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龙女与金庸的佛法世界

文/朝阳子 河马藏书

清冰洁玉何由出

熟悉佛教的朋友都知道,龙女在佛教里面是了不起的人物。最早的龙女记载是《法华经》里面讲的娑竭罗龙女,是娑竭罗龙王的女儿,法力无边,她最后变男身成佛。

后来则有观音座下的龙女,据说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与善财童子并列。如果按《西游记》,善财童子是红孩儿所化,似乎是个小人物(当然《西游记》里的红孩儿也很厉害,孙悟空都降不了他)。但其实在《华严经》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最后成佛,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龙女能和他并列观音座下,地位非同小可。所以小龙女可不仅仅是《神雕侠侣》里的第一美人,金庸先生给她取名龙女,是对她赋予了极高的期许。

作为佐证:小龙女的师祖是林朝英,师姐李莫愁的外号是赤练仙子。弟子兼丈夫是雕侠(熟悉佛教故事的人,想必都会很熟悉金翅大鹏鸟与龙之间的恩怨)。这些名字都呼应了她龙的出身。

在《神雕侠侣》中,小龙女一出场就是大场面。金庸让长春真人丘处机逗哏,郭靖郭大侠捧哏,来介绍她的出身。小龙女的出场是她的十八岁生日,天下青年才俊云集终南山,为她比武。而她仅凭一张古琴驭蜂,就赶跑霍都;名满江湖的赤练仙子对她甚为忌惮;古灵精怪,连黄蓉都搞不定的杨过,一到她手里就服服帖帖。为了给孙婆婆出气,更是空手连折郝大通,丘处机的宝剑,差点逼得郝大通自杀。容貌、文采、武功、异术统统被金庸夸到了天上。
她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内修境界也很高,于生死极为淡漠,相依为命的孙婆婆去世也只是淡然处之(只是此时她还没有经过世情历练,还没有走向她的最高境界)。

奈何翻作染泥污

笔者初中时读到小龙女被尹志平所污一节,其时年轻气盛,每读至此,常扼腕啮桌,恨不能生啖尹志平之肉;又恨不能以玄铁重剑加金先生之脖颈,逼其更改此节。

为什么金庸要把尹志平写得如此不堪?这里不得不先说一下中国长期以来的佛道之争的背景:自汉代佛教东传以来,佛道之间就一直争议不断。到魏晋南北朝以后,愈演愈烈,渐至于水火不相容,一会儿佛灭道,一会儿道灭佛。
而全真教兴盛的宋末元初时期,正是佛道之争最为激烈的一段时期。一开始丘处机获得成吉思汗的支持,全真教极盛,后来掌教李志常(尹志平就是接他的班)对佛教极尽压迫,霸占佛寺、赶走僧侣。当然后来在元朝的支持下佛教的八思巴又战胜了李志常夺回主动,将全真教整治得极为凄惨,成吉思汗的继承人忽必烈,更是要遍焚道书,整个道教几遭灭顶之灾。

永乐宫壁画“诸神像”——永乐宫建于元初,与杨过约略为同一时期。其时全真教大盛,壁画中的诸神像虽是出于当时道教人士的想像,但服饰兵器等等也必受到当时实物形状的影响。

明白了这段背景,大概就能理解为什么金庸要写小龙女被尹志平所“占污”,而后来,小龙女又将全真教打得极为凄惨,甚至尹志平殒命于小龙女剑下。所谓龙女为尹志平所占者,全真占佛寺也,所谓尹志平殒命于小龙女剑下者,佛教欲灭全真也。

金庸先生历来喜好喻史于文,比如他写《碧血剑》,其实只是为了一申其对袁崇焕一案的独特见解,发当时史家所未发。因为尹志平事件,金先生后来被道教协会逼到道歉,并在新版中将尹志平改名为甄志丙,令人莞尔。金庸先生姜老而弥辣,诡谲文人之性不改,此乃曹雪芹“甄士隐,贾宝玉”之故智,真欺我道家无人哉?
当然,笔者在这里只是把它当做一件八卦趣闻介绍给大家,其实两教的兴衰起落,恩怨情仇,又岂是金大侠一个道歉所能了结的事情。

明镜何由染泥尘

“小龙女自婴儿之时即在古墓之中长大,向来心如止水,师父与孙婆婆从来不跟她说外界之事,她自然无从想像,此时给杨过一提,不由心事如潮,但觉胸口热血一阵阵的上涌,待欲运气克制,总是不能平静,不禁暗暗惊异,自觉生平从未经历此境,想必是重伤之后,功力难复。她却不知以静功压抑七情六欲,原是逆天行事,并非情欲就此消除,只是严加克制而已。她此时已年过二十,突遭危难,却有一个少年男子甘心为她而死,自不免激动真情,有如堤防溃决,诸般念头纷至沓来。”

这里点出个别佛家宗派修行,一味摒除各种世俗干扰,存在极大破绽。就如同小龙女一样,于红尘只是向来不知,并非能够破除承受,一旦由无知到有知,立刻心思如潮,为后文龙女入世修行,最后再证得至高境界埋下伏笔。

金庸辛辣地评价到:“她却不知以静功压抑七情六欲,原是逆天行事,并非情欲就此消除,只是严加克制而已”。这一句,实是点破一味强调出世修行,回避红尘历练的要害。

二教由来通款曲

小龙女与杨过参玉女心经不得,最后却以全真教口诀融会贯通。古墓、全真两派竟然心法相通,在小说来说明面是林朝英与王重阳之间的感情纠葛缘故。而在暗地里则不得不说全真教的一大主张:三教合一。

王重阳故事壁画——山西永济县永乐镇相传是吕洞宾的故乡,元初建规模宏大的道教寺观“大纯阳万寿宫”,其中一部为“永乐宫”,第五进为“重阳殿”,奉祀王重阳及其诸弟子。殿壁共有四十九幅壁画,描绘王重阳及全真弟子的事迹,本图为其中之一“救荀婆眼疾”,显示全真教诸位祖师重视拯济平民疾苦。

全真教的创教真人王重阳就系统提出了三教合一的理论,认为应当融合道家,释家和儒家三教之理。其实这才是龙女一脉的武学,竟然可以以全真一派的口诀作为指导的真意。所谓“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性命无他说”,全真教的鸿图大志,可不止在长生之术,更在三教归一,特别是与同样实修为主的佛教的统一。

大乘佛法之所以能够在中国长期流传发扬光大,而在印度中亚却逐渐销声匿迹,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华本土的道家文化和儒家文化,在哲学根源上,与大乘佛法具有相似的高度和相通相融的属性,而其它地区之所以大乘佛法逐渐凋落消亡,亦是这些地方没有能够与大乘佛法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文化高度作为根基。

书中讲到小龙女与杨过,一个使《玉女心经》,一个使《全真剑法》,两相配合,天下无敌,正是三教合一,特别是佛教两家修行结合的理想折射,这一点是宋元以来全真一脉的共识。就连《西游记》里面,都写到孙悟空佛道双修,一上来成就的就是齐天大圣,最后斗战能够胜佛。历史上也确实很多真人、高僧是佛道同修的,这是中华文化吸纳外来文化,融通发展的必然。

如果说龙女雕侠,是佛道两家的表征,那么郭靖夫妇则是儒家卫道的楷模。佛道两家,都非入世之学,故此龙女雕侠虽然合在一起武功绝世,但在处理世俗事务上却几如幼童。被代表儒家文化的郭靖黄蓉,三言两语就逼得无路可走。名教害人,几至于此,三教合一,道阻且长。

情深由来苦过止

小龙女一误杨过,二误公孙止,两人一“过”一“止”,颇有意思。绝情谷遍布情花,情花之果,或苦涩,或甘甜,或先甜后苦,或先苦后甜,百味杂陈,不一而足,唯一不变的是情花之刺,始终剧毒,而且伤人无解,然而不动情则不伤,颇有深意。

公孙谷主的弟子善使“情网”,情网坚不可摧,上附利刃,十分可怕。公孙谷主则善使一门属性颠倒的刀剑法,在他手里明明是剑,使出来却是刀法;明明是刀,使出来却是剑法,诡异莫测,而且他还有封闭穴位之功,极言无情无义之辈的诡异不可揣度与难以伤害。

小龙女与杨过联手明明无敌,然而就因为君子、淑女之情,被情花所毒,惜败公孙止。其实书中凡用情过深之辈,如公孙绿萼、李莫愁、程英、陆无双、郭襄、瑛姑,何人不是深中情毒?用情粗浅如郭芙,易变者如完颜萍,何其平和安泰。情深不寿,诚哉斯言。

入世出世两重功

小龙女的唯一劫就是情劫,事实上她在心性修为上是一直在进步的,她遇到周伯通,立刻领悟了方圆同时之道,学会了左右互搏之术,能够两手同时使用《玉女心经》和《全真剑法》,比和杨过一起使用效果更好。再加上玉蜂相助,一个人就杀败五大高手,打得金轮法王大败而逃,最后还在内力远弱于对方的情况下,独战全真七子+金轮法王等高手。

杨过睁大了眼睛望着一灯,心想:“龙儿能否治愈,尚在未定之天,你却不说一句安慰的言语。”小龙女淡淡一笑,道:“大师说得很是。”眼望身周大雪,淡淡的道:“这些雪花落下来,多么白,多么好看。过几天太阳出来,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许许多多雪花,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

一灯点了点头,转头望着慈恩,道:“你懂么?”慈恩点了点头,心想日出雪消,冬天下雪,这些粗浅的道理有甚么不懂?

杨过和小龙女本来心心相印,对方即是最隐晦的心意相互也均洞悉,但此刻她和一灯对答,自己却是隔了一层。似乎她和一灯相互知心,自己反而成了外人,这情境自与小龙女相爱以来从所未有,不由大感迷惘。

一灯从怀中取出一个鸡蛋,交给了小龙女,说道:“世上鸡先有呢,还是蛋先有?”这是个千古无人能解的难题。杨过心想:“当此生死关头,怎地问起这些不打紧的事来?”

小龙女接过蛋来,原来是个磁蛋,但颜色形状无一不像。她微一沉吟,已明其意,道:“蛋破生鸡,鸡大生蛋,既有其生,必有其死。”轻轻击碎蛋壳,滚出一颗丸药,金黄浑圆,便如蛋黄。一灯道:“快服下了。”小龙女心知此药贵重,于是放入口中嚼碎咽下。

第一个公案是雪花,这是说无常和有常,每一个个体的生命是无常的,然而雪花的存在却是永恒的,这便是世事无常和法性永恒的关系。在这方面,小龙女的修为远远高过杨过;

第二个公案是说鸡与蛋的关系,这是说一切法本来无生,不可执着于生灭无常的法意。小龙女举手之力,连破两大公案,心性修为极高,必然是寿者相。

夫妻和合需丹熟

因此,当她决定离开杨过的时候,所留下的遗言也自然的产生了强大的言语咒力,不但她自己没有死,反而因为离开杨过的恩怨纠缠以后,静心修行,沉珂痊愈;而杨过也得到独孤求败的机缘——海边练剑,在神雕的帮助下,从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走向有若无、实若虚,不滞于物的道家最高境界。他的为人处世,也渐渐趋近于郭靖的儒家,完成了由邪而侠的蜕变。

小龙女幽居于古墓,因杨过入红尘几经生死,最后到寒冰潭里再入幽居,经过了十六年无眼耳鼻舌声意,无色香声味触法的独居生活,终于使她在禅定上达到了圆熟,以至于她十六年后,再度见到杨过,竟然只是平静的一句:“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此时,她对杨过的感情,已经不再是修行的障碍,而是被坦然接纳的生命的一部分,不会再受到情孽的毒染。正是两个人都同时步入了圆熟的境界,才决定了两个人最终能够重逢并美满幸福,这既是巧合也是必然。

两个人,一个是将佛教的戒、定、慧修到圆熟;一个是将道家的松、静,空修到冲和。如果两个人的修为都还没有到十六年后的境地,即使再度相逢,对他们来说,也是劫难,仍然会生活在疑惧和伤害中,甚至不欢而散。正是因为十六年后,两个人的心性修为都高度的成熟,才能够形成一个互相包容,互相理解的感情环境,龙女不再畏惧红尘世俗的纷扰;雕侠也不再畏惧活死人墓的孤寂,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做到对彼此的包容,对彼此生活方式的真正接纳。

龙女与雕侠的经历,预示着佛道两教,自始至终存在着相互融通,殊途同归的关系,无论两者内部如何恩怨纠缠,最终还是在中华文化的背景下走向了融合,并把中华文明推向了新的高度。

而在故事的结局,小龙女与杨过夫妻双双登顶华山论剑,在五绝中分得一席之地。并对元末明初的武当之祖张三丰产生启蒙式的影响。巧合的是,这一位道教宗师也正是出身禅宗祖庭的少林。而他所习那部显然是道家真经的《九阳神功》(道家崇阳,主张阳神成道),居然写在禅宗早期的圣典《楞伽经》的夹缝之中,这部经还是达摩东渡携来的梵文原本。难道真是巧合吗?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龙女与金庸的佛法世界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