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群雄谱:渣男段正淳

文/陌桑

大理段二在江湖上颇负盛名,他的名气并非来源于家世武功,而是他的风流多情。

先来看段正淳的出身,他是大理皇帝段正明的二弟。大理这个国家,辟处南疆,推行汉地文化,信奉佛教,许多皇帝退位后出家为僧,段正明在位时已是佛门俗家弟子。段帝没有子嗣,所以段正淳就被内定为皇帝接班人,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按说段正淳这个御定接班人,应该养心明志,多思想些兴国安邦的大事,可他的心思却丝毫不在国家社稷,而全部用在了泡妞上。有人说,段正淳是情种,风流而不下流。乍听起来这话似乎蛮有道理,可细细分析下,说这话的人一定是男人,而且是有男权情结的男人。因为在我看来,段正淳实在是个很渣的男人,有据可依:

他的妻子很伤心。段正淳的妻子名叫刀白凤,小名凤凰儿,是摆夷族女子。刀白凤是个大美女,木婉清初见她时发出一声惊叹:段郞的母亲美的很哪,模样挺像画中的观音菩萨。有了这样美若天仙的王妃,段王爷按理应该知足常乐,可他却不是。借着公务出差中原的机会,四处留情,招惹了一大堆的女子。对妻子,段正淳并非不爱,从他对待刀白凤小心翼翼的态度上也可看出,他也想与她琴瑟和鸣,只是他的爱,总是会时不时地开开小差。刀白凤是摆夷第一美女,且是酋长的女儿,性情刚烈,自尊心很强,段正淳那些花花草草的事儿,她哪里能心平气和地容下,愤怒之下,刀白凤要报复那个负心的汉子:你和别人相好,我就把自己的身子给一个最污移最卑贱的叫花子。她给老段带了一顶油汪汪大大的绿帽,生下儿子段誉后,去做了尼姑,法号玉虚散人,在观中一待就是十几年,任你段王爷怎么求恳,终是不回王府。对一个女人来说,遇到劈腿成性的丈夫,即便贵为王妃,心中也是苦海无边。

他的情人很辛苦。段正淳是撩妹高手,他的情人团很庞大,只看书中出现有名有姓的便有五人,想来没露面的无名氏还有很多。在那些初涉江湖的妞们眼中,段正淳是浑身光芒的钻石男,他出身皇室,有钱有权;他温柔多情,话儿说得像蜜一样甜;他武功文采,皆很出众,总有许多让人开心的花招。岂不知,遇上段正淳这样的男人,注定只能是人生中的一场浩劫。因为女人在他的眼中只是花儿,他爱每个女人,像是百花丛中的赏花人,会驻足观赏,却绝不会为某种花儿长久停留。这个男人的泡妞理念是:卿卿我我容易,心无旁贷困难;风花雪月可以,天长地久不行;鸳鸯戏水还行,白头偕老免提。被他爱过的女人们都很苦:秦红棉化名幽谷客,十几年带着女儿苦苦渡日;甘宝宝未婚先孕,嫁给了奇丑男人钟万仇;阮星竹生下两个私生女儿,怕父亲知道知晓责骂,选择把女儿送人后日日自责思念;李绿萝嫁了个病汉,刚进门就当了寡妇,怀着彻骨的恨,誓要杀尽天下的负心男人;康敏掐死亲儿,嫁给了大她甚多的丐帮老头儿马大元。在那些被爱过伤过的傻女人们的心间,段郞段郞,早已成为一杯甜蜜的毒鸠,明知其中辛苦却又欲罢不能。

他的孩子很冤屈。“无人不冤,有情皆孽”,陈世骧先生以一句话总结了天龙八部,想想此言真是精辟,别人暂且不提,只看段正淳的子女们,真可说是无人不冤。木婉清冤,自幼无父无母,跟着所谓的师傅在偏僻的山谷里生活十八年,师傅变成了亲娘情郎变成了亲哥;钟灵冤,叫了那么多年的爹爹竟不是自己的亲爹,自己的亲爹居然是暗恋的段大哥的爹;阿朱冤,自幼流落江湖受人欺凌,被老慕容搭救,做了他家十几年的奴仆;阿紫也冤,从记事起面对的就是怪物丁春秋和一群拍马溜须的师兄弟,像一株大石下的小草,为了生存,只有扭曲自己;王语嫣也很冤,名义上的爹死得早,跟着一个恨男人恨到骨头里的变态娘,连话都不敢大声说;还有一个最冤的,是康敏掐死的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小男婴,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便已魂归地府了。而这所有人的冤屈,皆是起源于他们没有丝毫责任感的父亲、花心大少段正淳同志。

这种丈夫,这种父亲,这种有情人!面对渣男段正淳,俺真的真的很孽心,无法再评说什么,只能生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群雄谱:渣男段正淳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