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爱情是个易碎的梦

文/ 纸屑轻舞

爱情是个易碎的梦
——透过唐诗看金庸系列之三

打起黄莺儿,
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金昌绪《春怨》

阿紫侧过头来,说道:“姊夫,你猜到了没有,为什么那天我向你发射毒针?我不是要射死你,我只是要你动弹不得,让我来服侍你。”萧峰奇道:“那有什么好?”阿紫微笑道:“你动弹不得,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否则的话,你心中瞧不起我,随时就会抛开我,不理睬我。”
——《天龙八部》第二十七章《金戈荡寇鏖兵》

我们对金昌绪的了解不是很多,因为他在《全唐诗》中仅存这么一首诗。尽管只有这么一首,却也是芸芸唐诗中,特别脍炙人口、广为传诵的名篇之一。它取材单纯而含蕴丰富,意象生动而语言明快。通篇词意联属,句句相承,环环相扣,“就一意圆净成章”,是一种“一篇一意”,“摘一句不成诗”的写法,王世贞评价它“篇法圆紧,中间增一字不得,著一意不得”。

这首诗虽然通篇只说一事,四句只有一意,却不是一语道破,一目了然,而是采取层层推进的办法,极尽曲径通幽之妙。它以一副生活画面,表现出了女主人公幽怨的情思。春光明媚的清晨,和煦的微风,温馨的花香,翠绿的树木,几只爱唱歌的黄莺儿——突然,出来一位睡眼惺忪的少妇,嗔怒地把唱得正欢的黄莺儿赶跑了,口里还喃喃不已。

这首诗的关键是这个“梦”字。春光是美丽的,黄莺儿的歌声是悦耳的,这位少妇为何无心欣赏良辰美景,反而要把黄莺儿赶走呢?原来,她正在做着一个甜蜜的梦,马上就要和久别的丈夫相见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不知趣的黄莺儿把她惊醒了。

生活中她不得不接受独守空房,和丈夫长相分别的事实,现在竟然连在梦中相聚这样虚幻的安慰也不能得到,也让黄莺儿的啼叫给扰乱了,她怎能不把一腔愁怨都向着黄莺儿发泄呢?她的爱情,就是这样一个易碎的梦啊。

阿紫同样也把他的爱情编织在一个虚幻的梦里。问题少女阿紫目睹了萧峰误杀阿朱后那种失魂落魄的表现,一定是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的。她从小被父母送人,后又拜在星宿派门下,接触的多是人与人之间虚伪、残忍、狡诈的一面。在那一刻,她见到的却是最最质朴和浓厚的爱情。在她内心,也一定是向往和憧憬的。也许,是从那个夜晚开始,她就深深爱上了萧峰。

阿紫“本来不明白”“姊姊为什么这样喜欢你,后来我才懂了”。她懂得了“姊姊为什么这样喜欢你”,恰恰是因为她自己也是“这样喜欢你”。至于为什么她们姐妹二人都会“爱上我这粗鲁汉子”,萧峰是“自己也不明白”的。

但阿紫又是自卑的。她的出身,她的刁蛮,使得她不自信可以获得萧峰的爱情。她对萧峰的爱,也许可以像她姐姐阿朱那样深;但她知道,萧峰对她,永远不会像对她姐姐那样。于是,她就不断的靠编织梦境来延续自己心中的爱情。开始,她是向萧峰发射毒针,目的不是“要射死你”,“我只是要你动弹不得,让我来服侍你”。“你动弹不得,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否则的话,你心中瞧不起我,随时就会抛开我,不理睬我。”后来又误中奸计,让萧峰喝下毒药,还是因为她沉醉自己编织的爱情梦幻里,以为把那“圣水”给“心爱的男人喝下一瓶”之后,“那男人便永远只爱我一人,到死也不变心”。

《春怨》里的那个怨妇,生活中无法和自己的爱人厮守在一起,就寄望于在梦中相聚。可那样的梦境,轻易的就被窗外啼叫的黄莺儿给惊醒了。阿紫和心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却始终无法得到他的心,于是,她也要靠编织梦境在维护和延续爱情。所以,对于萧峰的死,阿紫也许除了悲痛,应该还有一份惊喜的——“以前我用毒针射你,便是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今日总算如了我的心愿”。从此以后,你应该是我一个人的了。

阿紫的梦,直到最后也没醒。尽管我们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容易破碎的玻璃一样的梦,它甚至经不起一声黄莺儿的啼叫。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爱情是个易碎的梦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