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我看金庸随笔之《神雕侠侣》

文/和运超

先说一句,《神雕侠侣》不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比《射雕英雄传》有价值,但是要看到这一点还必须真的了解《射雕》。所以,如果你是盲目的《射雕》粉丝,那就根本没有交流的余地。

《神》中的时间又过了十多年,主人公也不再是郭靖,而换成了《射》里大坏蛋杨康的遗腹子杨过。《射》里杨康恶有恶报,毒死于铁枪庙中,《神》里杨过便以报父仇为己任游历江湖。母亲穆念慈逝世的早,又不愿跟杨过提起杨康,因而杨过心中一直将父亲幻想成为一个威风凛凛、扬善惩恶的盖世豪侠,却被奸人所害。“报仇”仍旧是全书一条线索。 这种结构和《射》是没有差别的,所以两本书联系的很紧,这还没有什么,一开篇也是一场灭门惨祸,但是为故事奠定基调的是情杀,而不是像《射雕》因为金国和宋国的民族大义。所以小说的开始用的是欧阳修“风月无情人暗换”那样的婉约句子。

小说也可以分为几部分,前七回讲述杨过由小孩长成年,学到武功。“白衣少女”至“杀父深仇”为第二部分,写杨过与小龙女相聚相离。第十七回至二十五回为第三部分,更进一层写杨、龙二人命运的坎坷。从“神雕重剑”到“情是何物”为第四部分,写二人在艰难困阻之下结合后又再次分离。最后八回为第五部分。

《神》情节的跌宕起伏在金庸小说中堪称一绝。已经不再像《射》那样单纯去刻画一个理想人物,主人公杨过的出身,在已经众所周知的情形下,杨过却执著的认为和幻想父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被一个奸险小人谋害了。而且在遇见父亲结拜兄弟郭靖以后,对郭靖为人的认可,更加坚定了父亲不会逊色的想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设计。杨过的成长是一个流浪儿的自尊和独立性格的成长,郭靖则是需要游人扶持和帮助的潜力股。这很显然是金庸故意制造的效果,但是从某种方面来说,也并不是一来就如此的。熟悉金庸故事的人都知道,那一段时间金庸为自己的生计疲于奔命。《神雕》见证的是《明报》创刊的艰难岁月,金庸使用的是一种连续效应,撑起《明报》的事业。他哪有功夫去考虑写成什么样的故事。故事和人物都在一种自由统一的状态,顺着一种既定思路写下去,金庸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去协调。

我们需要排除的是,把金庸小说当成真正的文学文本,他仅仅是为了维持报纸连载的效应写成这样的面目。所以,当金庸真正决定要改变句面想变成文学的时候,那就要大动手术,而小说也不再是原先的样子,金庸小说也失去原有的味道,这是一个悖论。《神雕》改写加重小龙女和公孙止的关系,加重杨过和郭襄的纠葛,就是这样无聊的产物。

在这个故事中,武林中人的恩恩怨怨更是纷纭驳杂。开头有李莫愁、武三通与陆展元夫妇间,后有杨过、小龙女与全真教间,郭靖夫妇与杨过间,小龙女与李莫愁,杨过、小龙女与金轮法王,还有绝情谷主公孙止、裘千尺与杨过、小龙女及黄蓉间,蒙古人与汉人等等,这一切统统表现了金庸安排情节的能力。“情花”一物的塑造更是让人不得不佩服作者超凡的艺术想象力,与《射》可以说是一时瑜亮,各擅胜场。 当然这个玩意儿的所谓象征不需要在多说了。

因为人物形象上,《神》同样十分出色,主角杨过即在所有金庸笔下的人物中,也算绝对拔尖的。其他如李莫愁、郭芙、郭襄等塑造也很成功,而小龙女作为书里女主角,却应该在这里多说两句。小说真正写到她的部分并不多,小龙女的地位(即重要性)更多的是通过描写杨过衬托出来的。抑或可以这样说,写小龙女的真实作用可能也为的是凸显杨过这唯一的主人公。书里刻画小龙女宛如天人一般的容颜,从小身居古墓,这样一个人在性格上自然很是模糊。反过来,在小龙女身上本没有多少性格可言,她的心如白纸一样,可贵处在于她天生的善良。虽然开始显得有些冰冷,但是可亲近的。离开古墓后,小龙女不再那么冷,渐渐的有了感情。除了涉世未深外,依然没有什么性格。(一方面,作者本身的笔墨也不多)如果再掩去小龙女仙子一般的容貌,那便看不到她的光彩了,因为用现代人讲求标新的个性特征来衡量小说里的人物,小龙女根本不值一提。应该说这原本就找错了对象,也没有可比性。所以,杨过是整个故事的核心灵魂,这一点就超过了《射》里郭靖黄蓉平分秋色的局面,杨过的内心世界更为突出。

重点在于杨过的人生转变和矛盾的纠缠,使这个人前半生和后半生迥然不同。转折点可以说就是郭芙斩断杨过右臂为标志,也就是遇上神雕开始。如果不是有神雕,杨过根本不会踏入一流高手的境地,在“神雕重剑”一章金庸用独孤求败的武学四重境界,写出了人生的感悟。当然这没有多少原创性,不过在武侠的外衣下,这一点也不算俗套。杨过的气质被改造,成长为一个脱胎换骨的独臂大侠,要是大家再回忆一下,郭杨两家人的命运,更会发现人生的多变。到了16年的分离,杨过更不再是前面那个风流不羁的奇男子,几乎成了一个颓废低调的浪子。而且最后的襄阳大战,杨过也明白郭靖和父亲杨康的为人,他的人生不再因为多舛和残缺而有所不幸,用柯镇恶的说法:杨过对父亲的不肖,胜过了旁人的肖。杨过在凄凉和孤独里依靠一种有情的信念支持着自己的人生,如同大家都知道的,整个故事里面,杨过和小龙女其实聚少离多,杨过的历程比郭靖要困难的多,哪怕他自己很聪明,就像命运多舛的作家史铁生说:“人可以舍弃一切,但永远无法舍弃被理解的渴望。”杨过就是这样一个感情很充沛的人,只要对他稍微好一些,杨过可以用一切来回报,因为他是一个从小流浪的孤儿。

另一点,《神》中的郭靖和《射》里也有了较大的不同,他已成了一个为国为民、舍身忘死的侠义典范。最后,在“五绝”中赢得了“北侠”的美誉。《神》里郭靖的侠义精神和爱国主义后来在萧峰身上得到了更大的,更进步的发展。《神》里写杨过曾怀疑过郭靖是杀父仇人,甚至和金轮法王等人合谋要杀他,然而郭靖待杨过却自始至终感情至深、真切无比。郭靖在这里成了一个平面的人物,他就是大侠的符号,杨过从很想杀他到最后学习他,使郭靖成为一个侠义的坐标。 书中写郭芙一气之下斩了杨过的右手,郭靖得知后便欲斩去郭芙的一条手臂,却好容易被黄蓉阻止了。郭靖激动的说:“恨不得斩下自己的”一番话时,绝对是十分动情的。杨过在窗外听了都不由一阵心酸。后来杨过在江湖上名震天下,被称作“神雕大侠”,襄阳城中屡立奇功,当郭靖知道后心中的欢喜之情也是由衷而发的,虽然他少了《射》里少年时的那份可爱,但仍是一个成功的侠士形象。

最后,我想说的是《神雕》里杨过和小龙女师徒相恋,在书中刻画这二人被众人指责不伦成为书写命运的重头戏。金庸是用来映射打破传统的一种积极意义,他的根据是宋朝理法的森严。这究竟真不真实呢?曾经有一本小书跳金庸小说漏洞,就指出中国传统所指的乱伦禁忌主要是血缘关系和家族关系,没有指定师生关系为乱伦的说法。当然这一层关系也会被人们指责是绝对的,但不一定扣上礼教大防的帽子。再说,宋朝社会是不是对这个就像我们以为的那样恐怖,那是因为金庸把武侠社会文人化了,就拿李清照改嫁和朱熹拷问严蕊的公案来说,南宋时期针对理学的兴盛也只是文人士大夫的口舌意气之争。社会底层被封建礼教思想禁锢还不是那么突出,而且特别应该注意这是一帮“侠以武犯禁”的江湖人士,会不会像一般人那样遵从伦理道德的说教是应该考虑到的问题。所以这一礼教的说法并不能说明问题,只是我们都被那杨过那铁骨铮铮的个性所打动,他出于强烈的人格意识,而还不完全是对小龙女的感情,他做的是他认为值得去做的事,杨过是一个为爱(并不一定是男女之爱)甘去蹈火海的人,从人物形象来说,早已经超越郭靖那种民族大义,杨过向人更靠近了一步。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我看金庸随笔之《神雕侠侣》》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81.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