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李莫愁:爱情有毒

文/白晓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这首《摸鱼儿》已是脍炙人口。大概许多读者和我一样,最初是从李莫愁口中得知的。她至死都凄婉痴迷地吟唱着这曲子,年少时总是因此忘记了她的疯狂狠辣,对她一生的痴恋无果生出同情之心。如今再看,不由的摇摇头,怀疑起来:李莫愁如此情痴,可是她真得懂得爱吗?

爱情可以美如夏花,也可以苦如毒药,可以滋养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金庸在《神雕侠侣》中这样描写情花之果实:或青或红,有的青红相杂,还生着茸茸细毛,就如毛虫一般,十个果子九个苦,有的酸,有的辣,有的更加臭气难闻,令人欲呕。李莫愁初尝情滋味,爱情之花未及绽放,便结出一颗毒瘤来。

令李莫愁一生念念不忘的爱情,在书里仅有这样一句话概括:“那魔头赤练仙子李莫愁现下令武林中人闻名丧胆,可是十多年前却是个美貌温柔的好女子,那时也并未出家。也是前生的冤孽,她与令兄相见之后,就种下了情苗。后来经过许多纠葛变故,令兄与令嫂何沅君成了亲。”

从两情相悦到一厢情愿,说起来这是个普遍而老套的故事。但身处其中的个人,太熟悉其中“许多纠葛变故”,便很难举重若轻,坦然放下。初出古墓的李莫愁,应该也是个性情天真的姑娘,但她不像师妹小龙女一般幸运,遇到相濡以沫因而对其情根深重的男子。李莫愁不其然的遇到陆展元,或者是因为他英俊的相貌,或许是因为他对美丽姑娘有意无意的恭维,情窦初开的少女便难以自持,飞蛾扑火了。

为了这段感情,李莫愁背叛师门,离开古墓,然后收到了情郎另娶她人的消息。被辜负的男女心里总难免奔腾着这样一句话:“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怎么能……”然而世间的事,付出与回报本就不对等,爱情尤其如此。爱情更重要的是,喜不喜欢,合不合适。

从陆展元与何沅君后来的琴瑟和谐,生死与共来看,陆展元喜爱的是温婉的、将自己视为支柱的女子。而李莫愁恰恰是强势、自恃甚高的。她赠陆展元红花绿叶锦帕作为定情之物,并把红花比作自己,绿叶比作陆郎。二人的分道扬镳从这时起便种下了吧。

爱情也不乏爱到深处无私心的升华,但对大多数俗世男女来说,爱情是自私且充满占有欲的。爱而不得,会让人痛得撕心裂肺,更不堪忍受的是,那个抢走自己爱人的,偏偏与爱人生活得美满快乐,更照应得自己形影单调,狼狈不堪。这便是爱情的残忍之处,它无常、善变、排他,令人措手不及。不圆满的爱情让人体验并明白“世界非如己愿”,从而在痛苦中获得成长。

但李莫愁拒绝成长。她来自与世隔绝的古墓,本就缺乏对人世的理解。自幼修习禁欲、克制的古墓派武功,蓦然动情,难以遏制。兼之性情高傲自恋,对被抛弃这般丢尽脸面之事,自然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她堕入情障,用仇恨与杀人来回应对她来说轰然倒塌的世界。

心理学把心理滞留在婴儿水平的成年人称为巨婴心理。婴儿的世界里,外界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运转,否则便很容易崩溃。成年人而具有婴儿心理,便会偏执分裂、非黑即白、你死我活,甚至将他人和万物都当做自己的棋子,毫无尊重与爱惜之心。

李莫愁符合巨婴心理的一切特征。她因为一场算不上刻骨铭心的爱情而疯狂,偏执的杀人复仇,视人命如草芥。仇恨滋养着她的自私与霸道,她一手培养的徒弟终也不过成了她摆脱情花丛的垫脚石和牺牲品。

古龙小说《绝代双骄》中的邀月宫主,因心上人爱上宫中的丫环而非自己,不仅痛下杀手,还将心上人遗留的双胞胎生生分离,并挑拨他们互相残杀,其扭曲与凶狠,与李莫愁殊途同归。有意思的是,这两人均出身于没有男子的禁地,且武艺高强、心高气傲。再厉害的女子,都要面临“爱”这个永恒的主题。可惜的是,她们甚至没有学会爱护自己,遑论他人。爱是在成长中不断获取的能力,李莫愁与邀月们,表面情深,实际上在还没有触碰到“爱”的皮毛时,便终身自暴自弃了。

世间有许多被李莫愁附体的男男女女充斥着每一天的社会新闻。极端一点的,血腥情杀,热闹一点的,当街撕扯,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相互耗损、纠缠不休。爱情成了一地鸡毛,此情无可成追忆。

韩寒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会克制。对待失去的爱尤其如此。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说:“我是爱你的,看见就爱上了。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你也飞吧。我会难过,也会高兴。”这就是克制。这种克制让即使不圆满的爱情,也留有余韵。爱情若能如此,情花之果便十有九甜了。

如若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也可以另辟蹊径。峨嵋派创始人郭襄,古墓派创始人林朝英,均为借鉴。郭襄把遗憾转化成了顿悟与追忆,林朝英比郭襄多了些怨与恨,但也只是把这负能量用作武学上的较量,争强好胜而不走火入魔,二人均在情感的寂灭中,成为一代宗师。未必是自己想要的幸福与快乐,总远胜于李莫愁式的毁人误己。

当然,这条路也不容易。精神上的升华与建立功业,都非常人所能及。那么,就看看这首轻快动人的《诗经•褰裳》吧: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诗中的女孩对着不爱她的男孩发出离开的威胁,尽管充满不甘和被挽留的期待,但毕竟传达出另一种自信与豁达之意:你这狂童若不好好珍惜我,我难道会找不到其他人吗?

愿世间心里藏着李莫愁的男男女女们,至少能够领悟并学会“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的自信与豁达。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李莫愁:爱情有毒》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16.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