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林朝英:当飞鸟爱上游鱼

文/白晓野

关于林朝英的相貌气质,透过杨过看画像之眼,有这般描写:“画中镜里映出那年长女郎容貌极美,秀眉入鬓,眼角之间却隐隐带著一层杀气。”

金庸笔下的女子,相貌极美乃平常事,而这一层杀气却是稀奇。智慧、干练如霍青桐,也是英气不掩娇羞,有着女儿特有的柔情。一帮妖女,虽性情乖戾,不乏狠辣,外表却是一派的乖羞清俏,一不小心便流露出小女人姿态。

林朝英画此像之时二十五六,从时间来算,应尚未过深的陷入与王重阳的爱恨纠葛,当不至如瑛姑、李莫愁般充满戾气,她的这股“杀气”是一个武艺卓绝、自信傲然的女性散发出的勃勃英姿,颇有中性之美,利落、凌厉,让我想起了希拉里、撒切尔夫人这样的女子。

这大概是她与王重阳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悲剧中极重要的线索。

且看二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与细节:在前线,军情紧急之时,王重阳尚不忘与林朝英写信讨论战场之事,但其中看不出任何男女之间的情感与关怀,只关乎信任与袍泽之情;王重阳遁入活死人墓八年后,林朝英以辱骂激将的方式,将其逼出墓门,重见青天,这种情谊,是知音故交,是亲密战友的作派;后来长期比邻而居,林朝英创造了克制全真派武功的玉女心经,王重阳心如死灰的苦思破解之道,二人又成针锋相对的竞争对手。

王重阳对林朝英岂是没有情分,只是这情分,关乎朋友之义、关乎知己之情、关乎对手之难得,甚至关乎曾经并肩而行的兄弟之亲厚,唯独不关乎风花雪月、男女之爱。王重阳自始至终的表现,未见有任何情动之痕迹。我怀疑王重阳从未想起林朝英亦是女性,直到林朝英不断的以争闹相斗故意与他亲近时,王重阳大概才有恍然大悟感。他忘了她是个女人,而她却是个女人,这是多么令他惊慌失措啊!

他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为由,对林朝英的深情厚意,装痴乔呆,只作不知。待林朝英以比武相逼,要他在出家与相伴之间选择时,他选择了出家。真正两情相悦的人,是不需要如此为难和勉强的。这其中固然有性情的相悖,而根源在于,二人虽表面看起来均人中龙凤,绝然相配,实质上却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

林朝英是个绝色的人物。丘处机说她“文武全才,超逸绝伦,虽非神仙,却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杰”。这不仅表现为她的武艺之卓绝,远在华山论剑之四大宗师之上,还在于她对王重阳抗金活动的参与,有着不让须眉的大气魄。直到爱情幻灭后,她依然保留着与王重阳并肩作战的愿想。

而她创立的一系列掌法与剑法,优美轻盈,威力无穷,如同艺术品一般,深沉隽永。她把对于历来优秀女子的理解化入美女掌法,有昭君出塞的悲壮、有贵妃醉酒的妩媚、有红拂夜奔的激荡,也有木兰弯弓的豪迈。玉女素心剑法更加缠绵悱恻、清新浪漫,“花前月下,清饮小酌、彩笔画眉、抚琴按箫、松下对弈、柳荫联句”,林朝英在她创立的一招一式中,独自拥有了完美的爱情。

弗洛伊德著名的升华理论认为,当人的原欲因某种因素受阻,不得实现,遂升华至精神层面,成为文学艺术创作的动力。林朝英浓烈的感情无法得到回应,她的怨气与对爱情的欲求如无法抑制的奔腾之水,从武艺间汩汩流出,这种技艺甚至没有刻意求索,瓜熟蒂落一般,自然而然。这可能也是王重阳苦苦思索却无法破解的原因。

除了这迷人的艺术家气息之外,林朝英还有着顽强的意志力。情感受挫,并没有使她心如死灰或移情别恋,她甚至没有用“淡然、忘却”来治疗自己。她心中燃烧的一团火,就像她为自己准备的火红的嫁衣,从未真正熄灭。

王重阳不同。虽然从外表上,他亦是“风姿飒爽,英气勃勃,飘逸绝伦”,内在的他,早已成了一个活死人。抗金的失败使他心灰意冷,虽被林朝英怒激重出,也没有了当年的精气神儿。他后期与林朝英的武艺争斗中,竟然自欺欺人的借《九阴真经》之功,宣告自己的胜利。他脆弱、缺乏信心、丧失了信念,却又争强好胜、需要肯定与功业的支撑。所以,王重阳后半生的选择总是暧昧不清的,在儒道之间摇摆不定。他的生命,是灰色的,被动而不甘的。

感情于他,少了几分两情相悦,更多的是世俗伦理。真正的爱情不分时间,所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在他眼中,家庭只是建功立业后锦上的一朵花,似乎只是世俗的完成仪式。王重阳为人中正,却鲜有情趣与飞扬的鲜活。这类人是规范的、重秩序与气节的,他们的表情过于严肃,爱情,很难亲近他们。

一个如一团火,生命力鲜活而旺盛,淡然于功名,如艺术家一般丰富、善感、浪漫。一个如一堆灰,生命之火过早的熄灭,不甘于功业无几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活在长久的怯弱与纠结之中。这就是林朝英与王重阳的区别,他们是飞鸟与游鱼,可以相互看上一眼,也可以相互欣赏与羡慕,却注定无法走入同一个世界。

民国时期,徐志摩抛弃他眼中的旧派妻子张幼仪,陷入对留洋女生林徽因的疯狂爱恋。而林徽因却自认自己的教育是旧的,“变不出什么新的人来”。泰戈尔为他们写了一首诗:天空的蔚蓝,爱上了大地的碧绿,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唉!

林朝英爱上王重阳,是劫数,是飞鸟爱上游鱼的错位。我等读者看着这风华绝代的人物,一生为情郁郁而终,也唯有轻轻地叹一声:“唉!”

赞(3)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林朝英:当飞鸟爱上游鱼》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1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