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我看金庸随笔之《白马啸西风》

文/和运超

《白马啸西风》创作于六十年代初,是金庸十四部小说里唯一一部将女性作为主角地位来写的作品。风格上倒像反映了一句名言——“生活缺少的不是美,而是发现美的眼睛。”对《白马啸西风》应该算是如此。

不过,从金庸小说的性别态度就能够发现他根本没有梁羽生的观念进步。哪怕他的小说写得确实比梁羽生好,《白》作为金庸唯一一部将女性作为主角地位来写的作品,光彩完全被其他小说掩盖,而且主人公李文秀被塑造的非常淑女,为一个男人搞得很受伤。可是看一看梁羽生小说里,尽管多数很一般,但就厉胜男和白发魔女两个女性形象,虽然也存在感情问题,但个性的鲜明和做人的成功是金庸远远不及的。还有冰川天女、易兰珠、吕四娘、天魔教主等等,都要比男主角显得光彩。所以,金庸完全是以男人的视角在理解和观察人生,而且这部唯一一部将女性作为主角地位来写的作品也不例外。

今时今日,对金庸的小说已很多研究者的口水和专著,不过对《白》却大多只言片语,很少有人指出《白》其实是金庸小说里写的最美的一部。少女李文秀的成长经历和凄楚动人的少女情怀,虽没有金庸那些男主角一样惊天动地的壮举。她始终缀染着的淡淡的哀伤,像柔细的蛛丝一般粘住我们的身心,久久挥之不去。

李文秀的哀伤,虽然看起来是个人的,实际却属于民族的。只是那个时候的金庸,正在艰苦创业。据说这个故事最早是金庸艺林欢的笔名创作而被电影公司放弃的一个剧本。金庸后来将它作了修改于是成为今天的样子。若说故事情节,《白》并没有金大侠擅长的铺陈历史背景,那个看来很容易造成精彩内容的一张神秘兮兮的高昌国藏宝图,居然也只是在书里占少少的内容,多数时候金庸竟然像琼瑶一样写起李文秀成长,以及成长中的感情生活。让人乍一看大跌眼镜。

金庸把眼光放在一个汉族少女身上,但这个汉族少女李文秀一直爱慕着与他从小长大的哈萨克少年苏普。而苏普的父亲因当年妻子和大儿子惨死在汉人强盗手里,变得仇恨所有汉人。李文秀不愿见到苏普被父亲粗暴的责打——仅仅因为他和汉人做了朋友。李文秀为了苏普黯然放弃了与他待在一起,从此孤单的在草原上长大。她不再快乐,当她在成长里体会到自己唯一快乐过的时光,便是跟苏普儿时一同放羊唱歌的岁月时,已经只剩回忆了。

这部小说中没有多少金庸其他作品里那样的精彩情节,《白》比较的简单。除了后面马家骏(计老人)与师父瓦拉尔齐(也是教李文秀武艺的师父)决斗致死的一幕有些惊心动魄外,基本上全书都显出柔美诗意的特征,确实体现了“优美”二字的评价。女主人公李文秀的塑造其实相当成功(里面已经有出色的心理描写),汉族姑娘的善良、多情与温柔贴切的在李文秀身上得到了体现,如写苏普送给李文秀一张拼命打来的狼皮,但给父亲知道了。当李文秀听见苏普父亲生气时,心里隐隐感到骄傲,她尝到了初恋的滋味(因当地习俗男子第一次的猎物都送给的是心上人)。但跟着听到苏普挨打的皮鞭声,却仿佛每一下都打在她身上一般,李文秀感觉有深深的自卑,“他(苏普父亲)打得这样狠,一定永远不爱苏普了。他没有儿子,苏普也没有爹爹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这个真主降罚的汉人姑娘不好!”在经过一番内心交战后,她把那张象征爱的狼皮放到另一个哈萨克姑娘阿曼的帐篷外,从此苏普就与阿曼好了。

金庸的手法突然变得很细,对她心理微妙的把握也比较到位,读者能感受到她的心情。其实苏普的心理非常的模糊,看不出这个哈萨克少年的个性在哪里,后来自认为对李文秀只是一种一同成长起来的友谊,但李文秀的单恋却在金庸笔下显得异常美丽动人。虽然从性格上讲,李文秀其实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美丽少女,金庸的女主角从来都朝着很传统男性视角在塑造,可这一点决不是阻隔她与苏普在一起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苏普父亲仇恨汉人,未始苏普不能与李文秀结合。这被金庸理解为是一种民族间的一种矛盾,但没有更为深入的分析,因为小说只写到仇杀造成的隔阂。书一开头就写了汉人盗贼在草原上对哈萨克人的欺侮,所以,后来当李文秀很不解的问计老人苏普的父亲是不是好人时,计老人点头道:“不错,他是好人。他跟你一样,在一天之中死了二个最亲爱的人,一个是他妻子,一个是他的大儿子,都是给那批恶人害死的。他只道汉人都是坏人。他用哈萨克话骂你,说你是’真主降罚的强盗汉人’你别恨他,他心里的痛实在跟你一模一样。不,他年纪大了,心里感到的悲痛可比你多得多,深得多。”这部作品里,还只是用非常个人的经历反映着表面个人恩仇的矛盾,其实并不代表民族间的恩怨心理。后来在《天龙八部》、《鹿鼎记》里才真正透射出了金庸更进一步的民族观。

《白》很成功的是金庸诗意的描写手法,那种“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有什么法子”的无奈,居然不是琼瑶那种你死我活,哭哭闹闹的感觉,金庸写的很美丽也很温柔。当然他对暗恋的看法,在这个社会里自然相当的普遍。从武侠小说的形式上看,李文秀学到的那点武艺绝不算什么绝顶高手,在高昌迷宫中,若非暗中也喜欢着她的马家骏(计老人)舍身,李文秀也活不了。就连这惊险之中的一幕,金庸的叙述也显着典雅、舒缓。《白》与金庸其他小说迥然不同,像是一篇套着武侠外衣的情诗,哀婉幽怨又风光怡人。欣赏它犹如身临蓝天白云下的哈萨克草原,让人心旷神怡却又被浓浓的孤寂感包围,有些黯然神伤。这样散文化的描写,古龙的小说里有很多,但他出色的作品并不多,甚至有些看来都不像小说了。

当然《白》是金庸仅有的一例,它的成就并不很大。就像《雪山飞狐》,《白》也仅仅在写作上是一流的。《白》的内涵却没有达到《雪山飞狐》的高度。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我看金庸随笔之《白马啸西风》》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82.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