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论全真派掌教王重阳死亡原因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有一段重要的背景故事,那就是关于王重阳举办第一次华山论剑之事,小说根据周伯通之回忆,叙述《九阴真经》现世以及争夺情况。周伯通说得较为概括,但依然能知道关于《九阴真经》被江湖人物抢夺的大致经历、过程。在王重阳获得《九阴真经》之后,他便差周伯通等人四处送书,邀请江湖这些后起之秀前来华山论剑,在修订版小说之中,王重阳获得《九阴真经》的时间显然极早,大概在华山论剑五年、十年之前,,因为这期间涉及他在活死人墓刻《九阴真经》之事。在新修版小说中,周伯通回忆则省略了具体的时间发展,显然是在维护自己师兄王重阳的气度。

如果按照新修版小说叙述,王重阳召集黄药师、洪七公等曾经在江湖中抢夺《九阴真经》之人参与华山论剑,其实意在说明,在五、十年之前,《九阴真经》在江湖之中掀起腥风血雨,无数江湖人物为《九阴真经》而死,而所谓这些五绝,不但曾经参与过《九阴真经》的争夺,而且还曾因此滥杀无辜、杀人不眨眼。由于小说主体部分经常讲到五绝之间交流,好似说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公、一灯大师这些人并未做过什么恶事,可是在周伯通回忆之中,叙述王重阳的曾经对周伯通的回忆,就不是小说其他部分所写的那些部分好似并无什么波澜。

恰恰是这些周伯通显得淡然处之的回忆部分,却更能暴露出很多重点细节,这些细节连听周伯通讲述的郭靖都没有仔细去理解。周伯通回忆的重点,说明了五绝全部参与了十年前的《九阴真经》争夺战,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因抢夺《九阴真经》而犯下的杀人之过。郭靖也曾说抢《九阴真经》没有什么意义,郭靖说自己不喜欢习武。郭靖从小被六位师傅逼迫,自己闲暇时间很少,故此对于修炼武功觉得身心俱疲。而周伯通是天下第一武痴,所以他认为学习武功比什么都快乐。

周伯通说学武的快乐,其关键便是说明五绝高手在江湖中《九阴真经》争夺战里边所处的情形、地位。除了王重阳之外,其他四、五人是其中经常合作的人。因为周伯通的回忆说得很明确,在争夺《九阴真经》期间,已经不顾什么道义,或者可以解释为正派、邪派也时常混在一起,结盟在一起,又时而相聚时而分开。因为《九阴真经》而合为一处,因为《九阴真经》而分开结盟,当是寻常之事。

当这些人混为一处之时,有人获得《九阴真经》,便逃离别处,但是无论怎么藏匿,一年半载之间总会被人发觉,便会遭到围攻,《九阴真经》也会很快转手到另外之人手中,然后便又因此展开疯狂厮杀。天底下何处不能藏匿,为何会留有踪迹?显然这其中有天下第一帮丐帮的问题,正是丐帮在其中包打听,《九阴真经》获得者便无处躲藏,即使是再躲藏,也有丐帮弟子在活动,稍微查访便可以知道位置。

华山论剑前十年,洪七公才二十余岁,武功刚刚小成,又是丐帮钱帮主的得意之徒,让其为丐帮立功好准备将来把丐帮帮主传给洪七,这时《九阴真经》又再现世,丐帮便重点抢夺,当时洪七便是主要执行者。什么人能夺取《九阴真经》?一般来看,其修为都不会太低,黑风双煞的武功就不低,在江湖中拼杀五年,再加上逃亡,竟然也逃脱死亡。在洪七公二十岁这时候,江湖之中前代高手依然还在,在周伯通回忆之中,说有关《九阴真经》争夺之中,大概至少有一百位江湖名家死去,那么这里边死去的人必然也包括一些功夫高超的人。单打独斗,恐怕不行,多数要围攻或以计谋攻击。黄药师、洪七公都是曾参与过围攻的那些人,只是当时来说,他们还很年轻。黄药师刚从云南来到江浙成为邪怪大侠,洪七刚从丐帮弟子上升到帮主得意门生的那一阶段。

显而易见,新修版小说意在突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关《九阴真经》的争夺,在华山论剑前十年,黄药师、洪七、段智兴、欧阳锋、裘千仞、王重阳都是参与者,他们之间都进行过一定的同盟,也在同盟之中对其他派系进行过对抗,他们之间共同杀死过一些《九阴真经》的争夺者,包括一些名门大派的掌门、宗主。他们共同组织策划,经过一定的布局,杀死过比他们武学修为高超的前代武学高手。在与《九阴真经》发生关联的一系列事件之中,他们也会不顾道义、肆意妄为,杀死阻挡他们获得《九阴真经》消息或有关事件之人。

也就是说,在这一系列有关《九阴真经》之争夺,在前华山论剑期间,五绝期间非常熟悉,并非在其他故事环节之中所显示,好似五人在五个地区活动,互不往来,实际上正好相反。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中,五个人聚在一起,已经不是第一次聚会,不同的是这次华山论剑是五个人之间的争夺,而从前那些聚会,还有一些其他人,而在十年之后,这些其他人早已经成为别人的剑下亡魂、林中枯骨。总体说来,第一次华山论剑,更像是一场分赃会,是王重阳有意拉拢四位失败者,以完成王重阳自己的计划,那就是借四位所长,给自己再组织起一场抗金大战。

在十年前那些对于《九阴真经》的争夺战、同盟战之间,王重阳深刻感受到他们四人的力量,黄药师拥有较高的智谋,经常可以想出匪夷所思的毒计,欧阳锋的智谋不下黄药师,也经常在围攻其他高手中间左右穿插,显露出不凡的挑拨才能。而段智兴这个人严酷无情,颇会看透一个人的心理,故此许多场围攻,经常是段智兴察觉到事情的发展以及转折之处。洪七则勇猛顽强,在很多危机时刻均能化险为夷,把握战况的能力非常强。

王重阳思考的问题更加深入,他明确知道须借重欧阳锋背后吐蕃国势力,又要倚仗段智兴的大理国精兵,而洪七所处丐帮,人多势众,将来如果加以训练,应当是反抗金国的强大势力。王重阳还有许多义军部属在重阳宫内外生活,两方面联合,将会形成强大力量。这些事情操作,便不会那么简单。当王重阳突然下手夺走《九阴真经》之后,便消失在江湖之中,在小说之中便是王重阳收马钰等人为徒的时间。

宋绍熙四年,金明昌四年,即一一九三年,大致是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年。在此前十年,宋淳熙十年,金大定二十三年,即一一八三年,便是最后一次次江湖大规模争夺《九阴真经》事件,王重阳在这期间夺得《九阴真经》,并在十年后才对黄药师、洪七等人说起。如果读小说正线故事,便不能理解他们之间与《九阴真经》之间的关系,仿佛每个人与《九阴真经》并无关系,也就是黑风双煞、郭靖等人与《九阴真经》有关。实则在他们上一代,黄药师、洪七等人都已经深入参与过这些江湖大战之中去。争先小说之中,这些人物已经成名,爱惜名声,都装作名家风范,也爱谈论道德、风度。

再看周伯通的回忆便知道,有关《九阴真经》之争夺,自其现世开始,江湖中产生了许多次大战,江湖高手死伤无数,洪七、黄药师、段智兴、欧阳锋、王重阳都是亲历者。说不好听一些,五绝的年轻时代,和布局、围攻、追杀黑风双煞的那些人物没有区别,甚至手段可能更严酷、无情、毒辣。此是江湖之中有关《九阴真经》之事是一件大事,所以关注度极高,几乎牵动江湖各大门派,其过程、规模都远超黑风双煞这段时期,如果在宋淳熙十年,金大定二十三年,即一一八三年之前,关于《九阴真经》争夺之规模来算,其量值为一百,那么在宋庆元六年,金承安五年,即一二〇〇年,到宋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即一二〇四年期间,其量值应不足其一半,因为在王重阳在世时期,江湖上的损耗相当大,到黑风双煞时期,争夺力量已经大幅度减少。

宋嘉泰二年,金泰和元年,即一二〇二年,在新修版小说之中当陈玄风、梅超风再次登上桃花岛之时,黄药师临别告知梅超风,「你们去吧!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再练《九阴真经》了,保住性命要紧。」这句话在连载版、修订版小说中未有,这是相当有内涵的话。按照小说之中的逻辑,此时陈玄风、梅超风已经在江湖中被人四处围攻、追杀二年,黄药师有哑仆在桃花岛上,自可以派他们出去查看黑风双煞二人的踪迹。黑风双煞已经多次经历江湖高手追杀,黄药师自然能明白全都是《九阴真经》引来的杀身之祸。

二十年前黄药师便是这些贪婪者之一,如今见到徒弟如此模样,自然应当知道他们是因为《九阴真经》之祸。黄药师告诫二人不要修炼《九阴真经》是意在让二人放弃《九阴真经》,避免再让《九阴真经》伤害自身。从黄药师的自身考虑,黄药师必然是想让陈玄风、梅超风把《九阴真经》散出去,免得受到别人的关注。一旦散出去此书,那么别人的关注便不会在二人身上。这些争夺战之中的计谋,在二十年前黄药师也一定见识过也用到过,故此摆脱危险的唯一良策便是暂时放弃《九阴真经》。

梅超风不愿意放弃《九阴真经》,其原因有二,第一,她与黄药师的夫人冯蘅的关系极好,据说是同岁。第二,梅超风又深爱黄药师,还在《九阴真经》的书中抄下欧阳修的词「恁时到如今」。梅超风不愿意舍弃冯蘅钞本,不愿意把黄药师珍爱的师母的遗物让给别人,或许这是她不愿意放手的原因。或许也有另外的误解,她以为是黄药师不愿意让二人修炼上边的武功,总之这段细节,最为巧妙。如果严格逻辑推理,便是黄药师知道梅超风二人总是带此书,必将难逃祸患。当时陈玄风、梅超风逃得太急,如果黄药师深加解释也不会引起误会,如果梅超风想保留此书,大可以再抄一份,把冯蘅钞本留下,散出去那本抄册便可。梅超风执念太深,永远没有想到这层。

说到底,只有经历过这些事件的人,才会了解有关《九阴真经》诡诈万端的一系列事件,梅超风回忆篇以及周伯通回忆篇,是两代人对二十年前后《九阴真经》围攻事件作的评论,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在有关《九阴真经》事件之中,江湖中人即使是正派之人也会变得邪恶无比,即使是好人也会变得奸诈无比,沾上《九阴真经》之人,都会从好人变成坏人,都会掀起无穷无尽的争夺,都会产生无数血案。而前二十年,关于《九阴真经》争夺的结束之人,便是全真派掌教王重阳。后二十年,解决《九阴真经》争夺的结束之人,便是全真派掌教马钰的传人郭靖,二者有严密的逻辑关系,而全真派一直有想把郭靖立为全真派传人甚至是掌教的意思。

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第二年,也就是宋绍熙五年,金明昌五年,即一一九四年,王重阳带着周伯通从重阳宫来到大理国,见到段智兴之后,与段智兴经历十余天,二人交换武功,王重阳传段智兴先天功,段智兴还以段氏一阳指,此举为防备西毒欧阳锋。显而易见,小说叙述西毒欧阳锋会用蛤蟆功,此武功威力极强,他的克星就是王重阳的先天功以及段智兴的一阳指。单论先天功以及一阳指都不足以克制蛤蟆功,而非得两样武学一齐使用方可以破解欧阳锋蛤蟆功的威力。

又过三、五年,大致是宋庆元五年,金承安四年,即一一九九年,这一年王重阳方去世,小说提到王重阳不久于人世,实际上还是拖到四年后方死。在周伯通回忆中,他一直说什么瘟疫,什么病症,那都是王重阳对他说的假话,周伯通天性纯真,又信任王重阳,自然是有什么就信什么,王重阳说自己生病不久于人世,事实是在说自己受到了重伤,且极可能无法治愈。很多故事并非在一起交待,所以就要仔细阅读原文,从中体会原文含义。王重阳跟周伯通说自己生了病,不久于人世,是不想周伯通复仇。周伯通在王重阳去世之前武功低微,与王重阳差距很大,也不过比全真七子略强。

在王重阳去世前后,王重阳所有事件都围绕一个人,那就是西毒欧阳锋。第一次华山论剑已经评比出谁强谁弱,还需要什么克制欧阳锋?逻辑不是这样来解读。应是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也就是当年之后,王重阳已经觉察出来身上出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王重阳努力化解这份内伤,发觉可能有蔓延的趋势,王重阳这才觉得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便要找段智兴商量对策。

这件事发生在欧阳锋身上,如果大家阅读小说还有一些仔细的态度,便会发觉在宋嘉定十二年,金兴定三年,即一二一九年或一二二〇年,在临安府牛家村曲三酒馆,全真七子摆下天罡北斗阵与黄药师交手,同时还有欧阳锋在战阵之中,交战之中欧阳锋转到黄药师背后意图暗杀黄药师,是梅超风突然用身体保护了黄药师,梅超风便是这样被欧阳锋杀死。所以,如果你明白这个逻辑,便清楚欧阳锋是要杀黄药师。欧阳锋想要暗杀黄药师,这不是奇闻,欧阳锋后来还暗算过洪七公,欧阳锋在王重阳死后还暗算过段智兴。

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在说明欧阳锋十分忌惮王重阳,欧阳锋怕王重阳传下先天功和大理段氏一阳指对自己不利,这些问题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中必然发生过。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中,王重阳打败欧阳锋的致胜法宝是先天功,而非是大理段氏一阳指,一阳指只是稍微克制,但是主要克制的人是王重阳,王重阳运用先天功才击败欧阳锋。王重阳传授段智兴先天功的目的,是想让段智兴用先天功辅助段氏一阳指克制欧阳锋蛤蟆功,因为段智兴当时的内功修为还不足,一阳指无法单独克制欧阳锋。

王重阳大费周折让段智兴学习先天功,其意义也在于让段智兴可以利用先天功保护自己。因为王重阳从自己的经验上发觉先天功也可以保护自己的内伤,王重阳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中,必然遭到欧阳锋的暗算,也就是王重阳身上中了欧阳锋蓄力已久一掌蛤蟆功,这一次暗算亦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与欧阳锋后来暗算黄药师情形大致相同。不要忘记,第一次华山论剑的宗旨是以武会友,王重阳想的是要与这四位搞好关系,并非是要给四位难堪。王重阳已经拿着《九阴真经》,用实力证明他武功修为无可挑剔,所以让四位到来,不过是加深友谊,为图谋抗金大业。

在华山论剑前十年,这五位人物都是谋杀前代江湖好手的同盟,彼此之间并不信任,只是一时盟约,就在小说之间,洪七公也多次思考算计黄药师,而黄药师也多次偷听周伯通与郭靖等人的谈话,即使是段智兴也不过装作什么事没有发生,显然这几位人物都经历过许多阵仗,有些事情装作看不见,有些事情装作不知道,有些事则故意忽略不计。这些人物都身经百战,脑筋比谁都转得快。即使是在华山论剑之中,有谁会相信王重阳完全是没有准备而来?那岂不是太没有江湖经验?江湖经验从哪里来,从无数的考验之中来,不是送死,也不是去给人送装备。

他们四人都觉得王重阳有备而来,而王重阳自然也知道他们四个也有备而来,无论谁出什么手段,这七天七夜的过程显然惊险万分,此后多年,众人谁也不愿意多提。但是有一点,却能从小说细节之中考证出来,那便是王重阳对欧阳锋的忌惮之心十分严重,不仅仅与段智兴交换武功,即使是临死前也要防备一手,打败前来抢夺《九阴真经》的欧阳锋。其实这不过是十年前争夺《九阴真经》的翻版,是以诡诈之法,对付诡诈之法而已。

王重阳为何知道欧阳锋会来对付全真派?那是因为欧阳锋算准了王重阳这几天会死。欧阳锋在这几天一直躲藏在全真派附近,就是等待王重阳死去,他好趁机抢夺《九阴真经》。欧阳锋为何犹如神算一样知道王重阳会死,那自然是因为他在四五年前的华山论剑上,用自己的蛤蟆功暗地里打了没有防备的王重阳一掌。欧阳锋对自己的蛤蟆功有很高的信心,当欧阳锋带欧阳克到桃花岛提亲时候,欧阳克输给郭靖背诵《九阴真经》,当时有一句话,便是新修版小说新增内容,这一点便是决定王重阳死因的关键。

「欧阳锋原想以蛤蟆功在郭靖小腹上偷按一掌,叫他三年后伤发而死」这一句话最为可贵。细读之下,便可以知道,如果身中蛤蟆功,至少会三年之后而死,这意义在说他偷袭一掌,神不知鬼不觉,郭靖在三年之后便死。「但见黄药师预有提防,也就不敢下手」黄药师提防什么呢?果真单是因为郭靖吗?显然不是,这件事实际是欧阳锋暗算王重阳事件的重演,当年欧阳锋便是如此暗算王重阳,因为他用的劲道并非很强,所以王重阳也就没那么在意,或者即使是在意,又已经打在身上,王重阳以为可以之后慢慢疗伤。只是王重阳用了一年之后,眼看内伤也没有全好,所以才去段智兴那里与段智兴交换武功,让段智兴日后可知欧阳锋。

郭靖此时内功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有一定的火候,当然不及当年王重阳。当年王重阳中掌之后,用了将近五年才死,在这五年之中,王重阳还修炼了段氏一阳指。在这期间,欧阳锋一直在计算王重阳的死期,他也不用再在这期间去全真派抢夺,只要等待王重阳大限已到,自己便可以在全真派来去自如。在以前版本小说中,并未深入写偷这一层关系,如今可以看明白,王重阳之死当是由于欧阳锋的暗算。王重阳吃的是哑巴亏,在华山论剑上顾及名声、颜面,没有对欧阳锋即时下手。而当是可能是黄药师也从中和稀泥,王重阳便没有再进行下一步。

从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看四绝人物的交情,便可以知道,欧阳锋与黄药师向来是又同盟又互相敌视,洪七与他们俩也是如此,即有合之势又有分之势,三人之间有很多算计,又有很多相互之间明显的老交情,显然不止来自华山论剑,也即周伯通根据王重阳回忆的二十年前的《九阴真经》的争夺旧事。王重阳为什么单单找段智兴,而不是也把黄药师、洪七同时找来,便有很多深意。什么行踪不定,什么孤僻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王重阳主要还是不相信他们四人,但对段智兴的武功还是较为信任,觉得段智兴克制欧阳锋,也许有那么一丝可能性。四人当中,应以欧阳锋武功最强。第一次华山论剑之中,必然也经历过合战。

自然,段智兴也不是什么好人,在与王重阳修习武功当中,便发生周伯通与刘妃通奸之事,当刘瑛姑生下孩子被裘千仞所伤之后,段智兴又怕欧阳锋再来,自己便无法处置,故此见死不救。这不是主因,段智兴在十年前《九阴真经》抢夺战之中,也并不在大理,是在大宋江湖。段智兴长年在外,后宫当然也不能亲近。不光是刘妃,其他妃子也是如此,何况刘妃是后进门的。所以,再看五绝中间,全都有一些让人谴责之处。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年轻之时,因为《九阴真经》杀了太多之人,心中又冷漠又无情,生怕别人害自己,他们无一日不在这种情形中防备别人。

王重阳的死便是这样一种过程,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中被偷袭,最终经历五年,不能自愈而亡。很显然,王重阳修炼过《九阴真经》,但是王重阳当时已经六十余岁,身体自然不如郭靖,郭靖重伤之下也是与黄蓉修炼内功方能治愈,王重阳可以相信谁?周伯通武功不济,活蹦乱跳,无法修炼此功。全真七子参差不齐,更无法一齐修炼,故此他的死也是一种无奈罢了。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论全真派掌教王重阳死亡原因》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65.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