到哪里去呢?这事搁谁那,也得心情不痛快。

而断信的另一端是火,滚烫的,是百千同仁惨死沙场,王重阳拼命再拼命,实在无力回天了。他怀着一颗郁郁的心,到终南山隐居,建了一座活死人墓,自嘲为行尸走肉活死人,便是昔日同袍再来相请也不肯出山。

山河破碎,家国梦残,人生到了这一步,真是进退两难,只好悠悠望着中原北方,叹一口气,再叹一口气。

如果故事只是这样发展,林王两人也很难再有什么下文了。

但林朝英毕竟是林朝英,情根早已深种的她等了八年,看了八年的云聚云散,实在等不下去了,于是风雨兼程千里迢迢来到终南山。

人到了山上,她也不哭哭啼啼,也不广而告之,反而干脆利索地堵在活死人墓墓门前,开始大骂王同学。因为有学霸属性的加成,林朝英不仅仅骂了一小时两小时,而是接连骂了七日七夜,骂得一贯自持的王重阳青筋暴起跟着出了墓。

出墓的那一瞬,阳光温柔,佳人回眸。愤愤难平的王重阳忽然醒过来了。

他很感激林同学,因为她的骂,他看见了新的自己和世界。两人前嫌尽去,化敌为友,一起闯荡江湖。

故事到这里,两人要了解有了解,要情愫有情愫,共同的经历和走心的付出也都有了,林朝英甚至在偷偷准备嫁妆,存在一口大箱子里。

很多年后,杨过跟小龙女揭开箱盖,发现里面放着珠镶凤冠,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是最上等的料子,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

这些迹象表明,两人的关系曾经很好很好,林朝英已经对王重阳十分倾心,他们之间只差捅破那一层纸了。

没曾想,关键时刻,两个人的学霸属性起了阻挠作用:二人武功既高,自负益甚,每当情苗渐茁,谈论武学时的争竞便随伴而生,始终互不相下,两人一直至死,争竞之心始终不消。

就这样,有些情,争着争着就淡了,有些人,吵着吵着就远了。

再往后,王重阳有些退缩了,确实,比起个人情感什么的,他也更喜欢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天下太平上。面对林同学的一次次旁敲侧击,王开始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想着女方能知难而退,剪断羁绊。

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进一步惹恼了林朝英,两人因爱生恨。这便有了后来的比武和刻石,比武刻石当然有输赢,输了罚,赢了赏。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我们的林朝英,咬紧牙尽着自己的努力大着胆子表态:

我若胜了,你要就是把这活死人墓让给我住,终生听我吩咐,任何事不得相违;否则的话,就须得出家,任你做和尚也好,做道士也好。不论做和尚还是道士,须在这山上建立寺观,陪我十年。

这些明面上的霸道暗地里藏着一份滚烫的心意,王重阳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也要强惯了,不弱于人。

兜了一圈,刻石照旧,赢的人搬入古墓郁郁而终,输的人当了黄冠明月清风,老死不相往来。

好多年过去了。

有一天,王同学听到了林同学去世了,一贯稳重自持的他慌里慌张地溜进了古墓,对着遗容熟视良久,哭也不敢哭,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哭,实在忍不住了,就仰住声息静静地泣了一场。

泪是真的,遗憾是真的,错过是错过了,擦肩而过的那种,也不算是错。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终南古墓前,喜欢是真的,错过也是真的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