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八位:扫地僧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扫地僧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后期出现的人物,小说描写其武学神通,佛法高深,令一众佛法大师拜服,其中还包括在吐蕃国大雪山大轮寺出家的鸠摩智,要知道鸠摩智的佛法已经非常高深,在吐蕃国中的时候已经闻名遐迩,周边国家高僧纷纷去往鸠摩智处听其五年开坛的讲经活动。鸠摩智本就是这部书中,佛法修为排在前列的人物,但在少室山扫地僧出现之时,鸠摩智也愿意听扫地僧讲佛法,这也是说明扫地僧却有佛学之能,至少在讲佛法的时候,众位高僧都深深服膺扫地僧。

扫地僧有关描写太少,却几乎都是重要的细节。比如说扫地僧是在四十三年前来到少林寺,在这个时候玄慈还没有接替灵门大师成为少林寺掌门。在四十三年前,正是灵门大师掌管少林派掌门之职,灵门大师担任掌门主要发生了几件大事,有关小说各项故事的重要背景因素,所以灵门大师是也是很多重要事情的最重要中心人物,我在谈点将录灵门大师的时候已经略谈此事。

灵门大师执掌少林派之前,与远自天山缥缈峰灵鹫宫的天山童姥相识,天山童姥对虚竹曾说,天山童姥与灵门大师是平辈相交,灵门大师年纪肯定略长于天山童姥。天山童姥从来足不出西域范围,所以天山童姥来到少林派见过灵门的可能性很小,只能是灵门曾去过西域,与天山童姥相识。灵门一直在少林派修炼,怎么会去西域活动?灵门在三十岁左右即接替上代少林派掌门,成为少林派掌门,成为少林派掌门之后,绝无时间从嵩山少林寺远足出国,到达西州回纥地区的天山缥缈峰,这一距离不仅行走时间过长,还要穿插诸国。

灵门大师在三十岁四十岁上就已经收玄慈、玄寂等人为徒,开始培养下一代弟子,也同时还要处理更多寺内事物,所以也就没有时间来远行去与天山童姥结识。所以,在之后的时间范围中,难以与天山童姥发生时间上的交集,那就只有在二人年轻时期才有过交流。这个时期就在天山童姥还在逍遥子门下学习武功之时,天山童姥入逍遥子之门时间极早,小说写明天山童姥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新修版小说改为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之时,才仅仅只有六岁,那么可以认为天山童姥自幼在逍遥子身边成长。

天山童姥受逍遥子抚养,还是自幼抚养,一人抚养小孩恐怕比较艰难,此时逍遥子定是有家人在旁,有人照顾天山童姥起居,毕竟天山童姥是一个小女孩,当然应该有女人在天山童姥身边照顾,这个人可能就是逍遥子的妻子或同门。同时,天山童姥在此期间也认识同辈人物,这里就有少年时期或青年时期的灵门,我曾言,金庸给灵门方丈起名为「灵门」,此词出自一些道家经典。道家典籍《淮南子》、《云笈七签》,特别是《云笈七签》,本为宋代道家名著,对于灵门此词,解为智慧之门,灵门此名更有道家思想源流的暗示。

灵门可能是逍遥子的儿子,在这段时期天山童姥住在逍遥子的家中,受逍遥子一家照顾,同时年轻的灵门也认识天山童姥,二人关系也更近。在天山童姥年纪少大一些,便要和同门师兄弟互相联系,而灵门也在此时被少林派法慧大师看中,收为弟子带回嵩山少林寺。法慧是五代后晋时期少林派高僧,天缘神授,入寺不过三十六年,就练成了少林一指禅神功,且进展神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法慧不是少林派掌门,自然可以随意走出少林派在各地云游,法慧认识逍遥子,二人有一定的关系,法慧看中灵门的佛学天分与武学功底,所以把他收为弟子精心培养。

灵门是逍遥派传人,为何会少林派武学?盖因逍遥派自古与少林派渊源极深,逍遥派参与过达摩创造禅宗武学的全过程,亦参与过《九阴真经》《九阳真经》等武学著作的编纂过程。达摩来到中土举办多次武学研讨会,逍遥派是主要参与者,又是达摩创造武学之间重要的见证人。逍遥派拥有达摩时期传下来的武学秘籍,上几代传人都能修习达摩以下传承的少林派秘籍,历代弟子也有专修少林派武学者。即使不修习少林派武学,也有人精于研究此道,比如无崖子在化去虚竹少林派内功之时,分明清楚少林派内功对逍遥派内功有兼容性问题,所以彻底化去虚竹少林派内力,免得虚竹日后承受功力反噬之苦。

少林派内力与逍遥派内力之间存在兼容性问题,这自然是因为在达摩创立少林禅宗武学之时就故意与逍遥派武学区别的方法。达摩在创立少林派禅宗武学之初,必然见过逍遥派流传各地的武学石刻遗存,达摩早已感应到石刻上武学的特殊性,达摩学习这种加密形式的武学心法,所以他别出心裁,在少林派内功心法中,加入一些修炼上的特殊之处,与逍遥派有所区别,避免将来有逍遥派人物兼修少林派武学,这对少林派有所不利。另外,也是在与当时逍遥派门人示意,自己并未根据逍遥派武学创制武学,这些武功与逍遥派武学有本质区别,因为他们有一定的不兼容性。

逍遥派拿到达摩时期以及其后各个年代的秘籍,当然要试验学习,每代弟子选出一部分即修炼少林派武学,不再修炼逍遥派武学。此举更为寻找达摩当年在天竺来到中土之前,达摩学习过逍遥派武学的证据和那些石刻遗址。历代弟子每有进入少林派秘密寻找这些蛛丝马迹,灵门便是其中之一。法慧大师修为极高,可能他也是逍遥派上代弟子之一,收下灵门做弟子,也可能是一种传承关系。逍遥派与少林派本无宿怨,匿名加入少林派,不过是再入一个宗门,生活上并无太大不同。

法慧退隐,灵门被少林寺高层扶为方丈。此时,年近十七岁的神山上人求少林寺收为门下,灵门方丈见神山上人虽然聪颖过人,但是过于孤傲,与少林派恐怕没有太好结果,神山上人后来在五台山清凉寺学习多年成为方丈,日后来到少林寺欲偷抄少林寺秘籍。灵门在神山上人上少林寺之时,大致还只有三十岁,其后数年,玄慈、玄寂等被灵门收入门下。又过数年,正是扫地僧所说的四十三年前,此时灵门大师还是方丈,扫地僧来到少林寺中做事。

四十三年后,所有少林寺中僧人均不认识扫地僧来历,至少是说扫地僧来到寺中时间非常长,他所说四十三年前来到少林寺的时间没有撒谎。知道扫地僧来历的人,至少应当是玄慈上一代人物,也就是灵字辈人物,扫地僧的年纪显然大于玄慈等人,至少与灵门方丈这一代人物年纪差不多,甚至比灵门大师年纪还要更大一些。不论是什么人进入少林寺,至少少林寺中有任何进寺记录,至少有人熟识,像扫地僧这样神出鬼没者必然不符合逻辑。至少是说,扫地僧进寺是灵门方丈授意之下,才会进入到寺中。扫地僧能在藏经阁重地扫地,没有被寺中看守认为不妥,那是因为有上代掌门授意,所以他渐渐才能成为不受关注的人物。

扫地僧能在少林寺最重要的地区藏经阁打扫卫生,平日还要与寺中僧人生活,绝不可能无人认识,只有是上代人物认可,下一代人物渐渐熟悉,才对他视而不见。如果高僧们完全表示从未见过,那就是说扫地僧也根本不是少林寺中的常驻者。他能做到让人并不注意他,至少要达到二种条件,第一,寺中人熟悉他,经常见他,所以不以为意。第二,寺中人没有见过他,只是最近才发现有这样一个人。读遍小说,扫地僧更可能是因为寺中人熟悉他,从而对他视而不见。不然这样突然混入的人物,怎么不会引起怀疑?

小说中的扫地僧认识鸠摩智身上拥有「小无相功」,这门逍遥派心法,可是只有逍遥派门人才能认识,鸠摩智在用小无相功炫耀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时,包括玄慈在内在场所有高僧均不知鸠摩智会用小无相功,还以为鸠摩智真的会用少林七十二绝技。小说也曾侧面反应少林派众僧见识短浅,井底之蛙之喻,但是作为本门武功深浅以及区别,少林派高僧也辨识不出,这就是少林派本身的问题。

就像我之前所讲,少林派禅宗武学在建立之初,逍遥派是其主要的支持者之一,只有逍遥派的门人知道少林派武学真意,但是少林派并无高手加入逍遥派,因为逍遥派收弟子从来都是幼年时候教育,间谍潜伏的问题就能少不少,少林派不是这样,少林派收徒学习武学的时间不同,不少是青年时期学武,这给少林派有被别的门派卧底的机会。在《倚天屠龙记》中,明教有多名弟子潜入少林派,有不少还成为少林派高僧。对于少林派收徒这一弊端,造成逍遥派长期潜入少林派了解其武学发展,分析其武学发展方向。

少林派中除扫地僧之外,没有少林弟子心中表示认识小无相功,这是在说明扫地僧本身熟识小无相功内功,并且只有兼修过逍遥派武学者,特别是兼修过小无相功者,才会在高手切磋中细微的变化,发觉出这一武学的不同性,且有关于小无相功的本源问题,扫地僧也能娓娓道来,这其实是说扫地僧对小无相功本身熟知程度不下于天山童姥,甚至可能还要高于天山童姥。扫地僧知道少林派内功与逍遥派内功的不兼容问题,也即是武学障问题。这都是扫地僧说给在场少林派弟子听,掩饰自己的身份。

鸠摩智、慕容博身上明确存在逍遥派内功,所以修习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产生了经脉阻滞问题,萧远山也出现这种阻滞问题,则是证明他身上兼修过逍遥派武学,从而产生经脉阻滞,也就证明萧远山的南朝师傅其实是逍遥派传人。小说中这三大超级高手,不约而同出现身上存有逍遥派武学以及少林派内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必然,扫地僧只说三人因少林派心法而出现武学障,不谈他们身上都修炼过逍遥派心法,这是故意掩饰自己的身份,来偷换概念。

扫地僧要解决慕容博、萧远山身上经脉阻滞,只能用逍遥派的内功化去少林派的内力,这是小说中细节线索给出的唯一破解方法,什么佛法什么武学障,那都是扫地桑的谎言。这种方法当初无崖子在化解虚竹时候用过,当时虚竹身上少林派内功很浅,无崖子还是尽力彻底把虚竹身上内功消除,这是考虑到了虚竹日后功力反噬经脉阻滞的问题。除了读者,别人并不知虚竹经历过化去少林派内力的事迹。扫地僧当然也是要使用逍遥派这种化去内力的方法,慢慢让慕容博以及萧远山化去少林派内力,从而保全性命。如果这样的概念认识不清,则不能理解这之间的关系。

逍遥派门人弟子历来收天资聪颖,巧言善辩的那一类型,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苏星河、丁春秋、阿紫,都是属于这一类型。口才是逍遥派要求的重中之重,这也是看一个人是否聪慧的一个表现。鸠摩智学习逍遥派小无相功一日千里,这是说他本就是大德高僧,天分超人。丁春秋对付别人,从来都巧中取胜,他就是功力再高,也永远不用最高实力,看着势头不对就退下,这不等于说他能力弱。同样,苏星河的功力奇高,也要想法利用弱势来巧胜,示弱是聪明人的做事方法。

智慧人物从来不硬碰硬,能以巧胜不以硬夺。扫地僧凭借口舌之能,把少林寺合寺高僧骗得合十大拜,正是在说少林寺众人善良无心机,且小说中不止一次说少林寺人做事不够变通,想事太过教条,见识短浅,意识老化。扫地僧则利用自己博学多才之能,在这些佛学道理中让这些老僧如见真谛,那也是说明这些高僧见识不高,学识不够深刻所致。有学人是通才,有学人是专才,有学人是杂学,有学人是样样皆精。比如无崖子就是样样皆精的代表,这是逍遥派选择传人的规则,不是智力超过某种地步,则不能成为逍遥派弟子,正是扫地僧智力远超寺中诸人,才会在口舌上令人五色皆迷。谁说小说中的佛法不是障碍,如果能看穿,岂非都是神人。

扫地僧掩饰住了自己的身份,不以这些僧人最喜欢听的佛法吸引众人,难道还在寺中说起道法?正是这一目的,才能令高僧对自己不怀疑。扫地僧说得佛法越多,那些高僧就越是信服,这是因为扫地僧真的十分了解「投其所好」之意义,也是在说少林派僧众,对于世事心机一点都无,虚竹就是其中出来的弟子,虚竹的成长历程则就是这些高僧的成长历程,虚竹如何迂腐愚钝,那都是少林寺众人所教育出来,这里正好形成对比。虚竹正是少林寺中解脱出来的人,而这些少林寺中的高僧则永堕苦海,不能脱身。何为在家,何为出家,一目了然。

扫地僧比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修为都高,这无可争辩,扫地僧在数招之内就把萧远山、慕容博拿下,正是用了逍遥派上乘武学,少林派不懂逍遥派武学,自然看不出来。虚竹在扫地僧出手这一段时间,并未露面,巧妙错开这一段认出武学的机会。鸠摩智还质疑扫地僧认识小无相功,说起虚竹也修炼过此功。扫地僧还装作不知,这显然是在不打自招,证明其与逍遥派有关。

扫地僧不慎在萧峰掌下被震断肋骨,这也是在说扫地僧武学修为也仅仅略高过萧峰,扫地僧修为虽高,也未达到毫无破绽,也不能达到任何地方都能抵御外力的地步,高手过招不容间隙,扫地僧能在萧峰手上重伤,这也意在说明,他的修为没有达到无敌的境界,他的内力还未达到某些更高级的程度。在小说中,扫地僧的武学修为应当与书中虚竹略同,只是内力稍弱。在经验上显然超过书中大多数高手,只是他年事已高,迟早被虚竹等人赶上。

若想读懂扫地僧,则要明辨逻辑,逍遥派武学与少林派内功之间的兼容性,小说中细节一再提示,该当理解。虚竹在扫地僧一战中未到场,则是说明扫地僧与虚竹修为略同,避免虚竹拆穿。小说此安排并非精巧,然而也可以使得大多数读者目盲若此。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八位:扫地僧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